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出征之时
    今日是武成王杨旷离京出战的日子,商帝调给他五千骑兵一万步军支援前线,并率文武百官亲自为其送行,场面之大,犹如当年送古劲松大将军之情景。

    皇后在二皇子的搀扶下来到城门外的高台上,望着密密麻麻的军队仪仗,神色忧虑。

    “母后,今日是皇兄出征之日,为何母后脸色不好?”二皇子杨毅关切的问向皇后。

    “毅儿,你皇兄此刻的情形,不亚于储君亲征的阵仗啊。”

    皇后如此一说,杨毅便明白了她的话,这是代表父皇对皇兄的储君之位已是早有定数,他虽然贵为皇后嫡子,仍不是商朝的储君的人选。

    “母后,儿臣了解,待会儿臣会亲自为皇兄践行。”

    皇后欣慰的拍了拍杨毅的手背,道:“你能有这番心思,难能可贵,去吧。”

    杨毅告别母亲后,走向城门口,父皇早在那等着皇兄的队伍了。

    号角声吹响,鼓声随之而起,震耳欲聋般的军乐在所有人耳边轰鸣,奏起了几万人心中的那股热血。

    城门里街道的那头,缓缓驶来一支队伍,军士尽着铁甲,密密麻麻的旗帜上写的那是大商的战旗,一幅龙纹图案映衬的商字,大而儒雅,尽显商朝的仁义王权。

    领头的正是武成王杨旷,俊俏的面庞配上一身的甲胄,更有种说不出的刚毅之气。

    队伍在街道上缓缓而行,两边的百姓目光灼热的盯着那位一马当先的武成王,心系的是他们家中从军的儿郎,此去,不知又能有多少人活着回来。

    在百姓的目送下,杨旷领着亲卫骑兵队来到了城门口,在硕大的城门之下,百官之中唯有那么几个人鹤立鸡群,都是熟人。

    商帝,二皇子杨毅,丞相李彦,尚书令陈坤,御林军统领汪宁远都来了。

    杨旷一个翻越下马,走着群臣让出的路来到商帝面前,跪地行礼道:“儿臣叩谢父皇亲自相送!”

    “起来吧。”商帝眼里总有些闪烁,连忙让杨旷起来,亲自为他整理了下铠甲,语重心长的叮嘱道:“旷儿,此战凶险万分,切记要谨慎小心。”

    “父皇别这么说,您都纵容我在京城享乐这么久,替您分点忧也是应该的。”杨旷笑呵呵的说着,又转向陈尚书道:“尚书大人保举,在下愧不敢当呐。”

    “哪里哪里,殿下之才乃是古今含有,臣不过是奉公办事罢了。倒是把陛下的爱子派往战场,还望陛下莫怪罪。”陈坤谦恭的行礼回道。

    商帝一笑了之,道:“尚书不必担心,朕不是分不清公私之君,若是旷儿一战功成,朕还得升你的官呢。”

    三个人随意寒暄的几句,倒是让身旁其他的王公贵族都暗自感慨,武成王果然深受皇帝的宠爱,这储君之位,怕是轮不到在场的这位二皇子身上了。

    二皇子杨毅见父皇说完,也上前行礼道:“臣弟预祝皇兄早日凯旋,为我大商增添荣光。”

    杨旷看见杨毅也来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笑道:“二弟,你我兄弟不必拘礼,若是我活着回来,就把最爱的那个屏风送给你了。”

    商帝脸上顿时毫无表情,丞相见此立刻对他说:“殿下岂可在战前说此不吉之语,切不可灭己斗志。”

    “哈哈哈哈,丞相说的对,我失言了。”杨旷笑呵呵的一笔带过。看的众人疑惑,这武成王究竟是真憨还是假憨,既是与龚起同门又岂会没些城府。

    “好了,时候不早了,朕会在这洛阳,等着旷儿凯旋而归!”

    商帝脸色好转,期待的拍拍杨旷的臂膀,豪迈的说到。

    “臣等恭送殿下!”

    “臣等恭送殿下”

    皇族群臣其呼,杨旷拜别那位对自己寄予厚望的父皇后上马前行,出城领接军队。

    杨旷出城后遥遥望向城外搭建的高台,看到对他微笑的皇后,也回以一笑。这高台原本是为了皇帝群臣送他而建的,谁知道他的父皇直接跑去城门等着,独留一座空台。

    皇后为何没去送他?这种疑惑只在一瞬间便烟消云散,他可没空再去捉摸这位名义上的母后了。

    五千骑兵,一万步军早已在城外恭候,就等着武成王持兵符而来。

    杨旷既已出城,望见这一排排持兵带甲之师,满意的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父皇给予的北军虎符,高举于顶,扬了扬象征兵权的信物。

    “破虏将军!”

