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叛徒
    洛阳郊外的宝塔寺荒废多年,很久没人来上过香火,寺里一个和尚都没有,谣言称此地因为亵渎过佛祖而被厄运笼罩,僧人们惧怕天威而不敢久留,走的走散的散,至今已有五六年光景了。里面的灰尘与蛛网,都厚重的不像话,若不是辰龙的消息,杨旷也不敢相信此地的玄机。

    亥猪拿着火把在前面开路,不断挥开粘稠的蛛网,四人都捂着嘴巴,免得灰尘飞入口鼻。莫邪是最疑惑也是最情况外的一个人,不仅不知道此行所为何事,也没有发现这里有足迹,根本就没人来过,像这种阴森森的寺庙连乞丐都不会下榻,哪里会有值得在意的事。

    莫邪觉得不详,就对杨旷说道:“没有足迹,起码三年没人来过这了,你确定这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杨旷看了她一眼,道:“你说的不错,或许从没人走过这里,或许他们走的是一条更隐秘的路。”

    “什么意思?”

    “辰龙告诉我宝塔寺也是崔氏集团的据点,”杨旷头一次说出了有关最后目的的信息,让状况外的莫邪竖起两个耳朵仔细听着:“起初我也疑惑,但是转念一想,宝塔寺荒废多年,无人问津,作为一处重要的据点会不会更安全。”

    “你是说崔氏集团利用了荒废的寺庙掩盖一处重要的据点。”莫邪按照杨旷给出的信息猜测到,又问向辰龙:“会不会错了,崔氏集团一向眼高气盛,从来不会选择低下场所作为据点的。”

    “我不会出错!”辰龙极为敏感的小声叫了句,自顾自的边走边说:“崔氏集团是不会选择低下的场所,但他们更了解自己的行事风格,如果有一批极为重要的资源,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剑走偏锋,选一个大家都不会去怀疑的地方。”

    如此一来都有了解释,崔氏集团掌握了一批极为重要的资源,重要到放在任何地点都无法安心的程度,迫不得已瞄准了郊外一所荒废的寺庙,选择了难让他人所想的偏方。

    不过莫邪还是有疑问,觉得太过凑巧,于是再问道:“崔氏未免赶得是时候了吧,刚有了资源就有一个荒废的寺庙当作据点?”

    “若是我告诉你就是崔氏一手导致了寺庙的荒废呢。”辰龙漫不经心的说出了骇人听闻的信息,只有莫邪做出惊讶的反应,其余两人,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寺庙的荒废是崔氏一手策划的?”

    “当然,你以为崔氏真的如同表面上那么光明磊落?太天真了。宝塔寺在六年前一直是洛阳第一佛寺,那时的辉煌就连洛阳集市都望尘莫及,每日前来礼拜诵经的人络绎不绝,香火延绵不断,里面的住持僧人也是尊贵得法。”

    “我不相信崔氏能摧毁有如此底蕴的佛寺。”

    辰龙继续道:“你真是太不懂崔氏了,他们可以强大上百年之久,脚下的尸骸恐怕比北境战场的尸体还要多得多。六年前上代崔氏家主崔濡还健在,老太傅也还未退隐,二人只手遮天,权势遍及朝野,你可知他们用了什么办法让宝塔寺的辉煌付之一炬的?”

    “我听说过是因为亵渎佛祖遭了天谴。”

    “那是流言,可有时流言也有根据,”辰龙饶有兴致的对莫邪解释起来,并不是突生好感,而是为了接下来计划的顺利展开而作解释,他担心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丫头会误了大事,“宝塔寺的住持被崔氏派人劫持,放出亵渎佛祖遭受惩罚的流言,起初宝塔寺半信半疑,还准备推举新的住持,就在推举大会的当晚,崔氏派出武者集团在宝塔寺中大杀特杀,一半僧人当场殒命,剩下还活着的僧人尽数被崔氏流放别国,用调查过他们家族的背景作为威胁封住了他们的口,又快速的将尸体处理好,这才有了诡异的宝塔寺秘闻。”

    莫邪听着对方的解释,生怕错过一个字,完了后震惊无比,崔氏集团的胆子居然大到这种程度,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对僧人进行屠杀封口,弄出骇人听闻的谣言,不怕皇帝起疑吗?

