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围魏救赵
    “再探!”

    这已经是第三批哨骑,唐军的将领习以为常,他们的主帅一向如此谨慎。

    军帐中的“龚”字军旗赫然显眼。龚起,这名天下皆知的青年战神正是北唐虎帅——龚起。

    “大将军,末将的火云骑已在帐外集结。”

    “大将军,末将的金刚步军也集结完毕。”

    龚起面如冷星,沉默时的神色犹如皓月不可参透,仅仅说出:“再等。”

    “报——西边发现大批商军。”

    龚起蓦然起身,气势如虹:“传令,全军集结,进攻邺城。”

    “是!”众将齐声应道。

    七万唐军在发现商军主动出击进攻胡军后,全军压境直指邺城。天赐良机,龚起再三确认后,岂能放过这种主营空虚的大好时机。

    “大将军,杨旷的大军恐怕正在围攻盟军,我们真的不去”说话的是龚起最得力的战将庞潮,他有些担心胡军的安危。

    “不去,此次南征,再不攻下商国北部的屏障邺城,又得等上一两年休养生息,到时他们卷土重来,岂不又是一场血战。”龚起丝毫没有救援的意思,执意要取邺城。

    庞潮不再发问,他跟了龚起五年,又怎会不知道他的想法。邺城雄踞河北,是商国的最后一道屏障,只要拿下,再行南征,就能直捣洛阳,攻灭商国。

    “杨旷不通兵法,想要逐个交战,贸然出击,殊不知首尾不能相顾,留下一个空虚的重城,自取灭亡。”龚起不屑的自语,对庞潮道:“命你率两万火云骑开进西侧,以防商军回援。”

    庞潮接令离开,龚起红甲黑袍御马立于大军中,望着庞大的攻城器械,自信的笑着,邺城,已是囊中之物。

    另一边商军正在围攻胡军,在杨旷下令留出一道空挡后,原本抱着死战的胡军骑兵像是发现了活路一样全部奔向空挡,只跑不战。

    两万步兵终于杀到,在胡骑的屁股后面疯狂逼杀,两边的商军骑兵疯狂冲锋,胡骑既已无死战之意,又成逃溃之兵,自然迅速被大规模消灭中。

    万夫长的人头被士兵送到了杨旷的面前,他望着表情狰狞而死的万夫长一脸冷漠,下令将人头插在军旗上,好让所有人,包括敌军,包括商军,都来看看这大好头颅。

    “上将军,邺城方向的烽火点燃了,好像是唐军进攻了。”王英赶到了杨旷这边,汇报着东边动向。

    杨旷不为所动,目光紧盯战局。王英可慌了,忙劝道:“上将军不怕龚起拿下邺城吗?”

    “怕?为何要怕?”杨旷不动视线的嘟哝了句。

    “邺城若失,大商恐有亡国之威。”

    “我知道,可本将,相信司马将军。”杨旷一笔带过,笼统的糊弄道。

    司马元是个善战的将才,龚起却是更加恐怖的帅才,将帅不能同日而语。王英当下再劝:“上将军,司马元骁勇不假,可他面对的是龚起,孰轻孰重啊!”

    “啰嗦,本将就跟你明说了,只要把这边大胜了,龚起那边,不攻自退。”

    “上将军另有安排?”王英听到他这么说才有些定心。

    “嗯,你放心的去把胡人剿灭,其他的不需要担心。”杨旷看着局势差不多了,下令全力围杀。

    万余胡骑死伤大半,仅有千骑逃出。

    “上将军,是否立刻回援邺城?”

    “嗯,别急。”杨旷慢悠悠的叫来了骑兵营的几名校尉,吩咐道:“你们率领所有骑兵,一路上做出要直捣胡军主营的阵仗,切记,不可真打,就吓吓那帮胡人。”

    “属下遵命!”

    王英血淋淋的走来,看着骑兵绝尘而去,复杂的汇报到:“禀上将军,此战奸敌八千余,我部损步兵两千,骑兵近千。”

    “很好,全军回援邺城!”

    “上将军且慢。”

    “嗯?”

    王英又道:“大将军是让胡人去向龚起求救吗?”

    “你还不算笨嘛。不错。”

    “上将军在赌?”

