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危局
    上了马车,杨旷下令继续前进,在莫邪上车前先屏退了一众人,避免流出自己携女伴归京的消息。

    “你觉得那人什么情况?”杨旷询问着莫邪。

    莫邪通常对他的问题有些敏感,大概是从来没答对过,有了心理阴影罢了,好歹不能无视他,于是回到:“我觉得那人说的是真话,不像是撒谎。”

    “我是问那人是谁派来找我的?”

    果然每答对,莫邪气鼓鼓的摇了摇头。

    “一点头绪都没有?”

    回应的一连串的摇头。

    杨旷深呼吸了一口长气,道:“有人想借我之手培养他的人,估计是认为我很缺朝中的势力,缺了便会需要,需要就会去全力栽培,于是他送来一个能人,他知道凭我的能力想将一个人推上高位不难,还是能推到他力不能及的位置。此人之手段,恐怕不俗。”

    “那你为何还要答允那人?”

    “因为我确实需要,更应该说是渴求。野火是暗地势力,见不得光的,我无法在军中使用的得心应手。而此次北境之战让我更清楚的认识到将才的重要性。龚起迟早是要卷土重来的,到时候扫清一切掣肘的他将会更难对付,如果不找一个能与之抗衡的人,北唐毫无疑问会尽收北境。”分析出前景的杨旷缜密的令人害怕,句句剖析的入木三分,一面忌惮着日后的战事,一面感叹乞丐的幕后主使手段之高明。

    高明之处有二。清楚的了解他眼下缺失的力量,及时的送来能人,不仅能助他一臂之力,也能顺便借他之手培养自己的势力,一举两得,此为一;其二,算准了他的警惕防范,在合适的时间送来了合适的人,给他开出了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两步看似简单易懂,实际上推算起来十分不易,更令人头疼的是杨旷对此毫无头绪,查遍了脑海所有人的记忆也翻不出跟这有一点点关系的资料。

    “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了?”莫邪听他这么解释,放松的心也瞬间紧绷。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决定收下他,至于后果,现在唯有走一步看一步,我不可能算准每一步。”杨旷愁眉不展的叹气道,谋略满腹的他也难寻良策,洛阳的局已经越布越大,已经快超过自己的能力范围。

    “殿下,有您的信。”车窗外响起声音。

    杨旷撩起帘子的一条封,拿过了伸进来的信,面无表情的拆开,全然无视了莫邪递过来的蜜饯。

    莫邪自感无趣,自己吃了,杨旷扫完了信中内容后三两下撕掉了信件,借着烛火给烧了。

    “野火的信上写了什么?”莫邪好奇的问道。

    “不好不坏。”杨旷道:“信是辰龙的写的,我带着野火其余干部出征时,仅留下他自己的队伍留守洛阳各个据点。例如战时洛阳大大小小诸多事宜,都是由他负责于我通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崔氏集团行动了。”杨旷沉重的吐出了这个重大消息。

    莫邪半张嘴,惊讶道:“不是吧,你那个弟弟才封王几天呐,这帮家伙就开始急不可耐的动手!”

    “我也不清楚究竟为何如此迫切,但现在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缘由,当务之急是顶住他们的势头,不能再让崔氏集团扩大下去。”

    “崔文具体干了什么?不会已经对你的野火开始围剿了吧。”莫邪担忧的问道。

    “还没有针对野火的动作,他们做的,是拔除了十六处别国探子的据点,一举掌握了洛阳大半的地下势力。”

    “何时开始的?”

    “昨日,而从昨日到今日,一天的时间完成了这些事。”杨旷道出了崔氏集团的恐怖,“他们控制了一些探子,获知了他国的情报,这样一来别国会因为崔氏所掌握的情报对他们提供帮助以避免情报泄露。那时加上暗香阁,我们也不是崔氏集团的对手了。”

    莫邪直冒冷汗,对自己所属的暗香阁的实力她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杨旷方才亲口承认如今野火加上暗香阁对抗崔氏集团都难有胜算,着实令她打心底害怕。

    “你的人顶得住吗?”莫邪问道。

    “顶不住也得顶,一旦崔氏完全占据主动权,我们就真的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要不我马上回去一趟去问副阁主要些人帮你。”

    杨旷摇摇头道:“协商战线的事情我已经交给巳蛇去做了,你再去也是无用,不过我确实需要加快速度了。”

    莫邪就算再笨都明白了杨旷话中之意:“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去,路上太危险,若你真要走也得带上我。”

    “我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需要你留在车上,换上我的衣服,伪装成我还在队伍中的假象。”杨旷看着含泪的莫邪,也是没料到后者会如此激动,思索后欣慰的摸了摸对方的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带着几个心腹一同赶路。情况已经由不得你我怠慢,这是我的命令。”

    命令,是不容许违抗的,莫邪虽不属野火,却也是忍住答应了杨旷的要求。

    “洛阳真是风云涌动,有仁德圣明的皇帝,有权柄滔天的太监,有闲散直率的王爷,有一身正气的文官,有天真正直的武人,还有无数的身在局中不知局的棋子。”杨旷感慨着洛阳的乱局,扣响木板示意停车,而后屏退了所有护卫。

    杨旷三两下脱去了身上的衣物,连同首饰都丢给了莫邪,此刻光着身子站在地上,弄得女子好生脸红。

    “穿上这身。”杨旷边说边穿上了另一套 紧身绿衣,办成游历子弟骑上马,一声口哨吹响,几个留在身边的野火武者悄然来到了他的身边,一样人手一匹好马。

    “杨旷!”莫邪喊道。

    他回首看去,莫邪露出了微笑:“路上小心。”

    “我会的。”杨旷一声“驾!”几人策马崩腾而去,绝尘无影。

    莫邪瞻望着消失的背影,换上了杨旷华丽的服装,重新上了马车,学着杨旷的口气召来了所有护卫。

    “所有人,继续前进。”坐在车中看不清脸,光听声音还真像那么回事,护卫们也不起疑,遵守着命令继续出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