    辰龙看穿了莫邪的心思,道:“自然会有人起疑,崔氏集团也不会蠢到刚解决寺庙就迫不及待的做成据点,大概等了又一年之久,才逐渐完成的。”

    莫邪沉默了,当时对于这件事阁主也提过几句,当时所有人也去进行过调查,只不过真的无迹可寻,也就作罢,要真是崔氏所为,那么眼前的敌人到底该有多么恐怖。

    杨旷开口道:“辰龙,你刚才说的我考虑过了,我就是疑惑你是怎么得知的,毕竟那时野火还没有成立,我也不在洛阳。”

    “哼!洛阳的任何动作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我生于滋养于滋,洛阳的一切我了如指掌。”辰龙傲然的说到,宣示着他的能力,“殿下可能不知道,我自十年前来到洛阳时至今日,过去三十年的情报我都有,何况一件在意过的大事。”

    亥猪在前面偷笑,暗道这家伙平时神秘,到他大展身手的时候一点都不谦虚,杨旷舒心一笑,并未做太多表示。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宝塔寺藏着的资源到底是什么?”莫邪想问很久了,到了这总该要告诉她了吧。

    辰龙看向杨旷,后者点了点头,才说道:“小丫头,你不妨猜猜,就是最近得到的情报。”

    莫邪回想起从北境回来路上得到的消息,眼睛忽的一睁,灵光一现:“关押别国的探子。”

    “我跟你说过,这丫头一时时的,关键时候用得上。”杨旷边笑边说道。

    “嗯,还算不笨,比那些装作聪明的蠢货好多了。”辰龙赞赏的同时算是表达了瞧不起庸人自吹的态度,道:“在杨毅封王后,崔氏集团跟打了鸡血似的疯狂扩张势力,殿下正在回来的途中,他们一口气扫清了洛阳的大街小巷,揪出了不少别国安插在洛阳的探子,当时只有我一人留在洛阳,全盘躲避崔氏集团猛扑的同时对这件事也没松懈,不出五天我就想通了探子的所在。”

    “你又如何得探子们安然无恙?”

    “因为他们是重要的资源,掌握了探子,就有挖出情报的无限可能,所以精明如崔氏就派出了人去跟别国商谈此事,获得了别国顺利的支持,不然你以为在这洛阳发展势力是有多轻松,有了别国相助,如虎添翼。事成之后探子们也会尽数放回,崔氏做了不做任何拷问的承诺。”

    “当时我就有所忌惮,还好有你在洛阳,这一次能够扳回一轮。”杨旷有些喜上眉梢,夸奖着辰龙。

    辰龙没有听到似的继续道:“殿下不问问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吗?”

    看来连杨旷本人都没有得知全部情况,道:“你肯定安排好了,到这个时候说吧。”

    “刚才我说了,崔氏在宝塔寺的据点从寺里是无法进入的,在别的地方必定会有暗道,我们在这是作为诱饵。”

    亥猪走到了死路,回头道:“我们做诱饵他们会上钩吗?你自己也说了负责看守别国探子,他们不会冲动的因为几个人而暴露自己吧。”

    “一个皇子、你我两个他人毫无情报的干部,外加暗香阁阁主的养女,如此肥的饵,他们能忍住吗?”辰龙反问一句。

    “好啊,原来是来当诱饵来着,我还真没猜到你这一手。”杨旷哈哈大笑。

    “我已经说明了别国探子使我们的目的,那么多的人凭我们四个难以运输,因此派了我的亲信前去把守在宝塔寺各个地点,既然宝塔寺里进不了,那么肯定要从别的地方出来,就等他们自己出现。”辰龙的预谋终于浮出水面,环环相扣,诡谲无比。

    “你的人能看住那么大的范围?”莫邪问道。

    “自然有的是办法,你无需多问,静等就是。”辰龙胸有成竹的做着保证,四人在这开始毫无约束的大声喧闹,弄出很大的动静。

    时间过得很快,半柱香时间,宝塔寺外就有了声响。

    辰龙冷笑一声道:“来了,看守人来了。”

    四人绷紧了神经,等待着越来越嘈杂的脚步声。大概有三十几个紧身衣着装的人进了宝塔寺,马上就寻着声音发现了四人的位置。

    “你是?!!!”莫邪尖叫了一声,眼前为首的人居然是她所识之人,名字随之脱口而出:“卓凌峰!”

    卓凌峰,杨旷皱眉,猜想莫非是暗香阁中人,这丫头除了暗香阁没有别的熟人了,不是组织里的还能是谁。

    “嗯?莫邪?你怎会在此处?”被称作卓凌峰的领头俊秀男子惶恐了一会,随即凶狠道:“竟然会是被你发现我的身份,看来阁主他老人家要伤心一段时间了。”

    “终于露出马脚了。”辰龙冷笑不断,声音又变回了沙哑阴晦的声音。

    是的,辰龙早就知道了,但他没有同任何人说,连杨旷也是半知半解,或许亥猪猜到了,依他的性格也不会说。这个卓凌峰是暗香阁的一位长老,十年前宝塔寺出事时辰龙就开始着手调查,直到前日才获取到的信息,这才预谋了第三层的计划,对他,辰龙只是顺带的戳穿暗香阁的内鬼。要是真想对付他,他早就死了。

    莫邪愤怒道:“卓凌峰,阁主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背叛他老人家!”

