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出面制止
    “你们还好吗?”老太傅关切的问着崔府上下的人,不忍辉煌的崔府变成如此狼狈之地。

    “晚辈叩谢老太傅相救之恩。”崔文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再抬起头来时额头已有血迹,令人动容。

    老太傅用拐杖碰了碰崔文,道:“老夫最见不得你懦弱的样子了,快起来,别丢人现眼了。”

    崔文站了起来,又作辑道:“幸亏太傅来的及时,不然一大半府中的武者都会被抓去。”

    “不见得如此,他此番搜查是为了老夫而来。”

    崔文大惊,道:“此话怎说?”

    “老夫看着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是冲着老夫来的。”老太傅眯着眼睛神情严肃,“我从未见过那般疯狂炙热的眼神,眼神足以证明他心中所想,这是他无法控制的一点。”

    “如此一来,太傅岂不是身陷险境了。”崔文关心老太傅的安危,问道。

    “疯狂的人必然有为之疯狂的理由,可老夫实在猜不出此人心中所求**,你要小心。”

    “不是晚辈的问题,盯上的是太傅啊。”

    “怕什么,我有暮蝉保护我,还怕他一个小子作甚。”老太傅不以为然的说着。

    崔文道:“对了,今日暮蝉僧人是去见故人去了吧。”

    “嗯,与其说是见面,倒不如说是去对决了。”

    “难道天下十高手有人来洛阳了,我们怎么没有情报。”崔文不敢相信竟然有位高手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潜入洛阳,简直是不可思议。

    老太傅点了点头,道:“暮蝉那天告假后就告诉老夫来龙去脉了。说是天下高手榜前十中的第五阴阳棍坤沙来找他对决。”

    “暮蝉僧人是高手榜第二,打赢坤沙应该不是问题。”

    “老夫也是这么认为,暮蝉向来稳居第二,多少年了,死在他手上的挑战者不都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吗?”老太傅放心的说到,对于暮蝉的实力有把握。

    崔文又问到:“太傅不觉的那王逸飞太过嚣张了吗?此人做下的事情,分明是不把崔氏放在眼里。晚辈也不是心胸狭隘沉不住气,而是想要为日后的格局早做打算,还请太傅帮忙。”

    “局势瞬息万变,洛阳这盘棋已经是过于纷乱,我们、杨旷、暗香阁、还有新起的刑部,四方势力在洛阳不断冲撞,会极大的干扰商国的国力,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争斗的必要了。”老太傅叹气说到。

    崔文道:“大商南北两线开战,国库早就吃紧,情况是外安内乱,经不起内讧了,太傅也是因为想到了这种情况才做出与杨旷休战的决定吧。”

    “唉,谁又能料到横空冒出个刑部,老夫为官一生,头一次见到刑部握着如此大的权力,一朝得宠权倾朝野,那帮墙头草又该左右逢源了,你要适当的去提醒他们,不能产生一边倒的情况。”

    “这个晚辈明白,晚辈觉得刑部会不会脱离皇权的控制,王逸飞不像是当今陛下能够控制住的人物。”

    老太傅停下对着崔文笑道:“你还终于说对了点,王逸飞唯一一点老夫能断定的就是他绝非效忠皇室之人,他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们需要去挖出来吗?”崔文等着吩咐。

    “不用了,他或许正等着我们去自投罗网。”老太傅没有答应去调查关于王逸飞的事,上次杨旷的事他们握足了大量的情报反而被自己的优势迷住了双眼大意失荆州。

    “太傅就这样不管不问了?晚辈不是质疑太傅的决定,而是放任这个疯子在洛阳肆意妄为不会对大商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吗?”崔文还是担心,无论从哪方面的事情开始都无法放手。

    “现在一定要压住自己的冲动,我们可以让杨旷去做出头鸟,相信那位对人心颇有研究的殿下或许能帮我们解答这个困惑。”

    “太傅是说借杨旷之手来了解王逸飞的企图?”

    “差不多,也不尽是如此,放手不管是让他们明白崔氏集团与野火还在休战阶段,情报能不能从他手上得到还是个未知数呢。”老太傅没把握从杨旷那获得情报,相比暗香阁更弱小的野火,情报安全性却异常严谨,可以说崔氏集团很少从野火得到情报,甚至几乎没有。

    武成王府,如今也如同崔府一样被上下翻了个遍,好在这向来是座空府,一个人都没有的府邸自然进出自如搜查迅速,不一会就把王府翻了个底朝天。

    没人猜到刚做出搜查崔府壮举的王逸飞竟然紧接着搜查了洛阳另一位权势滔天的皇子亲王。

    “大人,什么都没有。”

    “嗯,本来就没打算搜,只不过做做样子给别人看,免得别人说本官针对崔府。”王逸飞望着这座荒废的王府,感慨说道。

    “大人,坤沙的事?”

    “让他先好好跟暮蝉打一场,不然他收不住心,就没办法全心全意的为我办事了。”王逸飞笑着说道:“他渴望的是武道极致,根本不在乎我们要做的事,索性先陪他疯狂一把,然后再陪着本官疯狂一把。”

    “恕小的直言,大人您今天太高调了,丝毫没有把洛阳的局面开清楚,小的不是别的意思,只是刑部好不容易有今天,不希望大人大意。”

    “本官当然不会大意,本官清楚的很。”王逸飞笑着看他,道:“当今洛阳,分为两派,分别为杨旷与杨毅的储位之争。而杨旷背后不仅有野火还联合了暗香阁;杨毅则是得到了崔氏集团的鼎力相助。是这样吧。”

    那人目瞪口呆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震惊于王逸飞未曾出仕竟能了解的如此透彻,他真的如外界所说的那般不知情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最喜欢看别人这幅吃惊的样子,因为这能让本官感到很大的乐趣。”王逸飞嬉笑着拍打着对方的肩膀:“他们都认为我是一枚疯狂的棋子,即便是棋子,也是能令下棋者头疼的存在,无论是落子者还是另一边,都会对一枚下错而又碍事的棋子无能为力,毕竟落子无悔。”

    “他们都在暗处等着,等着棋局的变化,而本官在明处,尽着自己的本分,妄想控制棋盘的那些人,都会主动的送到本官的面前,一个都跑不掉。”

    “那么就是说,你要成为最疯狂的棋子咯。”突兀的声音发出,王逸飞咧嘴一笑,回头盯着坐在墙上的来人,礼貌道:“下官见过武成王殿下。”

    杨旷来了,在附近仔细观察着王逸飞的一举一动,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做了出头鸟,也是深思熟虑吧的后果,总有人要出来收拾这个不顾后果的家伙,就算是为了大商也不能放任下去了。父皇的想法他不知道也不会去问,宫里的事敏感太多,不知道敌人是谁的杨旷总有不好的预感,直觉告诉他不要刻意的去追究,需要的只是去处理。

    不管对手有多少考虑,局面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恰恰这是不能容忍的,所以此时此刻,杨旷来到了眼下这位疯子的面前,做着唯一的选择——压制住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