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陈敏家的提议
    床上的顾茴睁开了迷蒙的双眼,将小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眨巴眨巴双眼,然后用小手支着自己的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自己周围陌生的环境,空荡荡的房间,他那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丝迷茫和好奇。

    听到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的声音,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小顾茴伸出手在床上爬了爬,来到床边,看着床下的高度,他也没有觉得害怕,就这么从床上滑了下去。

    好在叶欢晴房里床边的地板上是铺着一层厚厚的羊毛地毯,滑落下去的顾茴并没有摔倒哪里,就这么坐在软软的地毯上,小顾茴眨巴着双眼,两只小手在地板上扑腾了几下,又爬了爬。扶着床边慢慢站起身子,然后一边扶着,一边想要向浴室里走去。

    而就在这时,浴室的门打开了,一阵水汽从门里冒出来,朦胧间,叶欢晴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出浴室,叶欢晴抬眸便和床边正看向这边的顾茴两人对视上,微微一愣,叶欢晴立即笑着走到顾茴面前,将他抱起,柔声说道:“宝宝醒啦?”

    顾茴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叶欢晴,一时间也愣住了,就这么傻傻地看着叶欢晴,任由她将自己抱了起来,直到听到叶欢晴对自己开口说话,顾茴才立即笑着伸手去触碰叶欢晴的脸蛋,甜甜地声音从他的小嘴里滑出:“妈……妈妈。”

    “嗯,妈妈的乖宝贝。”

    听着顾茴那甜甜的呼喊,叶欢晴的心顿时软成一片,抬手捏了捏顾茴那肉嘟嘟的脸蛋,笑着对顾茴应道。

    眼见着顾茴醒了,叶欢晴也没带着他在房里多待,抱起他从床上起身下了楼。

    而在房里收拾东西的顾父和陈敏家两人这时也正从房里走出来,准备下楼用餐,在飞机上几人还没怎么吃东西,这时候差不多都饿了。

    几人正好在楼梯口遇见,陈敏家看着叶欢晴怀里已经醒过来的顾茴,笑着对她母子两人说道:“宝贝乖孙醒啦,看到妈妈了,开心吗?”

    顾茴看到了陈敏家,一张小脸笑开了话,甜甜的酒窝在两颊两旁显露,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弯成一道月牙,整个看起来讨喜着。

    “爸,妈,你们应该都饿了吧,我已经安排人准备了些吃的,咱们下去吧。”

    叶欢晴看着从房门走出来的陈敏家和顾父二人,随即出声说道。

    陈敏家闻言对着叶欢晴点了点头,一行人下了楼来到餐厅。

    叶欢晴抱着顾茴在顾父和陈敏家两人对面坐下,把顾茴放在特地打造的儿童座椅上坐好,拿过桌上放着的围兜给他系上,然后拿着他的小碗给他盛一些吃的,抬手给顾茴喂着。

    小顾茴乖乖地坐在座椅上,叶欢晴喂什么他就吃什么,也不挑食,小嘴砸吧砸吧地,小脑袋一点一点,时不时晃悠两下,吃得十分香甜。

    陈敏家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对面叶欢晴那边的情况,看到顾茴那可爱模样,一双眼里满是笑意,对着叶欢晴说道:“你自己吃过了没,别光顾着他。”

    “妈,没事,我已经吃过了,您和爸慢用,阿茴这里,我来就行了。”

    听到陈敏家的询问,叶欢晴将视线从顾茴身上移开,看向陈敏家对她笑着说道。

    闻言,陈敏家也不再多言,满脸笑意地看着对面的顾茴和叶欢晴,默默地用着餐。

    过了一会,吃完东西后,四人来到客厅坐下。

    吃过东西了,也就要开始谈谈正事了。

    叶欢晴抱着顾茴坐在一边的沙发,一只手将顾茴的小手抱住,轻轻地揉捏着手里的小手,叶欢晴抬眸看向自己一旁沙发上坐着的顾父和陈敏家,想到顾南的情况,她微微皱起眉头,开口对两人说道:“爸,阿南那边……您打算怎么办?”

    顾父听到叶欢晴的询问,一直沉默不语的他抬头看向叶欢晴,靠在沙发的身子往后陷了陷,对着叶欢晴还有听到叶欢晴的话后抬眸看向自己的陈敏家两人说道:“顾南那边,我现在还没办法直接跟他接触,因为他的情况,现在可以说还是比较复杂的,当务之急就是让他恢复记忆,一直就这么让他待在秦淮身边,我怕秦淮对他再做什么手脚。”

    “嗯……这也是我担心的,但是要让他恢复记忆就必须要从哈勃身上下手,您说您已经安排人去哈勃那边了,有什么收获吗?”

