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新任干部
    洛阳最大的菜市场中的空地上,吊起了三具头颅,百姓们纷纷驻足观看血淋淋的脑袋,对于看热闹,老百姓倒是势不可挡,不一会便人山人海的堆在空地边围着那议论纷纷。

    “你说这是什么人啊?”

    “应该是罪犯吧,说不定跟那最近的无头女尸案有关哦。”

    “真的假的,我也听说了那个案件,我家婆娘现在都怎么敢出门呢。”

    “也是,最近洛阳夜里不安全,都不要让小孩子女人出去了。”

    “用你说,巡防营现在夜夜巡逻,实行宵禁了,别说女儿小孩,我都不敢出门。”

    “说的也是。”

    人们议论着头颅的来历,不知不觉扯上了无头女尸案,吵得沸沸扬扬的。

    王逸飞在远处观望着民众的反应,很是高兴的对一旁的张鸿宇说到:“你看这帮凡夫俗子,只会评头论足,倒还能帮帮我们激怒一下这些人的幕后主使。”

    “我好心提醒你一下,这帮人的背后可不好惹,说不定跟洛阳的地下势力有关,看他们的训练程度和反应,不会简单。”张鸿宇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反而忧虑的板着脸。

    “别这么说嘛,我不也是公事公办嘛。”王逸飞打着哈哈在一旁不管己事的说着风凉话。

    张鸿宇瞥了他一眼,道:“你准备好迎接他们的报复吧,我看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可是一口气杀了三个,还摆着菜市场示众,找死也别拉上我。”

    “他们不会报复我的。”王逸飞竖起一根手指摇晃道:“这帮人无论是洛阳哪一派势力的人,都不会找我的。”

    “你这么有自信?”

    “当然,崔氏有火眼金睛的老太傅,杨旷的眼光也很锐利,要是真以为是我故意设圈套,那他们就真的不用在玩了。”王逸飞不知又从哪掏出一个苹果,在那边啃起来说到。

    张鸿宇皱着眉头想了想,道:“你说的有道理,第三方暗香阁的阁主听说也是个精明的老狐狸,他们确实会有感觉不是我们干的。”

    “我就说你想的太多,你不是不聪明,就是有时候顾虑的太多了。”王逸飞说着还喷出了嘴里的苹果屑。

    “我顾虑太多?难道像你一样不顾后果的发疯?”张鸿宇反讽了一句。

    王逸飞笑嘻嘻的拍着对方的肩膀道:“没事没事,不还好好的呢,我还没死就说明我有能力去办好我的抱负。”

    “真是如此便好了。”张鸿宇摇着头说着。

    王逸飞实在接不上话了,这家伙冷的跟冰块一样,什么玩笑都开不起,自己又不敢得罪他,要是这位不跟着自己干下去,就等于少了一个臂膀,由此可见张鸿宇在王逸飞心中的分量。

    他们观看人头的时候,也有别的人在观看,那帮人也在不远的地方躲藏着,都是野火的干部们。看着昔日的同僚的人头被挂在菜市场中间,心中的不甘愤怒无处发泄,尤其是最先撤退的寅虎,如果他留下来的话,说不定还能救下他们,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可恶,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干吗?”寅虎忍不住捶碎了旁边的墙壁,低喝道。

    “当然不行,已经出过一次危险你还要冲动吗?”巳蛇红着眼睛拦下了寅虎,道:“主子有令,命我们表面转为守势,暗地里展开行动,辰龙也出动了,主子自有他的想法。”

    寅虎还是不甘心,道:“辰龙的实力我放心,虽然不服他,但是还是承认,可我们该干什么呢?”

    “继续调查无头女尸案,主子说了要查清。”巳蛇面无表情下是满腔的愤怒,他不会犯上次不理智的错误,这次他一定要履行作为代理指挥的责任与担当。

    丑牛想缓解二人的矛盾,道:“先别吵,主子一定会有所行动的,我们要相信主子的策略。”

    “我当然知道主子能够成功,我只是不甘心被他们这样欺辱。”寅虎怒不可遏的咆哮着,被身边的戌狗按住。

    巳蛇懒得废话,道:“知道他们死了就回去禀报,别在这做惹人注意的事情。”

    “你说什么?”寅虎差点就要冲上去动手,依然是丑牛拦住了他,也唯有怪力的丑牛能做到这些事。

    “你要吵架打架我不拦着,但是要是坏了主子的事,我第一个饶不了你。”巳蛇收起了平日的和蔼可亲,他知道那份温柔救不了任何人,只有令行禁止才能统一调派,被别人记恨也无所谓,只要能减少危险,他什么都愿意做。

    丑牛抱住了冲动的寅虎,劝道:“巳蛇是对的,你不要再没事找事了,冷静下来。”

