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花魁求见
    灯火通明的高处,首先出现了许多的婢女,她们各个手捧鲜花洒向下面,顿时整个艳春楼飘舞着花雨,把里面装饰出一种独有的浪漫气氛,为之后出场的那位女子做着完美的铺垫。

    鼓乐声奏响,异域风情的声色新鲜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从音乐中传来的媚意,瞪着一双双大大小小的眼睛等待着。

    大号的帘幕被掀开,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抹青红相间,衣裳都与众不同,接下来终于见到了魂牵梦绕的花魁——碧青莲。

    脸上没有特意的使用浓妆艳抹来粉饰自己,仅仅是眼妆凸显的眼神就让台下一众男人忍不住惊呼起来,摄人心魄的魔力,没有夸张,确实是生了双媚眼,看的众人无法自拔,就连莫邪和张止嫣都有些为之动容,世上怎么会有眼神如此具有吸引力的女子。

    白皙的皮肤加上细腻妩媚的五官,凸显出来的美色绝对是称得上洛阳第一美女,由此可见孙祥在碧青莲身上下的血本完全物有所值,甚至是赚了天大的便宜。

    身体的线条前凸后翘,没有任何多余的地方,隐隐若现的美腿,还有颈部以下露出的一片白花花的肉色,想必世上任何男子都无法抵抗这种诱惑。

    而那种诱惑,在碧青莲全身上下得以尽情释放,她不是那种典雅的美丽,然是骨子里拥有的媚意,试问男人可以抵挡清丽的女子,还能抵挡一个狐狸的诱惑吗?答案是不可能,即便是心里素质强大的杨旷,心跳都在加快,若非他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静,恐怕也不禁叫了出来。

    实在是太过惊艳。

    那位花魁,在鼓乐和漫天飞舞的花瓣下,含情脉脉的扫视了台下,轻轻的踏出一步,完全从帘布后走了出来,在所有人的狂热目光下站在了最受瞩目的地方。

    她伸出了一只手,便是一种要起舞的姿势,腰间的弯曲和身体的偏向证明了这个观点,那双拥有魔力的眼睛不离台下,不加掩饰的在台上献上了一曲异域风情的舞蹈。

    一分一秒的动作下,时时刻刻牵动着众人的心,仿佛要享尽世上所有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裙下。

    “太美了。”王昭荣沉迷在花魁的舞姿下,情不自禁的赞叹着,想着能一睹此女的芳泽不枉自己大老远跑这一趟。

    莫邪也有点被惊住了,失神道:“的确美丽,我从没见过这种气质的女人。”

    “真的好漂亮。”张止嫣接着后面提了句,表示着她也对碧青莲的妖艳真心的欣赏。

    吐蕃族的异域女子,带给了洛阳一股不一样的风情。

    舞姿浑然天成,没有一丝不对的地方,碧青莲跳的很好,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在视线中不断向周围抛着媚眼。

    “殿下,我说的吧,这女子国色天香,没的说啊。”王昭荣吹嘘起自己的眼光不俗。

    “嗯嗯,还不错。”

    “什么叫还不错。”王昭荣一下子就被惹毛了,不惜移开在花魁碧青莲艳丽的舞姿上转向了杨旷,道:“殿下难道见过比这女子还要美的嘛?”

    杨旷想了想,道:“没有。”

    “那殿下您还说不错,明明是惊为天人啊。”

    “好了好了,收起你那套吧。”杨旷真是怕了他了,就烦这家伙在女人的问题上刨根问底。

    “师兄,真的不错,花魁好美啊。”张止嫣晃着杨旷的手臂,兴奋的叫着。

    杨旷看张止嫣说了句,便反手摸了摸她的头,道:“小师妹你不是女的吗?还在乎别人美不美?”

