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安抚
    寅虎上身**,提着他的那把沉重的大刀全神贯注的盯着杨旷的一举一动。那把手中的剑不是转轮剑,也是把不错的剑,剑锋冷厉和用剑之人如出一辙。

    “叮当”剑落在地上发车声响,惹得寅虎问道:“主子,怎么了?”

    “不称手,换把刀。”杨旷居然说他用剑不称手,寅虎可是听说了他在宝塔寺干出的事情,一人一剑无人可挡,诛杀卓凌峰,若是剑都不能发挥主子的强大,那么用刀会变成多厉害。

    杨旷在兵器架上挑选着合适的刀,一边问着:“寅虎,为什么心血来潮的想要和我切磋。”

    “洛阳近日和属下交手的高手太多,属下也正是因为如此对自己的武艺有了新的看法,就是想从主子这里有新的认识。”寅虎确实对自己的武功产生了质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作为野火最高战力的他在洛阳必须有清楚的自知之明,于是对杨旷提出切磋的建议。

    一把大小适中的刀被杨旷握在手中来回抚摸,选中了它,道:“那你可要做好准备了,寅虎。”

    两人不再说话。

    杨旷先发制人,一刀从上而落,挥砍而下。寅虎提刀格挡,轻松化解了攻击,迅速横刀侧砍而去,逼退杨旷拉开距离,抡着大刀甩了一圈顺势砍去。

    杨旷灵活的避开,没有转论剑这等神兵利器,做不到上次在宝塔寺那般的惊天壮举,很大程度的削弱了实力,不过在寅虎看来,他的武艺仍然深不可测,不敢放松的紧逼上去。

    “铛——”刺耳的兵器撞击震耳欲聋,杨旷挡住了寅虎的一记重击,人却如同断线的风筝飞出了一大段距离,在地上翻滚着缓冲带来的冲击。

    霸道的刀法,杨旷看出了寅虎的风格,以力量和欺身两个优势发挥重刀的力量,往往能让对手在猛攻之下吃不消。寅虎同样也看出了杨旷的风格,时而柔时而刚,简直有违常法。

    刚柔并济的确很恐怖,可习武之人都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要么纯刚纯柔,要么重刚轻柔重柔轻刚,两边对等永远无法得以大成。

    寅虎击飞杨旷后并没有急于上前追击,拉开距离后的两人完全可以形成一攻一守的形势,但对于武器重大的他来说,打成这种情况无疑是不利的,因此他选择慢慢紧逼,不慌不忙的缩短距离同时封住对方的闪避空间。

    下一刻杨旷手中刀乍然飞出手中,飞舞着砍向寅虎,没料到的寅虎下意识提刀挡开,而杨旷早在扔出刀的同时奔向了寅虎,接着空暇的时间直接来到对方面前。

    寅虎哪里容得近身,又是大幅度的挥砍,杨旷纵身一跃腾于空中,踩着横过来的刀面借力踏着跳到更高处,接住了被挡开后落下的刀,在空中翻滚一圈加大力度砍下。

    好一招,寅虎赞叹着战斗中的策略,他终于明白了,主子的武力不高,但永远能灵活的配合策略使人措手不及,两者相应结合才是其中所蕴含的威力,想到这里心里便舒服下来,笑着左腿发力,弹开自己的身子躲过了一招从天而降的刀。

    一招落空杨旷及时收刀平稳落地,立足未稳,寅虎便又是侧砍一刀,格挡之下第二次被重重的击飞出去。

    看着在地上翻滚的主子,寅虎又喜又怕,喜的是自己还不算弱,怕的是把主子打成这样,会不会被记恨。

    虎口麻麻的,还裂出了几道口子,杨旷无奈的笑道:“没了转轮剑,真的弱了不少。”

    “主子谦虚了,属下觉得主子的实力不在我之下。”

    “真是如此?”

