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巷道乱战
    崔云逸见四面受堵,并不惊慌,他虽然没有对王昭荣留有防备,也没有一个护卫随身,可是自小生于崔氏的他是明白作为家族继承者的人无论身处何处都会有家族的武者暗中跟随,他还从未听过洛阳任何一个组织能比得上崔氏集团。

    领头的蒙面人是野火组织的寅虎,他奉杨旷之命亲自率人绑走崔云逸,见这小子丝毫不惧,心中就清楚了些,外面绝对是有崔氏集团的武者在外面守着,他们想要带走崔云逸,实在是难如登天。

    可是事到如今,别无他法,杨旷下了死命令,此次行动必须完成,付出任何代价都必须做到。在寅虎眼里看来杨旷的命令比天大,宁愿死都不会令主子失望,细细考虑了一番,他对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人便一个跳步,绕到崔云逸的后背,一个手刀劈在他的脖颈,崔云逸随之晕倒,被剩下的人熟练的绑了起来,装进了一个麻袋。

    “大福,你力气大耐力强,他就由你来背。”寅虎战略性的进行任务分配,包括吸引注意,撤退路线都定好了:“留五个人带着一个麻袋朝城门走,往里装满东西,假装成一个人的大小,其余的人跟我从巷子里撤退,明白了吗?”

    众人不敢怠慢,应声答道。

    “行动!”寅虎下令,五人带着麻袋直接从窗户跳下,楼层不高,加上训练有素,落地直接在大庭广众下朝着城门奔走。

    接下来的一幕不出寅虎所料,在五人出现在街上时,他便发现屋檐上有许多人开始追击,看身法都是练家子,崔氏集团的武者遍布洛阳,任何的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感慨之余寅虎没有忘记任务,待追击的人与自己的五人消失在街道上的时候,他也带着剩下的人从后面的那扇窗户跳下,下面正好是幽僻的小巷子,利于他们隐匿行动。

    跳下去的那一刻,寅虎暗叫不妙,他的耳朵可闻隔墙之声,而方才落地时他有听到了屋顶瓦片松动的声音——还有崔氏集团的武者。

    对方心思也是极其敏锐,并没有一口气派出所有武者追击他们放出的幌子,耐心的等待着真正的目标,谨慎至此地步,绝非等闲之辈。

    “快走!”寅虎大喝一声纵跃到负责麻袋的大福背后,一掌将其推向前方,助他快速逃离,其余人也是迅速为大福殿后,寅虎跑在最后,时刻警惕着来自后方的威胁。

    屋顶的武者速度更快,纵身跃下直接拉近了距离,同时开始拼命的追击,两支队伍在巷中展开追逐战。

    寅虎稍稍向后瞄了一眼,见一武者已经快要追上他,当即握拳回攻,正中对方面门,武者失去重心滚落在地上,无力再追,寅虎也因为一刻的攻击减慢了速度,另一位追击者趁机加速赶上了殿后的野火人员,上去就是一个杀招,瞬间有两名人员当场身亡。

    一个武者竟有如此实力,寅虎越发觉得凶多吉少,本想上前帮忙,谁料后方三名武者接踵而至,他不得不便追赶便防守,三位武者的暗器不间断的从他们的袖中飞出,寅虎迅捷的躲闪,速度不减。笑话,他可是野火的最高战力,要是连几个武者都对付不了,他就真的没脸在野火担任寅虎这个称号了。

    大福背着装载崔云逸的麻袋,奔跑了有段距离,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起来,他又不敢回头看,只能拼死的跑,那么多人为他殿后,他也不能拖后腿。

    追逐战的优势逐渐由野火转向崔氏集团的武者,还没出巷子就有四人倒在了武者的手上,寅虎一路边跑边放,在莫大的压力下才仅仅勉强杀了一个伤了一个。

    巷子快要跑完了,武者也快接近了他们,大福的耐力支撑着他第一个跑出了巷子,他第一次回头看了看后面,却发现为他殿后的兄弟只剩下三四个了,寅虎在后面被三面夹击,无论击退哪一个都会有新的武者追上去接替被他击退的那个位置。

    “大胆狂徒!竟敢劫持崔家的公子!速速交人投降!不然格杀勿论!”后方一个雄浑的声音从巷中传出,寅虎听这声音就知道来人不俗,多年的直觉告诉他对方一定是个高手,而且有很大的几率的比自己强。

    大福还在逃跑,出了巷子是个街道,这个时间人很少,而且对面连接的是另一条巷子,他急于进入新的巷子,便顾不上一切的冲向对面的巷子。

    “大福!小心!”寅虎在后面定睛一看,大喊着提醒着大福,大福认得寅虎的声音,立马刹住停下,这时他才发现对面的巷子里出现了成群结队的武者,比后方的还要多。

    怎么会这样,崔氏集团的武者竟能算到这一步吗?太不可思议了吧。寅虎心底的绝望开始萌生,他不怕死,他怕的是失败,主子的命令完不成比杀了他还难受。

    自己明明在这条巷子布下了许多增援,为什么出现的却是敌人的部队,难不成?他一个旋转挑掌将围攻的他的三人一举击退,集中注意在耳朵上,从对面的巷子深处,听到了厮杀声。他的增援还在,也没有被歼灭,只是被武者部队牢牢的挡在了另一边。

