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陷阱!
    无头女尸案已在洛阳传的沸沸扬扬,大街小巷的话题全都离不开艳春楼花魁遇害的事情,听说头还被砍下来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舍得对一个绝色女子下此毒手,害怕之余还有对花魁的不舍之情。

    就在人们对无头女尸案进行激烈的讨论猜测时,刑部、崔氏集团、杨旷他们三方势力已经开始对案件全力的追查,距离无头女尸案发已有一整天,看似平静的洛阳因为一个花魁的死亡在暗地涌起了错综复杂的暗潮。

    野火的所有干部全部放下手上的事情,全力关注在案件上,没日没夜的疯狂调查,一个细节也不放过的追究。至于有可能是别人声东击西的阴谋,杨旷也对此做好了准备,干部们带着野火一半的人去做全力追查,剩下的交给其余一半的人还有他和亥猪,如果需要他亲自出马,亥猪也可以顶起一片天,千万不能小看这个平时马马虎虎的瘦子,真要担起责任不会比任何一个干部差。

    于是十位干部着手起这个棘手的案件,没有特意要求暗香阁的帮忙,因为杨旷认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暗香阁不可能袖手旁观,还有可能比自己还要快一步着手调查,联合起来调查不一定有各自调查来的快,最坏还会因为调配不一起分歧,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才不好。如果野火真的毫无头绪届时去找暗香阁共享一下资源,不会太显得分不开,毕竟这是两个组织,不是他杨旷一个人的。

    “子鼠,你的情报搜罗的如何了?”寅虎作为武力派出不了多大的力,一天下来只能负责调配人员保护各情报干部,闲着慌,迫不及待想要派上用场。

    子鼠摇了摇头,失神的道:“除了获取到案件的现场情况,其他的无从下手,现场情况还是王逸飞自愿透露出来的,算不上用了多大的力气,有点感觉是在故意盘算什么。”

    “故意盘算这种事我们不想了,主子下了命令让我们调查我们就不要管其他的。”寅虎还是焦急了一点。

    巳蛇不满意说道:“寅虎,不可以说这种话,如果我们真的什么都不考虑,那才是对主子命令的不敬。”

    野火的干部在此时起了分歧,巳蛇理智的平息寅虎的焦躁道:“你冷静点,我们现在有任务。”

    寅虎道:“你是说现在我们就要潜入到艳春楼里面?”

    他们现在正位于艳春楼的附近,寅虎这么问也有他的想法。

    “没错。”

    “可是尸体已经被移送至刑部,我们现在进去能干什么?”寅虎不解。

    巳蛇耐心的解释道:“尸体确实是被送到刑部了,可不代表里面的东西痕迹也被清楚,刑部不可能会让证据烟消云散,必定保存的跟当晚的现场一样,我们现在进去还可以找到一些关键的信息。”

    艳春楼的女尸不在这,但是血迹和屋里的痕迹还在,巳蛇打得是不能错过一丝蛛丝马迹的念头,势必要找到一些有用的证据来加快对案件的调查。

    寅虎摩拳擦掌道:“这么说是有用的到我的地方。”

    “是的。”巳蛇回答道:“难保凶手不会回到现场观察,你试想一下,一个能够在戒备森严的艳春楼杀了花魁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花魁的头颅,武功不会太低。”

    “艳春楼戒备森严?从何说起?”寅虎不理解一个青楼怎么会有完备的防御体系,不就是一个富商开的吗?

    “你忘了,艳春楼背后的老板是谁。”

    “第一富商孙祥?”

    “正是,他既然有雄厚的财力位居天下首富,怎么可能没有手段来保护他赚钱的工具。”这么一来艳春楼的戒备森严就顺理成章的成立了。

    天下首富孙祥,谁都知道,要说权力最大的是皇帝,江湖最高的天下第一,那么在老百姓心中第三位顶尖的人物便是最有钱的孙祥了。试问除了权名外,只有财富能够深入人心,孙祥掌握着洛阳大大小小无数的娱乐场所,赚的钱财数不胜数,当然也会在他的地盘设立防备。

    寅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那么我们有把握能成功潜入吗?我们的人可不少,就算我们能进去,他们也进不去。”说完看了看后面跟着的一批手下。

    “我没说让他们跟着,就我们十个人难道还发现不了一间屋子里的信息吗?”巳蛇说道。

    不带手下,就他们干部进去,也可以。寅虎在野火除了对杨旷言听计从外,也只有代理指挥巳蛇的话听得进,对方有令他不得不服的头脑和计谋,虽然没有主子那么高深莫测,但起码比自己强,于是答应道:“好,那么事不宜迟,赶紧行动吧。”

    “好,等我把兄弟们安排好,让他们替我们放风。”巳蛇对着后面的一批手下道:“你们在此处分散行动,把手好各个重要道路,要是有可疑人靠近就在外面用暗号提醒潜入的我们,我会跟干部们一起进入艳春楼调查。”

