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陌生的兄弟
    “你的伤势如何了?”

    坤沙躺在床上只能让身体各个部位勉强动弹,眼睛瞪着血丝望着床边的王逸飞,不善的说到:“姓王的,虽然我这次欠了你一个人情,但不代表我一直会帮你。”

    王逸飞一手一个苹果,没有忙着回答,先是递过去一个苹果问道:“先别急着说话啊,要不要吃一个苹果。”

    坤沙用尽全力才一把打掉对方递来的苹果,凶神恶煞的说到:“滚开!你给我听好了,哪怕你就是救了我的命我也不会永远替你卖命,也只会帮你一时!”

    “别这么凶吗?”王逸飞可惜的捡起地上的苹果在衣服上擦了擦,放回桌上,啃着自己手上的苹果道:“你说的啊,要帮我的,没指望你帮我一辈子,就帮我这一时就行了。”

    “我向来一诺千金,说吧。”坤沙不想跟这个疯子废话。

    “我要你帮我直到事情结束。”

    坤沙当时就怒了,要不是无法大幅度动作就起身动手了,骂道:“混账,给我说个期限,难道你这事情办一辈子我就帮你一辈子吗?”

    “那也不错啊。”王逸飞打趣道。

    “你”一看坤沙又要发作,王逸飞怕让他气坏了身子延缓康复时间,连道:“跟你开玩笑,怎么玩不起。快的话半月,慢的话半年,行吗?”

    坤沙这才作罢停下摇动的身体,道:“这还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我还可以接受,这段时间内,我保证任你调遣。”

    “好,有阴阳棍来协助我,必定是事半功倍,还能保护我的安全。”王逸飞不顾嘴里咀嚼的苹果,道:“阁下放心,我不会做冒险的事情。”

    “你不会做冒险的事?你在说笑吧王大人,我坤沙不是傻子,你所做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还说不是疯子干的事。”坤沙完全不信对方那一套说辞。

    王逸飞见他不信,道:“阁下不相信我那就没办法了,反正总是要替我办些事情的。”

    “哼,小人得志。”坤沙没好气的骂了句。

    “其实阁下还是挺温柔的,其实我也就是救了你一命,也是我把你引来了洛阳,即便这样阁下居然还是答应了我的不情之请,真的很感谢。”王逸飞突然真诚的鞠了一躬。

    坤沙别扭的说到:“你别多想,我行走江湖就是不欠人情,再说帮你办几件事也算是报答你提供的霸僧所在和救命之恩了。”

    “哈哈哈,阁下果然是心胸宽广,和那些口是心非的人完全不同。”王逸飞肆意的赞赏着坤沙的义气,没想到对方也会这么讲人情,道:“阁下就不问问我要你帮我做些什么事吗?”

    “不必,既然是看中了阴阳棍的名头,那么所行之事也不过就是武力的事情。”坤沙明白他要做的事,一个武人除了一身武功还有什么能帮助他的。

    王逸飞快速的啃完苹果拍手道:“说的好,我就是想要你除了在这段时间保护我的安全外,还有一些行动需要你这位天下第五的鼎力支持。”

    “天下第五?哼,除了天下第一和第二的霸僧,我从没将第三第四放在眼里。”坤沙语气透露着对高手榜上排名的不服,也体现了自己有资格位列第三的位置。

    “没错,那天阁下与霸僧的惊天对决我都看在眼里,你可以说与暮蝉不相上下了,最后拼的是策略,与武功高低无关。”王逸飞顺杆子往上爬。

    “你错了,策略也是武人在战斗中的能力,没有清晰的头脑仅凭武功乱打一气,就算有天下第一的功夫也赢不了帮上的任何一个人。”坤沙反对王逸飞的奉承,道:“武人是综合武功和头脑的评定,胜败能够决定一切,败了就是败了,没有什么不甘心的,大不了以后再行挑战,山高路远,我跟他还有的活。”

    王逸飞服了这位武痴了,道:“阁下有这份心胸令人钦佩,多问一句,阁下几年后还会继续挑战霸僧吗?”

    “会!”坤沙想都不想回答道。

    “如此甚好,这样才是真正的强者。”王逸飞有些激动,道:“阁下知道我平身最恨什么吗?”

    坤沙疑惑的问道:“什么?”

    “就是打着漂亮的理由,与自己嘴上说的背道相驰。”王逸飞不屑的说出这句话,道:“世上这样的人太多,阁下也应该知道,我从不会正眼看他们,他们也把我当疯子,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哼,这就是你发疯的理由?”

    “谬矣,阁下可知天下高手那么多,我为何要选择你。”王逸飞双手负于背后斜眼望着坤沙道。

    “难道不是因为我曾经败给霸僧,让你有机会把我引过来?”坤沙问道。

    “当然不是,”王逸飞轻笑一声道:“天下第一看不上我,天下第二又有主了,而第三第四是我看不上他们。”

    “你看不上他们?为何?”

