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寺中杀人剑,一战转乾坤
    亥猪引开了五人,正在逃窜的同时,后面的五人也穷追不舍,他突然停下,面向着五人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这一下还真把那些人给愣住了。

    “诸位大哥,能不能卖在下一个面子,我也不跑,你们也别回去,动手不好啊。”等了半天没想到是无耻的妥协,五人着实被雷到了。

    “少说废话,领死吧!”五人逮住机会把他围了起来,从各个方向朝着亥猪攻了过来,亥猪摇头叹了口气,神奇的从一个人的胯下给钻了过去。

    没错,是钻过去,还钻的很巧妙,连裤腿都没碰到。把握的这么精确的人怎么会一点底气都没有,难不成是不屑跟他们动真格?

    “说了也没用,我杀不了你们,你们也杀不了我。”亥猪旁边说着风凉话,还朝杨旷那边投以观望。

    五人回过神来,卓凌峰的命令在前,他们要做的只有全力杀死眼前这个跳梁小丑,行动胜于想法,又冲了上去,吓得亥猪又开始撒丫子跑路。

    令人称奇的是,亥猪的逃跑步伐杂乱无章,而且并没有轻功的底子,可跟在身后五人就是无法真实意义上的追上他,换句话就是永远只差一点点的距离。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盲目的追击盲目的进攻,从主动处于被动的状态。

    辰龙战斗时发现了亥猪的情况,面具下发出轻笑,反手就是一掌打在了一人胸口,当场毙命。

    卓凌峰看的头皮发麻,怎么可能,崔文拨给他的都是武者中的精锐啊,一掌就打死,闫首席都做不到的把。再仔细观察死去的那人,胸口冒出了黑色的血。

    有伤口,不是徒手而是掌上的武器,还有毒。卓凌峰恍然大悟,辰龙掌上绝对藏着一击取人性命的毒器,马上提醒道:“小心别被他打中,他掌上的暗器有毒。”

    吩咐下去后,原本把辰龙逼得死死的众人立刻拉开距离,生怕被暗器给伤了性命。阵型没乱,依旧成不断变化的方式伺机再次配合进攻。

    辰龙不断原地慢慢旋转着防备下一秒不知何处的进攻,他的武力没有完全显露,但看上去还是很忌惮周围这帮武者,方才的暗器是故意做给卓凌峰看的,要的就是给他喘息的机会,自作聪明的人很容易在意这种事。

    “怎么不上了,我的暗器上的毒可能不多咯。”辰龙大胆的说出实际情况,料到卓凌峰不会贸然进攻,反而会怀疑他故意设计让众人进攻,犹豫的时间同样给了辰龙休息思考的时间。这帮人的训练程度超出了些许预料,好在那边的情况不错。

    莫邪一人打四个,吃力的闪避着,对她这个小丫头卓凌峰没有太重视,这也是为何派了最少的人去对付他的原因。

    辰龙仔细算过,围住自己的十几人自己可以应付,莫邪的那四人也差不多,亥猪那边就更放心了,只要杨旷挡住那十人片刻,自己暗中派出运输别国探子的计划就能得以完成。

    于是他把视线瞟到杨旷那里,愣住了。

    卓凌峰看到辰龙看的方向,也愣住了。

    十个人,全都倒在血泊中,无人生还,而站在血泊中的那名被鲜血染红了衣裳的男子——杨旷朝着这边给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什么?!”卓凌峰像是见了鬼一样,一副魂飞魄散的口气尖叫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啊!!!”

