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决战(四)
    商唐激战之中,那颜的队伍到达了壶口道附近,要不是龚起早有准备派了一队骑兵再次等候,恐怕他早就带着两万胡军杀进去了。

    “让开,本王子要过去。”那颜连正眼都不看那名小兵。

    “十分抱歉,大将军不许任何人靠近。”小兵严守不放胡军过去,态度非常的坚决。

    那颜懒得跟他废话,反正唐军肯定早已上下一气阻断他们绝对是不会允许他们过界的。心中怄气,索性直接过去,料他们这几个小兵也不敢拦,即便真有胆量,也拦不住。

    “大王子,请停下!”胡军完全无视唐军的警告,视若无睹的策马奔腾,开往壶口道。

    唐军小兵并不怕死,只是大将军有言在先,如若真的拦不住胡军过界,也不可以用武力解决。“狗*养的胡人!”他重重往地上啐了口唾沫。

    已经跑出老远的那颜没看见,一心想要奔赴战场,两万胡骑踏地而行,震得大地发馈。唐军与胡军分心之余,都没发现一队人正匆匆绕道而行,避开了两军的视线,全速赶超了胡军,意图先胡军到达。

    “大王子,咱们这回真的要帮唐军?”一名万夫长贴近那颜问道。

    “废话,忘了咱们这回南下的目的?不但要打出咱们北胡的威望,还要尽最大的可能扩大利益。你以为我北胡缺唐人那笔金银。”那颜笑道,北唐的确是下了大手笔,亲自从国库掏出一笔数目不菲的金银换来他们北胡的联盟与援军,不过北唐不与北胡通商,那笔金银根本无从出手,搞不好到头来还得揣进唐人的腰包里。贵为大王子的他被胡王亲自选定作为出征的人选,也给了他树立威望的机会,要是再不把握点战机占几座城池,他就真不好了。

    万夫长强露着笑脸,道:“大王子深谋远虑,小的没想到。”

    “算你识相,这仗要是打赢了,本王子可以赏你点东西。”那颜膨胀的笑着,却没注意万夫长的眼里藏着的凶狠。

    其实岂止是一个万夫长,上至战将下至小卒,哪一个对这个骄奢跋扈的大王子不是嗤之以鼻。明明自己没本事,非要逞能,全是为了他自己的王位,再者战败后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自己在那不关己事的样子,看的就让人窝火。

    一个小卒偷偷靠近那名被训的万夫长,悄声细语道:“万夫长大人,那家伙太过分了吧,要不咱们”

    还没等他说完万夫长就暗狠的扇了他一巴掌,低声喝到:“蠢货,你忘了咱们的族人还在他们那颜部落的手里吗?要是被他发现,咱们的家人都得死。”

    “是是是,是小的冲动了。”

    万夫长倒也没抓着不放,他也很赞同,但是有人质在北胡,乱来可是会导致灭族之祸,他可不敢轻举妄动。

    那颜依旧在那自我陶醉,全然不知手下士兵都有哗变的心思,看着近在咫尺的战场,兴奋的不行。

    “你,去跟那边的唐军说一声让我军过去,本王子要狠狠的教训一下商国的那个皇子。”那颜懒散的指挥者亲卫前往唐军,毕竟后方的唐军还没有全部投入战斗,不然他们让道是过不去的。

    那人来到唐军前,道明了那颜的来意,本以为对方会抵抗一会,没想直接就让开了道路,示意胡军可以通过。

    龚起的意思确实担心胡军反骨,经过细想发现如果强行堵截真的会正中杨旷的下怀,两线开战更为不利。假设胡军真的反骨,让他们进入自己的军中反而更加容易歼灭。深思熟虑后才下达这个变化的军令。

    “这个龚起打得什么主意,一会不让过来,一会又能过去。”那颜大失所望,但是件好事,他也没怎么多想,准备下令让胡军前进。

    “不能放!不能放!不能让他们过去!!!”关键时刻一队人突兀的快马加鞭来到了唐军面前,哭嚎着大叫。

    那颜是听的懂中原话的,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他可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于是即刻下令全速前进。不料唐军见势头不对,立即摆回原本的阵型,将原先让出的大道堵得密不透风。两万胡军瞬间停下,一头雾水。

    “大王子稍安勿躁,那好像是我军的装束。”

    那颜欲问缘由,听得唐军发话才发现那帮不速之客真的穿的是唐军的装束,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里萌生。

    那帮身穿唐军装束的队伍残破不堪,身上血迹满满,伤痕无数,整整一副败逃之军的模样。唐军警惕性很高,不允许那支队伍再靠近,并且摆好了防御的阵势。

    胡军方面的那颜心急如焚,亲自带着亲卫上前观察形势。此时此刻后面的万夫长被告知有一个人混进了胡军,想要见他。

    唐军将领开始问话:“你们是哪个营的兵?又是哪个将军的兵?”

