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月黑风高杀人夜
    北境邺城军营,已是深夜,杨旷正在查阅军中的一些开支明细,他异常执着的不放过一个字,像是在寻找一些东西,不达目的是不罢休的那种。

    来之前他就向户部拿过北境战事的支出,行军路上刻意放慢速度查出一些端倪,于是他马上开始在军需官那里送来了许多资料。

    这种事的确有贪污的罪名,可在天下军中早已是习以为常,各**机涣散,即便查出又能怎样。眼下战乱四起,敢贪的基本上都是有功有才之将,仗着本事顶风作案,再加上群体作案,试问谁敢连根拔起。

    杨旷不是没考虑过,所以他要以他的风格来处理,甚至可以说是利用,他最擅长的,就是他人不屑一顾的旁门左道。

    忽然帐外一阵骚动,不等杨旷发问便进来一个护卫亲兵禀报:“上将军,司马元、王英等副将偏将等一十二人在帐外求见。”

    “宣。”

    不一会儿,帐外走进了十二个身形魁梧的披甲将军,各个目光不善的盯着杨旷,脸上身体却没有一点点不敬。他们一起跪下行礼。

    “都起来吧,众将皆是我商朝的战将呀,如此深夜不早做休息,所为何事?”杨旷一副不解的样子。

    众将互相对望几眼,选择让最前面的将军说话:“上将军,我等所为之事”

    “且慢,你叫什么?”杨旷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

    “末将司马元,其实赵司马”

    “哦!你是不是洛阳那个司马大族的?”又一次不经意的打断。

    “是的。上将军先听末将”

    “猜对了!我可是仰慕你们司马家那位才女呀!听说六岁能懂音律,真的?你妹妹还是侄女?”

    “上将军!”司马元一时没忍住吼了出来,嘴刚张开就后悔了,但已然吼出去了。杨旷的脸色也由笑转阴,连同司马元在内的十二名将军立刻噤若寒蝉。

    “上将军恕罪!末将末将一时糊涂,军中呆的久了,粗野惯了,有些没规没矩的,还请上将军原谅。”司马元“砰”的把头撞在地上,惶恐的解释着。

    杨旷自进邺城以来一直以笑脸示人,从未摆出如此阴沉的脸色,他把书卷甩在桌子上,惊得众将一抖。杨旷猛地站起,带翻了屁股下的座椅,

    “军中喧哗,目无上级,当斩呐。来人——”帐外几十名亲兵一拥而入,各个手持刀兵。

    “上将军饶命啊!末将一时糊涂——不!一时情急才”司马元慌张的求饶道。

    “是啊上将军,您饶了司马将军这次吧!”

    “末将等人担保此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杨旷的脸色稍有好转,对着亲兵挥了挥手,几十人便迅速退出了帐中。

    “司马元,这次我就不计较了。要不是这么多战功赫赫的将军为你说请,再看上你这些年为大商做的事,我今日一定斩你立威。”杨旷瓮声瓮气的讲道,“罢了,我今日乏了,要睡了,你们也快去歇息吧。”

    司马元叩谢他的不杀之恩,转念又想起所为何事,又开口道:“上将军,赵司马的事”

    “嗯?!”

    杨旷的目光又凌厉的扫向他,十几人不敢再触这位皇族将军的霉头,悻悻的告辞离去。

    等他们都走了,杨旷才大舒一口气,扶起倒地的凳子,捡起地上的卷书,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继续查阅。

    女子再度出现,这次没了往日的精神气,神情比刚刚离开的将军好不到哪去。

    “怎么样?我说得准不准?”

    “行。你赢了,说吧,让我杀谁?”女子倒也爽快的服输。

    杨旷翻阅着卷书,笑的很欢:“别急,你这张底牌还得留到以后,给我欠着。”

    “还欠着?你不会连要杀的人都没想好吧?”

    “别胡思乱想,像是想好了,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刚才那帮将领们一个个志在必得的样子,本来我还想着来个缓兵之计,没想到领头的倒先犯错了,真是天助我也。”杨旷得意的边讲边看,惹得女子更加不爽。

    女子沉默了一会,道:“你别说我多嘴,你要是真把赵括给换下来,等到龚起一到,败了怎么办?”

    “多嘴。”杨旷瞪了眼女子道:“我换赵括缘由有二,建立统一命令只是次要,而主要目的,是因为赵家这几年的不老实。”

    “怎么不老实?”

    “这不是你该问的。”

    “行行行,就算理由充分,龚起的联军怎么办?”

