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再次上门
    “无头女尸案?”商帝沉吟了一句,愁眉不展的对着谢量海与老王爷道:“这件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整个洛阳无人不晓,议论纷纷,都闹到朕这边来了。”

    谢量海低头道:“陛下息怒,可能是有贼人想要兴风作浪,有刑部尚书王逸飞在,定能妥善处理此事。”

    “妥善?”商帝显然有些不悦,道:“他把三个人头挂在菜市场中就是妥善了?这不是**裸的挑衅吗?”

    “陛下,这也有可能是王逸飞撒大网,故意激怒对方想要一举抓获凶手。”谢量海不知为何开始替王逸飞说情。

    商帝想了想,道:“王兄,王逸飞是你推荐给我的人,你怎么的也得说个两句让朕心里有个底吧。”

    “陛下恕罪,臣其实”老王爷含糊的说到:“其实臣也对王逸飞的性格不太了解,或许这是他的行事风格,臣也只是看重他的胆魄和能力,其他的臣确实一无所知。”

    商帝看着老王爷支支吾吾,也不想多问了,于是道:“朕不是要追究的你的责任,只是此子行事太过张扬,恐怕会”

    “陛下是怕波及到武成王殿下吗?”一向避讳的谢量海今日居然提到了杨旷的名字,着实让商帝和老王爷大吃了一惊。

    “是啊。”商帝没多想的回答道,“旷儿会不会不理解朕的意思,反而会对王逸飞有些许敌意。”

    老王爷盯着谢量海道:“阿海,你有什么想法吗?”

    谢量海行了一礼,道:“奴才有点直觉,感觉无头女尸案不会那么简单,一个让洛阳掀起大浪的案件,其中牵扯的事情之复杂,很可能很棘手。”

    “你不说本王也知道,问你到底想说什么?”老王爷一副耐不住性子的追问着,厌倦了谢量海话不说明的样子。

    “是啊,阿海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朕和王兄都不会怪罪你的。”商帝担心谢量海有所顾忌,所以出言想让对方放心的说出他的想法。

    谢量海抬头看了二人,道:“接来来奴才要说的,很可能涉及到储位之争的话题,所以请陛下和王爷不要怪罪。”

    商帝和老王爷都默许了。

    “奴才认为王逸飞此番做法,有点类似于放长线钓大鱼。”谢量海说出了他的重点,“菜市场的人头不管是牵扯到哪一方的利益,凶手也好,其他势力也罢,都只是做做样子,目的不在于激怒对手,而是想要表明一个立场。”

    “什么立场?”老王爷问道。

    “刑部的立场,只追查凶手的立场。”谢量海一语中的。

    商帝皱眉道:“为什么阿海你会有这种感觉?”

    谢量海阴柔的脸庞上有些阴霾,用冷漠的语气道:“因为王逸飞没有将他们抓起来审问,也没有让对方猜测他们手底下人的生死,而是公之于众的将人头放在菜市场示众,那么以洛阳这几股势力和凶手的能力来看,没有人会选择把矛头放在他一个刑部尚书上,这么做只是为了做出表面的职责,背后的原因谁都能细细想出,如此一番下来,说不定会引起对方的关注,某种方面帮助了案件的调查。”

    分析的很对,商帝听下来没有一处欠考虑的漏洞,对着谢量海道:“阿海,你说得对,王逸飞的做法没有错误,凶手和别的势力可能都会对这件事有巨大的反应,无头女尸案就此成为了整个洛阳头一等的大事,每个人都会放下争斗来追查敢在洛阳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以及掀起大浪的凶手。”

    “阿海,你还是不傻的嘛,平时都藏着掖着的,小气鬼。”老王爷笑着讽刺着谢量海,不经心的起身拍着对方的肩膀,结果遭到了无视,好生尴尬的笑着坐了回去。

    商帝道:“王兄,你有没有时间去吩咐一下王逸飞,让他如果有什么想法记得传阅到朕这边来,虽然说是朕给了他先斩后奏的权力,但是每次都要对他的动作想很久,着实难受。”

    “陛下放心,就交在臣的身上了。”老王爷一听有差事办,闲久了的他顿时打起精神。

    谢量海又发话道:“陛下还可以直接选出一个信得过的人来与王逸飞进行联系,王爷贵为亲王之身,事必躬亲有所不妥。”

    老王爷有些不高兴了,道:“阿海,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本王算是发现了,自从本王向陛下推荐了王逸飞后你就开始旁敲侧击的不让我插手此事。什么意思啊?”直来直往的性子让老王爷直接说出了心中所想,当着商帝的面也不加避讳。

    “奴才没有别的意思,还望王爷不要多想。”谢量海一口否认针对老王爷的事情,拒不承认。

    一旁的商帝连忙摆手道:“阿海就是这个性格,王兄不要强迫他了,看在朕的面子上算了可否。”

    老王爷要不是有商帝在侧,还要跟其争吵一番,悻悻的作罢道:“阿海,我们认识那么久,就不能有什么讲出来吗?”

