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无头女尸案
    深夜的艳春楼中,花魁碧青莲一人在闺房喜悦的写着一封信,上面全是吐蕃语,内容是联系上了武成王,不日应该可以得到武成王的承诺。

    虽然杨旷再三声明需要考虑,但是自己说的都是实话,家族底细不要太干净,不像洛阳一样暗潮汹涌阴谋不断,而且在这种关头下,相信杨旷不会放弃这么大的助力。不要看是一个异国贵族,而是代表了整个吐蕃权贵的支持,能提供的帮助远远超出杨旷孤身奋战,拒绝的话才是不明智的选择。

    碧青莲写的很快,想要尽快完成传达到自己的家族那边去,想着以后若是有了商国的支持,西蜀无论如何也不会冒着得罪商国的风险对吐蕃虎视眈眈,她的国家就能得到延续和生存,对她来说是最大的慰藉。

    信写完了,碧青莲熟练的装在了信封中,正准备传唤信鸽时,突然发现背后一凉,被惊吓到的她马上回首看去,窗户被打开,没有人的踪迹。

    正在想着会不会是没关紧被风吹开时,突然响起声音:“花魁这么晚写信,是要寄给谁啊?”

    “你是谁?”碧青莲花容失色的看到了床边的黑影,跌坐在地上颤抖的问道。

    黑影穿着紧身衣蒙着面,阴森森的说到:“花魁姑娘不妨猜猜。”

    碧青莲仿佛被人掐住喉咙说不出话来,良久才缓过来,忐忑不安的说到:“你是西蜀的人?还是吐蕃的那些卖国贼?”

    “都错了,”蒙面人桀桀的笑着,道:“看来姑娘是猜不到了,在下今日一见姑娘,有点怜香惜玉,不忍就这么按照上头的命令杀了你啊。”

    都不是吗?碧青莲是在想不到除了这两个选择还有什么理由会有人派人杀她,惊吓中的美女蜷缩在地上不知所措,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有反抗的机会,一时间恐惧占领了身体,一下子哭了出来。

    “小声点,不然你现在就要死。”

    “有什么区别吗?”碧青莲虽然害怕,但骨子里还算有点血性,明白的问了句,不愿做胆怯之人。

    “你现在喊就算有人来都救不了你,你若不喊在下还有些问题想问姑娘,能让你这多娇花再多活一会。”蒙面人冷峻的说着,丝毫不在意一带绝色就此消香玉陨。

    横竖都是死,碧青莲反而没有一开始那么害怕了,居然支起身子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杀了我吧。”

    蒙面人有些佩服她的骨气,道:“还不错,比有些死在我手上的男人都强得多。”

    “别假惺惺的了,要杀就杀,你从我嘴里得不到任何想要的信息。”碧青莲宁死不从。

    “真的吗?如果在下告诉你,虽然你一定死,但是你的家族能够继续存活下去呢?”

    “你说什么?”碧青莲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异国的家族,那是她心中的依赖之一,难道此人有了威胁家族的能力,要是自己不说什么不可能,吐蕃国也不算太弱,怎么会放任别人摧毁一个贵族,不可能,于是坚定的说到:“胡说,你以为我会相信。”

    蒙面人扭了扭脖子松松筋骨,充满玩味的口气说道:“我们的人虽然灭不了你们家族,但是杀几个重要的人员还是办得到的,等到他们一死,就是一盘散沙,那时还需要我们动手吗?啊?”

    “卑鄙无耻!”碧青莲愤怒的吼道,对蒙面人没有任何影响。

    “在下不想废话了,直接明说了吧。”蒙面人好像没有时间跟碧青莲废话,不耐烦的问道:“你是不是跟杨旷有了协议?”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碧青莲咬着不放。

    “不见棺材不落泪。”蒙面人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不满鲜血手指,明显是从某人手上砍下的,上面还有一个指环,“看清楚这是什么?别说我没提醒你。”

    碧青莲认出了指环,那是她父亲的指环,独一无二的,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还是对方拿出来的,向来是遭受了他们的袭击,悲愤之下,她哭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闭嘴!”蒙面人生怕引来什么人,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让碧青莲停下了哭喊,又踩上了一脚,柔软的感觉让他有了一些不该有的冲动,强行忍住了那份不该有的想法,恶狠狠的说到:“你要是再敢叫一声,你全族都要死!”

    碧青莲停下哭喊声,被踩在地上不敢动弹。

    “快说,是不是和杨旷有所联系?”

    “有”碧青莲哽咽的说了出来,实在不忍心让自己的家族蒙受迫害,迫不得已吐露出来。

    “哼!我就知道!”蒙面人冷哼了声,“杨旷是怎么说的,他有什么动作吗?”

    “不知道”

    蒙面人加大了脚上的力度,疼的碧青莲低声呻吟着,道:“还跟跟我玩花样,真不把我放在眼里!”

    “没有,真的不知道啊”碧青莲哀求着的说着,杨旷的确没有表明态度,还说要考虑,她真的不知道。

    “再问最后一遍!到底知不知道?”

