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莫须有
    十里亭一带,传出熙熙攘攘的行军声音,唐将江浩率领着两万精锐步兵携带者攻城器械浩浩荡荡的从这条路开往商军的总部邺城。

    龚起能放心的交给他这两万精锐不是没有理由的。这与江浩骁勇善战是离不开的,更深层次的是他对龚起的忠诚与服从,当年龚起初掌兵时,正是这位将军力排众议,带头服从龚起的军令。

    将帅相知相信,是委以大任的理由。

    而向来与龚起不和的参知也被借口调到了这一路,也是甩开负担的一步好棋,不过参知心里明白的很,他此次被派往军中就是监管龚起的一举一动,朝廷里的人不放心。

    参知坐于马上,这对自小读书不事从军的他来说很是劳累,胯下早已是磨破了皮,疼痛不已,实在难以忍受的他加快马速追上江浩道:“将军,咱们不能慢点吗?我这实在难受。”

    “不行!兵贵神速,若是因为一人托住全军,贻误战机,末将可担不起罪责。”江浩清楚参知的身份,所以也不敢太过露骨的指责他。

    参知把想说的话全都憋回了肚子里,一股子怨愤无处发泄,闷闷的骑马不语。

    两万精锐出发不久,过了此处便能看到邺城,江浩抑制住内心的兴奋,直捣敌营的功劳不小,自然迫不及待,但他牢记着龚起的嘱托,小心提防着伏兵的出现。

    “前方即将到达十里亭,所有人加快脚步,拿下邺城,咱们就能赢了!”江浩不忘鼓舞士气,他们已经走过了最易设伏的关口,过了十里亭一马平川,就不用担心伏兵了。

    参知一听要加快速度,脸上像涂了粉一样煞白,又找不到理由,早知道如此真不该来,可苦差事那帮朝廷大员谁肯做,不只有落到他头上来了吗?

    “报!——前方发现大批商军,大概一万左右!”哨骑探得前方的情报赶来了。

    “果然不出大将军所料。”江浩拎起长枪大喝一声:“全军备战!准备迎敌!”唐军训练有素的摆好了作战阵仗,士气高涨的前进。

    十里亭到了,唐军气势汹汹的压了上来,望见了对面高地上的商军,看来是早早的等在了此处。领军的还正巧是当日攻城时对过招的司马元。

    司马元同样凶神恶煞,放起嗓子大吼道:“手下败将!还敢回来送死!”

    江浩哪里能忍,当即回骂道:“放你娘的屁!谁是你手下败将!上次留你条狗命还敢叫嚣!”

    “败不起的孬种!行不行老子让你有来无回!”

    “我等着!看你这次怎么求饶!”江浩怒不可遏,好在没失理智,忍住冲动的性子,仔细观察对方。

    这么一看,映入江浩眼里的便是坡路上写着的一串大字,大到能让两万个人都能看清的那种程度。

    江浩不识字,只能叫来一旁焉头耷脑的参知来看。

    参知从疼痛中缓过来,看着破路上的大字,大惊失色,同样让江浩也变脸,一串字能有如此恐怖?

    “参知,写的是什么?”江浩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这让我怎么说啊?”参知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魂都快丢了。

    “你倒是说啊!”

    “”

    “说!”

    参知震了震,颤颤巍巍念出了破路上的字:“此地乃唐帝先祖魂定之所,踏之则咒唐帝死。”

    “什么玩意?”

    “将军快别说了,有关忌讳,不能说出来啊。”参知害怕不是没有道理,与其说是害怕字,倒不如说是害怕唐廷里那帮大人借题发挥,谁知道军中有多少朝廷的眼线。

    江浩完全摸不清这跟现在有什么关系,难道因为几个莫须有的字就能决定打不打?当然不行:“不要理睬,准备进攻!”

    “将军且慢!不能打啊!”参知见江浩置之不理,顾不上读书人的儒雅,放开手脚拉住江浩,不让他再下令。

    “参知大人不要胡闹了,打仗是拼命的!不跟你们这帮官员搭上关系!”江浩快忍不住了。

    参知仍旧不让,江浩情急之下挥手挣脱,不料一巴掌正好打落了参知的发冠,弄得他披头散发。

    “将军不可!我知道是莫须有的,可你不能陷大将军于不义啊。”参知见对方不可能回心转意,便从龚起上着手,“朝廷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大将军,你要是踏过去了,指不定有多少莫须有的罪等着大将军啊!”

