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刑部易主
    半月过去,大商又到了朝会的日子,这回是平常的朝会,也就是朝臣们汇报各自的工作与谏言,以及皇帝的批准与实施新的政策。

    这一次武成王杨旷照常缺席,也只有封赏这种大活动他才肯过来凑凑热闹,其他无关的事情他一向漠不关心,所有人也不怎么细想。老王爷老太傅也同样没来,只有杨毅一人在中间孤零零的站着。

    “陛下到——”一样是谢量海先出来通报,朝臣们齐刷刷跪在殿上,道:“参见陛下——”

    “众卿平身!”商帝气色稍有恢复,略带笑颜道:“朝会开始。”宣告了朝会的正式开始。

    六部都在火急火燎的汇报着最近崔氏新推出的变法革新实施力度,各郡县的成效相继都不错,最近的各项事宜相继太平,其实都亏了崔氏集团与杨旷暂时休战,要是继续争锋相对,哪里这么容易让洛阳平静下来,当然这都是局外人说不清楚的。

    刑部的那个老头子居然当着这次朝会上书提议卸下尚书一职回乡养老,商帝居然也大手一挥同意了,崔文在朝堂上也动了动安插崔氏的人争取到这个重要的刑部尚书位置,不过碍于没有合适的人选,还在做着详细的打算。

    待各部的汇报都结束后,商帝精神抖擞的先开口,没有给其他官员插嘴的机会:“咳咳咳,在百官上奏之前,朕要提前跟众卿说一件事。”

    百官静下来静候。

    “前些日子北境战争结束后有诸多繁杂的琐事,朕忙于处理,忽略了最近洛阳的一些重要之事,今天接着有了空,朕便想好好跟众卿谈谈。”商帝严肃的说着。

    “陛下日理万机,臣等没法替陛下分忧,是臣等的失职,望陛下恕罪。”左丞相李彦请罪道,做着深刻的检讨。

    商帝无所谓的挥挥手,道:“不怨众卿,国家社稷对于朕来说是祖宗留下的重担,朕忙碌些也是对得起列祖列宗,尔等不必多想。”

    “臣等谢陛下体恤。”李彦带着文武百官叩首谢恩。

    “平身吧。”

    “谢陛下。”文武百官重新站起。

    商帝脸上带着丝红润,面带微笑道:“前些日子洛阳发生了许多骇人听闻的事情。”说到这崔文下意识的警惕,前些日子不就是崔氏集团与杨旷集中火力激战的时间段吗?皇帝终于要追究了起来了。

    “首先是武成王回京之日,崔氏长子遭人劫持,后来又出现了不知名的两批队伍在街道上火拼的情况,最后还有半个月前的夜里城内崔府附近起了大火,天上也多了很多烟火。种种迹象,都充分说明了洛阳城内的戒严不完善,作为负责洛阳城内安全的巡防营要负首责。”商帝开始一件一件的拿出来算账,其实每件事他都是知道的,不说就是积攒在一起算总账。

    崔文暗自揪了把心,每件事都跟自己密切相连,陛下若真的追查下去,虽然有办法应对,但是被皇帝盯上的感觉真的不详,老太傅说的没错,在顶点总会引来窥视,他忽略了陛下才是洛阳真正的主人,要不是老太傅及时提点他没忍住,眼下的情况就对他很不利了。

    “好在武成王帮忙救回了崔氏公子,就是这份恩情,你们崔氏都应该好好为自己曾经弹劾旷儿,亏得他还特地去帮你们的忙。”商帝就着话题提到了杨旷之前将崔云逸送回崔府之事,好生敲打着崔文。

    “陛下教训的极是,是臣当时鲁莽无知。”崔文没有办法只好应声附和,想着分明是陛下您的宝贝儿子劫持了云逸好不好,一口郁闷的气自己咽下去,忍住了。

    商帝见崔文如此配合,不由冒出喜悦,好啊,没想到你崔氏也会有吃瘪的一天,特别让朕舒心啊,嘴上却说:“爱卿明白就好,也不用朕做恶人了。”接着又对着文武百官说道:“发生了这种事情,也有朕的疏忽,从今开始洛阳巡防营不受兵部掌管,转交由刑部负责。”

    刑部?!陛下是要追查吗?!