    “不不知道”说完止不住的哭泣。

    蒙面人松开了脚,料想对方不会是撒谎,追问道:“你总跟他说过话吧,说说,聊了什么?”

    “殿下就说有意登上皇位,其余的都没说。”

    “登上皇位?还挺有野心的。”蒙面人嗤笑着,拿出了一把刀。

    碧青莲清楚的看见了刀面上映出自己的脸庞,知道自己是躲不掉这一劫了,认命的闭上眼睛。

    “有什么遗言吗?”

    碧青莲只字不说,在地上颤抖着,准备面临死亡。

    蒙面人笑了声,手起刀落,血光染遍了地板,溅到了墙上,他收起刀,拿起了碧青莲藏在手中的信封,收回了怀里,望了眼地上的尸体,可惜了一会,便从窗口逃走了。

    “王大人,您看?”

    王逸飞身在艳春楼花魁的闺房中,面色轻松的看着血腥的场面,无视了身旁助手的话。

    “王大人?”

    “嗯?”王逸飞看了对方一眼,道:“干嘛呀?”

    “王大人,典狱司的人来了。”典狱司是刑部的直属部门,负责抓捕犯人的武力派,现在为了封锁现场和预防犯人返回不得不从刑部出来帮忙。

    王逸飞看了看地上的无头女尸,听这边的报案的掌柜说是艳春楼里的花魁碧青莲,从身上的衣裳和首饰能看出,但是头部不知去了哪里,也算是骇人听闻的案件了。

    “让司长进来。”王逸飞说了句,又开始观察地上瘆人的女尸,似乎对这种事有了兴趣。

    典狱司的司长来了,此人有些矮,但是体格健壮,走到了尸体旁,朝着王逸飞道:“很残忍的手法,从伤口来看一定是刀法精湛之人所致。”

    “我看出来了。”王逸飞看向他道:“张鸿宇,我可不是让你来跟我分析案情的。”

    “不是分析案情,喊我来作甚?”被称为张鸿宇的司长似乎与王逸飞相识,也难怪,正是王逸飞接手刑部才提拔的此人,应该是为相知相识的人。不然不会以典狱司的司长来作为他的助手。

    没有相互用敬语的两人相视一眼,王逸飞指着尸体对他说道:“我觉得我们首先考虑的不应该是案情,而是案情背后所涉及的事。”

    张鸿宇一支眉毛上扬问道:“跟你没关系?”

    “真的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王逸飞少有的严肃说到,张鸿宇了然的点了点头,道:“看来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了,你要小心了,他们可能先会怀疑你。”

    “随他们去吧,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那刑部怎么办?好不容易能放开手脚难道还要重新回到畏首畏尾的时间。”张鸿宇不满意王逸飞的说法。

    王逸飞重新露出笑脸,道:“放心,既然出了事情,就需要我们处理,别忘了我们是刑部,这才是我们的本职。”

    “不用你提醒。”张鸿宇冷淡的回道。

    “你刚才也说是刀法精湛之人所做,那么你怀疑是洛阳局中人所做?”

    “应该是,他们有很大的嫌疑,”张鸿宇认真的说到:“昨日杨旷与崔云逸都出现在这里,他们代表的立场不用我明说了,看尸体应该是夜里发生的事,他们离开的晚上就出了这种事,不是太巧了吗?”

    王逸飞不知道又从哪里拿出一个苹果,啪叽啪叽啃了起来,惹得张鸿宇一阵反感,王逸飞边吃边说:“不好意思,不吃苹果我紧张。你说的有道理,他们肯定跑不了关系,但是一个不问世事的花魁都要下手抹杀,背后的原因一定很有意思。”

    “还会很危险。”张鸿宇提醒了一句。

    “危险?难道我们安全过?”王逸飞反问了一句,“自从你我进了刑部,就不会有一日安全的日子,危险无处不在,还怕更多危险吗?”

    张鸿宇见不得对方嬉皮笑脸的样子,转过头冷冷的说到:“洛阳的水太深,你上次自己不也说老太傅和杨旷都是不俗之辈吗?”

    “是我说的,但我没说一定要激怒他们啊?洛阳的水能有多深,只不过是他们的修饰布局而已,其实一眼就能看到底,需要的,只是那份胆量。”

    “这就是你发疯的理由?”

    “什么发疯,乱说。”王逸飞大口啃着苹果,咀嚼后咽下去道:“我从来都是清醒的,他们才是昏昏欲睡的群体。”

    张鸿宇懒得跟他贫嘴,直接问道:“这案子怎么查?”

    “暂时不查。”

    “你说什么?不查,刚才说的刑部本职呢?”