    听见卓凌峰的尖叫,亥猪莫邪也把视线移了过来,同样的难以置信,围攻杨旷的十人居然在一会时间全部阵亡,而作为当事人的杨旷,像个没事人站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众人心中崩溃,即便是杨旷身边最亲近的莫邪,也从来不知道他的武功有这么强,亥猪辰龙也是略微震惊,他们自然清楚一些杨旷藏拙的底细,从未想过藏得如此之深。

    辰龙发出无奈的笑声,道:“我可是从殿下嘴里听过对武艺不甚精通啊。”

    “我是说过我武艺不精,没说过是对你们,而是对空竹宅而言。”杨旷持剑血衣的模样三尺之外也叫人胆寒,冰冷的语气与之前的有说有笑截然相反:“顺便提一下,我在空竹宅武艺倒数第二。”

    辰龙明白了,空竹宅,竹居士的居所,也是,从那位隐士门下怎么会不通武艺呢。倒数第二?呵呵,倒数第二都有这般威能,第一的龚起又当如何呢。

    “主子威武!”亥猪边跑边拍着马屁,一副玩闹的样子。

    莫邪也面露笑容,此战使他们赢了。

    “卓凌峰,我知道你们不止这些人,但你却只带了这么些人,是看我们仅仅四人,大意了吧。也是,换做是我,对一个皇子也不会做太多防备。而你的大意,注定了你的败亡!”杨旷说完,缓步朝着卓凌峰的位置靠近。

    “来人,快把他给我拦下!”卓凌峰不甘心的命人妄图阻止杨旷的靠近,他也是武艺不俗,只是那十人带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保险起见还是找人试试再说。

    围住辰龙的十几人中有几人想前去阻拦,没想到刚准备走,被辰龙抓住了机会偷袭得手,瞬间击毙两人,可还是没能阻止三人离开,顿时又被重新包围了起来。

    三人战成一条直线,挡住了杨旷的去路。

    血迹未干的转论剑被抬起,杨旷举着剑道:“其实你们也不用太害怕,其实那么快干掉你的十个手下,主要是借了御剑转轮的光,神兵利器下,你的手下挥剑格挡也没有用了,这把剑削铁如泥,跟多少武艺无关。”

    原来十人那么快败亡的原因除了杨旷藏匿的武艺外,还有御剑转轮的功劳在里面,辰龙暗道方才失了方寸,没想起转轮这个因素,吓得他还以为杨旷光凭一身武艺解决了敌人,要知道就连洛阳第一高手闫克宇都做不到如此壮举。

    “转论剑?!”卓凌峰没料到杨旷会随身带着皇帝赐下的御剑,神兵在手的人,战力完全能翻上一倍,“这不公平!凭什么?!”

    “公平?你就公平吗?能赢就行!”杨旷陡然加快步伐,一个落斩直接斩断了对方格挡剑身随即砍进了对方的肩胛,鲜血迸发,尖叫不止。

    旁边两人马上上前挥剑一起进攻,杨旷侧身一个闪避,右手放开剑柄,再用左手接过,反手就是一挥,两人的剑身意料之内的相继折断。

    害怕,恐惧,这还怎么对战,武器都不是一个级别的,两人还没来得及逃,杨旷一个欺身左手剑从背后刺穿了一人胸膛,一手转手刀切到另一人腰椎,重击之下失重跌倒,杨旷抽回先前那一剑,不慌不忙的扬起转论剑,手起剑落,一颗头颅就此被斩下,看的卓凌峰眼皮一跳。

    更为过者,杨旷特地弯腰一手拽着头颅的头发高高的拎了起来,朝着卓凌峰摇晃几下,示意下一个就是你。

    经过这下,所有武者都不敢上去阻拦,明显是送死,不说武艺如何,光是手上那柄神兵都是纵横无敌,全部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动了。其余三位自己人第一次见杨旷动手,清楚看到了全过程,大声叫好的同时也在心中种下了恐惧的种子。

    “啊啊啊啊!”卓凌峰失心疯了般大吼大叫的,依稀能看见眼眶闪烁的泪花,这货居然被吓哭了,转身就像走,杨旷并未追击,笑眯眯的等他回来。

    卓凌峰还没出寺门就撞上了一个正赶来的手下,一把推开他想逃跑,谁料那人死死抓着卓凌峰哭腔道:“大人,我们的据点被偷袭了,探子都被抢走了,我们还被包围起来了。”

    “什么?!怎么会发现的,还有,多少人包围的?”卓凌峰又被当头痛击了下,无助的问道。

    “就在大人您出去没多久,他们就突然攻进来了,周围一共数百人。”

    “开什么玩笑?刚才的情报不是野火和暗香阁的人在袭击崔府王府吗?哪里还有数百人?!!”卓凌峰一脸不相信。

    “千真万确啊大人!属下哪敢骗你啊!”