    “并非是奴才不讲,而是奴才根本没有王爷您想的那样针对您,若是奴才有做得不对的地方,王爷教训就是。”谢量海恭顺的说着台面话,就是不说。

    老王爷真的是拿他没办法,叹了口气,道:“本王不会教训自己的朋友,你就是太在意自己的身份,你看本王和陛下何时在私底下不允许你直言的。”

    谢量海抬头道:“尊卑有别,王爷自重,奴才也更不可能对陛下无礼。”

    老王爷无话可说,商帝极力制止两人矛盾,道:“王兄算了,阿海就是这个样子,他有他的理由。”

    “臣知道了,没事。”老王爷就是心里有口气顺不过去,既然商帝都发话了,心里也顺畅了许多,便不再追究谢量海的事情,谢量海也继续低着头一言不发。

    商帝见两人停下相安无事,道:“好了,朕与你们二人是老朋友了,一把岁数了还吵什么,留着这分力气帮忙对付朕的敌人可好啊?”

    “臣没问题,就不知道阿海怎么样了。”老王爷没拉下脸对着谢量海试探的额问道。

    谢量海行了一礼:“奴才没问题。”

    “那就是没事了,继续刚才的话题了,”商帝的心神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清醒,头风还在康复中,于是接着说道:“王逸飞在无头女尸案上占了主动权,那么作为他幕后的后台的我们,需不需要做些什么?”

    “臣以为,阿海说得对。”老王爷噘着嘴服从了谢量海以往的安排。

    “奴才感谢老王爷的体谅。”谢量海也不敢蹬鼻子上脸,也顺杆子往上爬。

    商帝疑惑的问道:“真的不需要吗?”

    “他都有一整个巡防营了,宫外还有什么人能对他构成威胁,占了主动权更是纵横洛阳,陛下就不要多想了。”老王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想要防守让王逸飞自己闹去。

    “奴才赞成老王爷的说法。”

    “这么说你们二人认为仍然不需要给予王逸飞任何援助?”商帝见二人默认,道:“那就这样吧,刑部的尚书起码的职责便是破案查凶,朕就放手让他在洛阳大刀阔斧的整顿秩序,让整个洛阳好好看看,大商还是有国法的。”

    “陛下圣明。”

    闫克宇一路快马加鞭的来到崔府,急忙请求面见崔文。

    崔文来到了他的面前,道:“发生什么了?如此急忙见我?”

    “大人,进去再说如何?”闫克宇嘴唇的干裂的道。

    “好,先进去。”崔文把气喘吁吁的闫克宇带进了府内,让下人给他倒了杯茶,自己也喝茶问道:“发生了什么?”

    闫克宇喝完茶小声的说到:“野火三个干部的人头被刑部挂在菜市场中心,这个消息也只有局内人知道。”

    崔文没有太过激动,经过老太傅的提醒和教导后修身养心,冷静的思考了一番,道:“没有什么事。”

    “大人为何这么说?”闫克宇不明白崔文怎么能说出没事,“那可是杨旷手底下野火的最高干部啊,受到如此重创,杨旷还不得跟刑部势不两立啊。”

    “你错了,人虽然是王逸飞杀得,但是杨旷不会傻到认为是王逸飞刻意对付他的,一个能让老太傅都始料未及的人,你认为这一点他会看不出来吗?”崔文平静的说着。

    “大人的意思是,野火干部的死亡是另有其人?”

    “没错。”崔文沉稳的想了想道:“首先如果是刑部拿下了野火的干部,他们为何不关押拷问,反而将他们的头颅割下挂在菜市场呢?原因只会有一个,那就是他不想因为这件事卷入地下势力的争斗,明面上的示威其实是在向整个洛阳宣布一个信息。”

    闫克宇紧张的问道:“什么信息?”

    “刑部只会追查无头女尸案,其他的事情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考虑。”崔文道,“王逸飞形同是一条鼻子灵敏的猛兽,嗅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而且以他的性格,和背后的后台来看,下一步就是看我们的反应了。”

    闫克宇半懂的说到:“在等我们去帮他们。”

    崔文笑了声:“你猜对了。刑部的实力还没来得及王逸飞消化,以他们的实力查清是时间问题,问题是等不了那么久,他要的是清楚迅捷的彻查此事。”

    “如果我们没有反应又如何?他难不成”闫克宇说着说着,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还没等他说,崔文就替他讲出来了:“正如你所想,他会去借机整治那些不配合调查的势力,我们一样,杨旷一样,都是无形的威胁。”

    “好手段好胆量。”闫克宇感叹了声。

    “他要没手段没胆量,我们用的着怕他吗?”崔文不避讳的说了出来,道:“我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对策,老太傅也同意了我的想法,一切都在未雨绸缪中,所以你不用太过担心。”

    “属下多问一句,是不是要配合他们的调查?”