    大将军扯动了江浩的心,军中他只服大将军一人,可以说皇帝的命令他都可以不睬,但大将军的军令他莫敢不从。龚起树立政敌的事举国皆知,即便像他这样的武人也多少清楚些,参知的话牵扯到官场,不得不让他犹豫了。

    “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不打就撤吧,多丢人啊!”江浩怎么说都咽不下这口气,换成谁都怄气的很。

    “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况且还没败呢,我们有的是时间灭了他们,何必在乎一时。”参知见有成效,开始循循善诱。

    “可这样的机会不多了,上次就因为参知大人丢失了攻取邺城的最好时机,这次又要错失吗?我们还要被你错失几次!”江浩再也克制不住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届时的他早已没了上下尊卑、道义礼法,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憋屈,比战败还让他难受。

    “将军呐~我一切都是为了大将军好啊,如果大将军被罢官,你们还能势如破竹的打仗吗?三思而后行,考虑后果再说,我们可以请示陛下来定夺,相信陛下会被大将军的诚意打动放手军权呢?”参知一见江浩怒了,反倒开心,武人动摇的时候便会激动,他们这些文人可一清二楚,官场上的摸打滚爬可不是白练的。

    正当二人争论不休的时候,高地上的司马元又开始挑衅道:“江浩,你这个没种的家伙,我要是你我就打过来,管他什么字?你就是怕了!孬种!”

    江浩快气疯了,打也不是,不打又怂,简直是搞不成了,被别人骑在脖子上骂就跟现在差不多。怒视着参知,提着枪不甘心的吼道:“撤兵!”

    唐军将士全都懵了,而后便是不解与愤怒,别人都骂成这样都不打,到底怕什么?他们大多不识字,识字的也不明白这句话有什么影响,士兵只认为是怯战。

    几年与商军的交战,他们从未败过,甚至是打得商军无力反抗,几年了,头一遭是这种情况,如此孬种的行为和受这种鸟气,无法忍受。

    “将军,我们不愿意撤!”

    “为什么要撤啊!?”

    “打过去!将军!”

    江浩握住兵器的手都冒血了,大吼道:“都给我闭嘴!给我撤!”

    众人无奈将令,只能跟随江浩往回折返。

    司马元长舒口气,对着身旁的士兵道:“放信号吧!”

    “咚咚咚!”商军鼓声响起,引得背对着的唐军恐慌,纷纷回头看是不是进攻的征兆。

    而商军纹丝不动,江浩对上司马元轻蔑的眼神,瞳孔一缩,道:“快!快撤出这里!”说完策马而去。

    他早有不妙的预感,此刻尤甚,却已是为时已晚。

    后方撤离的路上不知何时多了许多碎掉的瓦片,江浩不用想都已知道那是油罐泼洒在上。

    无数只带火的箭矢从后方的林中射出,大火瞬间烧起,盖住了半边天。

    伏兵,果然有,只不过在他们经过时故意没有进攻,原来就是在等他们后撤。

    卑鄙小人!江浩心中唯有一个念头,脑子再也顾不上什么忌讳,只要攻杀过去取了司马元的狗头。

    转头一看,高地上的商军已在撤退,飞速的撤离了,以他这边重步兵的条件,再想追上是不可能的了。怒火、委屈、不甘在心中纠缠,不知是被烟熏到还是气到的,他不断重重的咳嗽。

    “将军,地图上还有小路,我们可以”参知急忙掏出勘察过得地图,却被一掌打开。

    “那么多攻城器械,怎么携带?决不能留给他们!我要打过去!”江浩捂住嘴,看不到脸也知道他现在的表情。

    参知眼看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江浩现在是谁都拦不住的架势,他担心再劝会被剁成肉泥。

    “给我打!给我上!”江浩身先士卒的冲在第一个,带着两万精锐杀向邺城,直接踏在了那串莫须有的字上,踩得稀巴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