    “那是我的人。”沉寂良久的辰龙说出了答案,与杨旷相视一笑。杨旷歪着脖子笑道:“你这家伙,背着我到底招了多少人啊。”他也不知情。

    “主子不要小看我,我的人比整个野火还要多一倍吧。”辰龙家常便饭的回道。

    亥猪也停下逃跑,后面的五人早就不追了,都在惊叹杨旷方才的杀人技,干脆利落狠辣决断。

    “现在投降,饶尔等不死。”杨旷意外的给了个仁慈的条件。

    正当卓凌峰看到了一丝生机考虑投降时,杨旷说了第二句话:“除了卓凌峰,任何人投降都可免死,他必须由我亲自动手诛杀。”

    好歹毒的小子,卓凌峰愤怒不已,马上全被绝望掩盖,因为他发现周围的手下都开始放下手中的兵器,同时冷冰冰的望着他。

    害怕中强露怒容骂道:“你们这帮狗东西疯了吗?!居然真的相信那个家伙的话,他杀了我你们也一样会死!”

    众人没有任何波动,卓凌峰不甘心再道:“即便你们保全了性命,崔氏集团会放过你们这帮叛徒吗?啊?!赶紧上啊!上啊!”

    没有人再理会卓凌峰歇斯底里的狂叫,眼前状若疯子的他说出的话再有道理都不会有人去认真听了,实际上听进耳朵中的就像疯狗在吠叫,做不得数的。

    “我突然有个主意,”杨旷咧起嘴巴露齿笑道:“你们上司说的有道理,投降不够换你们的命,这样吧,你们去把他杀了,我就让你们活命,心情好了说不定会放你们走哦。”

    恶毒的计策正中了武者们渴求活命的心理,理智压不住求生的**,都被这句话鼓动的蠢蠢欲动。

    卓鼎风狠狠的瞪着杨旷,这一刻说不出话来,面对着那么一张歹毒的笑面恶人,说什么都没用了吧,他吼了句:“混账!谁来谁先死!”

    话音刚落,所有武者都扑了上去,一起杀向了卓凌峰。卓凌峰抽出佩刀左一个右一个砍杀起来,顷刻间斩杀数名武者,发狂的状态下武艺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一刀一人,不过以寡敌众,受伤难免,但还是借着疯劲不顾伤势继续作战,癫狂的不像个人。

    半柱香时间,被武者们和自己的鲜血染成一个血人的卓鼎风用刀苦苦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躯体,周围的武者都死了个干净,存活下来的他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了,眼皮都耷拉下来,看不清前方的东西。

    杨旷慢慢走向卓鼎风,刻意把稀世宝剑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来提醒卓凌峰自己来了。

    “额呜你”卓凌峰嘴巴挨了数剑,伤的说不清话了,大致的意思就是最后的倔强,杨旷,你不是要绕他们的性命吗,你一个都饶不了,都被老子杀啦。

    杨旷心有灵犀的听懂了他的语言,笑的越来越开心,到最后还捂着肚子狂笑着,其余三人也被眼前此景定在原地,惊在心中。

    “呜呜呜”卓凌峰又发出了声响。

    “啊?你问我为什么笑?哈哈哈,”杨旷差点止不住笑意,好不容易停下来给他慢慢解释:“你当真啦,我就是跟他们开开玩笑,怎么可能留活口呢,就是想看你们狗咬狗罢了。”

    好歹毒的心思,辰龙面具有些抖动,马上恢复了平静,良久没有说话。

    卓凌峰听完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口齿不清的呜呜怪叫,是在崩溃中愤怒绝望,那种感觉,足矣摧毁一个人的心智。刀再也支撑不住那具躯壳,重重的躺在了地上。

