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伯乐千里马
    “我们这是到哪了?”杨旷挑着车窗露出一条缝,观察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与建筑,好像没见过的样子,所以问向莫邪。

    “这里是雍县。”莫邪说到。

    “雍县?我记得来的时候没经过这里吧?”

    莫邪白了他一眼,道:“不是你要全速赶回洛阳的嘛,所以挑的都是好走的捷径,自然不一样。”

    “这样啊,最近头疼,小事没在意过。”杨旷扶住额头皱眉道,“那帮将士送行的排场弄得太大,现在耳朵都疼的紧。”

    回想到出发前的时候,万千将士齐齐站在城门外送别自己,虽然情理之中,但确实难受,并不是杨旷得了便宜买个乖,只是又要现身挥手示意,又要接受欢呼,对于最近烦躁的他来说实在是煎熬。

    “你就在那装吧,心里指不定乐翻了。”莫邪没好气的回了句。

    杨旷没法子反驳,确切的说是没力气反驳了,头晕胸闷,干咳了几下扣了扣木板,示意马车停下。

    “殿下,有什么吩咐吗?”马夫在车外问道。

    “没事,本王要下去走走,透透气。”

    “是。”

    杨旷走下马车,习惯的回头看看车厢,发现莫邪还待在车里,这才放心的走开,几十个护卫不敢跟的太近,殿下一向不喜有人跟着,便远远的跟随着他的步伐。此行返京他带了三百名护卫,各个是军中的精锐,兵不在多而在勇,况且人带多了也走不快。

    雍县街道有些破烂,不知是常年在洛阳待着眼光太高了,杨旷总觉得入不了眼,他依旧是便装上街,连同护卫也是一般,主要不想引起太大的注意,俨然一副公子哥的模样。

    走到一条巷子口,里面突然有人喊住了他。

    “这位公子,我看你器宇轩昂,必是名门望族,要不要过来与我下一盘棋。”

    杨旷头刚转过去,一个身影就窜到了身前,他并不惊慌——莫邪来了,她死死的挡在杨旷的面前,双手已然握紧了腰间的匕首,随时都能抽出。

    而喊住他的那个人,是个蹲坐在巷子里的乞丐,为什么一眼看出他是乞丐,因为有着乞丐的所有特征:蓬头遮面、衣衫褴褛、肮脏邋遢、还有一股子臭味。

    “讲几百遍你都听不进去,从来阻止不了你下车。”杨旷无奈的拍了拍莫邪的香肩,道:“让开,我想跟他下一盘。”

    “殿公子,小心是”莫邪差点喊漏了嘴。

    “怕什么?他就一个人,再说后面还跟了一帮子人,还有一个妳,谁能取我性命。”杨旷直接推开了莫邪,惹得后者一阵恼火。

    “小人果然没看走眼,公子当真是个人物。”从乞丐嘴里说的话来看,估计是个中年男子,声音洪亮却有些沧桑,也只有中年才会有这种音色。

    “你是专程来找我的,还是街道上的偶遇?”杨旷无视了地上的灰尘,很干脆的坐在乞丐的对面,乞丐从衣中掏出了棋盘和两碗棋子。

    “你很爱下棋吧。”杨旷莫名的问了句。

    “哦?公子何出此言?”

    “说句不中听的话,你一个要饭的,浑身上下应该每一处干净的地方,棋子棋盘却依旧亮丽发光,想必是每天都要拿出来下几盘。”

    乞丐愣了下,忽的扬天长笑道:“哈哈哈哈,我浪荡这么多年,总算是遇到一位明眼人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要不然咱们边下边说?”杨旷放下架子抬手请到。

    “好好好。”乞丐的眼睛明亮起来,递给杨旷一碗棋子,“公子先手。”

    杨旷没跟对方客气,拿起棋子开始下了起来,两人开始你一棋我一棋,互相博弈着。

    “公子缺人吗?”乞丐问着下了步棋。

    “怎么?我看上去像是缺人吗?”杨旷目光不移的盯着棋盘,思索着下一步。

    “小人问的是有才之人。”

    “你在说你自己吧,好,”杨旷走了一步,抬头望着对方,“说说你有什么值得让我需要的。”

