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以一敌八
    两百甲士固守在府门有些时间了,他们已经发现野火的人并不是在袭击府邸,仅仅是在府外四处游走,让他们无从下手才是真正目的,于是巍然不动的在府门外列阵防守。

    野火的人见不动,于是就加大了府外的火势,顿时崔府周围的火势越来越靠近,逐渐形成了向内缩的形势,情况已经不像之前有安全距离。这也是申猴提前吩咐的任务,要是被甲士看穿了图谋,就尽可能的增大对崔府的威胁,看看他们是作困兽斗还是主动出击,两者必须选一,无论哪一种都落在了野火的下怀。

    甲士的领队焦急的观察着越来越大的火势,谨慎的命人去搬来大量水,以防火势真的蔓延到府门这,闫克宇临走时交给了他死守的命令,不能轻易出击,以免中计。

    “队长,水都搬来了,府里一共就这么点水,哪里够救火啊。”甲士大汗淋漓的将全府上下所有的水源都搬到了此处,惊慌的问着队长该作何准备。

    队长瞧见了水,完全不够救火,崔府太大,一烧起来来不及也没办法全灭,如此情况下作为甲士的统领,他只能纠结在到底要不要出击去粉碎火势的源头。

    “队长,火又靠近了!”

    “闭嘴!”队长心乱如麻,哪里还经得住影响,当时就跺了一脚吼道:“分一百甲士出击断绝火势源头,留一百甲士跟我留在府门镇守!”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队长顾不上闫克宇的嘱托,担心火势真的会蔓延到崔府,分兵两路各司其职。

    一百名甲士整齐的分批出发寻找火源,队长忐忑不安的留守在崔府门前,小心的观望四处的形势。

    后方突然传来声音:“谁让你调动甲士的。”

    队长回头吓得直接单膝跪地,身为家主的崔文竟然亲自出现在危险的前线,他颤抖的说道:“大人,属下是担心火势蔓延到崔府会危及到府中的安全,因此”

    “他们不会把火势引到府里的,做做样子你就坐不住了。”崔文镇定道:“他们今夜雷声大雨点小,搞出的动静不小,却始终什么都没做,就是在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大人还是快回去吧,里面还留了一百甲士,您在这里属下怕护不住您啊!”队长还在状况之外,惶恐的无法理解崔文的意思。

    崔文轻蔑一笑,道:“哼!里面也不太平,潜进了不少刺客,在府中四处逃窜,你的人和那帮武者被弄的晕头转向,要说安全,还不如有你们在的府门。”

    队长稀里糊涂的应诺道,还在担心外面的火势,也并不是太怯懦,换做是任何常人都会被眼前周围燃起的大火给吓坏的。

    “大人,闫首席呢?为何不让他来保护您?”

    “用不着,他已经去找某些家伙谈心去了。”崔文冷峻的说着,流出的满是憎恨与愤怒,杨旷未免太容易被刺激了,今日早上才结的梁子,晚上就动手,心胸如此狭窄,更坚定了他拥护杨毅的决心。大商绝对不能让这么一个歹毒的皇子登位。

    府内的刺客流窜到各个院子中,不少崔府的夫人丫鬟都被吓得花容失色,深夜顾不上体面在院中逃着,害怕被潜入的刺客了结了性命。还有几个家丁想接着机会立功,随便拿上几根木棍就上去追着刺客,却在也没有回来过。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几个潜入的刺客都抓不住!”一名地位比较高的武者大声训斥着手下的人,闫首席走之前把这里交给了他,变成现在这幅局面他怎么交差,两倍之数竟一个也抓不到。

    “教头,不是我们不出力,而是这帮刺客速度身法太快,我们人多反而乱手乱脚的,哪里能抓住啊。”

