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惊喜万分
    睡梦中的叶欢晴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一直压在,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有什么人在触碰自己,一下揉捏自己的脸,一下子捏住了自己的鼻子,皱着眉晃了晃脑袋,叶欢晴从梦中惊醒,睁开眼一看,原来是顾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从自己的身旁爬到了身上,正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一只小手在自己的鼻子上,另一只小手在自己脸上,见自己睁开了眼睛,歪着小脑袋看着自己傻笑着。

    一觉睡醒便看到顾茴,叶欢晴的心里有着满足,伸手将自己身上的顾茴抱起,笑着对顾茴柔声说道:“宝宝醒啦,来,妈妈带你去洗漱。”

    说着,叶欢晴伸手拿过一旁的顾茴的衣服给他穿好,然后抱着他来到浴室洗漱。

    等将自己和顾茴都收拾好了之后,叶欢晴抱着顾茴出了房间,下楼来到餐厅。

    餐厅里,陈敏家还没有起来,但是顾父已经坐在那里开始用餐了。

    叶欢晴抱着顾茴来到顾父对面坐下,对着顾父开口说道:“早,爸。”

    听到叶欢晴说话的顾父点了点头。

    “早。”

    叶欢晴将怀里的顾茴放到一旁的座椅上安顿好,给他系上了围兜之后,递给了他一瓶牛奶让他自己抱着喝,然后自己开始用餐。

    过了没多久,陈敏家也从楼上走下来,在顾父身旁坐下,看着对面的叶欢晴和抱着奶瓶眨巴着双眼的小顾茴,陈敏家出声问道:“欢晴,你今天去公司去?”

    正在用餐的叶欢晴听到陈敏家的询问,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抬眸看向陈敏家,点了点头。

    “嗯,我考虑过了,今天就去公司递交辞呈。等事情办好了,就回来。”

    陈敏家闻言笑着回道:“嗯,好。”

    简单的交谈之后,陈敏家也不再多言,安安静静用着餐。

    用过早餐之后,叶欢晴将顾茴交给了陈敏家,自己转身上楼把包拿下来,走到顾茴面前亲了亲他的脸颊,随后开口说道:“爸,妈,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你们电话联系我就是,如果顺利的话,我中午就回来了。”

    抱着顾茴的陈敏家听到叶欢晴说的话,对着她点了点头应道:“诶,好,你就去吧,早点回来。”

    叶欢晴笑着微微颔首,又抬手捏了捏顾茴的小脸蛋,随即转身离开,坐着车前往公司。

    来到公司,叶欢晴径直来到刘部长的办公室。

    “咚咚——”

    “请进。”

    叶欢晴推门走进,来到刘部长的面前,将自己的辞呈从包里拿出来放到了刘部长的桌上。

    原本坐在办公桌前处理事务的刘部长听到动静抬眸看去,将叶欢晴的动作都看在眼里,他愣了愣,拿过桌上的辞呈,眼里满是疑惑地对着叶欢晴开口问道:“欢晴……你这是?”

    “部长,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我的一些个人原因,这份工作我没办法继续完成下去了,真的很抱歉,这是我的辞呈,请您批准。”

    叶欢晴自然看到了刘部长眼里的惊讶,但她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就这么对着刘部长出声说道。

    “我能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你工作很用心,很努力,各方面都很优秀,是不是部门里有人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觉得不满意?还是怎么了?能告诉我吗?”

    刘部长皱着眉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叶欢晴,他实在是不解为什么叶欢晴会突然向自己递交辞呈,并且叶欢晴的辞呈,他可不敢轻易地就这么批准。

    “实在是抱歉,部长,都是我个人的原因,和公司无关,希望您能批准我的辞呈。”

    叶欢晴当然不会跟刘部长直说自己的情况,只是简简单单地跟刘部长说道。

    听到叶欢晴的回答,刘部长顿时沉默不语,眼眸低垂,神色微黯,让人一时间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过了好久,刘部长才抬头看向叶欢晴对她说道:“是这样的,欢晴,你的辞呈我暂时不能立刻给你答复,你可能需要再等等……”

    “嗯?那部长,请问我需要等多久?”