    崔文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道:“你啊你,配合是要配合,不要认为这是被牵制迫不得已的情势,查清案件对我们没有损失反而有帮助,你要是觉得有些不甘心反而中了王逸飞第二层的用意。”

    闫克宇反正不多想,一切都交给大人来决断,道:“属下明白了,目前正在全力追查,只是人手还是不足。”

    “嗯?我不是让你们去做了吗?我们的人手覆盖洛阳还是能做到的。”崔文有些不理解对方为何会说出这种话。

    “可是大人,崔府尚需要护卫,半月前的前车之鉴”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才没把所有人派出去,我就说怎么会人手不够呢。”崔文笑着摸着胡须,道:“没事的,尽管调走。”

    “大人!”

    “我知道你担心,但是目前杨旷说不定也在为案件焦头烂额,没时间对付我们,其次你忘了我和他还在休战阶段。”崔文提点着闫克宇,放足了心说着。

    闫克宇抱拳道:“大人思考周全,是属下愚钝。”

    “不要说了,无头女尸案动静太大了,作为一桩凶杀案来说,未免太过严重。”崔文从大局观考虑着,做着正确的判断,“你唯一的职责,便是全力调查案件,如果很难也不要放弃,可不只有我们,还有洛阳所有的势力,合洛阳全部势力的力量,凶手绝对跑不掉。”

    “大人为何这么说,凶手不会在当晚走吗?”闫克宇担心的问道。

    “不会,昨晚艳春楼的战斗就说明凶手的目的不在花魁一人身上,他一定还在洛阳的某个角落,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不排除是杨旷自己演的一场戏,总之一个字,小心。”崔文还是嘱咐闫克宇小心行事,他们不能在身外事上惹祸上身。

    “属下记住了,还有,”闫克宇又说道:“公子的伤势怎么样了,属下有没有下手过重?”

    崔文愣了下,笑道:“没事,你做的很好,伤口伪装像是致命伤,逸儿没有事的,正在床上做戏给王逸飞看呢,不过这王逸飞到底挑什么时候再来呢?”

    “没事就好,属下就放心了。”

    “你去做你的事吧,剩下的不用你操心,光是追查案子你也很累,注意劳逸结合,你可是我手下第一大将。”崔文打趣的说着。

    闫克宇感激不已,再度抱拳道:“大人如此重视属下,属下肝脑涂地,为崔氏死忠。”

    “算了,快去吧。”

    闫克宇感动的眼睛微红,正欲离开时,有人进来通报了:“刑部的人来了。”

    说谁谁就来啊,崔文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自然无惧对方,对着闫克宇示意没事,对着下人道:“去让他们进来吧,就说本官在内院接待他们。”

    刑部的人在巡防营的拥簇下再度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崔府内院,崔府上下的夫人丫鬟都投来了恐惧的目光,毕竟上一次造访把崔府翻了个底朝天,留下的印象太深。

    崔文脸色疑惑了一下,马上恢复到原来的笑容,道:“不知这位大人的名讳,可否告知本官。”

    来的不是王逸飞,而是典狱司的张鸿宇,此人冷冷的说了句:“典狱司司长张鸿宇,奉尚书之命想请崔府的公子崔云逸出来问话。”

    “正是不巧,小儿卧病在床无法起来,请张司长见谅。”崔文笑容满面的说到:“小儿昨日被贼人所伤,想来是上次劫持小儿之人所做的把。”

    张鸿宇没好脸色的说到:“是吗?那就请右丞相大人带我们前去看看吧,眼见为实,下官还需查证才能返回向尚书大人交差。”

    “可以,请。”崔文带着他们来到了躺在床上的崔云逸,眼前床上的崔云逸腿上缠着膏药,还带着血迹。

    张鸿宇不等其他人反应,一把扯开崔云逸腿上缠着的膏药,惊讶的发现居然真的有一大处伤口,刚止血结痂的样子,皱眉望向崔文,对方报以微笑回应。

    作秀吗?张鸿宇一眼看出了,暗道崔府的公子居然能为崔氏做到这种地步,有点佩服起来,道:“看来是下官多疑了,还请大人尽管找人重新贴药吧,下官就先行走了。”

    崔云逸装着昏迷不醒的样子,听说张鸿宇要走,才放心下来,气息逐渐平稳。崔文也做戏做全套的送张鸿宇出府门才回到崔云逸这里,亲自为儿子贴上药膏。

    “父亲,还是孩儿自己来吧。”

    “没事。”崔文笨拙的弄好了药膏,笑着说:“你是为父的儿子,为了家族做到这种地步,为父才是应该好好奖励你,贴贴药膏没什么。”

    崔云逸鼻头一酸,道:“父亲辛苦了。”

    “不辛苦,太傅他老人家才辛苦。”崔文又想到了老太傅,若非这位老人屡次出手相助对自己加以教导,崔氏集团在他手上也不可能存活到今天。

    “太傅爷爷的努力没有白费。”

    “嗯,为父也不会白费,为父要替文平王殿下铺好路,为日后的大商扶植真正贤明的君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