    “不要解释,抓不住就是抓不住,没有任何开脱,你们都听好了,崔府上下要是有一个族中子弟死去,你们就提头来见!”那人咆哮着,下了死命令。

    “是!”人又全力去追捕刺客了,那人眼睁睁看着刺客在眼皮子底下来回逃窜,又心有余力不足,憋屈的很。自己也加入了追击的队伍,力图抓一个是一个。

    崔文的正房刘夫人惊魂未定,大呼小叫的喊来几个武者将她们一行女眷保护起来,没有了往日大家闺秀的淑女状,要是崔文有幸得见,说不定很后悔娶了这么一房夫人。

    “夫人,我们得去抓捕刺客,就让甲士来保护你们吧。”

    “不行!你们武功高,本夫人命令你们留在这!”刘夫人对着武者就没了惊慌,全是恶狠狠的命令,由不得违抗。

    府外混乱,府内更乱,府外一处场地,闫克宇还在对峙着八位敌人,眼神锐利无比,势必要厮杀一番。

    两名暗香阁长老墨羽惊鲵颤抖已久,体力还足,只是手上兵刃被闫克宇的护腕挡的不像样子,退下片刻以图更换兵器。五名参战的野火干部也是在二人退下后一同躲开,要是不下心被闫克宇抓住机会击毙,情况就更坏了。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高人,也不过如此嘛!”闫克宇张狂的仰天大笑,斜视着众人道:“要是小阎王和寅虎联手,还能跟我打个五五开,你们嘛,还不如他们两个呢!”

    “休要狂妄!现在才开始呢!”惊鲵换了把匕首,不服气的想要再战一轮。

    一阵鸟叫打断了众人所想,闫克宇侧目聆听,大笑了几声道:“我还以为你们有什么高招,还搞出这么大动静调虎离山,没想到是去了太傅那里!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墨羽喘气的问着。

    “说了你们可能不信,但我知道老太傅那儿除了一些个护卫,还有一个武力惊人花和尚,我都自认不如他,你们抽走了一半的人在这对付我们,还有一半应该就是寅虎小阎王的联合部队,那点人想从老太傅手上讨便宜,实在是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闫克宇放声笑道,没想到这帮人竟然狂妄到这种地步,崔文的谨慎用来对付他们是认真的吗?

    “看来刚才的鸟叫是他们情报的暗语。”申猴处理好伤口重新站起说到。

    墨羽看了看他,道:“大概如此,不过你的伤势不要紧吗?还能打吗?”

    “当然能!”申猴凶狠的放话:“一定要完成任务。”

    “尔等今日都将死在这!”闫克宇怒喝一声,冲上去对着墨羽和惊鲵就是一段连续出拳,二人连匕首都无处而刺,便被打得一退一伤。受伤的那位是惊鲵,嘴角溢出鲜血,不甘心的起身再战。

    六位干部齐心协力的在周围找准空挡释放暗器,闫克宇不仅要跟两个暗香阁长老交手,还要时刻提防六位野火干部时不时丢来的暗器,一心二用,还能游刃有余,暗器完美躲闪,两位长老也被压着打。

    一瞬间,闫克宇突然一招擒拿抓向卯兔,作为战力很弱的干部,这一下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两位长老还没反应过来,周围的干部也散的很分开,恐怕是要被得手了。

    情急之下,申猴一段身法飞速的来到了闫克宇身后,一拳狠狠砸下吼道:“算是还你飞刀那一下!”

    闫克宇反应快速,反手抓住了落拳的手腕,露出了微笑,意思就像是看来你是还不了飞刀那一下了。

    申猴也看懂了对方的心思,咧嘴一笑,从另一只手臂的袖中弹出一个飞刀,大意来不及反应的闫克宇稍稍闪避,还是让肩膀中了这计飞刀。

    他定睛一看,与他偷袭申猴所用的飞刀一模一样——这就是他的飞刀,这家伙居然用这种方式报复了他,这一刻羞辱和愤怒涌上心头。

    “别小看人!”申猴啐了口痰,落在闫克宇的脸上。

    闫克宇面目表情,眼神已经布满血丝,下一秒,直接生撕了申猴的右臂,血光乍现,申猴的惨叫响彻云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