    “当然啦,美就是美,谁说女子就不能欣赏女子的啊。”

    “行行行。”杨旷拗不过她,张止嫣那认真的样子令他哭笑不得,道:“你好好欣赏,别被勾走了魂。”

    “戚~”张止嫣双手叉腰的说道:“你以为像你们男人一样好色啊,别把我跟你们混为一谈。”

    杨旷无话可说,朝王昭荣使了个眼色,继续欣赏花魁的舞姿,不敢跟小师妹继续争论这些问题。

    一曲舞蹈便落幕而下,花魁委婉的行了一礼,惹得众人欢呼叫好,打赏的钱财数不胜数。

    杨旷不能免俗,毕竟这是规矩,便拿出一个珠子丢了下去,别小看这枚珠子,可是价值不菲的装饰品。

    叫好声如雷贯耳,全场爆发出男人们的欢呼,花魁的影响力可见不凡,如此多的达官贵族,或许连皇帝的面子都有可能不给,却在一位女子的面前如此失态的追捧。

    打赏的钱财堆积无数,想必这回艳春楼是赚翻了。

    然而演出结束了,花魁就要离场,仅仅只是被允许今日献上一舞,便要退场,那些意犹未尽的男人看着花魁消失在视线中,惋惜疯狂的哀叫着。

    “走了?”莫邪诧异的问道,在看到花魁不见后气氛的说到:“这也太够意思了,就让我看了一会会,艳春楼这么抠门的嘛?”

    “给我们看都算不错的了,换成平时不知道要砸多少钱啊。”王昭荣心满意足的感慨了一句,今日的目的已经达成,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见到了她就没有遗憾。

    杨旷作势要带他们离开这里,既然花魁见过了,后面也不会有什么节目,早点走免得在这里无聊。

    众人没有意见,张止嫣也没有反对,她也是冲着花魁来的,虽然是作为一个女性,但找不出奇怪的地方,也没人说什么。

    “请武成王殿下留步——”高台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说的就是杨旷他们,杨旷听后止步,皱眉看向说话的位置。

    他在进来时说了自己的身份,也难怪会被艳春楼的人知晓,不过自己向来与这些商人毫无瓜葛,怎么会突然对自己说出留步这样的话,抱着疑问等待着后文。

    “武成王殿下,花魁邀请您进闺房一叙,不知殿下可否赏脸?”声音的源头是艳春楼的掌柜,他不是老板,只是替第一富商孙祥代为管理罢了。

    杨旷更加不解了,警惕心下意识的提起,来到高台上露脸问道:“为何是本王?”

    外面的众位达官贵族一听是那位当今陛下最为宠爱的皇子亲王,还是从北境战场上打败了北唐猛虎龚起凯旋归来的那位武成王,顿时把注意力放到了露脸的杨旷身上,纷纷面面相觑,嘈杂声四起。一方面是因为武成王的威望和影响力,更深的是作为亲王怎么会出现在这种花柳之地,一时间各种猜测不断,还有些在朝为官的人低下头四处躲藏,生怕被杨旷发现导致印象不好,得罪了这位头上的官帽可就真的不保了。

    掌柜的看见了杨旷,马上带着艳春楼所有人跪下行礼道:“参见武成王殿下!”

    客人们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份连忙接连跪下喊道:“参见武成王殿下!”

    “不用拘礼,都起来吧。”

    “谢殿下!”众人都兢兢战战的起身。掌柜的嬉皮笑脸的说到:“回禀殿下,小民也不知道,是花魁姑娘得知殿下造访,便对我们提出想要见殿下一面的请求,不知殿下可否赏光?”

    花魁主动提出?!多少年了,这种情况从未发生,以前也不是没有皇族中的人来,虽然都不及武成王的亲王地位,但怎么说也算是皇亲贵胄,砸了无数的钱财,仅仅是因为花魁不喜欢,便一言拒绝,花再多的钱也无用。为何武成王一到花魁就主动邀请,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莫非是贪恋权势?不像啊,要是碧青莲贪慕权贵,早就被别人赎走了。难道会是仰慕英雄的女子?武成王北境一战成名,天下都在那日得知了龚起被打败的惊天消息,而武成王杨旷这个名字带来的影响与之前洛阳浪荡皇子的名号完全不同了。

    众人抱着羡慕而又不敢嫉妒的心情幽怨着看着杨旷,想看看这位亲王到底会是接不接受?