    寅虎等人无奈的止住前进,团团的围住大福,两边已被堵死,虽然可以从街道逃走,可是一旦遇到巡防队伍,比被崔氏集团歼灭还要严重。一旦野火公之于众,主子的安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他脑海里想不出别的法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麻袋里的崔云逸,万不得已只能用这位公子哥的性命来行缓兵之计。

    “投降吧,我的人不止这些,一刻钟内还会源源不断的赶来,你们今日是插翅难逃!”追击声音的主人终于出面,那是一个国字脸男人,跨着大步子出现在寅虎面前。

    寅虎苦笑了声道:“看来你就是崔氏首席武者闫克宇吧。”

    “彼此彼此,是吧,野火的寅虎阁下。”被称为首席武者的闫克宇很礼貌的回应着。

    “既然你知道寅虎这个称号,就应该知道背负这个称号是绝不会投降的。”

    闫克宇不为所动道:“我也只是客气客气,没指望阁下投降。”

    “你不怕我要了你家公子的命?”

    “阁下要是真想取公子性命不早动手了,之所以不动手是想借此牵制崔氏吧。”闫克宇敏锐的洞察了寅虎的所有目的,算准了对方不敢动手,“你可以尽管试试,我可以保证就算杀了公子你们也得不到任何好处,相反的,你们野火以及背后的人会承担严重的后果。”

    寅虎咬牙切齿,现在他已是无计可施,但也决不能坐以待毙,他做好了赴死的觉悟。

    崔氏武者蠢蠢欲动,闫克宇却迟迟没有下达围攻的命令,他的目光转向了堵截野火的巷子中,寅虎也发现了,巷子里有了新的变故。

    不管怎样,这个变故是个转机。

    巷子中的武者部队被迫退出了巷子,寅虎当然明白不是野火所为,确切的说是刚加入战局的第三方人。

    “来者何人?为何要多管闲事?”

    巷中野火的增援与另一对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迎面走来的是一个矮小的蒙面人,像极了孩童的身形。

    闫克宇沉闷的说到:“敢卷进洛阳的争斗,又能击退我的人,全城恐怕只有一个势力能做到。”

    矮小之人用沙哑的声音回到:“在下暗香阁小阎王,特来会会鼎鼎大名的闫首席。”

    寅虎送了口气,暗香阁果然与他们统一了战线,虽然不知其中细节,但此刻用不着多想,合力对敌便是。“野火寅虎感谢暗香阁相助。”

    “用不着谢,盟友罢了。”小阎王口气不善,寅虎到也不在意,现在生死关头口气算得上什么。

    “暗香阁历来不问世事,如今要插手我们的事,不怕引火烧身吗?”

    “轮不到你说。”

    “那就是没得谈了,阁下不会以为合两派之力便能令我们退却,未免太小看崔氏的底蕴了吧。”闫克宇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再加上暗香阁又如何,他手下的武者比两派加起来还要多,早已是胜券在握了,又何惧与他们。

    小阎王与寅虎也摆好了架势,准备接下来的血战。

    “上!”闫克宇一声令下,无数的武者冲向了他们,小阎王无视武者直奔闫克宇,寅虎则率领两派人员正面与冲来的武者交战一片。

    小阎王身法迅速,几个闪躲避开了途中干扰与他的武者,顷刻间来到闫克宇身前,一柄袖剑忽的刺出。“叮当”一声,剑锋刺在了闫克宇的护腕上,铁质的护腕巧妙的挡住了攻击,随后一个扫堂腿甩出,逼得小阎王纵身跃起跳到他的上方。

    一拳迅猛的打向空中的位置,小阎王来不及抽剑抵挡,在空中侧翻躲过,落地抬头又是迎面而来的拳头,于是后滚再避。闫克宇一套连击逼得小阎王避之又避,好不容易停下片刻,还没等小阎王喘口气,侧翻一脚踹在下意识格挡的袖剑上,愣是踩弯了袖剑将小阎王踹飞了一段距离。

