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小师妹张止嫣
    又是一日清晨,杨旷早早的醒了,在城门外的大道上带着亥猪莫邪两人在路边的亭子里做着。

    昨日的高手对决杨旷虽然没有亲自前去观看,但光是听寅虎口述都有点余悸,可想而知十大高手是有多么的强大,令人望而生畏。

    霸僧战胜了阴阳棍,但是坤沙的实力也足以抗衡霸僧,意味着阴阳棍可以在高手榜上再进名额,至于进多少,那就不是他们能知道的了,谁知道别的高手有没有在修炼中悟出什么新的绝招,一时的灵感就能提升一个境界的存在,在杨旷看来无从考据,却是深信不疑。

    “昨晚你说王逸飞先是救走了濒死的坤沙,暮蝉后来又被巡防营救走,是吗?”杨旷摸着下巴问道。

    亥猪想了想,昨晚他没有出多大力,说白了就是怕死,但情节知晓的一清二楚,便回答道:“的确如此,谁都没料到会半路杀出刑部的人,错失了抹杀暮蝉的大好时机,望主子惩罚属下们。”

    “不用了,又不是你们的错,再说又不是我的意思,是暗香阁提出来的嘛。”杨旷毫不在意昨晚的失利,暗香阁发出联手抹杀霸僧的建议时他就没报太大的希望,天下第二的高手岂会是那么说杀就杀的?即便有了足够的机会,他也不相信老太傅和崔氏能够不做任何防范就让暮蝉赴战,怎么考虑都不会成功。而暗香阁的心思猜不准,说不定那个从不露脸的阁主也没抱希望,肯定有他自己的打算。于是他说道:“昨天墨羽做的很好,如果不是他强烈要求撤退,你们都完了。”

    “主子说的是。”亥猪低头惭愧的说着。

    莫邪问道:“为什么不撤退就完了啊?先杀了霸僧又不是撤不了了。”

    亥猪一脸轻蔑的看着脑袋不好使的姑娘,杨旷也做解释道:“撤当然能撤,那也仅仅是在巡防营的手上撤走,如果还有崔氏集团的人在呢?走得掉吗?”

    “明知道有崔氏的人你们还要杀霸僧?”

    “你懂什么啊?本来如果只有一个崔氏还能试试,后面再加上巡防营,谁能走得掉?没全灭还是撞大运了呢。”亥猪无语的做着解释,实在难以忍受莫邪的愚蠢。

    杨旷点了点头道:“没错,墨羽之所以要你们撤退就是这个原因,你们不杀霸僧就是没撕破脸皮,若是杀了,那就是宣战,刚平息下来的停战协议又会撕毁,对诸多方面都不利。”

    莫邪低下头在一旁歪叽歪几,不服气的样子。

    杨旷没有多做理睬,随意的摸了摸她的头,便转头看向远处,不做声响的注视着前方。

    “你今天一大早来这干嘛的啊?”莫邪见他这样才想起来问了一句。

    “小师妹来了,要我接她。”杨旷轻声回了句。

    “小师妹?”

    一旁的亥猪都闻到了浓烈的醋味,碍于身份不好说话,在一旁拼命的使眼色,奈何两人没有一个把视线放在他身上,努力笨拙的样子着实可怜。

    敏感的词汇,看多了市间的小说的莫邪莫名的联想起小说中的情节,师兄与师妹两小无猜,逐渐相爱,对她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于是慌张的问道:“什么小师妹啊?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过。”

    “是吗?”杨旷记得好像确实没跟莫邪提起过自己的那几位师兄师弟师妹,便说道:“我有两个师兄一个师弟,还有一个小师妹。”

    “就这样?”莫邪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继续追问道。

    “就这样啊,你还想知道什么?”杨旷盯着莫邪奇怪的脸色也疑惑的说到。

    女儿家的心事杨旷还真是毫无经验,无法从女人的脸色上获取她们心中所想,记得竹姨曾经对他说过女儿心不比男人,更难揣摩,他之所以深信不疑是因为他一次都没摸准过竹姨的心思,这才把这句不经意的话奉为金玉良言,殊不知是常识。

    没被看出心意的莫邪气不打一处,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到:“你这个木头,什么都不懂,不就接个师妹吗?用得着大早上的把我叫来陪你吗?”

    杨旷根本不知道莫邪在气些什么,道:“你们不是平时都跟在我身边吗?有什么别的理由吗?”

