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另一位王
    商军据邺城而守对峙唐军已有数日,唐军在回援胡军后仍然没有再次进攻邺城的迹象,这种平静让整个商军很不自然,有种说不出的压抑。

    “上将军,城墙的加固已经完工了。”司马元汇报着战备状况,自从被杨旷全权授予军务后,他的才能得到了极大的发挥空间,将整个邺城布防的井井有序。

    “嗯,很好。”杨旷也没闲着,照常批阅着军中的各项收支,“对了,加派夜间巡逻士兵,哨骑也是,谨防唐军夜袭。”

    “遵命。”司马元领命退了下去。

    帅帐中只剩下杨旷,那名女子也随之现身。

    “杨旷,你居然能从龚起手上占便宜,有你的。”女子依旧是熟络的一坐,很是随意的吃着桌上的食物。

    “哼!根本就没占着,我占的是胡人的,跟他龚起没关系。”杨旷放下手上的事,饶有兴致的和女子聊了起来。

    “你下一招是什么?说来听听,就喜欢看你布局了。”女子蛮喜欢杨旷的阴招,有些臭味相投的倾向。

    “下一招就是定胜负的杀招,怎么能随意讲与你听。”

    “小气”女子怪腔怪调的,“到头来还不是得靠我们暗香阁的人。”

    杨旷转眼变脸,阴晦的压低声音道:“没有你们暗香阁,我还有我自己的。野火。,用你们,只是给你们阁主面子。”

    女子知道自己触了这位皇子的忌讳,就没再多话,一反常态的安静了下来。

    “算了,”杨旷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一扫阴霾,“我让你去勘察胡军与唐军的扎营地形,你办的怎么样了?”

    “看过了,这是底下人手绘的。”女子还有些气,没好气的递出一卷纸。

    杨旷哭笑不得的接过纸,摸了摸女子的头,转身就仔细看着纸上画的扎营地图。

    “怎么样?”

    “不好。”

    “为什么?你不就希望看到唐胡两军关系不和吗?他们两军阵地离得如此之远,这还不好?”

    “我当然希望他们不和,事实上也却是如此,可我要的不是这么干脆的一刀两断。”杨旷越说越皱眉头。

    女子习惯不清楚这位的想法,只有等着后话。

    “我本来离间两军,是想让两军表面上不撕破脸皮,暗地里互相牵制。”说到这杨旷貌似幡然醒悟,自嘲道:“原来如此,被看穿了。”

    “龚起?”

    “没错。不愧是统兵奇才,我这点伎俩在他面前确实太明显不过了。”杨旷说着说着反倒高兴起来。

    女子真是一头雾水,她是真不知道杨旷天天心里想的什么,她完全只能去猜。

    杨旷看向女子,耐心的解释道:“我本来预想龚起碍于颜面不会疏远胡军,可龚起对军事的了解高我数倍,他可能马上就猜到我这么做的理由,所以直接断绝两军联系,反而更加能专注对付我。”

    “那你还这么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既然他也出招,我们可以见招拆招啊。”杨旷乐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哦——我虽然糊涂,但我知道你又有阴招了。”女子一副老生常谈的语气,略带猥琐。

    “你跟了我几年,总算摸到了些路子。”春风得意用在现在的杨旷身上再合适不过,他发问:“你可知我为何敢来北境对阵龚起?”

    “不知道?”

    “你可知道我与他带兵有何不同?”

    “嗯他兵精将勇。”

    “还有?”

    “嗯他军资充沛。”

    “还有?”

    “嗯他主动攻势。”

    “还有?”

    “不知道了。”

    “你别老盯着龚起,再看看我。”

    女子眨巴着双眼打量了会,噘着嘴道“除了一个毫无军功可言的皇族纨绔,我什么都没看到。”

    “哈哈哈哈,这就对了。”杨旷兴奋的摇晃着女子的肩膀,道:“我是皇族,龚起呢?”