    叶欢晴听着顾父的分析,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的疑问向顾父说了出来。

    顾父闻言,回想了自己上飞机前接到的电话,沉下眸子对叶欢晴说道:“有消息了,今天来之前我接到通知,说是哈勃那边,他最近已经打算离开秦淮,好像是国际上有个什么医学研讨会,吸引到了他的目光,我想我们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对哈勃下手,想办法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消息。”

    “但是我们总不可能硬来吧?哈勃那边……要想硬着来,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听到顾父说哈勃近期要离开秦淮,叶欢晴的眼睛顿时一亮,这可是个好机会,不过仔细一想,随即又暗下了眸子,哈勃可是世界著名的鬼医,要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消息,靠硬来的话,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

    “我知道,所以我们现在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

    顾父心里自然明白这一点,所以知道了哈勃离开的消息他也没能高兴多久,因为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哈勃……可不是个好惹的人物。

    “那现在要怎么办?”

    坐在一旁一直听着顾父和叶欢晴交谈的陈敏家听完他们两个说的,皱着眉头出声问道。

    叶欢晴和顾父两个人听到问话后皆是摇了摇头,他们暂时也没能想到什么好办法。

    过了好一会儿,叶欢晴怀里的顾茴都已经睡着了,发出了细微的呼噜声,听到声响的叶欢晴垂眸看向顾茴,见他熟睡的模样,随即抬眸看了看不远处的挂钟,时间已经不早了。

    叶欢晴对着自己对面的二老开口说道:“爸、妈,你们二老还是先休息吧,今天也不早了,你们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也累了,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商量吧?”

    听到叶欢晴这么一说,陈敏家和顾父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对着对面叶欢晴点了点头,然后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陈敏家开口对叶欢晴说道:“欢晴,你看现在阿南的消息也有了,我们也过来这边了,你……还是把秦淮公司的事情辞了吧?”

    叶欢晴闻言,抱着顾茴准备站起身的动作一顿,抬眸看向顾父和陈敏家,见他们两个人眼里都是对这个想法的赞成,叶欢晴不由得皱起眉头,低头看向怀里的顾茴,一言不发。

    陈敏家见状,接着说道:“欢晴,听妈的,你现在在秦淮的公司里也不能做什么,就算阿南也在公司,你俩也根本碰不上什么面,你待在那边真的没什么用,还不如跟我在家一起好好照顾阿茴,我这身子也不太好,一个人照顾阿茴也忙不过来,你看……”

    听着陈敏家的话,叶欢晴垂眸看着怀里的顾茴的眼里闪过一丝动摇。

    过了好一会儿,叶欢晴抬头看向陈敏家,对她说道:“妈,我知道了。”

    陈敏家见叶欢晴答应了自己说的话,眼里满是满意,对着叶欢晴点了点头,而后揽着顾父转身上楼去休息了。

    而叶欢晴抱着睡着了的顾茴还坐在沙发上,眼眸低垂,神色暗沉,似乎在衡量着,思考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叶欢晴才抱着顾茴从沙发上站起身,离开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

    进了房间,叶欢晴抱着顾茴来到床边,一只手掀开被子,将顾茴在床上轻轻放下,随后自己也跟着躺了上去,拉过一旁的被子,给自己和顾茴两个人盖好,叶欢晴看着臂弯里长相和顾南有着五六分相似的顾茴,眼眸幽深,思绪纷飞。

    陈敏家的话如同一颗石子扔进了她静如湖面的心,荡起丝丝涟漪,久久没能平复。

    自己真的要离开秦淮的公司吗?

    叶欢晴仔细回想起自己自打进入秦淮公司以来的点点滴滴,她想着自己进入秦淮的公司的目的,和如今她的达成情况,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么久了,自己根本就没能接近秦淮,更别说从秦淮那边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她一直都被秦淮所支使着,用工作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好好思考了一番,叶欢晴觉得陈敏家的提议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在在顾南的事上,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想着自己今天与顾父交谈时,顾父那一脸自信的模样,想必顾父是找到了什么人帮忙了。

    既然如此,自己就留在家里,好好陪伴顾茴,将事情就交给顾父去处理好了。

    叶欢晴垂眸看向怀里的顾茴,想通了之后的她就这么默默看着顾茴,缓缓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