    “不好意思,本王没兴趣。”杨旷果断的拒绝了,没有这种好事,他也不会因为对方的姿色乱了心智,色令智昏,这种低级错误不会在他身上犯,所以心中没有丝毫惊澜,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准备离开。

    王昭荣也在惊愕的人中,为什么要拒绝,知道他不感兴趣,但没想到不给面子到这种程度,人家女子都主动提出要与你见面,你倒好,直接拒绝就算了,还说不感兴趣,不是明显的瞧不起人家吗?多伤人家心啊。可是他没有劝,杨旷的性子多年一向如此,劝是没有用的,因此不会冒着触他霉头的风险去多舌的、

    “师兄,你为什么不去啊?”张止嫣很不理解他的行为,“人家一片好意,说不定还是欣赏你的。”

    莫邪当时就不高兴了,哼了一声道:“你懂什么?杨旷从来不喜欢那些胭脂俗粉,为什么要去啊。”

    “花魁是胭脂俗粉?你才是吧。”张止嫣不客气的回了句,气的莫邪又要发作。

    杨旷咳嗽一声,道:“这与容貌没有关系,我不喜欢的是多余的麻烦,跟其他原因无关。”

    “好好好。”张止嫣没有强求,摊了摊手。

    那边又有了声音,这回不是掌柜的了,掌柜正在发呆中,没有想到杨旷会干脆的拒绝,说话的竟然是从帘布中折返的花魁碧青莲,慌张的样子使人更加生出怜爱的感觉,跑出来后对着杨旷那边喊道:“殿下留步,贱婢自知不配与殿下一叙,但是贱婢有殿下感兴趣的地方,恳请殿下留步啊。”

    美人乞怜的样子让所有人都有了愤怒的心情,要不是因为杨旷是亲王,说不定现在都有人上去揍他了。

    杨旷和亥猪对视一眼,亥猪的一副不知道的样子,杨旷才转向不顾仪表的花魁,眉头皱的更紧了,是在考虑是什么事情能让她觉得可以引起自己的兴趣。

    应该不会是男女之事,她不可能风流到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话,但是一介风尘女子,不过是每日坐在闺房中精心打扮学习舞艺,跟自己感兴趣搭不上任何关系。但若是有什么呢?万一她有一些情报想告诉自己,错过岂不是得不偿失。于是叹了口气,道:“好,本王就来听听你有什么事情。丑话说前面,要是你敢愚弄本王,必死无疑。”不忘给了对方一个**裸的威胁,让客人们都生出了寒意,这亲王,不会是个木头吧?

    杨旷答应了下来,对亥猪吩咐道:“你把止嫣和莫邪带回咱们的据点,不要轻易出来。”

    “属下遵命。”

    “昭荣,你自己小心,我去听听她到底有什么要事。”

    王昭荣知道是在担心他的安危,拍了怕胸脯道:“殿下放心的去吧,我等不及要走,免得看到殿下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情景。”

    “嘴贫。”杨旷笑骂了一句,独身下楼前往花魁的闺房。

    四人也各自散去。

    “做的不错,都比宫里一些屋子好了。”杨旷进了花魁的闺房,四处观望了番说道。

    花魁碧青莲在一旁站着,道:“请殿下坐。”

    “好啊。”杨旷不客气的到了床边上坐下,道:“要说什么你就说吧,本王等着听呢。”

    碧青莲微微施了一礼,道:“殿下稍安勿躁,贱婢想先问殿下一个问题,不知可否。”

    “可行。”杨旷抬手示意直说。

    “殿下可有登上皇位的心思?”