    女子愣了会,有些灵光乍现:“你”

    “对了,就是你现在心里想的。”

    “果然够阴呐。”女子不禁感叹。

    杨旷回归平静,精神振奋道:“我当时答应出征,心中就有八成的胜算,现今看来,十成也不为过。”

    “你是想从龚起身后入手。”

    “人都说兵者,凶也。何为凶?战场拼杀,是为表面之凶;而内部之凶,却是兵者的身后。古往今来,哪个将军出征不都得把家眷留在都城,这就足以说明后方的凶比之前方,凶险更甚。”

    杨旷第一次感受到出生帝王家的优势,继续谈论到:“我是皇族,领兵毫无顾忌;龚起是唐国名门大族,而他却手握唐国大半兵权。你现在想想,如果你是皇帝,你永远不会放心兵权攥在他人手中,更别提非皇族之人。”

    “要我在正面战胜龚起,绝无可能,可他并非不可战胜,他的弱点,一直都在身后。龚起直接撕破与胡军的联盟关系,势必会刺激到北唐北胡两国关系紧张,只要我们能激化唐胡联军的矛盾,便能让北胡对北唐施加压力,他龚起,怎么也得退兵了。”

    “他要是不吃这套呢?你不也说他看穿了吗?”

    “由不得他,要是不吃,就得把以前的也吐出来,不就正好回到我的预料之中了嘛。”杨旷说完顿时神清气爽,他自出兵以来就没这么畅快的说过话了。

    一场死局,正在以龚起为中心悄然布下。

    这日的洛阳城不同以往,商帝在昨日颁下了封二皇子为王的诏书,随即令朝野震动,群臣纷纷开始揣度圣意,猜测是否是为了制衡武成王。

    这些猜想都没有什么,今日皇宫的主角,是二皇子杨毅。

    祭祀高台上,祭品堆放整齐端庄,台下数百坐席,坐着的都是商国的大臣。场面之宏大,比武成王的封王典礼还要更胜一筹。

    “儿臣参见母后。”穿上四爪蟒衣的杨毅更显英姿飒爽,此刻正在拜见皇后。

    “免礼,毅儿,你”皇后有话说不出的样子。

    “母后,儿臣并未参与此事,封王绝非是儿臣所图。”杨毅知道皇后在担心什么,直接了当的说到。

    皇后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不是最好,毅儿,封王之后,一定要在你皇兄回来的时候亲自去迎接他。”

    “母后,儿臣明白,只是儿臣始终不解,皇兄若真的大气,又何必在乎儿臣封王,又不是立储。”杨毅的神色有些怪异,语气忿忿不平。

    “放肆,你怎可口无遮拦。”皇后呵斥后,见杨毅此番不忍,又语重心长的解释道:“毅儿,不是母后偏袒旷儿,不是你的,你不用去争,你若争,就算是胜了,也会动摇商国的根基。”

    “儿臣从无夺嫡之念,如今只是封王,对皇兄能有什么威胁?”

    “威胁不是你说没有变没有的,旷儿会怎么想,那才是关键。”

    “又是皇兄,母后到底是谁的亲生母亲?”

    “毅儿,你心中还是有气,母后这么跟你说吧,你父皇对旷儿从小寄予厚望,自他母妃去世后就更加宠爱。若是旷儿无才无德也罢,别人不清楚你皇兄你还不清楚吗?”

    杨毅冷静下来,平息道:“皇兄确实有大才,儿臣知道了。”

    “唉,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明白,去吧,封王大典就要开始了,千万别误了时辰。”

    “是。”杨毅拱手告退。

    皇后的眸子里充满了担忧,却无法插手。

    “吉时已到!”

    众臣云集,妃子尽在。宣旨太监向祭台念着祝词福语。商帝也在此时走上了高台,和他一起的还有杨毅。

    “二皇子杨毅,勤勉好学,通晓名经,有好学之德。闻洛阳近日忽降祥瑞,是以勉皇族子孙,遂择以良辰吉日,行封王大典。”

    “二皇子杨毅听封!”

    杨毅庄重的跪在祭台面前,望着商帝端起王玉,内心澎湃。

    “勤读文书、孜孜不倦,是为文德;卓尔不凡、心系家国,是为平天下之行。特敕封二皇子杨毅为文平王,赐四爪蟒袍、亲王佩玉、四驾车骑,赐剑履上殿、朝会不拜。”

    杨毅叩谢圣恩,满是期待的等着王玉的授予。

    “毅儿,你从今往后就是亲王了,你要和旷儿携手并进,一文一武,光我大商。”商帝和蔼的将王玉交在了杨毅的手上,封王大典完成。

    杨毅此时百感交集,唯有谢恩道:“儿臣叩谢父皇,日后定当勤勉学习,不负父皇重托。”

    商帝赞许的点了点头,示意大典完毕,群臣恭贺道:“臣等参见文平王殿下!”

    群臣中为首的丞相李彦却板着脸,嘀咕道:“文平王、武成王,文武岂能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