    “他们目光短浅,心口不一,不是我理想中的助手,而你,”王逸飞俯身看着坤沙道:“跟他们不一样,你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我最喜欢跟心志坚定的人合作。”

    坤沙被这句话夸得没反应过来,回过神来笑了两声,道:“没想到王大人还是性情中人,真是看不出来啊。”

    “没看出来不怪你,很多人都看不出来。”王逸飞又变回了嬉皮笑脸的模样。

    “你不像是个仁慈的人,你要做的事情,一定在你心中异常重要吧。”坤沙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了对方的心思。

    “就如同阁下想要打败霸僧一样。”

    “如此啊。”坤沙深有体会的应了声,道:“庙堂不比江湖,险恶程度连我都不敢轻易涉入,你做好准备了吗?”

    王逸飞拿起了之前递给坤沙掉在地上放回桌上的苹果,大口的吃了起来,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吃苹果,爱不释手的那种地步。

    坤沙破天荒的静下心等他吃完一整个苹果,似乎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了新的看法。而王逸飞吃完一整个苹果后,呼了口气道:“早有准备,等了很久了。”

    “那就好,我可不屑跟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合作。”坤沙自嘲的说了句。

    “无头女尸案,是我的机会,是我实现那个愿望的大好机会。”王逸飞失神的说着。

    坤沙不清楚什么无头女尸案,道:“你好像是刑部尚书,归你管吧,硬说也就是破案的功劳,有什么值得你去关注的。”

    “别人或许想知道背后的原因,我却不在乎,我要的,是他们。”王逸飞说道,一边还挥了挥衣袖。

    坤沙皱眉没有说话了,再说下去他也听不懂,还不如踏踏实实的帮王逸飞把他在意的事给办了,再去好好修炼一段时间重新挑战暮蝉的那个怪物,他一定要打败那个人,誓不罢休。

    “殿下,您这样我们很为难啊。”一家巷子里,一群野火的乔装的人正在极力阻拦一个人进去,而门的后面是杨旷的所在。

    被阻拦的人竟然是文平王杨毅,他威胁的说到:“你们算什么,本王要进去找皇兄问个清楚。”

    野火的人怎么敢放他进去,可是又不能让杨毅这么进去打扰主子,他们一方面担心拦不住杨毅让主子生气,一方面更担心拦住了杨毅遭到对方的报复和惩罚,还是会打扰到主子,于是赶紧派了一个人进去询问主子的意思。

    他们也是很诧异,怎么杨毅会知道杨旷所在的位置,他们的据点一向很安全,而且杨旷身边总是有野火的人在附近跟随,一旦发现有别的势力跟踪,马上就会发现并阻拦,即使是崔氏集团的人都没有成功的跟着杨旷发现任何据点,全被野火的人阻拦下来。

    杨毅不罢休,反应的很愤怒道:“皇兄,臣弟知道你在这里,你要是皇族的人就出来见我!”

    “喊什么呢?”杨旷得到下人的通报二话不说就出来了,这可不是小事,一个亲王都找到自己的据点来了,这还了得。

    “参见皇兄,不知道皇兄可有时间一叙。”礼数还是不能失,杨毅中规中矩的行了礼,看上去又不是挺请愿的。

    杨旷沉思了会,挥了挥手道:“进来说吧。”

    野火的人有点惊讶,慌忙道:“主殿下,这”主子这两字差点脱口而出。

    “无妨。”杨旷一锤定音要杨毅进去谈话,野火的人也不好说,主子都说没事了他们也就不坚持了,不做阻拦,让出了一条道路。

    杨毅甩了甩衣袖,直接跟着杨旷进了小巷中的房屋。

    进了房屋光线很暗,杨旷带着他来到了最里面的房间,点上了蜡烛,隔壁是刚才自己上交来的情报的地方,因此没什么大事,才让对方进来的。

    蜡烛照亮后才看的清里面的装饰,里面很简陋,除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基本没有别的东西。

    “皇兄放着偌大的王府不住,就整日在这深巷的陋室埋头苦干什么呢?”杨毅语气有些不好。

    “不与你相干。”杨旷想了想便明白为什么杨毅知道自己所在了,道:“你不也是跟着我半天了,平时那些人都不会跟着我,因为会有人拦住他们,而你,他们可能不好动手阻拦,也来不及向我通报。”

    杨毅就是如他所说这样找到他的,也摊开面说:“这又如何,臣弟难道还没有资格跟皇兄谈谈吗?”

    “有啊,本王又没说没有资格。”杨旷看着眼前不省心的弟弟,不知是有是敌,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无形中对自己构成了威胁,边说道:“是什么事能够让你来着简陋的深巷中找本王呢?”

    杨毅也开始正式说明此行的目的了,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质问道:“艳春楼的花魁,是不是皇兄你杀的?”

    他竟然是来问这件事的,看来是刑部将消息放出去了,整个洛阳应该都知道无头女尸案了,这个弟弟,没有头脑到这种地步,这是问这种严肃的事的时候吗?