    “主子,主子。”亥猪在一旁忍不住打断杨旷,说到:“属下觉得没什么好争的,还是先注意一下主子要接的人吧。”打着圆场转移话题,得到了除了平息还有来自莫邪不善的眼神,真是背锅的罪。

    小师妹来了,对于杨旷来说是个大消息,同门的人中也只有小师妹和他玩的最好,当然他不是玩心重的人,他只是感激第一天拜进竹姨门下她对自己的照顾,那份温暖在当时是弥足珍贵的,一个落魄的皇子,没有了锦衣玉食,没有了甲士庇护,纯粹就是个废人,可他在那些日子受到了小师妹无微不至的关怀,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小时候朦胧的依赖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幼稚,但心里却是暖的,每当回想起当时的岁月,心头总是有些甜意,他对这种感觉不认为害羞,真心的感觉从来都不值得去排斥。

    文有四师弟张奕之,武有大师兄龚起、二师兄,也就只有他和小师妹很少好好学习,经常在一起玩,小师妹生性古灵精怪,整人的方法层出不穷,除了竹姨她谁都敢整,久而久之便没人敢和她玩,除了对她抱有好感的自己,想起来当年被整的那么惨,还傻乎乎的跟在小师妹屁股后面,莫名其妙。

    张止嫣,是小师妹的名字,三年来离开空竹宅后仍然记忆犹新,她确是有嫣然的美,出落的水灵。

    就在杨旷回想恍惚的时候,突然路边窜出一个身影袭向了他,速度很快,亥猪都差点没反应过来,等他出手拦截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人已经从他身边一下子过去。

    幸好还有莫邪在,她抽出匕首像一只敏捷的猫一样猛扑过去,刺向了不速之客。杨旷也被惊回了现实,眼前除了一个靠近的人影还多了把莫邪刺出的匕首。

    匕首被来者一把弹开,是用手弹开的,莫邪手中的匕首脱手而出,转眼那人又向莫邪出手,一息之下便用一招擒拿摁倒了莫邪,令她动弹不得。

    亥猪还在凌乱中,杨旷定睛一看,松开了皱起的眉头,道:“小师妹,放手吧,别伤了她。”

    莫邪亥猪双双一惊,居然是杨旷等待的小师妹,出手这么快而迅猛,真的是个女子吗?开玩笑吧,莫邪不敢相信,自己也算是勤练武功的女子了,在短时间被对方轻松制服,还比杨旷小,应该与自己年纪相仿,这么比较一下她的实力完全不够看的。

    “知道啦师兄。”那人露出面容,亥猪看着有种走近画里的错觉,竟有如此漂亮的女子,可以说是个标致的丫头。回过神来马上低下头,不敢多看一眼,说不定是主子的女人。

    杨旷不知道两人的想法,露出欣慰的笑容,说道:“止嫣,妳怎么有空来看我了?”他没有像在别人面前称呼她为小师妹一样,而是亲切的叫着对方的名字。

    张止嫣也兴高采烈的说到:“想你了就来了,你不想我吗?”

    “想,哪能不想啊。”杨旷满面笑容,没看到莫邪还在地上被摁住的狼狈模样,让后者心里极度不平衡。

    把视线放在地上的亥猪看得到,于是小声提醒道:“姑娘,姑娘,你把她放了吧,看着怪难受的。”

    “不好意思,本来想吓吓师兄的,没想到你出来搅局,别怪我啊。”张止嫣迷糊的放开了莫邪笑着说,在对方眼里变成了明显的挑衅,还是那种最无声的挑衅。

    “你你”莫邪揉了揉被方才被摁住发红的肩膀,幽怨的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张止嫣上前一步问道,有点像再度动手的意思,吓得莫邪连退几步,真是又气又怕,洛阳从没人这样对她动过手,谁都没有过,谁让自己又打不过她。

    杨旷挥挥手,道:“她没事,就这个样,从来不喜欢输给别人。”

    “杨旷你”见他没帮自己就算了,还说出这么伤心的话,莫邪当时都快哭出眼泪了,要不是张止嫣在面前让她的自尊心发作,现在都已经泪如雨下了。委屈实在是常人所难承受的苦楚。

    “不说了不说了,今天是开心的日子嘛。”亥猪又跑出来打圆场,反正锅都是他来背,多背一个有没多大问题。

    杨旷这便带着张止嫣进了繁华的洛阳城,亥猪紧跟在后面,莫邪尾随着他们拉开距离,独自一个人在后面生闷气。

    “止嫣,这洛阳城里都是好玩的东西,你想玩什么师兄都带你去。”杨旷难得对一个人如此温暖,看的亥猪不敢相信,平时的杨旷虽然也是平易近人,但也不会放下身段说出这种话,多的是冷漠的神色,在这个小师妹身上却体现着前所未有的宠爱和包容,莫非真的是主子的

    张止嫣在洛阳的繁华下感到很好奇,蹦蹦跳跳的说到:“师兄真好,最近济世堂的事太多了,还帮大师兄筹备了一大批药草,好不容易才有时间来的。”

    “大师兄要你帮他运输药草?运到哪里啊?”杨旷下意识的问着龚起的事情,作为对手之间的习惯。

    “唉,师兄太急了吧,你们最近才打了一场仗,就像从我这掏情报,太不够意思了吧,好歹我也是来玩的。”张止嫣一听就生气了,指责杨旷的不对。

    “哦哦,是我不好。”杨旷笑着掩饰过去,反应太快也不是好事,差点惹得小师妹不开心,不开心的后果就是她不计代价的整人,那才叫可怕。

    “对了对了!”张止嫣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冲冲的问道:“你是怎么打败大师兄的啊,以前比沙盘推演,没人能赢过大师兄那个兵痴,说说看用了什么损招啊”