    “千真万确。”

    “那就再接几招!”杨旷好久没打得这么酣畅了,对武艺并不是太看重的他仅仅是隔好几天才会温故所学武功,若是持续练下去不会太差,虽然在空竹宅他算不上天赋异禀,但比起常人要高出不少,加上竹姨的耐心教导,假以时日勤加学习,也会列入个什么高手之一吧。

    两人交战十招后,都是大汗淋漓,杨旷依旧处于被压制的处境,大刀范围抑制了他想要正面对抗的想法,劣势之下,刚的作用完全作废,柔也只能随寅虎的力度去迎合,胜负可能快要分晓。

    越是这种定胜负之前的紧张时刻,寅虎更不会乱了阵脚,还是谨慎的采取步步紧逼的战略为最后的一击确保万无一失。

    杨旷等不到寅虎的冲动,无奈之下奋起搏一把,一手扶住地面一手拎着刀用双腿蹬向寅虎的下盘,却真的赌对了一把踢退了他一步,起身挥刀划向他的咽喉,做着最后的反扑。

    紧张关头,寅虎大叫不好,庞大的刀具令他抽不开双手,下盘失去重心后勉强借着马步不倒下去,可是咽喉已经暴露在杨旷面前,下一秒刀就会顶住脖子,没时间作反应了。

    可是,杨旷的动作却迟疑的一瞬,寅虎马上抓住机会松开握着大刀的双手,腾出来的两只手一只用力捏住袭来的刀锋,一只砸向了杨旷的太阳穴,明白轻重的他稳稳的停在太阳穴一点点的距离。

    “你赢了。”杨旷大方的认输道,松开手退后一步站起。

    寅虎惶恐的收起双手,刀落在地上,跪下说到:“冒犯主子了。”

    “没事,切磋就该全力以赴,我不是那么输不起的人。”

    “主子太谦虚了,方才那一招足以胜利,只是主子怕伤了属下,才迟疑了,不然属下必输无疑。”寅虎清楚方才一刻发生了什么,坦诚道。

    杨旷擦了擦额头的汗,笑着说:“又不是生死搏斗,取你性命作甚,没事,起来吧。”

    寅虎这才起身,拿起大刀和杨旷的刀,前去放回兵器架上。

    杨旷的汗湿了背后的衣衫,调节着呼吸到椅子上坐着,道:“还真有点可惜,不过要是为了赢一把伤了我最得力的手下,那才叫得不偿失啊。”

    “属下惭愧,当不起主子的夸赞。”寅虎感动道,他认为自己并没有为主子立下过太大的功劳,远远比不上辰龙亥猪那两个为杨旷出谋划策的谋士。

    杨旷一眼看出这不是谦虚而是自责,道:“寅虎,不要妄自菲薄,野火的每个人,不管是干部还是底层,都是我不可缺少的助力。野火成立之初我就说过,功劳分大小,但不分人。”

    “属下明白了,可是属下还是不服气。”

    “为何不服?”

    “属下不服辰龙。”寅虎直白的讲出了心中所想。

    杨旷头疼起来,也是,谁能服辰龙啊,从不轻易出现,还处处立下大功,野火干部都不会清楚他所想,更有种被排在局外的感觉,万般理由似乎都无法填补其他干部内心的隔阂。

    思索了一番,杨旷宽慰道:“辰龙是个很特殊的存在,今日我便跟你提一句,而且只有你我可知,万不可泄露出去。”

    神秘的委以重任,让不甘心的寅虎有了被看重的感觉,立马振奋的说到:“主子放心,一个字泄露出去就杀了我。”

    “其实辰龙不算是我的下属,更像是一个盟友,名义上归属野火,但他的人力甚至比野火的两倍都多,我这么说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真切切的实话。”杨旷道出了事实,事到如今再完美的说辞都黯然失色,唯有实话才能打动手下的心。

    寅虎愣了下,道:“原来如此,主子的话属下信,心里舒服多了,以后不会再让主子难办了。”

    “知道就好。”杨旷舒了口气道,“还有,其他干部多少也有点不服,你尽量去开导他们,不要引起内讧。”

    “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