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无耻僧人
    小阎王等着护卫主动过来,护卫也很耐心的等着对方先过来,两者双双定在原地,如同时间静止一样。

    “什么情况,这帮人在干什么?”小阎王头一次有些迷糊,不会是跟野火那帮家伙合作久了染上的病吧,感觉杨旷每次都在把他们耍的团团转的样子,难道野火平日里都是像这样工作的吗?阁主啊,为什么非要选这种盟友,跟上了贼船一个滋味。

    而对面的护卫,竟然都开始聊天了,对有人潜入府中感觉就像是习以为常一样一点不紧张,还有更过分还在啃着馒头,对着身边的人有说有笑的。

    小阎王忍不住问道:“你们干甚么?”

    “呵呵呵,我还想问你们干什么呢,深夜擅闯王府,有什么居心啊。”要是回话的人正常也就罢了,回话的偏偏是那个正在啃馒头的家伙,悠然自得边吃边说,还有没有点规矩,太傅的府里就是这样戒严的,不应该啊。

    凭小阎王对老太傅的了解,这个城府深不见底的老人至少也是个老顽固一般的存在,他不知听阁主多少次提到对老太傅的赞赏,能被阁主他老人家时刻挂在嘴上的人想必至少跟阁主的地位不相上下,怎么就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前朝时老太傅正值壮年,和崔濡共同扶助当今陛下登位,十年前又携手创立了大商如今繁荣的局面,又在退隐后掌握着不少很多人眼红的资源和最高的威望,连古劲松都望尘莫及的地位,商帝都忌惮的存在,怎么会?!!!

    “哟,我就说这家伙会傻眼吧,你输了,给钱。”一名护卫打趣的对领头喊话啃馒头的那人索要着赌局的钱。

    “放屁,我只是跟你开玩笑,谁跟你玩钱。”

    “耍赖皮,不要脸!”

    “滚!”

    小阎王不知哪里来的怒火,吼了声:“够了!”

    护卫们被他吓了一跳,那人的馒头也啃完了,慌忙咽了下去道:“你别急啊,不动手最好了,你不就是要拖住我们吗?我们都在,千万别冲动。”

    小阎王这下子真的懵逼了,千百年没遇到这么奇怪的人了,纵使肚子里有千言万语都说不出的感觉,还不忘想着寅虎那边情况怎么样,看对方这架势早有就有所准备,后院会不会埋伏了更多的护卫。

    想到这里,小阎王就清醒过来,道:“好,不动手就不动手。”转面偷偷吩咐了几名暗香阁的人让他们绕到后院去勘察情况。

    护卫看不见似的没有反应,倒是回应道:“这样最好了,兄弟们都别动手啊,咱们坐下来聊一会。”

    双方人马就僵持在前院荒诞的各坐一方不动了。

    “我曹,这秃驴太能打了吧,都上去几次了,一次都没能搞定它。”寅虎吃力的在窄小的道中和其他歇下来的干部说着,一群干部分批轮番上阵,次次都被那把坛杖给打了回来,讨不了一点便宜。

    “这家伙功夫这么高,我们居然一点消息都没,这老太傅的府上真是藏龙卧虎啊。”巳蛇也是大口喘气,刚才的激战下为了不被坛杖一下子大伤,光是闪避都耗费了大量体力,心想这和尚怎么连口气都不喘,要命了这是。

    有一番攻击退了下来,午马等人也回到寅虎这边暂时休整。武僧倒也淡定,没有追上来,还在道口守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那秃驴捣鼓什么呢,叽里呱啦的。”

    “别提了,一直在念经。”午马大汗淋漓的坐下来喘口气,无语的回答道。

    一帮野火的战斗干部车轮战下来没把敌人耗死先把自己累个半死,武僧的招数体力太过诡异,真有些像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娘的,也好,主子本来也没有要攻进去的心思,咱们要不就在这跟他耗着。”丑牛提议道。

    寅虎考虑了一下,点点头道:“没错,主子是这样吩咐的,秃驴也没有赶走我们的意思,跟他耗在这或许能帮主子拖延更多的时间,虽然不知道主子要干的是什么,但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最好的,就是在这托住,就是不放心小阎王那边的情况了。”

    话音刚落,有人就通报前院来人了。

    寅虎赶紧命人带过来,慌张问道:“前面怎么样了?”

    “回大人,小阎王跟一帮护卫对峙起来了。”

    “只有护卫?!”寅虎还以为前院也有想秃驴这样的高手镇守,再问道:“护卫怎么挡得住小阎王?”

    “不是的大人,您听我说完,那帮护卫没有动手的意思,话中说是要跟小阎王耗在那边,小阎王不放心,就命我过来看看后院的情况如何,假如大人有危险,好及时进行撤退。”

    寅虎算是了解了,整个府里都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全然是和气生财的形势,前院的护卫是如此,后院的秃驴也是如此,老太傅到底在想什么,玩吗?于是道:“你快回去,就说我这边也没事,有个秃驴把我们拦在这,武功高的不像话,我们攻不进去,也打算跟他耗着,干脆一前一后一起耗着,为主子争取时间。”

    “明白了。”

    送走了那个人后,寅虎又坐下来观望着武僧,之前一口一个秃驴叫骂着,其实内心对此人的武功着实佩服,论一对一决然非他敌手,回去定要增加老太傅的情报,为日后做准备。

    “寅虎,有没有可能老太傅知道了主子的意图?”未羊提出了可怕的猜想,又马上被寅虎否决。

    “主子每次的行动都是奇招,老太傅即便是神仙下凡也难预料,就比如上次的劫持任务再到今夜的作战看似是理所应当的抱负,实际上崔氏集团完全想不到主子会这么急于下手,就更加不会料到主子真正的目的。”寅虎充分做着分析:“况且连我们内部的人都不知道最终目标是何处,仅仅只有辰龙亥猪知情,你想想看那两个人的情报崔氏集团如何得到,一个神秘莫测、一个藏拙装糊涂,想破脑袋也不可能。”

    未羊若有所思的明白了,于是放心的坐在地上歇口气,不忘警惕着武僧。

    武僧也没闲着,除了叽叽歪歪的念经外,还抽空聊起天来:“施主们,小僧说过下手不知轻重,还请施主们见谅。”

    “要是难办,就被守着了呗,干脆放行多快活,也不用跟我们一个个打了。”丑牛饶有兴致的回话。

    “施主说笑了,小僧受了师傅的遗志,是一定要守在此处的,莫要蛊惑小僧了。”武僧略显憨态道。

    要不是方才坛杖神威显露,众人还真被这副仁慈的面目给诓骗了去,寅虎揶揄道:“死秃驴,装什么老实,别拿我们寻开心了,有本事就在这耗着,大家都乐意。”

    出人意料的,正和武僧之意,只见他回道:“那太感谢施主体谅了,免了小僧犯杀戒的罪过,阿弥陀佛,施主善良,日后必能等西方极乐。”

    “你才去见佛祖呢!少咒我死!”寅虎不客气的骂道。

    “其实说真的,小僧确无动手之意,分明是施主二话不说就要攻进去,吓得小僧被迫自卫。”

    到底是什么厚脸皮支撑着这武僧的信念,依寅虎看来,死在那把坛杖手上的人不在少数,可这和尚还一口一个“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善个屁的哉,睁眼说瞎话是谁给他的勇气,顿时懒得废话,郁闷的跟干部们坐在一起休息。

    武僧微微一笑,站若一根松,继续诵经礼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