    亥猪在旁边听的忐忑不已,小姑娘说话这么直的吗?损招这种词语都用上了,主子这么没面子会不会不喜啊。

    下一秒证明亥猪多想了,多想了太多,曾经冷面无情的主子居然破天荒厚脸皮的说到:“是啊是啊,不用损招怎么打得赢那个兵痴啊。”

    主子在心中的高大的形象正在一点一点的崩塌,亥猪甚至感觉到周围有野火暗香阁和崔氏集团的人,三方势力的眼线不要太多,可能都在盯着杨旷的一举一动,看到眼前这般情景,不知道他们会各自怎么想哦。

    “大师兄估计挺憋屈的,竟然栽在你手上,你是不是心里爽的不行啊。”张止嫣毫无顾忌的讨论着北境战事,一点没有担心杨旷生气。

    杨旷当然不会生气,他是开心的回答道:“有肯定有点的,他总归还是要打回来的,以后就不知道能不能搞赢这家伙了。”

    “放心,他杀不了你的,我来救你。”张止嫣大手大脚的捶打着杨旷的胸口,信誓旦旦的说着会保护他。

    “真的假的,那家伙会卖你面子?”

    “哼,他敢!”张止嫣挥了挥拳头道:“他要是不答应,我就让他天天生不如死,最近我们济世堂新发明了一种能让人奇痒无比的药草,找时间用大师兄做做实验。”坏笑的样子也是挺可爱的面貌。

    杨旷哭笑不得,道:“别找大师兄实验了,他那根木头绝对能忍住,臭脾气那么久了你还不知道啊。”

    “也是哦,要不就拿四师兄试试,他可弱着呢,你听我说,上次我还把他胖揍了一顿了,要不是大师兄拉着,我非让他痛不欲生,一辈子不敢再跟我傲了。”张止嫣炫耀着自己的种种“战绩”,骄傲的像个孩子一样无邪。

    “你也别老欺负他,就一个文人,经不住你这么折腾。”杨旷突然同情起四师弟,好像没有对敌过一样为他说着情,小师妹整人的方法他可是最懂的。

    张止嫣嘻嘻的笑着,道:“我其实有分寸的,上次是他自己忘了规矩不投降,最多也就偷偷在他饭里加点料。”所谓的加点料就是说放点让人不舒服的药草,张止嫣精于医术与武术,要趁张奕之不注意的时候放进他的饭里轻而易举,至于后者嘛,多半要痛苦很长一段时间了。

    亥猪一身的冷汗,饭里“投毒”吗?哪里培养出的女魔头,这想法歹毒的不行啊,要是自己再跟着主子四处走动,免不了要遭罪,他转了转眼珠子,灵机一动道:“主子,属下突然想起来有些事,先走了啊。”

    “啊?你什么有事的,不是说今天一身清闲吗?”杨旷疑惑的问道,亥猪又开始着急的寻找理由,张止嫣突然按住杨旷说道:“让他先走吧,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事。”

    “好吧,尽量快点,我还有别的事吩咐你啊。”杨旷勉强放走这个滑头的小子。

    亥猪笑着点头便跑,幸好自己脑子灵活,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聪明啊。

    身后的张止嫣又对杨旷说了句话:“让他走没事,反正刚才一见面我就在他衣服里赛了点好东西。”一边坏笑着。

    “”杨旷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亥猪怎么突然有事了,原来这个精明的家伙是在提防小师妹整人呐,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自求多福吧。虽然不知道好东西具体是什么,反正不会让亥猪好受的。

    只见张止嫣拿出了一根笛子,道:“这是我从天竺那边买来的东西,一听声音就会动,平时乖得很呢。”让后鼓足了劲一吹。

    杨旷没忍心回头看,就听到后面凄厉的惨叫声,亥猪啊,帮不了你了。

    “师兄看啊看啊,他被我的蛇咬了,疼的直叫呢。”

    “蛇?”杨旷大惊失色,不会吧,真的是蛇,还没他问张止嫣就解释道:“放心,不会要他命的,只会让他这几天拉肚子的。”

    “天竺还有这种奇物。”杨旷一边感叹着一边满头大汗的在自己身上摸索着。

    看在眼里的张止嫣眯着眼问道:“怎么,怕我害你啊?”

    “怎么会,我就是找东西。”杨旷怎么敢承认。

    “哼,放心,你都带我来玩了,我怎么会害你啊。”张止嫣别有意味的笑了声,看把杨旷吓到了,才哈哈大笑道:“真没害你,别瞎猜了。”

    “哦哦,哈哈哈,没事就好。”杨旷尴尬的笑着说道,在张止嫣把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的时候继续摸索着自己的身子,一万个不放心。

    两人就在洛阳的街道上逛了起来,看遍市集上各种好玩好看稀奇古怪有趣的东西,有说有笑的走了很久玩了很久,身后还一直跟着个生闷气的莫邪,幽怨的看着他们玩,小声的说道:“什么小师妹,分明就是喜欢她,有什么好的。”

    亥猪和莫邪都在小师妹手上领教了厉害,唯有杨旷侥幸躲了过去,不过日后的时间,就说不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