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请来哈勃
    叶欢晴从公司里回到顾家别院里,进了屋,走了进去没多久便听到客厅里传来嬉笑声。跟以往的她从公司里下班回来完全不同,她微微一愣,而后笑着走进了客厅,抬眼便看到正和陈敏家嬉笑着的顾茴。

    叶欢晴眼里含笑地向陈敏家他们走近,来到陈敏家身旁坐下。

    “回来啦?都弄好了?”

    看到叶欢晴的身影,陈敏家开口向她询问道。

    “嗯,都差不多了,只等部长给我答复就可以了。”

    叶欢晴闻言点了点头,对陈敏家回道。

    “嗯,好。”

    陈敏家听到叶欢晴的回答,满意地点头回道。

    叶欢晴看着原本正在地毯上爬来爬去,现在正一脸笑意向自己爬过来的顾茴,弯下腰伸手将他抱到自己的怀里,晃了晃他的小身子,开口问道:“妈妈回来啦,宝宝有没有想妈妈呢?”

    顾茴笑眯眯地看着叶欢晴,嘴里念着:“妈……妈妈。”

    叶欢晴用脸蹭了蹭顾茴肉嘟嘟的小脸蛋,抬眸环顾了四周,然后侧头对陈敏家问道:“诶?爸呢?出去了?”

    “没,他在书房里忙着呢?怎么了,你有事要找他吗?”

    听到叶欢晴的询问,陈敏家一边伸手逗弄着顾茴,一边开口对叶欢晴说道。

    “嗯,那妈你先陪陪阿茴,我上楼看看。”

    “行,去吧。”

    陈敏家伸手接过叶欢晴怀里的顾茴,对着她点了点头。

    叶欢晴起身上了楼,来到书房前,敲了敲门。

    “爸,是我。”

    “进来吧。”

    叶欢晴推开门走了进去。

    “回来了。”

    “嗯……爸,哈勃那边怎么样了?”

    听到顾父的话,叶欢晴对着顾父点了点头出声问道。

    “已经有消息了,而且我已经有办法从他口里得到解决阿南的办法了,别急,再等等。”

    “真的吗?那太好了!”

    听到顾父说有办法解决顾南失忆的问题了,叶欢晴大喜,一脸不敢相信,眼里满是欢喜。

    “嗯,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你就在家好好陪着顾茴,顺便帮忙照看你妈,她身体……你知道的。”

    “嗯,我都明白,那阿南的事情就交给爸您了。”

    “嗯。”

    叶欢晴满心欢喜地从事书房里离开,没有下楼去找陈敏家,而是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里。

    进了屋,来到床边坐下,叶欢晴一头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终于……终于有办法解决了。她这么长时间漫无目的的忙碌终于要结束了。

    “嘀——嘀嘀”

    突然,叶欢晴随手扔在一旁的手机响了响。床上的叶欢晴睁眼一看,原来是刘部长给自己发来了消息,说是辞呈已经批下来了。

    叶欢晴的身子一卸,心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

    不用去秦淮公司上班了,也见不到顾南了,但是每天待在家里,能好好陪陪顾茴,她这心,不知道怎么,有些欢喜,又有些惆怅。

    时间一下子就又到了该用晚餐的时候了。

    顾父的老友动作很快,下午便将自己的信物派人给他送了过来,接到东西的时候,顾父的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落了下来。

    现在只需要等哈勃那边的消息了。

    另一边。

    由于哈勃离开去参加交流会,秦淮想要把顾南带到秦家,给他安排个房间让他在这边住下,但是被顾南拒绝了,于是秦淮便时不时抽空来到私宅里看看顾南的情况。

    好在近来顾南的身体稳定,哈勃留下的药物,秦淮让人加在顾南的日常饮水里让他悄悄服下,也没见顾南有什么不良反应,秦淮也就慢慢放下心来,对顾南的监管也稍加放松了不少。

    眼看着交流会就要到来,顾父安排出去的人经过一番努力,将哈勃悄悄从交流会里带到了顾家别院。

    当哈勃从昏迷中醒过来后,边看到自己身边围着几个陌生的人。

    他皱着眉一脸警惕地看着周围,悄悄打量了一番,伸手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番,发现自己身上的药物都被搜走了,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开口对眼前的人问道:“你们是谁?把我带到这来想要干什么?”