    “是。”手下们马上答应下来分散而去,暗号就是一些吹哨声,小孩子都会的把戏,只不过是应对紧急情况做的保险罢了,要真的到了那一步,他们也不担心有人发现这些哨声的可疑了。

    巳蛇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干部,道:“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其余九名干部异口同声的说着。

    “好,那么行动开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巳蛇低喝了一句,第一个绕到了艳春楼的墙壁那,其他人也紧紧的跟在他身后,保持集体行动。

    艳春楼顾名思义是一栋楼,正门不可能有机会让他们潜入,所以巳蛇选择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后方,那边是一个墙壁,高耸到楼顶,而花魁的房间正是在房顶附近,调查好的巳蛇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于是对寅虎道:“你的武功最高,速度也比我们快,就由你来开路,第一个进房间看看情况,如果有人先按兵不动,打手势,这点距离我们看得清。”

    寅虎早就等着大显身手的机会,摸了摸鼻子道:“放心,那我先上了。”双腿一瞪弹跳而起,一下子跳到很高的地方,四肢像壁虎一样紧紧的附着在墙壁上,主要是因为有支架能够让手脚攀附,便迅速的跳着换着位置,朝着花魁的房间迅速靠近。

    底下的干部看的有些紧张,有经验的他们还是觉得有些冒险,出了案件后指不定会有什么变故,寅虎如此冒进,巳蛇自己也有点感觉不妥,好在寅虎一路往上,没有受到阻拦,顺利的来到了花魁房间的窗户那。

    巳蛇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他们如果是杀害花魁的凶手的话,也会用这种方法潜入到花魁的房间,窗户是人们最难以注意的地方,何况是如此高的楼。

    望着寅虎攀爬的样子,巳蛇在心里做着恐怖的猜想,等不及要解决眼前的任务回去跟杨旷汇报这一惊人的发现,以主子的头脑,说不定会减轻案件的棘手度。

    到了,窗户就在眼前,悬在墙壁上的寅虎偷偷朝着窗户朝里望了一眼,没看到人后才伸长脖子仔细观察,后来还把脖子伸进去望了一圈,确认没人后,朝着下面的众干部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巳蛇送了一口气,带着干部们一起攀爬,速度没有寅虎那么迅速,但是也能成功的到达,巳蛇使眼神让寅虎先进去,后来带着干部们也从窗户那翻了进去。

    花魁的房间在他们的眼前出现,女人的闺房在他们眼里不是那么温馨,要问原因恐怕是为了地上和器具上的血迹吧。看来是一击毙命,看着血迹的范围和最重的血迹地方,巳蛇基本可以判断。

    “接下来呢,没人我们开始干嘛?”寅虎问道。

    “分散各自调查,注意要小声一点,不能惊动艳春楼里面的防备,到时候麻烦。”巳蛇下命所有人分散到房间的各个角落各自观察现场的各个细节,不断翻查着角落中不易察觉的细节。

    一击致命,那么此人不会在割头上下功夫,说明一击就砍掉了花魁的头,绝对不会是等闲之辈,凶手的武力说不定跟寅虎的有的一拼。

    巳蛇站在房间的血迹地方一个人冥想着,有可能对方从窗户翻进来问了对方一些话才动手的,而且花魁没有反抗的动作,血迹不是乱洒的,集中在一处,溅到的地方也很规律,说明花魁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才被凶手杀害。

    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一个弱女子连反抗都不做呢?凶手的武功高强是一方面,那么或许是在进行过一段对话后才下手杀害的花魁?

    有可能,极大的可能,花魁或许是在接受了凶手一番盘问后才遭到杀害,凶手可能是想从花魁的口中获得一些情报。主子那天和花魁秘密的进行过一段谈话,回来后还让他们做过对花魁以及其背后家族底细的调查,难道凶手是因为主子才来找花魁的,在获得有效情报后,杀人灭口?

    这番推论在巳蛇的脑子里不断否认再证实,最后发现是最大的概率,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可能。

    “巳蛇,我这边发现了一点东西。”子鼠轻声道。

    巳蛇听后回过神走了过去,看着子鼠指向的笔墨。

    笔墨上面还残留着星星点点的墨迹,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出在一个翩翩有礼的青楼花魁房间就显得很奇怪。一个女子不会做出写过毛笔后不清洗的事情,花魁怎么说也是闺房中的女子,再看过房间整体环境后此女应该是爱干净的人,用过的毛笔应该会及时清洗。

    而没清理或者忘记清洗不可能发生的如此凑巧,还是在被害的当晚,那就说明一件事——她当时用过这支笔,而且写的过程中或者刚写完就遇到了凶手。

    那么花魁到底在写什么呢?巳蛇问道:“有没有发现信件什么的,有字的纸张也行。”

