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首战告捷 朝野震动
    邺城的将士看到杨旷的主力军进入城内,终于定下了心,毕竟唐军的攻势实在过于猛烈,险些沦陷。

    司马元此时对杨旷佩服的五体投地,亲自迎接道:“末将恭迎上将军回城。”

    “快起来吧,独自面对龚起,辛苦你了。”杨旷翻身下马,褪去了铠甲。

    “损失如何?”

    “回禀上将军,我军阵亡近万,加上伤兵起码一万多。”

    “嗯,还在预料之中,本将那边也折损了几千。对了,知道唐军攻城伤亡吗?”

    司马元听到这个问题,立马来了精神,道:“末将没让他们好受,干掉了七千唐军。”

    “很好,本将就知道你不会让本将失望。”对这个结果杨旷何止是满意,他是高兴极了。虽然作为守城方伤亡高于唐军两三千,可他也明白龚起急于拿下邺城,便会在第一阵就用上最精锐的军队,能弄死七千,是赚了。

    “上将军过奖。”司马元不卑不吭。

    “来人,取我阮玉刀来。”杨旷笑眯眯的看向司马元,弄得对方赶紧跪下道:“上将军不需如此,为国尽忠本就是末将职责所在。”

    “不用谦虚,本将赏你,是因为你敢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替我卖命,这叫什么?这就叫忠勇!赏你,是为了让所有人明白,有功就要赏,你们用命挡住唐军,就该有对应的赏赐。”

    这话说的商军汗颜,当时龚起差点就拿下了邺城,也不知道为何撤兵,才勉强守住,打成这样都能行赏,实在令他们羞愧,继而竟有些感激涕零。

    “上将军,末将”司马元本就是一心报国,心里感到了杨旷的恩德,遂再三叩谢。

    阮玉刀,价值不菲,可比起国之勇士,孰轻孰重杨旷是分得清的。

    “我大商的将士,本将如何?”杨旷突然发问道。

    底下的士卒早就群情沸腾,就等一个机会,司马元率先答道:“上将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带我们打赢了首战,又击退了龚起,上将军国士无双!”

    “上将军国士无双!上将军国士无双!上将军国士无双!”

    “你们还怕龚起吗?”

    “不怕!不怕!不怕!”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大商的猛士,有尔等守卫边疆,他龚起,一步都别想再踏进商境!”杨旷放声大笑,众将士一同欢笑,胜利的喜悦笼罩着整个军营。

    商都,洛阳。

    “百里加急,邺城军报!”

    前线的战报已经到达了洛阳朝堂,文武百官和皇帝都在担忧前线的战况。

    “免去礼数,从简上报。”商帝急着询问道。

    “遵旨。前日武成王破虏上将军亲率五万精锐围攻一万胡军,斩敌八千,龚起趁机强攻邺城,司马元被上将军授予职权死守邺城。上将军派两万骑兵佯做灭胡军之势,逼迫龚起撤兵回援,邺城至此退敌无忧,却是损兵万余,斩敌七千。”

    “好!”商帝拍案称喜,群臣也是不断喝彩,就连一向老迈的丞相李彦也颤抖着叫好。

    商帝第一个看向当时举荐杨旷的陈坤,欣慰的说到:“陈尚书,卿果然是有伯乐之才,武成王此战之功,也有卿之功劳啊。”

    “陛下谬赞,臣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陈坤谦逊道。

    “陈尚书不必推辞,老朽都看走了眼,更说明你慧眼识珠啊。”对武成王出征持反对意见的李彦也在此时认可陈坤的功劳。

    商帝儒雅一笑,环视众臣,若有他意的说到:“旷儿首战取胜,重挫唐军士气不说,还扭转了我大商几年益下的败势,果然有帝王之才啊。”

    皇帝亲自夸赞很正常,但当面说出皇子有帝王之才,就别有味道了,大臣们很快嗅出了其中意味。

    陛下有立武成王为储的念头。

    “陛下有子如此,是我大商的幸事。”李彦恭谨的回答。

    “陛下,臣有本上奏。”这时极为突兀的声音响起,让大殿上的人都很不解。

    请奏者乃是司空窦齿,这位正值壮年的高官说了番不得了的话:“陛下,武成王有统兵之才,亦是我大商的武运,然帝王之才,乃是文德并济,方可治国。”

    “司空何意?”商帝收敛了笑容,面如止水。

    “臣以为,武成王杨旷虽勇而不适帝王,臣倒是认为还未封王的二皇子更为合适。”

    “怎么又扯到毅儿身上了?”商帝装作无意问道。

    “陛下勿怪,此番只是臣下一人拙见,臣请陛下敕封二皇子杨毅为王,辅佐陛下。”窦齿说完不动声色的回到了队伍中。

    话题涉及储位,敏感十分。商帝已经有些恼怒之色了。

    李彦心中暗道窦齿不察局势,陛下偏爱武成王已久,心中的储位恐怕早已内定,做臣子这时插手,不是惹祸上身吗?

