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伏击
    北胡大王子那颜接到商军唐军正面对峙的情况后决定以逸待劳,等待两军互相残杀之后再寻良机。

    他不断派出骑兵在双方四路军队周围勘察,力图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新的情报,作为统帅的他其实心里早就急不可耐,一方面又纠结万分,既不想看见瞧不起自己的唐军获胜又不愿看见前段时间大肆进攻自己的商军得利。

    “大王子,最新的情况。”

    “快说!”那颜就差没从椅子上蹦起来了,虎视眈眈的瞪着进帐的千夫长,任谁都会有些余悸。

    千夫长咽了口口水,才缓过来,道:“壶口道的商唐两军主力毫无动静,仍然在对峙,一兵未出。十里亭那边却发生大动静了。”

    那颜双眼一亮,喜上眉梢,心想莫不是开打了。

    “唐军中了商军的埋伏,现在是前后夹击,而唐军不仅情况危急,还携带者大量攻城器械,处处受制,不容乐观。”

    “漂亮!”那颜大呼交好,终于等到了这天,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大王子会下令对唐军发起进攻的时候,等来的却是相反的答案。

    “纠集全军,本王子要猛攻商军,救援唐军。”

    万夫长不解的问道:“大王子,眼下明明是唐军劣势啊,为什么要去对付商军,咱们这样”

    那颜不屑的望了一眼,道:“哼,你真以为唐军会败,我虽然恨透了龚起,但至少清楚他的实力,以及他麾下唐军的实力。商国之前仅次于古劲松的赵括都被龚起压着打,这个还没我大的毛头小子能打赢龚起?”

    众人都是云里雾里,听不明白,惹得那颜一阵白眼,果然是些下人,跟天生王族的他根本没得比,于是说道:“唐军的主力还在壶口道,损失十里亭根本无所谓,你们这帮蠢猪,真是下贱的东西,什么都不懂。”

    万夫长与千夫长一众立马浮现怒意,也是一众的忍了下去,大王子的态度他们看在眼里,根本不把他们这些带兵的将军放在眼里,心中的不满绝非一日之寒。

    那颜轻蔑的眼光不加任何掩饰,仍旧高昂着头自顾自的走出营帐,待人离去,这些将领才纷纷跟上去,边跟抱怨道:“也不知道是谁上次在龚起面前低三下四。”

    “就是嘛,跟条狗一样。”

    “真把自己当回事,大王怎么会让这种王子来带我们打仗。”

    转眼间那颜已经让两万胡骑全部准备完毕了,他急不可耐的发布出击的指令,慌慌张张的带着大军向着十里亭开进,全然忘了派去调查邺城的骑兵都没有返回、

    司马元望着箭雨不歇的向唐军射去,每当密集的箭雨落在唐军中他的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快感,那是一股压抑多年的热血重新涌上心头的喜悦。再看着唐军全力保护着攻城器械无法快速行军而导致攻不上他们所在的高地,不要提有多他娘的带劲了。

    “喂,唐狗,怎么了,刚才牛都吹上天了吧,打不赢就认输,老子要求也不高,你给老子学几声狗叫老子就放了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浩被司马元的挑衅挑的气血攻心,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碰到这种烂摊子,就是再想不要命的上去砍死对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什么叫憋屈,这简直是要气死人。

    关键战败不是什么丢脸的事,重要的是还有个死参知在旁边絮絮叨叨,像蚊子一样惹人心烦,这不是,又开始他的劝导了。

    “将军,眼下形势不利,我们还是先避其锋芒暂且撤退,等恢复些再重整旗鼓一血前耻”

    “耻你娘的屁!你还知道什么叫丢人啊?!我们被打成这样难道跟你没关系吗?!还什么重整旗鼓,暂且撤退,怎么走?!前后都被堵住了,插翅也难逃了!”江浩疯狂的发泄着心中的怨愤,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参知虽说理亏,可也有些文人的脾气,立马反击道:“本官警告你,侮辱朝廷命官是重罪,别以为跟着龚起打仗就能让他保住你,你不过是个小将领而已!别给脸不要脸!”