    “真的吗?我看他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寅虎仍然在叫骂。

    其他干部看到最有威望的两位干部在争吵,一时间不知道站在哪一边,边看着两人争吵。

    “哼,一群乌合之众,什么时候了还在内讧。”他们身后突然出现了陌生的声音,警觉之下纷纷拿出了兵器转身面对眼前的陌生人。

    一共三个人,站在了他们面前,穿着的,竟然是野火的衣服,还别有意味的对他们微笑。

    “你们是谁?我怎么从未见过你们?”巳蛇疑惑的问道,仍然没有松开手上的兵器,警惕着三人的动向。

    “别激动啊,自己人自己人。”后面有一人说到:“我们是最新被提拔的干部,以后就是同僚了,互相照顾啊。”

    新干部?巳蛇脑袋空了,下一秒想出了一个答案,主子早就知道申猴他们死定了,早就安排好了接替的人选吗?这一刻对杨旷的佩服更加的五体投地。

    “我就是新的申猴了。”那人生的尖嘴猴腮,一脸的奸邪像。

    “我是新的未羊。”一个胖子笑嘻嘻的说着。

    “我是酉鸡。”最后一个说话冷漠的居然是个女子,差不多中年的样子,样子很好看,有点冰山美人的感觉。

    巳蛇保险起见问道:“可有凭证?”

    对方扔过来一张纸,寅虎接过一看,确实是主子的笔迹和印章,于是朝巳蛇点了点头。

    “原来是新任干部,失礼了。”巳蛇抱拳行礼道。

    新任申猴甩甩手邪魅的笑道:“无妨无妨,我们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辰龙大人让我们来的。”

    “什么?辰龙让你们来的?”巳蛇有感觉到震惊,转而迅速平复,主子上次也说过,辰龙像是盟友,手下的人比野火更加精良,没想到新任的干部竟然是辰龙的手下。

    其他干部还在惊讶当中,最吃惊的还是寅虎,实在没想到这么快被主子选为顶替干部位置的人居然出自辰龙麾下。

    新任未羊是个胖子,憨憨的说到:“听说你们是来看以前坐在我们位置上的人的,我们也顺便来看看。”

    “你说什么?”寅虎一个健步冲了上去,道:“我们的兄弟死了,你们居然当热闹来看,有本事就来打一场,别在说风凉话。”

    “呵呵,果然是乌合之众。”冰山美人酉鸡在一旁冷哼了一句。

    “这位姑娘为何如此侮辱我们,日后还是要一起行动的,出口切勿随意。”巳蛇不善的提醒道。

    “就你看上去还有点东西,其他的,看不上。”新任申猴嘲笑着说到,不管寅虎凶狠的目光,道:“光逞能有什么用,靠的是脑子,难怪辰龙大人从不跟你们一起行动,根本不能公事嘛。”

    “你”寅虎这次是被巳蛇按住的,巳蛇不好直接对新来的干部不客气,主子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于是好声好气的说到:“诸位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以后说,但是现在不是谈话的地方,要不转一下地方再说如何?”

    新任未羊笑呵呵道:“你是叫巳蛇吧,还算得上是个好指挥,你们要好好谢谢这位指挥,不然迟早死在外面。”

    老干部们都是怒目相向,这三个新任干部太嚣张了,明明只是同等级的人,非要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要不是巳蛇发话,搞不好会跟他们现在就打一场。

    “既然要走,就快走,有别的人在。”新任酉鸡冷冷的提醒着众人,自己先转身准备离开。

    于是七位老干部带着三位新干部离开了菜市场。巳蛇临走不舍的看向了中间的三颗头颅,咬紧牙关转身离开。

    众干部来到了杨旷的位置,十一位干部除了辰龙外全部集结完毕,包括新任的三位干部。

    杨旷看这前来的干部们,面无表情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巳蛇率先开口道:“这三位新任的干部属下听说是辰龙的人?是否属实啊?”

    “是的。”杨旷不否认。

    “主子,他们”

    “你放心。”杨旷直接打断道:“他们的能力我检验过,辰龙也向我保证过,放心的公事便可。”

    “是。”巳蛇见杨旷开口,不敢对主子的命令有任何质疑。

    杨旷又转向三位新任干部,道:“辰龙向我推荐你三人,日后好好和他们公事,行动可以听从巳蛇的安排。”

    “不好意思殿下。”新任申猴先是不敬的开口,没有向其他人一样称呼杨旷为主子,道:“殿下说公事勉强能接受,可要听他的调遣,就恕在下不能接受了。”

    “我们也不接受。”其他两位新任干部也是一口否决。

    杨旷料到这三个人不好管,辰龙也事先跟自己说过他们除了他谁都不服,是该好好管教一下了,于是站起了身,笑着问道:“那你有什么高见?”

    申猴看杨旷站起,以为他有些妥协的意思,于是大放厥词道:“我来做指挥,这样既能更好的替殿下您管理野火,又能避免像上次那种低级错误的发生。”

    其他两位新任干部听后也是点头示意,气的其他老干部十分不爽,这算什么,不尊敬主子也就算了,还想要走所有的调配权,巳蛇也只是代理指挥而已,这帮人刚来就像越庖代俎的架空主子吗?

