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噩耗的应对
    杨旷两眼有些晕,感觉看清东西了,头疼欲裂,整个身体都软绵无力的,本来就精神疲惫的他接受这样的坏消息一时难以接受。失望、不甘、自责涌上心头,他在这个决策上失误了,导致了三名属下的不知生死。

    “你没事吧?”莫邪慌张的扶着瘫软的杨旷坐下,小心翼翼的放下,不敢有一点点的用力,十分担心杨旷现在的情况。

    张止嫣一向的嬉皮笑脸也没了踪影,严肃的走到杨旷那,对莫邪道:“你让开一下,我看看。”

    莫邪本来要发作,但转念一想对方精通医术,对杨旷的症状应该能比自己更好的掌控,于是明理的让开,在重要的事情上做出正确的让步。

    张止嫣掐住杨旷的人中,逼迫他清醒过来,然后又伸手把住他的脉,蹙着细眉良久道:“积劳成疾的后果,过度伤神导致的头风。”然后麻利的拿出一枚特制丹药喂到杨旷的嘴中。

    服下后数秒,众人都在等杨旷的好转。

    幸运的是杨旷完全清醒了,说话的力气还是很小,道:“头好多了,谢谢师妹了。”

    “别说没用的了。”张止嫣没了开玩笑的兴致,板着脸道:“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作了吧。”

    亥猪莫邪心中惊讶,想着还是第一次看见杨旷出现这样的症状。杨旷没有否认,自嘲的说到:“是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去年开始就有了。”

    “头风的病十分难治,你最好的方法是适当放松,除此之外再好的灵丹妙药也救不了你。”张止嫣郑重其事的说着,“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绝对对头风不利的,还是暂时脱身一段时间吧。”

    “不行。”杨旷果断的拒绝了张止嫣的建议,不管众人的关心坚持站起来:“现在不行,除了这种事我不能置之度外,我是野火的领袖,我不去做谁能做。”

    张止嫣叹了口气,道:“师兄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可不想你成为短命鬼,不然以后我找谁玩啊。”

    亥猪也不放心的提议道:“主子,要不请辰龙暂时代理野火。属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主子您”

    “行了,我知道你们是好意。”杨旷看着众人,道:“我不可能放手不管,这是针对我们的进攻,既然对方有胆子打过来,就一定要反击。”

    众人见劝不住杨旷,便没有过多的强求。

    三位野火干部不知生死,这该是多大的重创,干部的筛选提拔本来就用时良久,他们都是负责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元老,如今离开位置,野火势必会陷入乱局,不说三位干部掌管的部门会群龙无首,就是暗处的敌人找机会趁机对野火猛攻那才是威胁。

    “巳蛇呢?让他来见我。”杨旷低沉的说着。

    “主子,巳蛇他现在还在昏迷。”亥猪回答道。

    “昏迷?”杨旷疑惑,“发生了什么,现在与我仔细的讲讲,一个细节也不要漏掉,快。”

    亥猪望了眼张止嫣,后者无奈的点头,他才肯说到:“今晚潜入艳春楼行动有除了属下和辰龙干部全在的阵容,巳蛇作为代理指挥只让干部们潜入,本来得到了线索,突然又遇上一个别人找的替死鬼,接下来便被早早等在艳春楼的刑部巡防营偷袭,当时寅虎背着人先撤退,其他干部负责抵挡巡防营的攻势,当时谁都不愿意撤离,丑牛没办法才打晕了巳蛇将其带走,最后申猴、未羊和酉鸡被困在艳春楼,不知生死。”

    一番过程简单明了的讲完了,杨旷全部听进了脑袋里,好在张止嫣的药管用,头疼少了许多,不然现在又会发作。

    巳蛇不愿意先撤,而丑牛做的是正确的选择,想必当时的情况严峻到让作为指挥的巳蛇也失去理智了,巡防营的人数一定不会少,王逸飞一定是带了大批人马做了准备。莫邪说过是有不知名的人向刑部通风报信,导致了野火的遇伏,能知道野火今晚行动的除了自己人,就只有暗香阁。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难道是内鬼?

    “亥猪,把他们叫来,没醒的也给我弄醒,我要知道所有的事情。”杨旷不能但从言语上肯定自己的思路,必须问清当事人的所有情报才能做判断,更何况他的头脑也没有之前那么清晰了。

    “是。”亥猪马上去办了。

    莫邪焦虑的替杨旷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杨旷喝完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对着莫邪笑道:“没事的,别太担心,我还没到见阎王的时候呢。”

    “不许你这样胡说。”莫邪的眼睛有了泪花。

    “放心,真的没事,不说了不说了。”杨旷欣慰的笑道,又转向张止嫣,道:“不好意思了,本来你是来玩的,把你牵扯进来了。”

    张止嫣作势摆了摆手道:“别说这种话了,我一向不喜欢清净,偶尔乱乱也好,你们这些师兄们啊就是事多,男人干嘛把自己逼得那么紧。”