    站在哈勃身旁的顾父对他开口说道:“我们是谁不重要,我想,你可以看看这个东西。”

    说着,顾父从衣服口袋里拿出自己老友寄给自己的信物,给哈勃示意道。

    看到顾父手里的东西,哈勃心中大惊,随即坐起身来,皱着眉头,眼里闪过一丝威胁,对顾父说道:“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从哪得到的!”

    “你别紧张,这个东西,是一个人交给我的,他说只有这样,你才会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

    顾父见哈勃神情有些激动,缓缓对哈勃安抚道。

    听到顾父这么一说,哈勃想到那个人的能力,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紧皱的眉头却没有松开,对着顾父出声说道:“你想要知道什么?”

    见哈勃慢慢放松下来,顾父盯着哈勃开口说道:“我想要你告诉我,你到底对顾南做了什么?还有,怎么样才能让他恢复记忆?”

    “顾南?”听到顾父的询问,哈勃皱了皱眉回想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自己在秦淮家里医治的那个人。

    “你是他的……父亲?顾家家主是吧。”

    “是。”

    “我想先知道你和老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会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哈勃并没有立即回答顾父的问题,而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听到哈勃这么一说,顾父也知道他是不相信自己和老贺之间的关系,于是当着哈勃的面给老贺打了个电话。

    “喂?老顾,怎么了?”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熟悉的声音,还有那熟稔的语气,哈勃心中的防备稍加放下,伸手拿过顾父手里的电话,他开口对对方说道:“老贺。”

    “你是……是哈勃吗?”突然听到顾父那边传来不是顾父的声音,老贺一愣,随即心思一转,开口对对方问道。

    “嗯,是我。”

    “哈勃,老顾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帮他,就当还我那个人情。”

    听到回答后,老贺开口对哈勃语重心长地说道。

    哈勃沉默了好一会,才出声对老贺回道:“我知道了。”

    说罢,将手中的手机交给顾父,顾父和老贺寒暄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而后看向哈勃。

    哈勃垂下了眸子,沉思了一会,抬头对顾父说道:“顾南的情况,是服用了我配制的一种药物才会变成这样,要想让他恢复,只要让他喝下解药就可以了。”

    听到哈勃这么一说,一旁的叶欢晴立即出声问道:“那他之前的那个病呢?已经痊愈了吗?”

    听到询问的哈勃将视线移到叶欢晴身上,而后又回头看了眼顾父,见他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哈勃开口回道:“已经痊愈了。”

    “那解药?”

    闻言,顾父立即出声向哈勃询问道。

    “解药我暂时只配制了一份,在秦淮手上,你们如果想要,我只能重新配制。”

    “那……麻烦你尽快帮忙配制好交给我。”

    听到哈勃这么一说,顾父想了想,开口对哈勃说道。

    哈勃闻言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会,对着顾父回道:“有些材料什么你这边都没有,要不这样,正好这次医学交流会我要参加,等我配好了就交给你。”

    哈勃的话让顾父有些犹豫,没有立即出声回答。

    看出了顾父对自己的话抱着不信任,哈勃开口对顾父说道:“老贺救过我一命,我答应过只要是他想要做的我都会做到,你的要求对我而言并不难做,以一命换一瓶解药,是他亏了。”

    听到哈勃这么一说,顾父愣了愣,然后开口对哈勃回道:“好,那就麻烦你尽快配制出来,越快越好。”

    “嗯,放心吧。”

    “还有……实在对不住了,因为情况特殊,所以以这种方式请你过来,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我能理解。”

    听到顾父的道歉,哈勃摆了摆手,起身下了床,跟顾父他们打了招呼之后便离开了顾家别院,再次回到交流会安排的住所里,进入了特制的研究室,开始给顾父配制药物。

    对他而言,秦淮和老贺之间,当然是老贺更加重要,所以秦淮的利益便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将解药交给顾父之后,他的任务便已经完成了,之后怎么样都和他无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