    “破虏将军!”

    一万五千的精良齐声大喊,更胜荡气回肠的军乐之声,生生的将其压了下去,务必彰显着大商的士气。

    杨旷却没丝毫触动,没人知道他心里在琢磨什么,只见他收回虎符,大吼了声:“肃静!”

    全军迅速安静了下来,静候着主帅的出战宣言。

    “咳咳——”杨旷若有其事的咳嗽了一下,把能集中的力量全都集中到了嗓子那,大声的喊道:“今日我们要去面对的,是虎帅龚起!龚起是谁呐?那是北唐的战神,我们商人的劲敌!他更是本将的同门师兄!”

    城门那边的皇帝群臣也送出城门,观看杨旷如何振奋士气。

    “你们怕吗?”

    “不怕!”

    “不怕个屁!”杨旷这一声怒骂惊得全场愕然,“说不怕的都是假的!龚起杀了我十万余商人,你们哪能不怕!尔等皆不是心胸坦荡之兵!”杨旷句句铿锵,响亮彻耳,也只有前面几千将士听的清楚,后面的一万人只听得模糊。不过将领军官都在前排,只要他们听到了,他的目的就达成了。

    军士们立刻开始窃窃私语,即便是后排听不清楚的都明白了这位将军的意思——你们打不赢还嘴硬。

    大部分群臣都不解其意,为何要在出征之日诋毁将士,丧了士气?丞相一干少数臣子与商帝一样等着杨旷的后话。

    “尔等还不服气?怎么?本将说错了?”

    “将军,未战而先鼓吹敌将,有些不妥吧。”一名领兵之将不满的提醒着杨旷。

    “有何不妥?不实话实说,难不成还要自欺欺人?!你们看看自己,嘴上说不怕,腿都开始打颤了!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杨旷未见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我们没有!”

    “对啊将军!没有!”

    “将军!我们一定能赢!”

    底下的将士都开始哗然而起,其他人都开始担心会不会兵士哗变。可杨旷还在继续嘲讽:“想赢?凭你们?凭什么?!一个个只会说大话!等上了战场,你们连本将的令都不会听从还打什么仗?!”

    商帝眉头舒展,丞相也忽然明白了,开始了,这才是武成王的目的。

    将士们纷纷不服气的开始顶撞,不顾是否有皇帝大臣围观,他们的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了。

    “将军还没打,怎么就知道我们会输?”

    “我们何时不遵守过将令了!”

    “将军何出此言!”

    杨旷大笑一声道:“哦?原来你们还知道要遵守将令?那本将问你们,到时候要是不遵守将令,怎么办?”

    “这”几名领兵将军开始语塞,一个将军率先说到:“那就军法处置!”

    “好!军中无戏言!诸位记住今天所说之话!到时候我若真斩了其中哪位将军,可别怪我无情!”杨旷一下子抢先喊道,“本将其实并不认为必败无疑,但敌人之猛必须要认清,所谓骄兵必败,我们大商在龚起手上死了这么多人,我等皆是哀兵,所谓哀兵,必胜!”

    场面沉默了很久,才陆陆续续有人高呼“必胜!”接着全军都开始高喊着“必胜必胜!”

    欲扬先抑,此子心计,着实令人恐怖。李彦心中恶寒,这并非是治军之道,而是御人之道,难怪皇帝这般看重他。

    杨旷举手握拳,回头看着皇帝群臣咧嘴一笑,策马崩腾,身后万余将士出发追随,风尘扬起,声势浩大,军队浩浩荡荡的开往北方,将与北唐展开殊死一战。

    杨毅目送着皇兄的离开,感慨万千,他的这位长兄确实卓尔不凡,母后的告诫是对的,他这一辈子,最好不要与之为敌。

    “陛下,风尘扬起了,龙体为重,起驾回宫吧。”太监总管细声劝道。

    商帝看着杨旷消失在自己的眼中,鼻息长舒,良久才说道:“好了,咱们回去吧。”

    群臣跟着商帝返回城内,远在高台的皇后与商帝身边的杨毅母子对望了一眼,相视一笑。

    奔出十里以外的杨旷,停下回看了眼雄伟宏大的洛阳城,自言自语道:“哪日我要再回这洛阳,定要好好搅动一番风云!驾!”一骑绝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