    “除了一些诗词歌赋,没有别的发现。”卯兔回答道,其他的干部什么都没找到的摇了摇头。

    找不到花魁在写什么吗?看来凶手是带走了,干部们不可能粗心的漏掉一个信件,他们差不多是将整个房间翻过来查了一遍,动静还算小,至少没有惊动到任何楼中的人员。

    “那也没办法,撤退吧。”巳蛇没办法的想要撤退了,还是先把自己的发现回去禀报给主子再说。

    这时外面响起了哨声,巳蛇等人一惊,有人来了。

    “先别动。”巳蛇伸出手阻止众人惹出动静,手下们是散布在道路各处的,人不是楼里的,那么就一定是从外面来的,他有了一个想法,道:“都找地方躲好,说不定能等来一个重要的信息。”

    “真的吗?这很有危险。”丑牛小声提醒道。

    “快去。”巳蛇低喝一声,自己先去找藏身的地方了,众干部没办法,也各自找了衣柜和帘布等能藏得住的地方躲了起来。

    过了片刻,他们什么都没听见,但是窗户那有了动静。

    跟他们一样是攀爬上来的,说不定是凶手返回现场。巳蛇如是想着,没有急于出去,想要看看此人的庐山真面目和他返回的目的。

    窗户那翻进来一个黑色紧身衣的人,蹑手蹑脚的进了房间,四处翻箱倒柜,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翻查的地方越来越多,快要到寅虎的位置了,再藏下去无疑会被发现,巳蛇等不了的喊了句:“抓住他!”

    寅虎蓄势待发,一个擒拿手便拿下了还没来得及反应的黑衣紧身衣,对方被拿下后支支吾吾的喊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叫声很大。

    寅虎威胁到:“不许乱叫。”

    “是是是。”那人不敢再叫,害怕会被寅虎杀掉。

    巳蛇出来一个健步到了对方面前,看清了对方的脸,是一张不认识的陌生脸,问道:“你是谁?是不是杀害了花魁?”

    “冤枉啊!冤枉啊!”那人又开始求饶。

    “都说了不许叫,不然现在就杀了你。”寅虎加重力度威胁道。

    “好,好,求你们别杀我,什么都告诉你们。”那人快吓得尿裤子了。

    巳蛇恶狠狠的盯着他问道:“你既然说花魁不是你所杀,那为什么半夜到这边找东西?目的为何”

    “好汉,我真的不是凶手,是一个人找到我要我半夜进来找一样东西。”那人胆小的全盘托出。

    “什么东西。”巳蛇暂且相信了他,一个敢在洛阳杀人的人绝不会这么胆小。

    “他说是一面镜子。”

    “镜子?”巳蛇疑惑的喃喃道:“要镜子干什么?”

    “他没说啊,好汉你轻一点。”那人显然不知情,一面还在抱怨寅虎用力过猛,他被擒住的手膀子都快废了。

    “见过那人吗?”巳蛇继续问。

    “没有,真没有,小人敢以性命发誓。”

    他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问出来的只有一把镜子。巳蛇失望的摇了摇头,道:“先把他带回据点,其他的以后再问。”

    那人惊恐慌张的说到:“好汉饶命啊,那人就是看我会点功夫,我也全当接了一个活,真的和此事没有任何牵连啊。”

    “有没有关系我们会知道的,先带走。”巳蛇不讲情面的挥手,寅虎便要拖着他从窗户离开。

    正当他们准备撤退的时候,从楼里面响起了声音,门被踹了开来,涌进了许多全副武装的人——巡防营?!!

    层层的巡防营的后面露出了一张疑惑的脸,那是刑部尚书王逸飞,道:“接到通报说是有人潜入艳春楼,凶手居然这么多的嘛?”

    凶手?他们被当成凶手了?怎么可能,巡防营过来需要时间和经过大路,为什么外面的人没有通报?难道他们一直都在这里等着吗?巳蛇有些惊恐的望着他们,想法万千。

    “巡防营听令,他们是案件的嫌疑人,都给我抓住他们!”王逸飞问都不问就下令抓捕,脸色没有早有预谋,反而也是很惊讶的看着野火的一众干部。

    “寅虎,你先撤!”巳蛇大吼一声,准备掩护寅虎带着人先撤退,带着干部准备阻截巡防营的进攻。

    始料未及的是他们会被发现,刑部早早的等待着他们前来,到底是什么能够让王逸飞提前得知他们的计划?

    “开始了。”那日潜入艳春楼杀害花魁的黑衣人在远处观察着艳春楼,怪异的笑着。

    “你说杨旷这次会不会大发雷霆?”有人在旁边问道。

    “肯定会,这是上头布好的局,杨旷不是能够压制崔氏集团让他们吃亏吗?我们能让杨旷吃亏,不就证明我们比他们还要强大吗?”黑衣人阴森的笑着。

    “那么今晚的局是有点损,上头花了不少心思吧。”

    “没有啊,一切都是顺理成章,都是顺便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