    “你不懂。”杨旷摇了摇头道。

    不一会亥猪就带着返回的七位干部来了,巳蛇醒了,一身都是湿的,想必是用水泼醒的,还有两人背上有伤,刚刚才处理好的样子。

    “主子。”七位干部狼狈的向杨旷行礼。

    “好了,我不是来责问你们的。”杨旷挥手作罢,道:“那个替死鬼是什么情况,我要听巳蛇说。”指明了要作为代理指挥的巳蛇亲自汇报情况。

    巳蛇自知任务失败还搭上了三位兄弟的性命,没有多余的解释,直接回答杨旷的问题:“回主子,那个替死鬼应该是被凶手买通,故意在今晚现身引起我们的注意,可能就是为了拖延我们撤退的时间,这才让我们大败。今晚的失败,属下应承担全责,请主子降罪。”

    杨旷哀叹了一声道:“没用的,失败了我惩罚你们他们就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能吗?现在正是缺人之际,而你们居然还要我惩罚你们,这才是愚蠢!”

    见主子大发雷霆,七位干部连忙跪下,亥猪也反应过来跪了下来。

    “够了,我不想在此刻追究的你们的失败,毕竟也不是你们的全责。都给我打气更高的斗志,接下来面临才是敌人的总攻。”

    “是!”

    “起来吧。”杨旷冷漠的说了句,干部们也站了起来。

    杨旷扫视了一眼,发现众人的都是垂头丧气,眼前的场景,不就是宝塔寺摧毁后崔氏的样子吗?胜利后遭受惨败的正常反应,每个人都还没从胜利的喜悦中脱身,就面临了一场大败,杨旷不会容许这种情况发生,于是道:“巳蛇,我知道你很自责,可是我说了,现在不要想着惩罚,要想着怎么弥补。你作为代理指挥,更不能有这种念头,不然其他人也不会重新振作了。”

    “主子教训的是,属下一定会将功补过。”巳蛇红着眼握紧了拳头,做出了保证。

    “现在派出小分队旁敲侧击问出申猴他们的状况,而现在野火部门空出来的位置,我会自己找人来暂时顶替,明白了吗?千万不要担心没用的事情,坏了我的大事,定饶不了你们!”杨旷第一次降下如此大的火气,前所未有的损失摆在面前,他要是真能忍住,就不会突然犯头风了。

    “明白了。”

    “都下去吧,好好整顿一下,将野火的状态从攻势转为守势,任何一个势力都不要放松警惕,如果我有任务下达再召集你们,就这样。”杨旷摆了摆手让他们下去自己好好冷静,出了这种事谁都不想的,他能理解属下们的惭愧和失落,但他作为领袖,责无旁贷要扛起整个组织的士气,一丝也不能示弱。

    巳蛇抬头看了眼杨旷,想说又没说出来,失落的跟干部们离开了这里,听从杨旷的吩咐好好休整一下。

    见干部们都离开,亥猪跑到杨旷身边道:“要不要属下把辰龙喊过来。”

    “去,快一点,越快越好。”杨旷说完就闭目养神,不再多说话了,等待亥猪搬来最后的底牌。

    “殿下醒醒了。”熟悉的声音惊醒了假寐的杨旷,揉了揉稀松的眼睛道:“辰龙,你来了。”

    “我听亥猪说了,情况不太好是吗?”皎洁的月光下照耀着辰龙的鬼面具上,在杨旷看来并不可怕。

    杨旷深呼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是啊,三位干部不知生死,显然是有人针对我们的任务设下的局。”

    “不怪任何人,谁都料不到。”辰龙说出这句话,继续道:“你不用再去问申猴他们的情况了,我敢保证他们死了。”

    “死了?为什么?”杨旷也没有底,问道。

    “因为他们撞上的是王逸飞。”

    “其中有什么联系吗?”

    辰龙对着杨旷道:“王逸飞不是个善茬,他是嗜血恋杀之人,我见过他,也一眼就能看穿他,这种人我见过,申猴要是栽在他们手上,一个明知问不出任何东西的疯子,在抓到他们之后还会干什么,除了杀掉难道还会养起来吗?杨旷,你应该想得到的,是什么让你的脑子迟钝了?”

    “不知道,我现在头风又犯了。”杨旷苦恼的揉着太阳穴。

    “你变了,是因为师妹来了吗?”辰龙一语中的说出了关键,道:“若是因为她勾起了你向往美好的回忆,也难怪你混了头脑,殿下,上次我就提过一次,现在的格局是你能够分心的时刻吗?多少人,多少人想要看着你落败,多少人想要把你踩在脚下,多少人想盯着那个至尊皇位,将大商拢入他们自己的私利当中,你还要我提醒你几遍?”