    “打!——”杨旷猛地一叫,又降下音量:“自然是打不过的,但没理由我一定输。”

    女子一脸的不屑。杨旷也懒得睬她,自顾自的忙碌。

    “陛下诏!大司马赵括治军不利,屡遭败绩,念起几年辛劳,年事已高,减惩贬为骠骑将军,前往南境防线协助大将军古劲松!钦此——”昨日派往洛阳的士兵第三天早上就来了,带着商帝的诏书在军营中宣读。

    赵括脸色惨白的接过了诏书,军营中的将士也被诏书下达的果决给震惊了。看来这位武成王所受的圣宠真不一般,刚发过去便答允了。

    军中此刻是真正的易帅了。

    杨旷走到赵括身边,笑吟吟的说到:“此去南境路途遥远,望骠骑将军一路小心。”

    赵括皮笑肉不笑的谢过对方,北境兵权就这么被一个毛头小子夺走,实在心有不甘。

    杨旷凑到他耳旁,犹如前日一般:“赵括,走就走的毫无顾忌,别起心思了,你身边早就被布下了很多眼线。你要是敢搞一点点下动作。你们赵家”

    怒火不断攀升,脸上却不能有一丝表现,赵括含恨吞下了这口气,灰心的准备去收拾行囊。

    当今商帝仁义治天下,他本以为不会因为手握兵权而遭猜忌,如今看来,大意了。武成王所做,商帝尽许,不正代表是商帝的意思吗。

    “赵司马!属下不愿大司马离开啊!”

    “是啊!大司马,我们再联名上书陛下吧!”

    赵括回头看到杨旷的笑容,不得不装作愤怒的模样吼道:“放肆!圣命在上,岂容尔等放肆!陛下深谋远虑,此举是为我大商的安危着想!日后尔等必须跟随武成王殿下奋力杀敌!若有不敬殿下者!便是我赵括的敌人!”

    “殿下,您满意了吗?”赵括咬牙切齿的问道。

    “是上将军,不是说了军中无殿下吗?慢走。”杨旷趾高气扬的扬长而去,一路上还蹦蹦跳跳。

    “上将军请留步,陛下还有口谕与赏赐是给上将军您的。”传令兵又从马上拿出了一柄长剑。

    杨旷停下脚步,折返回来:“父皇说什么?”

    “陛下说北境战事凶险,关系商国安危,务必让上将军谨慎行事,万不可伤了将士之心。特赐宝剑一副。”

    “什么剑?”

    军中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士兵手中的长剑上,都很好奇陛下赐下了什么绝世好剑。

    “回上将军,此剑乃是陛下佩剑——转轮。”

    皇帝佩剑!!!象征皇帝的圣物,历代君王佩剑都是携带一生或是传承下一代皇帝,极少有赏赐的例子,唯一的几次也都赏给了军功卓著的历史名将,有灭国之功的那种。

    杨旷没有太大波澜,也是有些惊讶,拿起了那柄古朴华丽的宝剑,他从未见父皇佩剑,此刻得到,确实有些意料之外。

    “待我写封感谢圣恩的信件,马上发往洛阳,就说儿臣知道分寸,会拿捏的。”

    “父皇这是在提醒我不要刻意打压将士,担心我适得其反呀。”

    夜里,杨旷又与女子在交谈。

    “你怕了?”

    “不怕,目前都在我控制之内,对了,今夜去把人给我杀了吧。”杨旷突然提起赌局之事。

    女子愕然,问道:“总要这么唐突吗?杀谁?”

    “额司马元?算了嗯把那个叫陆云的杀了吧,就今夜。”杨旷的口气根本不把杀人当回事,就像是路边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不关心。

    女子拍胸脯保证道:“放心,一定活不成!全尸?”

    “不了,把头给我砍咯,再用他的血写几个字,把这个东西放在他的枕头下面。”

    二人你一句他一句,杀人这种事竟被当成了一件轻而易举毫无负担的事。

    杨旷仔细交代给了女子这项任务的所有行动。

    “这招会不会太极端?”

    “计策在用之前总会有顾虑,但成功后,永远不会认为不好。”杨旷阴恻恻的擦拭着转轮剑,“我比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在于我是皇族,我不用考虑后方,而他们,全都得给我夹着尾巴做人,要是有一点点的不臣之心”

    “就是灭族之祸。”

    女子悄无声息的出了营帐,杨旷举起擦拭的雪亮的转轮剑,轻声说道:“父皇不必多虑,儿臣,这就给您准备准备对付一下您早该对付的人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