    杨旷猛地皱眉,脸色黑了下来,花魁见得不到回复,抬头看了眼杨旷,发现说的话题太敏感赶紧低下头惶恐道:“贱婢问的过了,还望殿下恕罪。”

    “此罪不可恕。”杨旷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严肃低声道:“你要是再说不出点所以然,本王唯一可以像你保证的只有你的死亡。”

    碧青莲吓得跪下来,颤抖的说到:“贱婢自知有罪,可是殿下不回答贱婢的问题,贱婢就无法说出殿下想要的答案。”

    非要他答吗?杨旷心中疑虑四起,再三考虑没有关系后,才勉强说到:“本王若是有那个意愿呢。”

    碧青莲身体明显的抽动了一下,激动的抬头道:“殿下果真是有雄心,这样贱婢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不要再废话了,快些说吧,本王没有闲情雅致在你这浪费多余的时间。”再美的绝色在杨旷面前都无法破开他冷漠的内心,没有任何体谅和宽容,唯有肃杀的语气。

    “殿下知道贱婢的身份吗?”碧青莲期待着说着。

    “不知。”

    “贱婢原是吐蕃国的一位贵族,因为姿色才被选中敬献给邻邦的西蜀,换取长久的和平。”

    “这本王听人说过,后来的事我也知道,不过你接下来的重点应该是贵族的身份吧?”杨旷洞察到了对方的心思,问道。

    碧青莲颔首道:“正如殿下所说,贱婢家族算是吐蕃国比肩王室的贵族,在贱婢流落到艳春楼时还与家族有过联系,而传来的消息中,有一条什么不幸。”

    “本王猜是西蜀有动作了?”杨旷再次读取到了正确的信息。

    “殿下之敏锐果然不俗,没错,自从贱婢没有到达西蜀后,西蜀便借此发难,常年对吐蕃国骚扰,情况越来越严峻。”碧青莲说着,甚至留下了眼泪,“当时贱婢为了生存便将自己卖给了富商孙祥,已经不能再去西蜀了,可是奴婢仍然对吐蕃有着依赖,不想就此覆灭,若是殿下登位后可以代表商国对西蜀施压停止他们对吐蕃的敌意,贱婢可以在殿下登位前为殿下增加一些力量。”

    投资吗?用自己以后的地位来换取眼前的帮助,杨旷不觉得亏,倒是奇怪这个风尘女子怎么会对洛阳的情况有些了解,先试探的问道:“你能给本王什么援助?”

    “贱婢家族的所有支持,力所能及。”碧青莲眸子里亮出了一丝坚毅,这是她能开出最大的筹码了。

    杨旷目前能否成功登上皇位都是不定数,就要获得一整个异国大族的鼎力支持,下了血本来赌博吗?还是说自己现在看来胜算很大,让他们不得不出此下策。

    “本王需要时间考虑。”杨旷没有马上给出答复。

    “贱婢的家族真的有实力帮助殿下,请殿下一定要好好考虑,贱婢是不会欺骗殿下的。”碧青莲以为是推辞,慌忙的追加着解释。

    “不是本王看不上,而是需要做考虑,你凭什么让本王相信?”

    “贱婢可以拿生命”

    “不需要。”杨旷冷漠的打断了她,道:“你的命算什么,一条命又能做出什么保证,本王说了,考虑好会给你答复,不要纠缠不清。”

    “是”碧青莲瘫软在地上,楚楚可怜的样子在杨旷眼里没有作用。

    杨旷起身欲离开,道:“本王若是有意,便会在不久之后再来找你,快的很,三天不到,本王需要好好调查你和你的家族,如果所言属实且底细清楚,本王是不会拒绝你的好意的。”

    “那么殿下到时候也能答应日后对西蜀施压吗?”

    “再等等吧,容本王想想。”杨旷离开在艳春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