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远方有佳人
    撤回北唐的唐军在一处山林间休整养神,帅帐里不再是龚起一人的沉默,徒增了一位长相清甜二八芳龄的姑娘。

    “师妹,感谢你特意带着济世堂的人来帮忙,师兄我感激不尽。”龚起端坐一侧聊表谢意,这些天唐军气势低落到谷底,他也对此无能为力,除了胜仗没有别的办法让将士们重新振作。加上撤退匆忙,很多伤员得不到有效的治疗,竟演化成一股瘟疫在军营中流窜,不少将士都身患瘟疫,无力解决,便手书一封寄给了小师妹,于是便有了如今这一幕。

    姑娘甜甜的笑着说:“没关系的,我正好也想大师兄了,就当顺便来治疗瘟疫的把。”

    “”龚起好一阵沉默,道:“居然被杨旷那小子给摆了一道,造物弄人啊。”

    “头一次见大师兄吃瘪,我心里还挺舒服的呢。”姑娘没良心的笑话着龚起,又想到杨旷,说到:“话说杨旷入门比我还晚,凭什么他是我三师兄。”

    “那你只能去找竹姨的麻烦了,她的规矩就是按年龄定大小。”龚起不恼,他输得起放的下,再说眼前的姑娘可是他的小师妹,就是指着鼻子骂都无所谓,他从心底已将她当成亲妹妹一样。

    姑娘头皮一麻,后怕的说道:“还是算了吧,我现在一想到竹姨就起鸡皮疙瘩。”

    “怕打?”

    “嗯嗯。”姑娘憨厚的承认了,又补充道:“还怕她不讲话,那种空气安静的感觉更难受。”

    龚起四处扫了一眼,才发现军中并无茶叶蜜饯,尴尬的望着小师妹,就其方才所言回答道:“竹姨严厉是为了我们好,教会我们去害怕,才会让我们令别人害怕。”

    “可是我不想被别人害怕。”

    “你算了吧,以前一起在宅子里的时候你整人起来别提多过分了,那时谁都怕你的好不好。”要不是龚起有过惨痛的教训,恐怕真被她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给骗了去。

    小师妹突然低声说了句:“有一个人不就怕我嘛。”

    “你说三师弟,”龚起知道她在想杨旷,确实,杨旷是唯一一个敢跟小师妹玩的家伙,或许同为阴人的高手,臭味相投才是真的吧,“他跟以前不一样了,如今的他像极了西蜀的那位大师伯。”

    “竹姨不也说过你像极了商国的二师伯吗?”

    “二师伯?!师兄我还没那么自大,比不了的。”

    “切~五十步笑百步。”小师妹悻悻的揶揄着。

    “用不着为了杨旷报复我吧。你想他找就是了,在这欺负大师兄算什么本事。”龚起不甘示弱的反攻道。

    小师妹俏脸一红,作势要打,龚起连忙投降,她这才冷哼一声罢手。

    玩笑开完了,龚起问起了正事:“师妹,要你带来的东西你带够了吗?”

    “带了一半,人手有限。”

    “另一半直接送去唐国北疆,估计马上就会用到。”

    小师妹一脸不解的问道:“大师兄要那么多的药草是要作甚,不是打完仗了吗?”

    “你不懂,另一场仗要不了多久便会爆发,唐廷那帮人肯定会以我军新败为借口克扣军饷药草等物资,不早做准备,牺牲的将士届时会更多。”龚起越说脸色越难看,额头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小师妹一副无奈表情,嘟哝道:“他们都这样对你了大师兄你干嘛还帮他们打仗啊,直接杀过去灭了他们不行吗?”

    “妳还是不懂,我有我的理由和执着。”

    “又是这套,二师兄就从来不会活的这么累,你看人家现在游山玩水,多逍遥啊。”

    龚起眼里闪过一丝黯然,道:“是啊,我有时候也羡慕他。”

    “我要去找杨旷。”

    “啊?”话题跳跃太大,弄得正在感伤的龚起莫名其妙,问道:“现在就去?”

    “嗯嗯。”小师妹坚定说到。

    这回气氛真的尴尬了,好在张奕之突然进来,打破了这个死寂的局面。

    “哟?大师兄在跟师妹聊药草的事?”张奕之不明情况随口问了句。

    “嗯是的。”

    “没有,刚刚我们在说去找三师兄的事。”小师妹不看气氛直话直说。

    张奕之也是同样的反应,先是一愣,随后道:“怎么要去找三师兄了,有事找他?”

    “就是想他了。”

    张奕之一阵头晕,道:“你跟我们确实玩不起来,也就三师兄敢陪着你玩,情理之中嘛。”

    “喂,你这话说的就不够意思了,你也就比我大个一岁,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小师妹被气的又要打人,被龚起给劝了下来,讲句实话论武力张奕之绝对抵不过小师妹,只有被吊打的份。

    “你伤了师兄的心。”张奕之还嘴硬,这回龚起没来得及说,小师妹一跃而起抓住他的衣领就是一个扫堂腿,别看姑娘腿细苗条,这一腿扫过去张奕之一个七尺男儿愣是被踢得失去重心跌在地上,完了直叫疼。

    龚起军营纪律严明,却对小师妹无计可施,想着要在将士们发现前阻止这场闹剧,于是上前欲劝,谁料张奕之忘了以前宅子的规矩,不投降就继续打这一条小师妹记得清清楚楚,见对方忘了喊投降,马上找到借口架上另一条腿用力扯着张奕之的手臂。

    “啊啊啊啊阿!!!!!”惨叫声凄厉无比,帐外的将士都被惊动了,抱着保护大将军的念头都在朝这边靠近。龚起也想到了,于是急忙提醒道:“你倒是投降啊。”

    “投降投降!”张奕之服软的哀嚎道。

    小师妹这才放开他,得意洋洋的弯下身去朝着张奕之的面前挥挥拳头耀武扬威着,看他还敢不敢嘴硬。龚起哪里还有闲情看戏,直接跑出帅帐向手持兵刃围过来的唐军将士解释说是在用药,没什么危险,众将士这才安心散去。

    瘫在地上叫苦的张奕之惨惨的看向小师妹,千言万语都被压在了心里,生怕说出一个字就要面临下一次虐待。他头一次后悔当年没有认真学习武艺,要不然何至于此。

    龚起回来后见张奕之还在地上呻吟,过去扶起他后发现小师妹已经背上了包袱,一副要出发的样子,道:“这么快就走?”

    “没错,宜早不宜迟,大师兄四师兄,保重。”说完昂着头走出了营帐,龚起还想挽留一下,虽然小师妹武艺不凡,毕竟是大晚上的姑娘家出门下意识都会劝劝,还没出口便被身旁的张奕之捅了捅肩膀:“你别喊了,她走了最好,不然咱两都不好过,就让他去祸害三师兄去吧,别自作多情了。”

    龚起说不出那样的话,却也有共鸣,小师妹实在不好对付,再留下来恐怕仗都没法打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