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询问未果
    听着叶欢晴的询问,吹着眼眸看着自己杯子里的茶水的秦逸阳神情淡淡,开口对叶欢晴回道:“我只能说顾南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跟哈勃有些密不可分的关系,至于他对他做了什么,我还没有查到,不过如果你要深究下去,可以自己想想办法,从哈勃身上入手,说不定你会有什么收获……”

    秦逸阳的话让叶欢晴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松开。

    哈勃……秦淮居然请来这个世界闻名的“鬼医”,看来为了对付顾家,他还真是不择手段。

    虽然秦逸阳这么说,但叶欢晴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凭借她的能力,要想从秦淮的手底下去从哈勃身上得到什么顾南的消息,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自己做不到,可以去和顾父他们好好商量,说不定顾父会有办法……

    这样想着,叶欢晴抿了抿嘴唇,抬眸看向秦逸阳接着出声问道:“还有什么消息能告诉我的吗?”

    虽然秦逸阳说的这些已经让自己知道针对顾南的身体变故该从哪里下手,但仅仅凭着这个对她而言还是不够的,她想尽可能多知道一些东西,越多越好……

    听到叶欢晴的问话,一直盯着茶杯里的茶水,神情淡淡的秦逸阳将视线一转,移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叶欢晴身上,挑了挑眉,出声回道:“难道知道了这些对你而言还不够?从哈勃身上下手,顺着他去查,进一步得到顾南的具体身体情况,解决他失忆的问题,难道不是你现在最想做也是最需要做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在这期间,我想你父亲绝不会就这么轻易地让我接触到哈勃医生,所以,关于你父亲……你有什么能够告诉我的吗?”

    秦逸阳说的话,叶欢晴并没有反驳他,因为就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自己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怎么让顾南能够恢复记忆,不再这么老老实实待在秦淮身边任由他差遣。

    可叶欢晴她也不傻,哈勃这条线虽然思路清晰,看起来简单,但真的想要从哈勃身上下手,她需要顾忌的地方还有很多,所以,她需要知道更多的有关秦淮的消息,他到底在做着什么样的打算,对于顾南,对于顾家,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秦逸阳听着叶欢晴说的话,他的心里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叶欢晴说的没错,自家老头子肯定不会让她轻易接近哈勃,毕竟连自己都没尝试过背着老头子私下去和哈勃商谈有关顾南身体情况的事情,不是他没想过那么去做,而是老头子成天让哈勃待在自己的私宅里搞什么研究,或者定期给顾南进行身体检查,而有关顾南的具体检查结果从始至终都只有老头子和哈勃两个人知道,其他人哪怕是包括顾南自己,每次也就大概知道自己身体没什么大碍便罢了。

    对于顾南的状况,他的心里也一直存着疑惑,当初顾南被老头子带回来之后,他只知道顾南身体有问题,但具体什么情况,他了解的也不多,后来知道老头子把哈勃请来给顾南治病时,他才知道顾南身体的问题还是比较严重,但当顾南被治好病以后,老头子的反应和之后看到顾南的情况,他才明白,哈勃不仅仅是自家老头子请来给顾南治病,而是让他帮助自己控制顾南。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家老头子想要对付顾家的心到底有多坚定,不惜请来哈勃来帮助他达到目的,虽然自己至今都没有查清楚老头子到底是凭什么把哈勃请来的,但对于这件事情的发展,他不得不慢慢开始重视自家父亲的一举一动,甚至于至今时刻关注着这件事的发展趋向。所以对于自家老头子的动作,他不说了解个全部,但大概的方向他都已经知晓。

    可是就算他知晓自家老头子要做什么事,他也未必就必须得把这些告诉叶欢晴,现在的事情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挽留的地步,老头子最近也没什么大动作,仿佛将顾南安排到公司就仅仅只是为了锻炼锻炼他,让他帮忙处理公司的一些事情。

    但以顾南的资质和处事能力,对于处理公司这些事情,即使是失忆了的他也依旧能做得得心应手,说锻炼,倒不如说是让他慢慢熟习,找回之前的感觉。

    所以对于现在的情况,他也算是走一步看一步,只要时刻注意着自家老头子的动作,稍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处理不了,他才会打算和叶欢晴、顾家合作。至于现在……叶欢晴想要从自己这得到更多的消息,在他看来,还不是时候。

    叶欢晴见秦逸阳听了自己的询问之后,一声不吭,脸上的神色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好似自己的问话从他耳边飘过,根本就不能让他有什么情绪波动。