    就在局面紧张下,陈坤站了出来:“陛下,臣也恳请陛下封二皇子杨毅为王。”

    更为怪异的一幕发生了,前段时间大臣还猜疑陈坤结党武成王,现在又开始站出来为二皇子请愿,让人一点头绪都没了。

    商帝看陈坤保举杨旷有功,便耐着性子问道:“卿为何如此要求。”

    “回禀陛下,臣一向直言,武成王有领兵之才,二皇子也有治国之才,臣只是希望看到我大商国运昌盛罢了。”陈坤还是那副直言进谏的样子,看不出任何异样。

    商帝沉默,群臣寂然。武成王杨旷,二皇子杨毅,前者沙场建功,后者学富五车,二人高下不好判断,谁也不敢在此时多话。

    “卿之言,有理。”商帝踌躇再三,还是做了决定,“朕,会考虑二皇子封王一事,此后再议。”

    “臣谢陛下。”陈坤不卑不吭,平静依旧。

    唐军回援胡军,却发现除了两万商军外无任何军队,还被商军迅速撤离,一个也没有追到。

    胡军的主帅北胡大王子乙速孤那颜亲自来到唐军帅帐表示感谢。

    “那颜王子所来何事?”龚起不善的盯着进帐的年轻胡人。

    “龚大将军,本王子自然是来道谢的。”那颜很有礼貌的单手摸胸说到。

    “王子会说中原话?”

    “哈哈,既然是打进中原,怎么能不学点中原话。”

    龚起看门见山道:“王子有什么事就请快说吧,本将还有要是处理,不便废话。还有,你们没有打进中原,只是协助唐军罢了。”

    那颜王子身边的护卫也懂中原话,顿时要抽刀,却被那颜拦住。

    “王子,他!——”

    那颜一个眼神,护卫只得作罢。那颜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但还是忍住了,毕竟唐军强悍,自己又身处唐军军营。

    “龚大将军放下邺城战事,火速回援我们,本王子十分感激,归国必会告诉父王,永结唐胡之好。”

    “王子费心了,若是能促成唐胡两国交好,本将心里也不会太憋屈。”龚起的傲慢引起了那颜王子的不满,他身为北胡的大王子,从小就没受过这种气,要说这龚起着实嚣张,不过一个将军。

    “龚大将军可要保重身体啊,本王子可能不会再参战了。”那颜索性直接给脸色看。

    龚起猛地站起,道:“正合我意,大王子果然体贴。”他要的就是胡人别来拖后腿了。胡人战力不俗,可没法统一指挥,带来的兵力有不足,更加帮不上忙。

    那颜没想到这家伙如此果断,就像是刻意谋划的,有点吃了哑巴亏的感觉,随即愤然离去。

    “龚大将军,是否得安抚下这帮蛮夷,最起码有个后援吧。”庞潮直接建议道,他不怎么赞成跟胡人划清界限。

    龚起长叹了一声,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胡人此番借道南下,无非是想来我中原烧杀抢掠谋取利益,根本不会相助;再有胡军不听从调遣,逞匹夫之勇,反倒会成为我军南征的掣肘。本将正因为看清了形势,这才一刀两断,免得再被杨旷背后牵制。”

    “大将军认为是杨旷所为?看来那杨旷很有谋略的样子,为什么大将军却说他不学无术、剑走偏锋呢?”庞潮第一次对龚起有些质疑。

    “杨旷嘛——他的正面向来脆弱,想赢就只能从别的小路走,我们与其揣测他的动机,倒不如直接从正面进攻,不理睬他的小动作”

    “大将军对他挺了解。”

    “不,本将并不了解他,因为我很少正眼看他,他倒是常盯着我看。”龚起隐隐感觉不好,是时候该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