    “谁说是赌。”杨旷拍了拍胸口道:“龚起一定会撤兵,即便他不肯,唐军里的某些人,也一定会逼他。”

    “全军回援!”

    邺城的第一轮攻城战已经开始,唐军派出的第一阵攻城队足足有五万精锐步兵,随军的还有十驾投石器、一架攻城锤以及无数的云梯。

    司马元亲自带领城内三万守军在城头迎战。

    黑压压的唐军恐怖的逼向邺城,城楼上的额弓箭手不断向城下射去紧密的箭簇,尸体开始堆积在城下。

    唐军铠甲精良,勇不惧死,训练有素的带着云梯攻城锤来到城下,一切都在箭矢猛烈的情况下做到,没有一丝错误。

    此时,远处的投石器开始运作,巨大的落石轰然而至,城头上瞬间被砸死几十人,落石还砸碎了城头上的箭楼。

    云梯趁着几息之间的机会架上了城楼,无数的唐军开始攀爬上来。司马元下令向梯子上的唐军砸石头、泼烫油,俨然死守。

    攻城锤不断地撞击着城门,落石不断从天而降,云梯上的士兵已有少数登上了城头。

    唐军的一名将军身先士卒也杀上了城楼,带着士兵与司马元等守军展开殊死决斗。

    “在下唐军江浩,谁来受死。”

    “我司马元来领教!”司马元抡起大刀冲了上去,两拨队伍随后相拥厮杀。

    “传令,后方所有士兵参战,一定要拿下邺城!”龚起正准备亲上前线做全力进攻,突然来了位胡军的信使。

    “王子派我来请龚起将军救援。”

    “救援?你没看到我们快要攻下邺城了吗?”龚起少有的态度决绝。

    胡军信使带着哭腔说道:“五万商军围歼了哈赖儿万夫长的部队,还不断追杀,现在快到我们的主营了。请将军看在两国同盟的份上赶紧救援吧。”

    龚起怎么会放弃眼下大好的机会,他清楚胡人根本不足为惧,若不击败商军,给了敌人修生养息的机会,太不划算了,于是当即再次拒绝:“不救,要么就逃,要么就战,本将绝不会回援!”

    “龚将军你你不怕我北胡的十万胡骑报复吗!”信使见龚起拒绝,便开始威胁到。

    “哼,别说是十万,就是二十万,敢打过来,本将就能要他们有去无回!”龚起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在他上马时却突然发现许多将军赶了过来。

    “何事?”

    “大将军,听说胡军正在被商军主力围攻?”说话的是行军参知,负责监察军队的文职。

    龚起沉默,他猜到了对方来意。

    “大将军,陛下给予大将军七万军队的兵权,可不是希望大将军一意孤行而误国的啊。”参知声泪聚下,劝说到。

    “一意孤行?误国?参知大人可知道邺城是兵家必争之地,此刻天赐良机,倘若不取,又不知要等上多少年了。”龚起被说的有些恼怒。

    “邺城如何重要我不懂,属下不通兵法,可却明白如果激怒了北胡,南北两线同时作战,大将军还能如此自信吗?”参知句句在理,令人无法反驳。

    龚起忍住心头的怒火,并没骂出来,倒是吼道:“若本将今日非要专断一次,不救胡军呢?”

    “那么属下只好,动用陛下绶印来节制将军,并上书弹劾将军专断独行,唯恐误国,罢了你大将军的官位!”

    参知态度的强硬让周围的众将很是不满,武将对文臣的一股子“君子气”一向反感,都起了不满之心。

    “本将——”龚起手都放在剑柄上了,却是忍住了,没错,此时仔细想想商军为何精锐尽出,为何不顾邺城,种种浮现眼前,龚起总算是想到了些什么,随即放声大笑。

    “大将军这是何意?”刚才强硬的参知被吓到了。

    “好你个杨旷,果然还是一肚子坏水!哈哈哈哈!”龚起越笑越欢,松开握住剑柄的手,道:“传令,停止进攻,回援胡军。”

    众人全部傻眼,他们完全不明白刚才态度坚决的大将军怎么就突然就妥协了,连个缓冲都没有。

    司马元听到唐军响起的撤军号角,同样一脸不解,又想起杨旷临走时的嘱托,顿时钦佩的五体投地。他还记得杨旷说过的那句话。

    “唯智者得天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