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宫廷三友
    谢量海,这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其实是当今商宫的第一大红人——谢公公,宫内的太监首领,以及商帝的贴身奴才。

    以其当下的权势地位,即便是知道了他的名字,也不敢说出口,而此时却被除了商帝以外的人喊出来。

    俊秀的脸庞侧转瞄去,立马变成了笑眯眯的眼神:“奴才参见老王爷。”

    来着大步流星,走路都带起一阵风,操着雄浑的口音说道:“免礼吧,你我都认识这么久了,装什么拘束。”

    谢量海抿着嘴唇笑着,重新站了起来:“呵呵,老王爷怎么来了?莫不是要拜见陛下?”

    “不是,再说本王见陛下还用请示?”

    “说的也是,陛下可惦记着您呢。”谢量丝毫不觉得对方冒犯,眼前的人是当今陛下的同胞兄长,大商的老王爷,陛下素来与之交好,不用请示太正常不过了。

    “本王今日是来找你的。”

    “找我?”谢量海茫然的问道:“老王爷找我作甚?”

    老王爷把脸拉了下来,故作不满道:“怎么?本王找个认识多年朋友聊天都不行吗?”

    “唉,尊卑有别。”

    “别废话了,本王知道现在陛下在书房里读书,不到一个时辰不会出来。再说了侍奉的人多了去,少你一个又何妨?”

    谢量海略显吃惊道:“老王爷知道的这么详细?”

    “哼,一个是我朋友,一个是我弟弟,本王当然了如指掌。”老王爷大大咧咧的笑着,惹得来去的宫女太监不断侧目,“现在没理由推辞了吧,还不跟本王好好叙叙旧。”

    “行行行,边走边聊吧。”谢量海无奈下屈服了老王爷的“威逼”,苦笑着跟着老王爷漫步。

    二人漫步到了御花园,谢量海率先开口:“那么老王爷此行究竟是为了告诉我什么?”他这一次没有奴才,既然老王爷强烈不接受礼数,也不能扫了对方的兴致。

    “旷儿的事。”老王爷不经心的提到了如今洛阳话题的中心。

    “哦,武成王殿下啊,听说又干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呢。”一提到杨旷,谢量海满脸的笑容。

    “没错,策反胡军这种事还真是惊天动地,可惜还是没能干掉那头猛虎,北境依旧威胁无穷。”老王爷貌似对龚起有很深的敌意,语气中满是憎恶。

    “老王爷别这么想啊,至少北境能消停个一两年了。”

    “你也是这么想的?”

    谢量海问道:“什么怎么想的?”

    “少给本王装糊涂,就烦你这样。”老王爷佯怒道,“龚起一人之力对两军,还能够全歼胡军,足矣证明他是有实力征服北境的,可即便至此地步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话至此停下,等着谢公公的回答。

    “瞧老王爷您说的,开个玩笑罢了。其实你我都明白龚起再怎么能打都没用了,唐廷对他已经起了疑心,北胡也会因为王子遇刺迁怒北唐,他这兵不退也得退了。”

    “漏了点吧,故意的?”

    谢量海迷之微笑,点头道:“还不是给老王爷您说几句,就您那脾气,全说了又该闹脾气了。”

    “哈哈哈哈,还是跟你聊天快活。”老王爷爽朗的笑着,继续补充最后一条:“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便是唐帝的杀心。”

    两位中年之人,畅谈着天下局势,对每一个步骤,都近乎了如指掌,一字一句都透着深深的底蕴。谢量海谢公公,老王爷,两位皇帝平日最亲近的人,说出的话竟各个城府非凡,洛阳的水,恐怕也是深不见底。

    “唐国的那位君王,似乎不太喜欢龚起。”谢量海眯着眼说着。

    “除了我朝陛下,试问古往今来那么多帝王谁能放心权臣。”老王爷当年也是横刀立马的储位人选,即便商帝仁德却也是主动退居二线,基本不参与朝政。作为一个臣子,首要的任务是让皇帝安心,不论皇帝是什么样的性格。

    “陛下是何等的胸襟,脾气如老王爷这般都能开口夸赞。”

    “哟~你这家伙,又开始顾左右言他。”老王爷听出了话中的揶揄之意,吹胡子瞪眼的怒对谢量海。

    谢量海连连告饶,唯独是对这老头是无计可施。

    “不过话又说回来,旷儿这次干的真是不错。”

    “谁说不是呢。”谢量海望着园中的姹紫嫣红,浮想起殿下儿时,欣慰的说到。

    二人触景生情之时,身后猛地搭上两只手,分别重重的拍在二人的左肩右肩上,震得二人一惊。

    “你们两个不要命的老东西,背着朕说什么悄悄话呢?”

    两人相视一笑,回头先躬身道:“参见陛下。”

    身后的人自然是商帝,商帝不耐烦的挥手示意免礼,见二人起身清了清嗓子说道:“一个朕的贴身太监玩忽职守,另一个朕的哥哥进宫都不讲一下,该当何罪啊?”

    “估计,不是死罪吧。”老王爷没个正经的答上了话,谢量海偷笑着不说话。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嗯罚你们今晚不醉不归,哈哈哈哈!”皇帝放下了朝堂那副不怒自威的架子,随意的开着玩笑,不愧是老王爷的同胞兄弟。

    “臣看来不得不接旨咯。”

    谢量海笑了笑,道:“奴才恐怕不行,一来酒量差得很,二来身份低微,若是被人说出去,怕是”

    “你敢抗旨?嗯?”商帝半劝半威胁道。

    “这”

    老王爷这暴脾气,当时就抓着他不放,对着商帝道:“陛下你还不了解他吗,以前就这么矫情,直接动手最合适。”

    “王兄所言极是,哈哈哈哈,走。”商帝会心的应和着,两人一拖一拽把谢量海拖进殿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