    叶欢晴听到刘部长这么一说,皱着眉头,脑袋微斜地对着刘部长问道。

    “这个……我晚点再通知你吧,你今天就好好回去休息休息,再好好考虑考虑,你真的是个不错的人才,我不想就这么失去。”

    刘部长皱着眉一脸认真地看着叶欢晴,目光里有着疑惑和专注。

    “那……好吧,辛苦部长您了。”

    叶欢晴闻言顿了顿,随即出声应道。

    将自己的事情都跟刘部长交代完后,叶欢晴跟刘部长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进了电梯,准备离开公司。

    而一早便接到叶欢晴这么大的一个惊喜的刘部长,在叶欢晴走后便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沉思了好一会,拿起桌上叶欢晴的辞呈站起身,离开自己办公室,来到了秦淮的办公室门前跟秘书使了个眼色,而后走近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应答之后,推门走了进去。

    径直走到秦淮的办公桌前,看着正抬眼看向自己的秦淮,刘部长将自己手里拿着了叶欢晴的辞呈放到秦淮的办公桌上,开口对秦淮说道:“董事长,您看……这是叶小姐的辞呈。”

    原本正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的秦淮听到刘部长这么一说,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抬眸看向刘部长递过来的辞呈,皱了皱眉头,眼里的神色微黯,一时间,沉默不语。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叶欢晴见到顾南之后居然会选择辞去这份工作,这又是为什么呢?难不成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叶欢晴来他的公司不就是为了得到顾南的消息吗?怎么现在看到顾南了,没有去找顾南就算了,还选择了辞职……到底是哪出错了呢?

    秦淮皱着眉头沉思着,一旁站着的刘部长看到秦淮的神情不太美妙,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董事长,您看这……这个辞呈批还不批?”

    秦淮的心思一转,管她叶欢晴想要怎么样,反正顾南就在自己这,他们就算想怎么折腾,也只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翻不起什么大浪。

    “批,她要是想走,谁也留不住,就这样吧。”

    秦淮将面前的辞呈推到了刘部长的面前,面上的神色又变得淡然,漫不经心地对着刘部长说道。

    听到秦淮这么一说,刘部长也没有多说什么,拿着辞呈对秦淮点了点头。

    “那董事长,我也没什么事了,就先走了,这辞呈……我到时候回去就给她答复。”

    “嗯。”

    秦淮对着刘部长挥了挥手,继续低头看自己手里的文件,眼底神色莫测。

    刘部长见状转身离开了秦淮,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而顾家别院里,叶欢晴离开之后,陈敏家带着顾茴待在客厅里玩闹,顾父独自一人来到了书房里。

    来到书桌前坐下,顾父拨通了自己好友的电话。

    等了一会,电话被接通了。

    “怎么了,老顾?”

    一个男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语调轻松。

    “老贺,我这有事需要你帮忙?”

    顾父皱着眉对对方开口说道。

    “什么事?还是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事?阿南的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顾父的话,电话那头的男子开口回道。

    “嗯,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阿南现在在秦淮手上,秦淮让哈勃在他身上动了手脚,我现在找你帮忙是想问问你有没什么什么办法能帮我从哈勃口里套出阿南到底发生了什么,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他恢复记忆……”

    顾父将自己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向对方说道。

    “这个……哈勃?就是那个鬼医吗?”

    “对。”

    “嗯……我想我应该正好能帮上你的忙。”

    “啊?是吗?!那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的都无从下手,不过你要怎么帮我呢?”

    “哎,老顾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当初要不是你救我一命,哪还有现在的我呢。说起来我跟这个哈勃的关系,就跟你和我差不多……”

    听到对方这么一说,顾父好奇地挑了挑眉,语调微扬。

    “嗯?怎么个说法?”

    “当初我在国外历练的时候,有一次带队在热带森林里训练,正好碰上这个哈勃被人追杀,当时他身上没带足药物,很是狼狈,差点就被人拿了命去,是我救下了他,他当时给了我个信物,让我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的,他一定会全力以赴,不惜任何代价地回报我……所以啊,我把这个信物给你,你去和他好好谈谈。”

    “我知道了,谢谢你,老贺。”

    “说什么客套话,你早点把阿南带回来吧,这孩子,受了不少苦应该。”

    “嗯,我会的,那就不跟你多说了,到时候有机会了再好好和你聚聚。”

    “没问题,带上阿南还有他媳妇,当然,还有你那小孙子。”

    “一定……”

    挂了电话之后,顾父的心情顿时明朗。

    有了好友的这一层关系,要想从哈勃身上得到解决顾南身上的问题就容易多了。

    不过他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先和哈勃见面才行。

    这么想着,顾父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

    “嗯,是我,哈勃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噢,目前哈勃已经离开了秦淮的私宅里,我查了下,这次的医学交流会的地点就在洛杉矶,所以哈勃还留在洛杉矶,没有去哪里。”

    “那你们的人查到他的地点了吗?”

    “暂时还没有,他最常居住的几个住宅里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我们正从医学交流会那边下手,他应该是跟随那边去了。”

    “嗯,好,一有什么消息就立即通知我,最好能想办法把他带到我面前来。”

    “是。”

    挂断了电话后,顾父坐在书桌前,身子一卸,倒在座椅上,闭目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