    “小人很擅长博弈。”

    “下棋只是消遣,算不得数的。别看我这样,其实并不喜欢招揽文人墨客。”杨旷说着等着对方下一句话。

    乞丐的目光从厚重的头发中冒出,灼热的盯着他道:“小人不仅擅长棋盘博弈,更擅长兵场较量。”

    “兵场?你?”杨旷狐疑的打量着乞丐,歪着头道:“你怎么证明?再说你又如何确定我会需要打仗的人。”

    “商国北有唐虎南有夏蟒,处处都是战机,每年都有打不完的仗,公子难道不希望培植在军中的势力吗?”

    “即便如你所说,你又如何证明你有统兵之才呢?再有为何不去从军,脚踏实地的当上将领?”

    “公子不知,军中水深似海,处处是高官子弟,处处是官官相护,要想凭自己的一身本事走上高位,一辈子恐怕都没什么机会,所以”

    “所以你就想借我之手扶你上位,是吧。”杨旷露骨的揭开了乞丐的目的。

    “没错。”

    “你打过仗吗?”

    “怎么会没打过!”乞丐似乎是会错了意,怒吼了声,要不是没什么动作莫邪恐怕就抽刀刺上去了。

    看着杨旷淡然的眼神,乞丐貌似发觉自己的失态,惭愧的低首边下棋边道:“小人打过,小人不仅打过仗,还当过一个营的把总。”

    “把总可不小,能带千人的队伍啊。”

    “是啊,当年我带着兄弟们在西蜀征战四方,无人可挡,直到得罪了一个偏将,直接被打入了深渊。”乞丐这是并没有自称小人而是说我,讲话的同时回忆到了某些岁月,那段值得自豪的岁月。

    “那个偏将直接罢了你的职?”

    “要真是罢职就好了。”乞丐的语气逐渐变得悲伤,用一种装不来的语调说到:“那个混账,派我去对抗羌人,我带着八百个弟兄,他们个个都是响当当的汉子,可对面有三千人呐!”说到最后一句他加重了语气,悲伤变为无尽的愤怒,“我带着弟兄们正面吸引羌人的注意,等待偏将答应的增援,谁知道”

    “他出卖了你,把你丢在那里等死。”杨旷摸了许久的棋子落下了一步。

    “公子猜的很对,我命大,被手底下的兵给救了下来,也只有我一个逃掉了,而弟兄们,没一个活下来。”乞丐怨念的眼神令人后背发凉,“我成了逃兵,回不去军营,被万人唾骂,唯有流浪各国,我找了那么多人,没人愿意相信我的才能,所以我一直盼着一个人,一个伯乐。”

    杨旷观察着棋盘布局,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法子,于是撒手认输道:“下不过你,我认输。”

    “公子棋力不俗,比常人好多了。”乞丐殷切的笑着。

    “伯乐能识千里马,你自比千里马之才,愿我为伯乐识马之辈。好,我便答应你这请求。”杨旷起身拍了拍衣裳的灰尘,给出了答案。

    “这么说公子”乞丐欲起身。

    “别急,等我说完。”杨旷故意卖了个关子,“既然你对自己的才华十分自信,那么自己来洛阳找我,你只要到了洛阳,我便能用手段让你平步青云。”

    乞丐一脸愕然,他在杨旷前一句话中以为对方敲定准备带走他,哪里料的到会有如此的转折。

    杨旷话说完就走,乞丐不甘心,急忙追了上去。“砰”杨旷回头一看,乞丐竟然摔倒在地上,他是个瘸子!

    “公子!小人真的没骗您!您大可以试试小人的才能!”

    “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特意等着我的,雍县偏僻,我这才刚下车走几步就能碰到你,不是巧的离谱吗?说吧,谁让你来找我的?”杨旷的眸子忽的冷凌,口气也严肃起来。

    “小人小人”

    “不想说也没关系,我也喜欢嘴巴紧的人。”杨旷舒缓了眼神,道:“我要你亲自来洛阳,至于你的才华,我自会安排人去考验你。”

    乞丐无言以对,目送着二人离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