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双雄齐聚
    壶口道,聚集了商唐两军的对垒。

    双方气势汹汹,大战一触即发。

    “来者可是龚起!”商军传来了百余人叫喊的声响。

    “大将军,对面看来是想对话。”庞潮侧过头看着龚起的脸色。

    “喊话,我们也得回他们才是。传我令,调百余嗓门大的士卒列于阵前,代我回话。”龚起倒是耐着性子跟他耗起来。

    只见唐军迅速整理了一批士卒呈一字排开,与商军的喊话队伍如出一辙。

    “正是!你又是何人?!”唐军的声响看似更加响亮。

    “龚大将军真是贵人多忘事!本将乃是你的同门师弟!”过不了多久,商军便开始回话。

    “不记得了!”

    “不碍事!本将只是有个不情之请,想邀请龚大将军在两军阵前当面交谈!不知龚大将军可敢?!”

    龚起轻声笑着,问向庞潮:“我让江浩带的兵已经出发了吧。”

    “正是,估计还有一刻钟便能赶到。”

    “好,我就陪他玩玩,他拖得越久,我越高兴。都让开,本将要过去会会他。”龚起撩起战袍便跨上战马,不等他人劝阻便策马而去。

    商军那边见龚起策马而来没有反应,知道大概能看清龚起的脸时,这边才飞快的冲出一骑。

    两骑来到了千军万马的中央,气氛十分局促压抑。

    龚起看清了杨旷的脸后,笑道:“怎么?还怕我算计你不成?你不动歪心思才好呢。”

    “大师兄说笑了,我这不是被大师兄的气势给吓到了,因而晚到。”杨旷没穿铠甲,只配一剑,比起龚起来气质差的不止一点,“再说大师兄的文武双全,就凭我那点兵岂能害得了你啊。”

    两人谈笑风生,一点杀气都没有,反而温和含蓄,互相客套,举手投足间都能引起两军的士气。

    “好了,别废话了,你倾巢而出,该是有必胜的把握,不妨说出来指点一二。”

    杨旷沉默半晌,严肃的说道:“说实话,我是在赌。”

    “像是你会干的事。”龚起没有意外。

    “师弟我从小就不入大师兄你的法眼,此时此刻,果然是不屑一顾。”杨旷作出伤感之情。

    “阴阳怪气的。你不怕邺城给我分兵给拿下了。”龚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出了正在秘密进行的事,完全就像道家常一样随口说出。

    “你不怕我也分兵去拦你分的兵。”杨旷同样泰然自若。

    “哈哈哈!哈哈哈哈!”龚起放声大笑,笑的毫不收敛,“杨旷啊杨旷!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麾下之兵,各个能抵你们商兵三个,无论是这里,还是那边,你根本拦不住!算你分兵三万去拦,照样挡不住!”

    杨旷面无表情,龚起仍旧在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依旧是大笑,这次却是狂妄至极的笑声,而发笑者,是杨旷。

    龚起停下笑声冷静的盯着对面狂笑的杨旷,等待良久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

    “哈哈哈,对不住啊大师兄,我就是看到你这么自信的样子觉得有点哈哈哈哈。”杨旷话说一半吊胃口,边笑边说道。

    “不可理喻,你究竟有什么底牌让你如此嚣张?”龚起虽说胜券在握,却不得不有所防范。

    “打不过你我可以跑啊,你仍旧无法消灭我。”

    “杨旷,竹姨以前讲授兵法时你真应该好好听听,你确实可以不战而逃,以你溃逃的速度,加上士气的衰败,分分钟我就能用步骑配合轻松的灭掉你一半兵力。”

    “厉害厉害,没有那位参知大人,大师兄果然能放开架子打一场咯。”

    参知?龚起好似想起了什么,嘴角随之抽动。

    “不让参知碍手碍脚,难。所以大师兄特意分兵,一来奇袭邺城,二来摆脱参知的干涉,一举两得。此计妙哉,妙哉啊。”

    “事到如今直说吧,你在那边布了什么局?”龚起面若冰霜,愠怒之色不显自露。

    “可以告诉你,你能放我走吗?”

    “你在说笑吗?”

    杨旷无奈的平摊双手,道:“大师兄还是不喜欢开玩笑。不过我不介意,你对我坦诚相待,作为回礼,我决定——什么都不告诉你,自己猜去吧。”

    话说到这种地步,恐怕再好脾气的人都沉不住气,龚起调转马头就策马回去。

    “大师兄慢点,我逃不了的。”杨旷还在背后补充道。

    龚起回到军中,庞潮问道:“他说了什么?大将军你脸色这么难看。”

    “杨旷也分兵,冲着江浩去了。”

    “这有什么,江浩所率之兵也是咱们的精锐啊。”

    “他虽然装神弄鬼,但不会故弄玄虚,还是谨慎行事的好,暂且等等,不能贸然出击。”龚起丢下句话便下马回到帅椅上,托腮沉思。

    庞潮见大好时机,怎能轻易放过,于是追到龚起身边道:“大将军不可不攻,错过这次机会,比上次邺城攻战更为可惜。末将恳请大将军任命我为先锋。”

    “不准。”还没等庞潮再次请命,龚起直接盖住他的话说道:“杨旷盯上了参知,这对我们很不利。”

    “这”庞潮一时间语塞,有些不明就里。

    “我知道你不明白,这也不是兵事。我问你可知我为何要带军师随我出征。”龚起突然提起了张奕之。

    “不知。”

    “行兵布阵,我样样精通,何须别人相助。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朝廷,你不会不明白领兵在外会遭受猜忌,而且朝廷上有那么多想置我于死地的人,我对官场一无所知,可我不想止步于此,因此军师能帮我,弥补这些空缺。”

    庞潮年少从军,是在军中长大的,龚起的一番话着实令他费解,只能应诺着,毕竟这位大将军现在是在唐廷的风口浪尖上。

    “那我们现在?”

    “等哨骑回报,便全力进攻杨旷,哪怕江浩真的败了,他也逃不掉。”

    “末将遵命。”

    对面的商军大营一片喧闹,为杨旷的欢呼声止不住的呐喊,整个大军都对杨旷与龚起阵前的谈话佩服不已。他们曾经被对面那个男人打得天昏地暗,多么希望有朝一日能一雪前耻,这位年轻的皇子却做到了。

    首战告捷,围歼胡军近万;邺城攻防战,逼退龚起大军;直到方才面对面的主帅对话,无论哪一件都让他们热血澎湃,曾几何时丢失的商军士气,都在这位皇子的身上找了回来。

    “上将军威武!”

    “上将军威武!”

    杨旷含蓄的示意大军肃静,心里也在盘算着龚起的下一步,思虑万千的心里仿佛只有一个念头——再拖一会,一刻就行。

    “上将军,敌军开始布阵了。”王英匆忙赶来汇报。

    “这么快?”杨旷并不担心邺城,唐军攻取邺城除了他们这一条路,也只剩下司马元去的那一路,胡军?根本不用担心,摇摆不定的墙头草肯定是想做那得利的渔翁,只是再拖一会,机会就来了。

    “上将军,请下令布阵御敌。”王英以为他慌了神,提醒道。

    “不用,叫将士们架火烧饭,该吃吃该喝喝。”

    换王英慌了神了,本想劝,又想起以前几次的劝,不免认为他有了退敌之策,索性直接遵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