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罗家
    演武场上,有两个壮硕的男人在互相对练。

    “圢!”剑落在地上,年轻的男子大口喘气的俯身休息。

    “拿起来!”年长的那位用着命令的口吻说到。

    年轻人不敢违背这位的话,只能拿起剑继续战斗。几个回合后,剑又被打落在地,根本不是年长者的对手,这也难怪,毕竟北唐中除了龚家父子,谁都没把握说能打赢这个名叫罗如烈的男人。

    “是孩儿输了!”年轻男子便是罗如烈长子罗睺。

    “哼!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这么娇气!”罗如烈一面教训着不争气的儿子,一面将自己的剑也丢在地上,道:“知道错在哪了吗?”

    罗睺有些不甘心的答道:“孩儿不知。”

    “嘴硬!为父问你,前些日子挑衅龚家的事是不是你的主意!”

    “不是。”

    罗如烈猜到他会这么回答,一巴掌打在了罗睺的左脸上,啪的一声响,脸上不仅留下了一个显眼的掌印嘴角也被打出了鲜血,而被打的罗睺没有任何表态,一副习以为常的态度。

    “你真以为我不清楚你肚子里的那些小九九,现在为父还活着,罗家还是我说了算!”罗如烈怒喝道。

    “孩儿就是不懂!龚起前线屡屡挫败,放着这么大好机会弃之不用,难道还要等龚家重整旗鼓吗?咱们罗家还要等上多少年才能成为北唐的武将之首。”罗睺不服气的反驳道,没错,那些挑衅的事是他干的,他认为龚家会就此衰落,应该一举将他们踩下朝堂。

    “无稽之谈!为父的确希望能够超越龚家,但不是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罗家,从来都不是小人的天下!”罗如烈不断重复着家族的原则和骄傲,不允许这个长子败坏,哪怕是一丁点。

    罗睺受够了父亲假仁假义的理由,咆哮道:“什么小人君子,统统都是借口,你永远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哪里知道整个家族为了你的理想,都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是我罗家的理想!是代代传承的志向!黄口小儿,今日若不给你个教训,日后说不定会干出什么大逆不道的坏事!”罗如烈一个健步迈过去,罗睺不反抗,拳头正要打在儿子的脸上,他却猛地停住。

    罗睺闭着眼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拳头,睁眼看去,父亲愤怒的视线早已转移到另一个方向,他寻着视线望去,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罗叔叔,许久不见。”

    罗如烈紧绷的怒脸没有放松,就保持着刚刚的表情说到:“你是叶兴梅的儿子。”

    “叶青,你来这干嘛?”罗睺似乎是羞于被别人看到父亲教训自己的狼狈,语气中包含着慢慢的不善。

    被称作叶青的男子穿着身紧身武服,像极了刺客之流。见罗睺不善,尴尬的道:“我也不知道罗叔叔正在教训你啊,要是知道便在府外多等片刻了。”

    这话适得其反,听的罗睺火冒三丈,碍于父亲在场,不得不强压住怒气。叶青一脸的得意,对此表示很享受,他一直都很喜欢欺负别人。

    “功夫不错,那帮侍卫居然一个都没发现你啊。”罗如烈对叶青还是有些欣赏的,至少比自家不争气的儿子强得多。

    “罗叔叔哪里话,要不是您府上那几位高手认得我,恐怕早在前院就被拦下来了。”

    “怎么有空来北唐了?”

    叶青随意的回到:“这不是大师兄跟三师弟打起来了嘛,我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去拜访了一下老师,顺路看看能不能碰上大师兄,结果他还没回来,就只能先来这玩玩呗。”

    “你这家伙,把我们罗家看成什么了,你的驿馆吗?”罗睺看这小子不爽很久了,实在忍受不了他的态度。

    “不得无礼。”罗如烈呵斥道,转而又淡淡的对叶青说:“你说顺路来看龚起?他败了?”

    “小侄也不太清楚,只是猜测。而老师给出的答案也跟我的猜测一样。”

    “这样啊。”罗如烈还没收到任何关于龚起战败的消息,从叶青的话中恐怕真的是败了,他对于竹居士还是有所听闻的,现在想想有些后悔没将自己的孩子送过去学习。

    “睺儿,好生招待小青,为父先出门一趟。”

    罗睺看着父亲连沐浴都顾不上的离开,想必是针对龚起退兵一事有所行动,还口口声声光明正大,作为儿子都有些厌烦。

    “你别乱想了,你父亲只是去协商一下军备的事务,大军撤回是要做很多准备的,跟你心里以为完全不一样。”叶青的双眼瞬间洞察了罗睺的心思,好心的劝道。

    “要你多管。”被人拆穿心思换做任何人都不好受,可惜父命在上,罗睺没好气的说道:“等我会,我去洗洗。”

    叶青送了耸肩,这对父子啊,子不知父父不知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