    “我们是江浩将军手下的兵,那帮胡人突然杀过来将我们冲散,江浩将军腹背受敌战死,我等也是拼了命才逃出来的!千万别让那帮胡人进来!”带头的残军将领声嘶力竭的哭喊,俨然是收到了敌人偷袭方至于这般田地。

    这话一说出来,唐军上下立马翻脸,虽然事实并不明确,但还是设防,抱着敌对的心态看向那颜。

    “胡说八道!是本王子救了你们的将军!要不是本王子,他早就死了!”那颜急眼的解释道,料想这帮残军必定是商国人假扮的,目的就是阻止他参战。

    “大王子别急,等我们先去向哨骑营取证!”唐军一样不敢轻举妄动,事关重大,必须得了解情况才能判断这帮人的话是真是假。

    “浪费时间!这帮人明摆着是敌人假扮的!你们瞎了眼吗?!”那颜仍然不愿被托住,想要尽快参与战争。

    “大王子等也得等!不等也得等!”唐军的态度很坚决,不容半步违背,他们的方阵已从防守状态转为正面迎敌的姿态,凶狠的目光令人胆寒。

    被唐军吓人的阵势逼停的胡军开始交头接耳,不满的声音到处都是。那颜气急败坏的骂道:“好!本王子就等你们这帮下等人调查清楚再来找我。还有你们这帮商人,给我记好了!”

    “你们也一样!等我去取证!”残军也不被允许回军,跟胡军一前一后被卡在外面动弹不得。那颜是想直接过去撕了这帮人,碍于这番举动会招致唐军误解,这得暂且等候,届时一旦查清楚,一定先过去解决他们。

    就在三方调停时,胡军的万夫长见到了被手下押解过来的人,他认得这个人,是前些日子带着金银珠宝来收买大王子的那个中原人——墨羽。

    “给他翻译,问他干嘛来的?”万夫长讲着胡语让同行懂中原话的人翻译给墨羽听。

    “不用了,我会。”墨羽先开口,说出的竟是口流利的胡语,讲的比胡人还接地气。

    “你会胡语?”

    “万夫长关心的重点不应该是这个,而是眼下的情况。”墨羽似笑非笑的望着万夫长,眼神玩味的很。

    “你们这些中原人永远话不说完,再跟我绕圈子就砍了你!”万夫长凶神恶煞的威胁道。

    “哈哈哈,万夫长别急,听我说,”墨羽完全不在乎身边的刀兵,直面对方言到,“你们的大王子把你们北胡的勇士视若草芥,用不了多久你和你的军队都会成为他的牺牲品,你难道会坐等这种事情发生吗?”

    “原来是个间谍,想挑拨我们胡军内斗!想的到美。”

    “此言差矣!万夫长也不用掩饰,你们大王子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你难道以后想效忠这样的大王吗?”

    万夫长被说到了心里,表面上依旧不为所动。

    墨羽加快速度道:“现在你们大王子护卫很少,我的人已经埋伏在周围,只要万夫长您不去支援,就能借我们的手干掉那个大王子,这不是双赢吗?”

    这真是一个诱人的条件,万夫长觉得墨羽没有说谎,情况正是如此,那颜作为统帅的确不适合,领着他们打败仗不说,还一直受唐军的气,这种屈辱在胡人的眼里太过刺眼,与其说是蔑视,倒不如说是侮辱。

    他们北胡的勇士,从未受过这种侮辱。

    “说的不错,可接下来呢?万夫长还有一个,你为什么选我?”万夫长已经心动迫不及待的问道。

    “因为您更适合当统帅,另一个威望不及您,只要木已成舟,您还怕什么,你我两路夹击唐军,河北的土地,上将军愿意与你们北胡共分之。”墨羽加紧开了更大报酬。

    一旁的胡军害怕的看向万夫长,认为万夫长已然动心,后怕的问道:“万夫长大人,这样不会祸害我们族人吗?”

    “你懂什么?大王子自己轻敌,就带了几十位护卫,死于非命与我们何干。”转面对着墨羽道:“就这么定了,事成之后一起对付唐军,把那帮自命清高的唐军灭了。”

    “万夫长英明。”墨羽道:“现在您放开我,再给我一把弓,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墨羽被放开并被赐了把弓,他抚摸着弓弦,情绪少有的激动,下一步要做的事会决定所有的走向,他从某种意义上对天下的走向起到了影响。

    他拉开架势对天一射,空旷无一物的天空凸显一支箭矢,明显无比。

    一支穿云箭,惊动所有在场的所有人,那颜吃惊的看着射在天上的箭矢,回神看到万夫长愤恨的眼神,大叫不好。胡军本想前去支援,万夫长一声大喝:“不准动!这是我的命令!”阻止了援兵的出动,只能坐视前方的危险。

    残军见势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只有数十人的那颜队伍,两边也冲出了近百人,目标无疑都指向了他。

    墨羽一支盯着他亲手射出的箭,爽朗的笑了,胜负已定,这是一支代表胜利的箭,必胜之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