    杨旷没罢休,上前抓住他的衣领提到了自己面前,扬起了手中的剑,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道:“安心去吧,和你相关的人我会好好关照的。”说完不管疯狂挣扎怪叫的卓凌峰,左手放开衣领捏住下巴,弄开了他的嘴巴,右手持剑从口中刺入体内,一剑毙命,卓凌峰吞剑而亡。

    莫邪呆住很久,腿上剧烈的抖动惊醒了她,那还是平日里的殿下吗,那明明就是——怪物啊。

    “阴毒刻薄,好一个阴刻之人。”辰龙喃喃自语道。

    “任务结束,使我们的胜利。”杨旷在身上随意擦了擦剑,收回剑鞘,回头温暖的微笑着宣告胜利,却没人觉得喜悦。

    小阎王看到了独特的三连烟火,这是殿下得手的信号,放声大笑道:“对面诸位,感谢配合,请容在下告辞了。”

    护卫统领也礼貌的回应道:“好啊好啊,有空再来啊。”

    两批人吗互相撤退。

    寅虎也看到了信号,心中大喜,对着手下同伴说道:“主子得手了,我们可以撤了。”

    “终于能撤了,再拖下去我就快被对面那秃驴打死了。”丑牛刚下场。

    寅虎没好气的回道:“谁叫你们没事又去跟他过招,自作自受,赶紧撤退!”

    干部手下们迅速开始撤退,寅虎留下断后,待人都撤光后,寅虎回头看了武僧良久,犹豫的抱歉行礼。

    武僧微微一笑深鞠一躬送别寅虎:“施主慢走,希望再见面不用再动刀兵。”

    内院望着窗外天空的老太傅,眯着双眼摸着胡须,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主子的信号!”子鼠好不容易在暗香阁两位长老的帮助下救下了断臂的申猴,找到希望的喊道。

    申猴虚弱的睁开眼睛看着天空的三连烟火,欣慰的笑了一下,主子,幸不辱命,又释怀的闭上眼睛昏迷了过去。

    “喂!申猴!你没事吧!”

    “别晃他了,让他休息一下。”墨羽笑着说了句,和惊鲵对视一笑,会心了然。

    闫克宇望着他们所喊的三连烟火,瞳孔逐渐放大,那个方向不是宝塔寺吗?难道?!猛然回头准备问话,却发现他们带着重伤的申猴逃向了巷道,欲追上去的闫克宇却被引燃的剩余烟火放出的火花烟幕干扰了视线,好不容易脱身后就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了。

    “啊——”闫克宇怒吼一声一拳打进了旁边的墙壁,顿时凹进去一大块。

    府内的刺客来之如风去之如风,府外的人也尽数撤离,没有人阻拦撤的更快。崔文也看到了宝塔寺方向的烟火,长大了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震惊的无话可说,心里坠下了一颗巨石,痛感自心底传遍全身。

    据点,没了!

    难以置信加上惊恐不定,一介右丞相居然要晕倒在府门,幸好旁边的甲士队长及时扶住了他。

    “大人,怎么了?”

    “完了,完了,努力都白费了。”崔文失神的说着,也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

    “呵呵呵,好小子,没看错他。”笼罩在阴影的人赞赏着天上烟火的杰作。

    暗香阁阁主低头说到:“都是阁主目光准确,这才一举重创了崔氏。”

    “嗯嗯,不知道杨旷这小子还能为我们做什么?”

    “为了阁主的大计,他能付出的更多。”

    “拭目以待吧,记得保证莫邪的安全。”

    “遵命!”

    阴影下的阁主神秘的说到:“果然有那奇女子的气质,就不知道日后有何成就了。”

    “阁主您只要静候便可,相信杨旷殿下。”

    “少来,干闺女都被拐走了,还怎么相信他啊。”

    “阁主要是不放心,要不我去把小姐找回来。”

    “算了吧,回来还是得怪我。”

    “遵命。”

    阁主突然严肃道:“你有把握控制住杨旷不让他做出格的事吗?”

    “这个属下可能就不清楚了,殿下的性子,整个洛阳估计连您老人家都捉摸不透吧。”

    “嗯尽量控制吧,别忘了暗香阁的原本职责。”

    “遵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