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落幕
    商军拼命的与唐军对抗,使出了浑身的血性依旧还是占了劣势,唐军的阵法配合实在是无懈可击,有序的排列让疯狂的商军使不上力,徒劳无功。

    杨旷眼皮跳动,他目光所触及的龚起离开了帅椅消失了,狂喜,兴奋,他赌赢了。

    “上将军!探报传回!”

    “不用报了!”杨旷根本就不用想就知道墨羽那边大功告成,胡军绝对反骨了,于是他强忍着激动对着商军道:“唐军撤了!不许追击!”

    命令下达到各个统兵将军那里,他们惊讶的发现唐军真的开始放弃对商军的进攻,飞快的转身朝着后方行军。就连缠绕在商军后阵的骑兵也头也不回的直奔后方。

    唐军先撤了!将士们自然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正面击退了唐军!!!

    “唐军撤了!唐军撤了!”

    “我们终于赢了!”

    将士们扯着喉咙嘶吼着、欢呼着,整个商军一同举起了手中的兵刃对着天释放着胜利的喜悦与胜者的骄傲。

    “上将军有令!不得对唐军进行追击!立刻撤回邺城休养生息!”传令兵们四散到军队每个队伍宣布着杨旷的指令。好在将士们已经对击退唐军这件天大的喜事满足之至,丝毫不在意此时撤退。

    换句话说,杨旷是他们的战神,带着他们第一次打败了唐军,这份荣耀将伴随着他们一生,在他们眼里的杨旷不再是一开始的皇族子弟,他是商军的信仰,是胜利的使者。

    “上将军!上将军!上将军!”

    无数人呼喊着杨旷,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个年轻将军的身上,而其本人,一脸的庄肃,同样也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中,他的执着,完成了。

    强不代表赢,弱不代表输。

    他这么玩命的赌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证明他能追上曾经遥不可及的背影,证明他也是竹姨的得意门生,执着的是那他自己,哪怕对方再不正视,只要自己做到了,那么还管其他人干嘛呢。

    我赢了!我不比你龚起差!

    兴奋之余,他也没有忘记警惕,直到唐军完全回到他们自己的后方时,杨旷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结束了,他高喊一声:“赢咯!咱们回去!”

    “遵命!”回应声不绝于耳,比之战争时更为的响亮彻耳。

    “副阁主,大事已成。”墨羽来到那位人的身后,虔诚的汇报着他的任务。

    “嗯,做的不错。这样一来我们和武成王的约定也能更快的实现了。”

    墨羽眼神变幻,疑虑道:“有句话属下不该说,可还是想提一提。这次的计划基本完美,可是还是有野火的人参与。”

    “野火?哦,殿下自己的人。”副阁主并未吃惊。

    “难道副阁主不认为这是殿下不信任我们的表现吗?暗香阁无论情报战力,都是百年的积蕴,完成这些任务,根本用不上他们。”

    “你这么想就不对了,暗香阁的力量你我都心知肚明,但是,如果殿下全都依赖暗香阁,反倒很危险。”

    “属下愚钝,不知副阁主意思。”

    “不出太大的意外,武成王势必会登上帝位,那么你想想那时,暗香阁也肯定成为殿下最大的助力,同样的也会是殿下的阴影。”

    墨羽背后直冒冷汗,试探的问道:“所以殿下不会允许被暗香阁牵制,会铲除”

    “没错,倘若是如今的陛下,以他的仁德不会对付我们,可殿下就不一样了,他虽年轻,但手段狠辣干脆,心性极其负面。”

    “那为什么我们还要选择这位?属下的意思是二皇子毫无城府,为何不选他呢?”

    “因为他没有能力。”副阁主道,“因为武成王才是真正的帝王,唯有他登上帝位才能实现我们的大业。”

    墨羽默不作声,又问道:“阁主他老人家有什么新的指示吗?”

    “有,最近洛阳发生了件大事,阁主希望暗香阁能回去集中力量观察一下。”副阁主的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何事竟能举全阁上下之力?”

    “洛阳出了新的王,而武成王殿下尚不知情。”

    墨羽闻之色变。

    这里犹如梦幻的佳境,在晨光下栩栩生辉,竹林间透出的阳光令人心旷神怡,“空竹宅”在阳光下耀眼无比。

    宅中,一男一女对席而坐,男的衣着风光,面色放纵,女的依旧是面纱素衣,文静典雅。

    “竹姨,如今就你一个住在这了,不寂寞吗?”男的很年轻,说话时坐姿很是随意,目光却不敢放在那位女子的身上。

    “还好,冷清是冷清了点,起码比外头清静。”

    “那就好,学生至少不用担心了。”

    “你向来喜欢喧闹之所,今日有空前来,是何目的?”

    男的找不到能放下目光的地方,只能歪着头盯着屋外的竹子发呆,嘴上还得回答道:“竹姨难道不知道大师兄跟三师弟在对敌吗?”

    “不知道,今天才知道。”女子不出门,对世上的事漠不关心,从来不会去知道外面的事。

    “竹姨不想说点什么吗?同门相残不是您一直不想看到的嘛。”

    “只是说说罢了,我知道你们有朝一日定会厮杀,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我还以为这辈子不会看到了。”女子的脸蒙的结结实实,很难猜测她的表情。

    “既然知道了,学生有问题请教竹姨。”

    “说吧。”

    “大师兄和三师弟,谁会赢?”

    这个问题问出来后,男子咽了口口水,对坐在对面的女子的回答很是关心。

    “不知道。”女子给出了失望的答案。

    男子舔了舔嘴唇,道:“这还是学生第一次从你嘴里听到不知道这三个字。”

    “我不是神,当然会有不知道的事情。”女子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腔调,“可此时此刻,如同彼时彼刻。”

    男子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追问道:“竹姨说的是什么?”

    “他们两个,像极了我以前的两位挚友。”女子说出这句话终于有了一丝忧伤,她回忆起了本该忘记的事情,恐是触动了内心的创伤。

    “您是说我父亲与古劲松,当年的岁寒三友?”

    “没错。”

    男子若有所思的想着,忽的灵光乍现:“学生明白老师的意思了,学生现在知道胜负了。”

    女子并未多言,只是起身离开,不再跟男子说话。

    风起竹林,拨动着绿叶,男子也起身离开,望着曾经一起学艺的地方,忽然笑出声来。

    “我以前也是揍过要当皇帝的人啊!哈哈哈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