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决战(五)
    “撤退!”那颜惊慌的喊叫着,手足无措又不敢轻易先离开护卫,怕是一出去便有冷箭袭来。

    万夫长勒令军队不准支援,引来另一位万夫长的不满:“你什么意思”

    “塔骨,你真想去救那个家伙?”

    被称为塔骨的万夫长盯着万夫长道:“莫萨谷,你忘了我们的族人都在大王的手里吗?要是大王子出了什么事,咱们的族人会怎么样你是清楚的。”

    莫萨谷斜视着他,暗骂这家伙太蠢,道:“现在是他自己没带足护卫,这么多人都看在眼里,关我们什么事。”

    “这”

    “塔骨,你我都是族里勇士中的勇士,这几天要不是因为他,我们的兄弟也不会白白牺牲,他死了非但怪不到我们头上,反而能救更多的兄弟。”

    塔骨被说动了,叹气道:“那你说大王子死了咱们怎么办。”

    “这还不好办,我已经和商军的人谈过了,等那家伙一死,我两就是指挥官,到时候跟着商军一起把那帮唐军打个落花流水,平分河北,天大的好事啊。”

    “唐军不是闹着玩的,你也知道他们有多恐怖。”塔骨还是有些忌惮唐军的实力,摇摆不定。

    “哼!那帮唐军从来没正眼看过我们,那个龚起还多次出言侮辱我们,真不把北胡的骑兵放在眼里。任凭唐军强悍,难不成还能以一敌二?”莫萨谷愤恨的宣泄着心中的不满,他对唐军的恨意已经深入骨子里了。

    塔骨本还要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莫萨谷的话找不出一点瑕疵,句句都是事实,而他也积怨已久,只是找不到机会,可现在担忧的事情太多,他实在无法再做判断,想了想还是交给莫萨谷权权负责,自己闪到一边去了。

    那颜那边很紧张,墨羽的人马匹精良,短短之间就将他的队伍包围了起来,他多次下令突围,可就是冲不出去。那些刺客的身手太过诡异,自己身边得力的护卫简直是被揉虐一般。

    “莫萨谷!塔骨!怎么还不过来!你们瞎了吗?!”那颜对着自己的军队方向叫骂,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他不是傻子,立刻便得出了被出卖的答案。

    不一会护卫就死伤过半,骑在马上的刺客癫狂的冲向那颜,每一寸剑锋都指向他的咽喉。那颜害怕了,他恐惧了,一辈子从没有的感觉席卷了全身上下。

    他是北胡的大王子,王位的继承人,从小打大从没有人忤逆过他,更别提伤害他。为什么要背叛他?难道族人的性命都不要了?这帮贱人,要是能活着回去一定要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你们这帮叛徒!本王子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绝望中发出的威胁已起不了作用,一个瓮中之鳖的吼叫不会令任何人恐惧,回应他的只有无数双冷眼与讥笑。

    护卫一个接一个倒下,剩下的不是吓破了胆就是没了战意,甚至有人受不了那颜的责骂直接逃走,那颜身边再无一人。

    一剑刺进了心口,一剑刺穿了后背,一剑划破了咽喉,唐胡两军的视线中,那位北胡不可一世的大王子就这么被刺客群起杀之,没有任何人悲痛,亦没有任何人阻止。

    “啊你”那颜最后的视线停留在他手中的弯刀,父王在他成年礼上赐给他的宝刀上,看到了自己此时的惨状,断断续续的哀嚎着,掉落在满是尘土的地面。

    随后唐军那边的取证完成,证实了那颜确实救了江浩,可都已来不及了,尸体在地上血迹未干,刺客们也各自散去,胡军也没有阻拦。

    “我等已经取证完成,很抱歉怀疑你们。”唐军的人忐忑的说着,等着胡军的回应,那颜死了,军队的统领又会是谁他们无从得知。

    莫萨谷猛地抽出了弯刀,紧握着指向唐军,道:“兄弟们!唐军害死了我们的大王子,今日不为大王子报仇!我誓不为人!”

    唐军慌了,他们本来是不怕胡军的,可毕竟是他们怀疑胡军间接导致了那颜的死亡,不占理的情况下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面的友军冷静一点!这件事是误会!不要冲动!”

    任何的言语都无法拉回胡军的心,他们对唐军的联盟早在互相猜忌以及唐军的轻视中支离破碎,联军就此决裂,北胡与北唐不再有任何关系。

    “杀!”莫萨谷直接事先士卒的冲上去,两万胡骑奔腾随行,北胡在开阔的平原上尽情彰显着他们的威势。

    唐军情急之下列起防守阵势,准备迎敌。

    “大将军,胡军大王子被刺杀,胡军突然袭击我军后方,情况危急,请大将军定夺!”传令兵传达的情报让唐军惊恐。

    “什么?!”龚起失态的站起,那颜死的太突然,或者说太不是时候了,他的两全之策因为这个王子的死亡被全盘打乱,沙场的经验让他迅速冷静下来,那边动静太大,无法封锁,要不了片刻杨旷肯定也会知晓,最大的问题就是先解决哪一边,而无论是哪一边都很紧急,难以取舍。

    张奕之也匆匆赶来,想必是提前知道了胡军反骨:“大师兄,请迅速到后方,必须先歼灭胡军才行。”

    “师弟为何这么说?”龚起太了解了,这就是杨旷的最终杀招,他赌自己的选择——先对付商军能够得胜,而后方会有重大的伤亡;先对付胡军也能得胜,而杨旷又能逃掉,千载难逢的机会又将消失。

    “杨旷的目的不止是两面夹击,我刚刚从江浩那得知参知遇刺身亡。”

    参知的死江浩没来的及汇报,还是后来派人去的,被张奕之先知道才来汇报。得知此事的龚起脸色煞白,参知的背后是唐廷的官员集团,他们这些自己的政敌做梦都在等着抓到自己的把柄。

    张奕之欲说话,被龚起打断:“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参知遇刺会导致唐廷的迫害,此时就算先消灭商军也没用,唐廷会把北胡的背叛和参知的遇刺都算在我的头上,那时拿下邺城攻战河北都没有意义,因为我回去就会死。”

    两人都心知肚明,龚起仰天长叹道:“我现在终于知道杨旷在赌什么了,根本不是他自己的生死,他分明实在赌我的生死,赌我会为了胜利害了自己还是会为了自己放弃胜利。”

    “果然是毒计。”张奕之由衷的发出感慨,转而又问龚起:“大师兄会怎么选?”他有点想知道彼时龚起的想法。

    “也罢,就让他借我之手成名吧。我一人性命无所谓,不能连累我的家族。”龚起黯然的神色露出了前所未有的低迷,骨子里的血性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他依然是大唐的猛虎,撕咬敌人的猛兽。

    “三军听令,放弃与商军的交战,转攻后方胡军!”

    “大将军。”

    龚起回头看了眼张奕之:“还有何事?”

    “大将军恐怕这次拿不下邺城了,北胡大王子身死,唐胡互相残杀,北胡与北唐的关系破裂,要不了多久就会开战”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龚起背过身去,翻身上马,“这次赢不了了,在歼灭胡军后我即刻领兵回京请罪,料那帮官员也不敢杀我,没了我,他们拿什么跟北胡打。”

    张奕之深深的鞠了一躬,神情不舍,苦了这位大将军,不但要帮国家打仗,还得防着自己人,也只有龚起才能扛得住这份重担,他打心底敬佩这位大师兄。

    困兽之斗,猛虎之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