    而他的神情,也像是在变相地用沉默来拒绝自己的请求。

    想着秦逸阳许是觉得已经告诉了自己要往什么方向下手,而自己又有些得寸进尺地想要从他那里知道更多,让秦逸阳的心里有些不满,于是叶欢晴也不再多问,开口对秦逸阳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今天能来,也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

    秦逸阳听到叶欢晴突如其来的道谢,挑了挑眉,微微摇了摇头,神色莫测,但依旧没有多言。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也没什么好再向你询问的了,就这样吧。”

    叶欢晴看着秦逸阳的举动,皱了皱眉,然后开口跟秦逸阳告别。

    秦逸阳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对着叶欢晴开口说道:“需不需要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我叫了司机来接我。”

    听到秦逸阳的问话,叶欢晴立即摇了摇头,拒绝了秦逸阳。

    自己和他单独相约本来就已经够吸引秦淮的目光了,虽然她也不清楚秦淮有没有在自己身旁安排人监视着,但以防万一,况且自己本来就不需要秦逸阳相送,两个人今天之间的氛围已经够尴尬的了,再让秦逸阳送自己回去,这一路上令人难以忍受的氛围要再次萦绕在她身旁的话,她还真是受不了。

    秦逸阳见叶欢晴拒绝了自己的问话,也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而后同叶欢晴一同离开了包间,出了餐厅,两人各自上了自家司机的车,朝着各自要去的方向,离开了。

    和秦逸阳分开后,叶欢晴坐着车回到了顾家别院。

    下了车刚进屋,叶欢晴便接到了陈敏家打来的电话。

    一边毫不犹豫地接通电话,叶欢晴一边脱下外套挂在一旁,径直向客厅走去。

    开口对电话那头询问道:“妈,怎么了?”

    另一边,顾宅里。

    用过餐之后的陈敏家和顾父两个人坐在客厅里商量着去洛杉矶的事宜。

    顾父这边已经和徐林交代的都差不多了,公司最近的事情也不是很多,原本计划着两三天敲定事宜如今用一个上午便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其具体实施情况,顾父也不用在这边监视着,只需要时不时跟徐林联络一下,了解进展情况就可以了。

    “你和徐林都商量好了吧?还有什么需要安排的吗?”

    陈敏家靠在沙发上,身体还有些虚弱的她用餐时没有吃多少东西,脸色还是有些苍白,让人一看上去便知道她身体不太好。

    想着自己昏睡时顾父和徐林商量公司需要安排的事宜,一心记挂着要去洛杉矶的陈敏家对着顾父出声询问着进展情况。

    “嗯……都差不多了。”

    听到陈敏家的询问,顾父想着自己今天跟徐林商量的情况,点了点头回道。

    “那咱们去洛杉矶的事情……”

    听到顾父肯定的回答,陈敏家眼睛一亮,立即出声问道。

    顾父看着陈敏家听到自己回答后一脸兴奋的模样,抬手点了点她的额头,看着她那有些苍白的面容,又好气又好笑地对着她说道:“可以加快准备进程了,不过你啊,你这身体……”

    陈敏家一听顾父这么一说,便知道他又要开始念叨自己的身体了,立即出声打断了顾父的话。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那咱们就安排订票吧,我今晚就收拾行李,咱们明天就出发?”

    听到陈敏家说的话,顾父皱起了眉,双手搭在陈敏家的肩上,扳过她的身子,面向叶欢晴说道:“不行,不能这么赶,你的身体现在还需要时间恢复,咱们过几天再过去……”

    “不行,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清楚,待着这边和待在洛杉矶那边都一样,我想快点过去,阿南那边,等不得……”

    听到顾父拒绝自己的请求,陈敏家眉头紧皱,双眼里满是乞求地看向顾父,打断了顾父要说下去的话。

    顾父看着自己眼前陈敏家的神色,对于陈敏家的心情,他心里清楚的很,但是虽然顾南那边的事情也急,可毕竟如今顾南的情况还不算太差,对于他而言,陈敏家的身子和顾南一样重要。

    顾父看向陈敏家的眼里满是坚定,他坚持要让陈敏家再休息几天,去洛杉矶的事情不急于这一时,陈敏家今天突然头疼的痛苦模样,至今还让他心有余悸。

    陈敏家看着顾父眼里的拒绝,一脸可怜巴巴地盯着顾父看着,希望他能够答应自己的请求。

    顾父不忍看着陈敏家的模样,将自己的视线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