    杨旷越笑嘴咧的越大,道:“看来你们很有想法,不知道辰龙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辰龙大人啊,”新任申猴显然还没有认识到杨旷的手段,于是用上轻狂的口气道:“辰龙大人说让我们来帮忙顶替位置而已,说着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原来如此。”杨旷笑的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最后问道:“你知道吗?原来你位置上坐着的,是个为了野火断了一条手臂的男人,他为了野火赴汤蹈火,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你不觉得我给他定制的机关手臂白做了吗?”

    冰山美人似乎注意到杨旷语气中的杀气,提醒道:“你不要说了,够了。”

    “为什么?”新任申猴似乎真的没把杨旷放在眼里,收不住的讲到:“那是因为我的上一任太过愚蠢,要换了我,怎么可能会断一条手臂呢。”

    “是吗?”已经来不及了,杨旷已经飞速的冲向了新任申猴,一瞬间便到了他的面前,拔出了佩剑转轮举于头顶。新任申猴来不及反应,其他两位新任干部也是在靠近,可是速度完全跟不上,没料到杨旷的身法如此之快。

    剑落,新任申猴的右手被从肩膀斩断,落在地上,连被斩的本人都没想到杨旷居然真的会动手,顿时抱着伤口倒在地上哀嚎。

    其他两位新任干部看在眼里,怕在心里,这位杨旷怎会如此强大,武功高的离谱,见木已成舟,便停在原地不敢动了。

    “你你”新任申猴抱着伤口在地上不断哀嚎。

    “辰龙或许没有告诉你我是什么样的人,但是我会亲自告诉你,轻狂不要紧,因为你有本事,但是不服管教,就要接受惩罚!”杨旷漠然的看着断臂的新任申猴,道:“现在我告诉你,那条为以前申猴定制的机关手臂没有浪费,还能用在你的身上。”

    新任申猴已然疼的说不出话来了,杨旷对新任酉鸡扬了扬下巴,示意可以过来治疗一下。新任酉鸡虽是女子,但也胆量惊人,不顾鲜血帮着新任申猴迅速的处理好了伤口。

    杨旷重新回到了位子上坐下,道:“都给我记好了,到我野火做了干部,就要乖乖的服从安排,还有,要叫主子。”

    其他老干部看的都是心惊胆战,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同时也暗地里对主子的手段之狠厉有了新的认识,庆幸自己没有犯过规矩的错误,也腹诽这三个新干部找死,活该。

    新任酉鸡帮着新任申猴处理好伤口,低头对新任申猴说了一些话,又对新任未羊使了个眼色,于是三人异口同声的对杨旷说道:“主子恕罪,属下们失礼了。”

    对非常之人,用非常之策,没有别的办法,杨旷没有觉得过分,依然笑着说道:“没事的,都起来吧。”

    三位新任干部站起不敢再有异议,处理好伤口虚弱的申猴恐惧的看着杨旷,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辰龙大人居然是把他们交给了这种不择手段的怪物手中了吗?

    “新任酉鸡,参见主子。”

    “新任未羊,参见主子。”

    “新任申猴,参见参见主子。”新任申猴碍于断臂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恐惧下服了软,喊道。

    见三人被管教好了,杨旷这才说到:“你们别想着跟辰龙打小报告了,他是我这边的人,说什么也不会跟你们几个下人推心置腹,所以都给我放机灵点,如果动一点别的心思,我保证就算我不杀你们,辰龙也不会放过你们。只要专心替我办事,立功,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是。”三人再也不敢放肆,低头应道。

    “巳蛇,这三人依旧纳入你的管辖,安心做你的代理指挥,我放心你。”杨旷对着巳蛇予以众望,把代理指挥的位置固定在了巳蛇的身上。

    巳蛇感激道:“谢主子厚望,但属下依旧认为行动时候可以各抒己见,这三位新任干部的才能既然是辰龙和主子同意安排的,想必一定有主子的考虑,所以属下日后不会计较和他们的间隙,会妥善采取他们的建议。”

    “听到了吗?你们仨个。”杨旷对着新任干部道:“该出谋划策的时候要是当傻子,瞒不过辰龙那个家伙,我都不用动手你们也会尝到什么叫恐怖。”

    “属下们一定全力以赴。”新任未羊慌张的行礼道。

    “都清楚了,都下去吧,我有任务会再通知你们的,在此之前,不许发生任何内讧行为。”

    “是。”

    众干部散去,辰龙也从后面走出,原来刚才一直躲在后面听着。

    “这帮家伙你也能对付嘛,手段可以。”辰龙赞赏着杨旷的做法,丝毫不在意被砍断手臂的是原来自己的手下。

    “不这样管不住啊。”杨旷无奈的摊了摊手,道:“用你的名字来吓吓他们也好,他们不是除了你谁都不服吗?看看多管用。”

    辰龙冷哼一声,道:“好想法,你已经回到状态了,我也不用再替你担心了。”

    “感谢。”杨旷对着辰龙笑了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