    亥猪在旁边听着辰龙的言辞,后怕的直生冷汗,整个野火也只有辰龙一人敢在当面指责主子的过错,他也有想法,但是始终没有胆子说出来。

    张止嫣和莫邪不在此处,因此也不会知道辰龙针对的是张止嫣,杨旷双手抱头道:“我知道,我没办法了,辰龙,我需要你帮我。”

    “我会帮殿下的,前提是殿下是冷静清醒的,我向来不愿意跟优柔寡断的人合作,这是我最后一次跟殿下说。”

    杨旷理解辰龙言辞激烈是为了自己好,于是道:“现在野火空出了三位干部的名额,我需要你找人填补起来。”

    “你放心我来?不怕我架空你?”辰龙若有意思的试探道。

    “不怕,眼前的关头要分的清轻重,就算冒着被你架空的风险,也不能让我唯一的战力受损。”杨旷理智的做出了判断,没有收回刚刚那番话的意思。

    辰龙大笑了几声,道:“哈哈哈,这才是我想要的殿下,事先跟殿下提个醒,我手下的人,那是除我之外不服任何人,你要是能控制就控制,控制不了杀了也没事。”

    “哪里舍得杀,现在是用人之际。”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会替你办妥,我要的是你之后的想法。”辰龙打住了用人的话题,展开下一步进展。

    杨旷想了想,道:“刚才我吩咐他们转攻为守,现在不会这么想了,敌人或许就是想压制住我们,就如同我们当时对付崔氏一样的手段。”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辰龙念出了一句话。

    “没错,我们一旦变成守势,反而会更加不利,我决定了,要做出一副没有受损的样子,让他们起疑,虽然支撑不了多久,但也能为我们恢复争取时间。”杨旷深思熟虑后的考究,这时在回到状态的情况下很好的统筹出了逆反思维,破解眼前的额困局。

    辰龙赞赏的说道:“很好,殿下说的一点没错,对方要的就是我们害怕,殿下这么想,他们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杨旷苦笑着说了声:“别揶揄我了,你有什么好想法,两个人想总比我一个想好,别忘了我是带病之身。”

    “带病了不起吗?”辰龙笑骂了一声,道:“我也想了一下,就现在跟你说说吧。”

    杨旷洗耳恭听,不忘喊来亥猪一起。

    “三位干部遇害,王逸飞虽然是那把杀人的刀,但绝不是执刀人,我也接到消息说有不知名的人去跟刑部通风报信,具体不知道是谁,但一定不是王逸飞。”

    杨旷道:“何以见得?”

    “亥猪,你来说吧。”辰龙突然把担子丢给了亥猪,弄得对方有些无措。

    “说吧,没时间看你打马虎眼了。”杨旷认真的说到。

    亥猪没办法,想了想说道:“如果是王逸飞谋划的,断然连逃走的也不会放过,意思就是如果王逸飞动手,绝不会放跑一个人,巳蛇他们平安回来就说明这一点。”

    “很好,接着说啊。”杨旷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谢主子夸奖,”亥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其实对方在暗处,我们也可以在暗处。”

    辰龙道:“好说,我也有此意。”

    杨旷诧异的看向两人,这两人明显在两个极端,没想到想法思维上竟然如此默契,当下问道:“怎么个暗处法?”

    亥猪先手伸手让辰龙讲,辰龙也不矫情,便道:“我们目前无非是在他们理解上的明处而已,但若是我们把动静压下去,再私底下做更冒险的事情,伪装成守势藏在暗处,实际上做着攻势,岂不是更妙。”

    辰龙的意思可以理解为把乔装的守势当做明面上的妥协,其实他们仍然在行动,只不过有这块样子挡着,就有了暗处的进攻。

    “妙计,果然妙计,亥猪也是这么想的吧。”杨旷拍着手看向亥猪,对方一脸不敢接受的说到:“哪有,我没龙哥想的那么周到,只是有个构思而已。”

    “又在装,真想杀了你。”杨旷又做着抹脖子的动作吓唬亥猪,并以此为乐。

    辰龙咳嗽了两声道:“至于这条计策,风险度一样很大,不过相信以殿下的行事风格,不会拒绝,我记得殿下上次在北境的风险更大。”

    “没错,那么大的赌博我都熬下来了,不怕在赌一把小的。”杨旷笑着回应道:“既然有人想对付我们,肯定就做好全盘的计划等着我们做出反应,那么不外乎找到无头女尸案的线索,就能尽快摸出有关对手的信息和套路。”

    辰龙作势低头默默的想着,有些事情还需要考虑,他们要做的是定下大纲,保证计划不乱套,又抬头看着杨旷问道:“你是不是对他们三人的死抱有愧疚。”

    “是。”杨旷不否认自己感情用事了,直面辰龙回到道:“我知道你希望我绝情理智,但是他们是为野火立下汗马功劳的人,我有太多的地方受到了他们的帮助,就算你坚持,我还是有些愤怒。”

    “随你吧,”辰龙自知劝不住他的,于是转身离开,为野火空缺的干部位置寻找合适的人。

    杨旷望着夜空自言自语道:“申猴,我还欠你一个机关手臂,怎么就不要了。”黯然伤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