    索性小阎王身形轻巧,借势转移了半数力道,在地上划过一片印子重新起身。

    “不愧是闫首席,在下自愧不如。”小阎王的声音更嘶哑,不知是受了伤还是很愤怒。

    “阁下也不差。”闫克宇哪里肯再浪费口舌,说完便又是猛虎之势攻了上去,两人再次进行着激烈的交手。

    后面的寅虎一连击倒了不少武者,发现人数太多,应接不暇,对于此前浪费大量体力的情况来看,他不得不暂时防守进行休整。

    好在大福死死的抓着麻袋,被保护的很好。

    那个暗香阁的小阎王看上去不是闫克宇的对手,寅虎现在自身难保,在后面干着急。

    以武者对暗香阁与野火的战局依旧难分高下,很难想象以一敌二还能游刃有余,崔氏集团的实力究竟该恐怖到何种地步。

    前面单挑闫克宇的小阎王屡屡败退,完全是处于劣势,处处被压着打,再有几十个回合,难保不会被当场击杀。

    “够了,闫首席,咱们收手吧。”在场所有人全都因为这句话停下了战斗,顾头盼尾的四处张望,发现根本不是在场中人发出的声音。

    寅虎头一次晃了神,这个声音他曾经听过,绝对是那个人的声音,他也仅仅听过一次,但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因为太深刻了。

    那是野火会议的时候,与主子在一间房间中一起谈话的那个人,耳朵的敏锐自然而然的让他听到了屋中的对话,内容都是无关紧要的,但那种阴森入骨的感觉,他实在是无法忘怀。

    那个人的称号在野火中也是最神秘的存在,甚至只有亥猪与主子见过其本人——“辰龙”。人如其号见首不见尾,如龙一般神秘。

    众人的视线中都望见了从街上堂而皇之走来的那个人。

    此人穿着显眼的青绿服装,脸上带着獠牙恶鬼的面具,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使所有人都不由倒吸口冷气。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气场,一股子阴遂的感觉。

    闫克宇没说话,他瞥见了寅虎的惊讶之色,顿时明白了一切,来的是被称为“辰龙”的人,唯有这个人,使他们崔氏集团摸不到一丝信息的诡异存在。

    于是他紧张的问道:“阁下希望收手,不如就此将公子交还与我们,就此罢手也并非不可以。”

    一向雷厉风行的闫首席此刻如此妥协的样子令武者们不解,甚至有人开口道:“大人,咱们完全可以剿灭他们,何必跟他们废话。”

    “闭嘴!”闫克宇心中直骂手下人愚蠢,虽然看上去自己占了上风,可是照这样打下去也只有两败俱伤,更不知鹿死谁手,小阎王绝对有保命的手段,寅虎在武者部队也只能暂时压制,一旦寅虎恢复气力,败退也是五成几率。眼下又冒出个不知来历的辰龙,只能是越来越不妙。

    辰龙再次开口:“闫首席误会了,人是不可能交还的,我这是给你生路,不想损耗太多人手。你若再不收手撤退,我可以保证你们全部会死。”

    “阁下未免太过自大了吧,没看见”闫克宇还想虚张声势。

    “够了,我不想说第二遍,你自己心里清楚,打下去不说没有胜算,也断然不会好受,与其两败俱伤,为何不暂时收手呢。”

    “阁下又有什么把握取我性命?我的人还在巷子的另一头等着,这不就是你们不撤退的原因吗?”这句是心里话,他不知道对方哪里来的自信能说出自己必死的言语,出于万一暂且先询问一番。

    辰龙带着面具,没人看得到那张面具下有什么表情,第三句话也说了出来:“我设法让巡防营得到你们交战的消息,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到了。”

    什么?!众人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地下势力的人居然通知了巡防营,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人也在其中吗?

    寅虎自然也在惊讶的人当中,这家伙是失心疯了还是怎么了,被巡防营发现可是非同小可,用这种极端的法子太冒险了,主子怎么会放心让这种人加入野火。

    闫克宇还想再说,辰龙第四句话直接打断了他:“不信?为何不让你的人去看看。”

    “去看看。”一名武者飞速的冲到街道上远远望去,又惊慌的回来:“大人,真的有,就在街那头,估计一会就到。”

    闫克宇这回真的是感到恐怖了,那家伙居然做到这种地步,到底是什么样的疯子才能干出这种不合常理的险招,可是没有多余的时间留给他去揣测这个人的心思了,现在不撤,恐怕真的会被一网打尽。

    犹豫纠结后,他果断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武者部队应声从巷子中逃窜,暗香阁与野火的人也在一脸懵逼惊慌中开始撤退,最为震惊的寅虎临走不忘再看向辰龙,结果等看去时,那里连个影子都没有了。

    “这个疯子!”寅虎后怕的骂了句保护着大福开始撤退。

    街道上在很短的时间清净了下来,留下的只有一具具交战后倒下的尸体,巡防营随后而至,千人的队伍诧异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四下找不到一个人影,只能开始收回尸体,队伍驻守在此地,分派出许多队伍开始对附近各处进行搜索。

    暗香阁副阁主在之前的酒楼楼上目睹了战况的全程,为人老练如他也不由倒吸口凉气,那个辰龙真是个恐怖的家伙,有时候能力无法让人惧怕,可疯子就不一样,杨旷能有这种疯子来帮助他,就不怕有朝一日无法控制吗?

    “副阁主,阁主他老人家让您回去一趟。”

    “阁主看来是知道结果了,我马上回去,必须要求他老人家全力调查一下这个辰龙的底细,这人太危险,必须要了解,一点点也要了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