    “不薄,哈哈哈哈!”卓凌峰冷笑着道:“我为暗香阁效力那么久,却连阁主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你觉得我会为那个连自己人都不信任的家伙卖命吗?”

    “你——”莫邪又恨又悲,这么多年了,居然都没发现暗香阁藏着内鬼,要不是今日前来,或许暗香阁一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气到深处她才咬牙切齿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卓凌峰眯着眼睛,深沉的说到:“你不用知道,你也猜不到,反正你们今日都要死在这里。”

    “崔氏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才让你做出这种遭天谴的恶事!”莫邪发狂般的质问道,失了理智。

    “我卓凌峰不是贪慕权势之人,更不会因为好处背叛!”卓凌峰被刺痛了一样,也控制不住的吼道:“他们给了我尊重,给了我你们永远给不了的东西!”

    尊重,莫邪还想继续骂,可想不出反驳的理由,阁主的面目除了自己和副阁主,好像确实没有人见过,卓凌峰正是因为感到了羞辱才舍去了底线背叛了暗香阁,设身处地她找不到别的话来支持自己的立场。

    “虽然不想打扰你们内部的话题,但是对彼时彼刻,我有个疑问,”杨旷打断了两人针锋相对的愤怒,道:“你说我们都会死在这,崔氏集团给了你什么雄心豹子胆,杀了皇子的罪,你觉得皇帝会不追究?”

    “殿下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在下一定妥善处理殿下的尸体,确保毫无痕迹。”卓凌峰是铁了心要守住此处的秘密,没有人会知道杨旷的踪迹,他赶来此处就足够说明这个问题,掩埋尸体或者毁尸灭迹,随便哪一条都能保证查不到他们头上来。

    亥猪“嗖”的一声挡在杨旷面前,双手护住杨旷,动作可笑表情严肃,认真的有些可爱。

    “好啊,那就请过来取我性命,就看你们拿不拿的走了!”杨旷嘲讽一句,抽出了随身佩戴的御剑转轮,莫邪亥猪两人也同时拔出匕首,做状迎击。

    “螳臂当车,不看看我有多少人,老是听崔文那家伙说殿下如何的有城府谋略,如今看来,不过也是莽夫之辈,就带了三个人,还在这闹出动静,我想放过你都难啊。”卓凌峰肆意的讥笑着杨旷的无谋,很享受亲自了解崔氏心腹大患的喜悦,消灭最大的竞争对手,无疑是立了天大的功劳,或许会名扬整个崔氏。

    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当做莽夫,杨旷又好气又好笑,另一方面想着辰龙的人应该也发现了这帮人从哪里出来的,进入据点救出别国探子也只是时间问题,总结了一下三个行动,就是一个拖字,连他自己都成为拖时间的一部分,辰龙的谋略深的有些恐怖,好在是他这一边的队友。

    辰龙淡漠的扫视一圈,道:“亥猪,你能对付几个?”

    “你开什么玩笑,我的武功烂爆了,一个都对付不了。”亥猪马上激动的回答。

    “那就去想办法逃,这样还能帮忙引走几个,要算逃跑我对你有信心,就别这丢人现眼了,武功还没殿下高装什么忠心护住,别到时候还要殿下救你,成了累赘。”辰龙毒舌的吩咐道,摧毁了亥猪残留的自尊心。

    “你欺人太甚。”亥猪在这关头找起了麻烦。

    杨旷无奈按住了亥猪,道:“按他说的做,别闹,没看见前面多少人啊。”

    主子发话亥猪没话说,幽怨的看着辰龙,下一秒撒腿就跑,敏捷的像猫一样瞬间拉开了距离,卓凌峰朝着他扬了扬下巴,便有五个人去追了。

    “你们现在只剩三个了,别想着他能跑掉,崔氏集团留给我的都是高手,你们等不到救援。”卓凌峰越说越嚣张。

    “别小看那头猪,要他的命比要我的命都难。”杨旷反讽了句,“再说我也没让他去叫救援,你也别自作聪明了。”

    “死到临头还嘴硬,我马上让你尝尝厉害。”卓凌峰挥手,身后剩下的人便一起上来了。

    莫邪双手各握匕首,第一个迎上去,辰龙空手随后而上,一身黑袍在敌人的包围下不落下风,想必武力也不俗。

    到了杨旷这边,被十个人围了起来。而杨旷,很久没有出过手了:“你们一直都不知道我武功如何,今天就拿你们露两手吧。”

    “殿下还会武功啊?”卓凌峰仍然嘲笑着,根本不相信所谓的娇生惯养的皇子能有什么武艺。

    转轮剑在透过来的月光下反光,也照出了杨旷充满杀意的双眼。

    “用来对付龚起的剑法,你们先试试吧!”

    剑出,一人殒命,换来的是一张震惊无比的表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