    众人抱着忐忑的心思揣测的去考虑接下来发生的事。

    “刑部尚书今日申请辞去尚书之职,朕又正好有了新的人选。”

    正好,怕是皇帝授意刑部尚书辞职的吧,看来商帝是真的打算亲自派人去追查这件事了,至于人选,只要不是武成王的人就行。崔文如是想到。

    “来人,宣王逸飞上殿。”

    王逸飞是谁,没听过,最近新起的新秀?崔文没有印象,众人也同样摸不着头绪。想来也是,皇帝断不会启用他们很熟悉的人,此人来历不明,需要防范。

    太监带上了那人,在殿外道:“王逸飞带到——”

    “宣——”商帝饶有兴致的观望着百官的反应。

    两排官员都看向那边,杨毅也移去视线,注视着迎面而来的那个男人,此人脸上带着胡渣,年纪不过三十,意气风发的大步走来。

    崔文感觉似曾相识,又想不出在哪里见过此人。

    李彦一眼认出了此人,道:“你不是洛阳新起王家分支里的那个分族长吗?”

    王家,说的不是老太傅那个王家,而是王昭荣所在新起的家主,分支不属于嫡系,但能当上分支的家主肯定不是俗人。

    “臣王逸飞,参见陛下!”王逸飞行叩首之礼。

    “平身。”商帝很高心看到这个人,赶紧喊他起来,道:“此人便是朕钦定的信任刑部尚书。”

    “什么?”众人一阵称奇,还以为陛下会选什么什么人来担任刑部尚书,都没料到会是一个名气不大的分支家主。

    崔文觉得此人来历不明,有种莫名的威胁感,上前道:“陛下,臣本不应该怀疑陛下的判断,可这位王逸飞没有任何功勋,丝毫没有威望,让他担任刑部的职责,恐难以服众。”

    商帝笑了声道:“爱卿所言有理,但朕不是看重他的身份名气,而是在于他的能力,朕相信他一定能处理好近几日洛阳发生的几件大事。”

    “臣——”

    “不必多言,爱卿难道有难言之隐,还是说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商帝如同报复一般对崔文半威胁道,像极了半月前的那场朝会中崔文率文官向商帝施压。

    崔文无话可说,他不是不想说,而是再说一句又要引起皇帝震怒,好不容易退下话题中心的崔氏又会重新面临危险,没办法忍下了这口气。

    王逸飞没有为崔文的针对生气,反倒笑眯眯的朝崔文招了招手,道:“右丞相大人有疑惑正常,既然我接受了刑部,就不会让您公子被劫持一事沉入水底,本官一定会秉公处理,查出来的。”

    好一个家伙,果然来者不善。崔文想起方才的不详之感,暗道判断没有失误,此人必是冲着他们来的。

    “王爱卿自今日起便是刑部的主人,刑部所有人都要唯他马首是瞻,明白了吗?”

    “遵旨。”

    “朕乏了,退朝!”商帝懒散的离开了朝堂,留下凌乱的文武百官。

    杨毅待商帝离开,走近王逸飞道:“这位王大人,本王想问问你具体是什么查法。”

    “不好意思,殿下,本官只奉陛下之命,是陛下的直属部门,您无权过问。”王逸飞不客气的回了句,无视周围百官敌意的眼神,把杨毅的不悦当做浮云,继续说道:“任何人都没有权力过问,并不是针对某个人。”

    崔文上前,友好的作辑道:“王大人,刑部的活可不轻松,需不需要崔氏的帮助。”

    “崔大人是想拉我结党吗?”

    “你”崔文被噎住,对方丝毫不给面子,这家伙看来是个彻头彻尾的孤臣,不受任何妥协,难怪陛下会选择此人担任刑部,看来是要把刑部的职权纳入皇权之中。

    “算了,借着今日本官就告诉诸位,刑部不接受任何拉拢和威胁,刑部只会是明察秋毫的刑部,永远不会成为任何组织的一部分,从此刻开始,洛阳任何不法之事,只要本官在刑部一日,就不可能视而不见!”王逸飞站在中央宣示着自己的立场,张狂无比。

    左丞相李彦也过来道:“你可知你现在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吗?就算你要做忠臣,也不该如此张扬。”

    王逸飞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轻佻的说道:“本官直属于陛下,自然要跟尔等划清界限,免得有奸邪小人趁机兴风作浪。”

    不给任何人面子,永远是皇帝的力量,商帝是在借着刑部向整个官场宣示皇权的力量吗?崔文怀着不安的心,表面上故作镇定的说到:“王大人如此极端,本官也不好多说,你自求多福吧。”

    “崔大人先关心自己吧,刑部的第一个目标是你哦。”

    崔文惊了一惊,挥袖离开。

    王逸飞狡黠的笑着,诡异的让众人直冒冷汗,日后应该不会太平了。

    不好对付的家伙,不怕强者,只怕疯子,何况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疯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