    于是他回答道:“不是,为什么怀疑本王。”

    “花魁昨日找皇兄一叙,当晚便惨遭毒手,臣弟能不怀疑皇兄吗?”杨毅有些愤怒,不知从何而来。

    没想到刑部放出的信息这么多,王逸飞打得什么算盘?眼前有人质问,杨旷先不考虑其他事情,专注于面前不省心的弟弟,道:“这就是你的理由?幼稚,愚不可及。”

    “皇兄真的不是吗?”

    “当然不是!”杨旷有些烦躁的喊道,道:“回答本王的问题,是谁让你认为是本王干的?”

    杨毅不甘心的吼道:“没有谁!臣弟就是觉得花魁死的太过惨了!臣弟不管皇兄到底在谋划什么,但就是不能滥杀无辜!”

    “杨毅!”杨旷也开始不善的叫起了杨毅的名字,道:“本王说了没有关系,你休要胡闹!”

    “真不是皇兄干的?”杨毅又有些半信半疑起来。

    杨旷头疼,这个弟弟未免太过优柔寡断,肯定是听了什么风言风语才来质问自己的,于是问道:“你从哪听来的谣言,就这么相信了过来质问你的皇兄吗?!”

    杨毅见对方言辞激烈,便软下来,理解到自己的冲动和任性,道:“臣弟鲁莽了,是听到了王府里有人说是皇兄干的?臣弟这就回去好好问他。”

    “不用了。”杨旷真是服了他了,道:“等你回到王府,人早就跑没影了,谁会放完流言还等着你回去抓他的?”

    “什么?”杨毅看杨旷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有些后悔听信了小人的谣言,他还是相信皇兄不会干出这种事情。

    有人挑拨杨毅来激怒自己。这个信息基本可以确定了,杨旷在猜测是谁会在这种时候想要让自己坐不住,虽然他已经坐不住要调查了,显然这个计策是为了保险起见让自己重视起这次案件。不排除崔氏所做的可能,但是还是要查,要查的事情太多了,他需要情报。

    “皇兄?”杨毅发现他出了神,小声提醒道。

    “啊?”杨旷回过神来才发现对方还在此处,道:“你还在啊,问完了就回去看看本王说的是不是真的,好好想想自己的冲动是多么无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有点像竹姨教育自己的样子,勾起了某些回忆。

    杨毅有些委屈,但还是认错道:“是臣弟鲁莽,不该打扰皇兄工作,皇兄也在查那个案子吧。”

    “是。”

    “那请皇兄一定要解决这个案子,不能让贼人逍遥法外!”杨毅郑重其事的说到。

    “本王有本王的打算。”杨旷倒是奇怪了,问道:“你为何如此关心一个花魁的案件,你对她有意思?”

    “不是的!”杨毅激动的差点站起,瞬间满脸通红,道:“臣弟只是认为有人在洛阳犯下这种大事,不能不了了之,大商不能纵容这种恶人,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哼,倒挺关心洛阳的。”杨旷冷笑道。

    “皇兄,臣弟一直也想跟皇兄谈谈,这次主要是臣弟冲动,但其实也是臣弟一直以来想做不敢做的事。”杨毅严肃的说着一些奇怪的话,杨旷静静的听他说完。

    杨毅咬了咬嘴唇,想好了措辞后说道:“洛阳最近出了很多事,父皇身为大商的天子没有办法抽身办这件事,身体也不好,臣弟希望和皇兄一起守好洛阳的安全。”

    “守好洛阳?”杨旷嘲笑的说了声,道:“你不懂这些事,就不要涉进去了,没有好处。”

    “皇兄不也涉进去了,为何臣弟不行。”杨毅不服气的质问道,不满杨旷的话语。

    杨旷生吸了口气,随意的说到:“你如果听的进就听,听不进本王不强求,洛阳这趟浑水,你最好一辈子都不要陷进去,那不是你擅长的,一旦身在局中就是决生死的争斗。”

    “浑水,皇兄怎可如此说我大商国都?”

    这家伙,果然什么都不懂,杨旷真的头越来越疼,道:“你说完了吗?说完就走吧。”

    “皇兄,臣弟是想”

    杨旷没等他说完,便起身离开,头也不回的走到了原来待着的情报房间里重新起五花八门的情报,留下杨毅一个人孤寂的在里面。

    杨毅在里面咬着牙,不甘心被杨旷这样的小视,紧紧的攥着拳头,他一直以来的执念,都是能够和皇兄同等的对话,多少年了,都没有机会。

    三年前,他看见了突然回京的皇兄,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行礼称呼皇兄,他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性格兴趣,那个人不仅有父皇的宠爱,有母后的偏爱,还有强大的能力和野心,而自己,永远都是那个被遗忘在一边的弟弟。他不服,真的无法咽下这口气。

    “臣弟只是想和皇兄真正的聊一会。”那句未说完的话再杨毅的口中喃喃的说出,怨气重的吓人。我也是亲王,我也是皇子,我凭什么不如你,你凭什么看不起我。

    兄弟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裂缝也是越来越大,兄弟两人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做着可笑的互相看不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