    “你说什么?!”江浩眼珠都快瞪出来了,这酸儒竟敢如此折辱于他,当下就拔刀而起,怒道:“你算什么东西,老子为了大唐在前线血战,你们这帮子文官在后面动动嘴皮子就被贬的一文不值,真当老子不敢宰了你!”

    “你敢?”参知知道江浩恼羞成怒,看着他把蹭亮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便不是闹着玩的,真的有些害怕,颤颤巍巍的嘴硬道:“你要是敢动我你就是死罪。”

    “老子拼命多少年了,还怕死吗?!”说完真的抡起大刀准备砍下去。

    面门而来的杀气让参知哭了出来,哭喊道:“你们大将军也一样!”

    刀顿时停住,参知原本都紧闭着双眼,在偷偷眯开一条缝发现自己没死后,当即底气十足,滔滔而谈道:“本官要是死在你手里,到时候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大将军,都要有个治军不利的重罪,你们都要满门抄斩。”

    江浩并不怕死,却怕大将军因为自己受到牵连,他于然一身天不怕地不怕,可大将军是有家族的人,若是由于自己被牵连,他岂不是没脸做人,死不瞑目。

    他缓缓的收起了呼之欲出的大刀,恶狠狠的盯着参知。参知见危险不在,暗自送了口气。然而下一秒,发生任何人都无法预料到的变故。

    几个身穿唐军军服的人突然冲向参知,迅猛而又整齐的一同握着手里的匕首刺向参知。任凭江浩反应再敏捷,也仅仅是逮住一个不速之客将其止住,无法抽身对付其他几道匕首没入参知的胸膛和后背。

    那一刹那间在江浩眼中形同静止,瞳孔中全是参知黯淡无光的眼神——参知死了!这一刻他脑海里要顾及的东西太多了,制住手里的刺客、提防其他人偷袭、还有如何向朝廷交代参知的死以及他们将要承担的后果。

    他愣住了,却还是习惯性的徒手扭杀了手里制住的刺客,自动冲向离他最近的刺客。

    江浩又轻而易举的击倒了第二个刺客,再一看,那几个刺客早就折返回拥挤的大军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地上只剩下满脸扭曲的参知尸体。江浩真的崩溃了,完了,一切都完了。不仅仅是他,还有唐军,还有他最敬重的大将军,都完了。

    四处哀嚎声不断,高地商军的前排防守太过严密,他们在携带者攻城器械的情况下本就削弱,再加上高地后方的大批箭雨,几乎是上去多少人死多少人。

    胜败在此刻已经很明显了,江浩沙场多年征战,对于眼前败局已定的战争早就看清,他哀伤的抚摸着爱刀,这把陪了他三年的宝刀,决然的将其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准备好了自尽。

    “大将军!江浩有愧于你!宁死也不愿折辱唐军威名!”手腕绷紧,刀刃即将划破他的喉咙。

    “将军!商军撤了!商军撤了!”突如其来的高呼声惊醒了江浩,他惊讶的看向高地,商军果然在迅速撤离,为了证明这不是在做梦他腾出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直到发现商军真的撤军后,手中的爱刀怦然落地。

    真的撤了!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唐军向来勇猛的他此刻泪盈眼眶,抿着嘴唇激动难耐。

    江浩猛地擦拭着眼泪,可总是擦了又流,止不住的落下,索性不去擦,清醒的问道:“去看看商军为什么撤军!”他虽然兴奋,但不会糊涂,已经中了一计就再也不能犯同样的错误。

    “将军,是胡军来驰援咱们了!”一名士兵在探察后回来禀报。

    “什么?!”江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胡军怎么会这么好心来救他们,毕竟上次唐军就差点任其自生自灭。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直觉让他无比警觉,可笑的是,他连该警惕什么都不知道,情况和之前,如出一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