    王逸飞示意张鸿宇不要激动,道:“我们刑部才刚刚崛起,没有足够的实力,为什么不让那些关注案件的人替我们先去查,咱们再用条件跟他们换。”

    “你是说借崔氏集团或者杨旷的手去帮我们查?”张鸿宇立刻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

    “正是如此,无论他们是不是幕后凶手,都会关注的,我们坐享其成岂不很好。”王逸飞打着小算盘道。

    张鸿宇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行,该查的还是要查的,我亲自去查。”

    “嘿嘿,就知道你要这么说。”王逸飞一副早有预料的拍拍张鸿宇的肩膀,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喊你来了吧。”

    张鸿宇恍然大悟,这家伙精明着呢,难怪要自己带人过来,敢情自己成了他的帮手了,于是问道:“那么你呢?刑部尚书大人?继续吃苹果不管不问?”

    王逸飞迅速的啃完了苹果,丢掉了核道:“怎么会,我好歹也是尚书,必须要干事的。”

    “敢问尚书要办什么事?”张鸿宇就想看看这孙子到底想的什么心思。

    “去探探他们的风。”

    “两边都要探?”张鸿宇猜到了问着。

    “当然。”王逸飞老成的说到:“崔氏集团肯定最快,老太傅那个老狐狸肯定也坐不住了,崔云逸去过艳春楼,自然会被理所应当的盯上,他应该不会冷眼旁观,以他的精明若是不出手,就知道我该出手了。”

    “你想的真够详细的,那么杨旷那边呢?”

    “他会坐得住,我知道他一定会的。”王逸飞提到这位皇子,有些许赞赏,道:“他的心性很能耐得住风浪,别说是牵扯上命案,我看就算牵扯上谋反的罪名,他一样坐得住,不为什么,他就是会。”

    张鸿宇皱眉道:“这位殿下真的这么厉害?”

    “千真万确,你见过他你就会知道了,那股子阴冷的气质,我都有些害怕。”王逸飞不为自己的害怕找借口,反而很舒坦的笑着讲出来。

    “你对杨旷和杨毅怎么看?”张鸿宇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王逸飞想了想,道:“杨旷比杨毅强的多,谁都知道,如果我来选主子,搞不好会选杨毅。”

    “为什么?”

    “因为选杨旷做主子,才是最危险的选择,比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一切危险都要危险。你明白吗?”王逸飞看着张鸿宇一字一句的说到。

    “不明白。”张鸿宇道:“闲谈到此为止吧,我还要去问问掌柜具体的情况,你这位刑部尚书也要去忙吧。”

    “是啊。”王逸飞提了提腰带,道:“我已经等不及看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也等不及去欣赏案件背后的种种了。”

    张鸿宇嗤之以鼻,说了句:“疯子。”

    “你说什么?刑部封锁了艳春楼?”杨旷不敢置信的确认着亥猪传来的情报。

    “听说是花魁死了。”亥猪满头大汗的回答道。

    杨旷有些惊讶,昨日才见的花魁,还正在调查她的家族背景,没想到今日就死了,太巧了吧。她的背后一定有更多的因素,需要更大的调查力度,马上下令道:“马上叫子鼠去调查,能出动多少力量就出动多少力量,用什么办法我不管,一定要拿到碧青莲最详细的资料。”

    “遵命。”亥猪赶紧跑去传命了。

    “师兄怎么了啊?”张止嫣昨夜在野火的一个据点歇息的,刚醒就听到杨旷在说话,疑惑的问道 。

    杨旷回答道:“还记得昨天遇到的花魁吗?她死在艳春楼了。”

    “啊?”张止嫣的困意立马全无,惊讶的追问道:“怎么回事啊?昨天还好好的。”

    “我也不知道,正在叫人去查。”杨旷没有再小师妹的面前板着脸色,平静的回答着。

    张止嫣知道发生了一件大事,于是关心的问道:“师兄会不会受牵连,要不要我帮忙?”

    杨旷出奇的没有拒绝,打趣的说到:“好啊,出了事你可别怪我不救你啊。”

    “哎呀,都什么时候你还开玩笑。”张止嫣娇嗔道,“算了,本来想从今天开始整整你的,既然你有事要处理就暂时放过你吧。”

    “止嫣真体贴。”杨旷欣慰的夸了她一句,摸了摸她的头,道:“放心,在洛阳师兄还是能保护你的,没有任何人能够牵连到你。”

    张止嫣也学着杨旷摸了摸对方的头,道:“你也放心,有我在,有人敢来害你,我就毒死他。”

    “哈哈哈哈,看来止嫣能保护我了。”杨旷会心的大笑着,刚才的烦恼早就烟消云散,小师妹的到来确实给他沉重的负担减轻了不少。

    “师兄,说吧,你要怎么做啊?”张止嫣跃跃欲试。

    杨旷的手还在抚摸着她的头,温柔的说着:“我会慢慢的去查的,背后的事情只要是在洛阳,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师兄说的谁啊?”

    “辰龙。”杨旷又要动用那尊煞神了。

    张止嫣不认识辰龙,疑惑的问道:“他有这么厉害吗?”

    “有,而且很厉害,是我不可缺少的助手。”杨旷眯着眼睛望着天空,似乎是准备认真的对待这件命案了,锁定的不是杀死花魁的凶手,而是潜藏在背后不可见人的原因,那份原因,一定对日后的计划至关重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