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约定见面
    洛杉矶。

    和秦逸阳约定见面地点之后,叶欢晴便放下心去处理自己的工作,好不容易等到了下班,她拿起手机和包便出了公司,径直前往和秦逸阳约好的地点。

    当叶欢晴推门走进包间时,秦逸阳已经坐在里面,正抬手倒着茶水。

    听到门口的动静,秦逸阳手上的动作一顿,抬眸一看,见是叶欢晴,也没多说什么,继续给自己还有叶欢晴各倒了一杯茶,将茶杯递到自己的对面,对着叶欢晴抬了抬手,向她示意,而后开口说道:“来了,坐。”

    秦逸阳的姿态,俨然一副自己是东道主的模样。

    叶欢晴见状皱了皱眉,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走到秦逸阳的对面坐下,将包放在一旁,抬手端起面前的茶水递到自己的嘴边,吹了吹,而后品了几口,有些干涩的嘴唇被茶水浸润,茶水进入口中,茶香四溢,让她不由得觉得浑身的各个细胞都舒展开来,将茶水咽下,不由得眉眼微扬。

    喝了几口茶后,叶欢晴将自己手中的茶杯轻轻放到桌上,而后抬眸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秦逸阳,见他正姿态优雅地眯着双眼睛,品着茶,随即开口对他说道:“点餐了吗?”

    听到叶欢晴的问话,秦逸阳手上喝茶的动作一顿,随后将手里的茶杯放下,抬眸看向叶欢晴对着她说道:“还没,这不等你过来,喏,看看你想要点什么。”

    说着,秦逸阳将自己面前的菜单推到叶欢晴的面前。

    两人似是一对朋友只是来这里单纯用个餐,谁也没有先开口提问对方各自今天来这里的意图。

    听到秦逸阳这么一说,叶欢晴也没多言,伸手拿过面前的菜单,将自己要点的东西画上记号,随后将菜单递到秦逸阳面前,示意他点餐。

    秦逸阳将自己要点的的点好之后,按铃叫来服务员,将手中的菜单递给他,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随后侧过头向叶欢晴问道:“你还有哪些需要吗?”

    听到问话的叶欢晴抬眸看过去,愣了愣,随后摇了摇头出声答道:“没了,就这样。”

    见状,秦逸阳回过头对着服务员点了点头示意他们点完餐了。

    服务员拿着菜单,将秦逸阳的要求记下后,对着秦逸阳还有叶欢晴躬了躬身,随后退了出去。

    等服务员离开之后,秦逸阳悠哉悠哉地抬手拿过桌前的茶壶,给自己已经空了的茶杯倒七分满,然后抬眸看向叶欢晴,用眼神询问她是否需要添茶。

    一直注视着秦逸阳的叶欢晴看到了他的神情,伸手挡住茶杯口,摇了摇。

    秦逸阳见状便作罢,自己端着茶杯慢慢品茶,叶欢晴不开口,他也就没有多言。

    叶欢晴就这么默默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悠闲地喝着茶的秦逸阳,眼底神色莫测,暗自在心里思考着自己应该怎么开口。

    两个人就一直这么互相沉默着,谁也没有先开口去打破这份弥漫着丝丝令人觉得尴尬但深处其中的两人浑然不觉的安静氛围。

    过了一阵子,包间的房门被敲响,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

    听到房门被敲响的声音,两人都知道是服务员将餐点准备好了,但两人出奇的都没有开口。

    见坐在自己对面的秦逸阳没有要说话示意的意思,叶欢晴开口让门外的服务员进来上菜。

    听到里面的人的答复,服务员将门推开,一个接着一个将菜一一端上来,随后领班躬身站在一旁,出声说道:“您好,您点的餐已经上齐,请慢用。”

    叶欢晴闻言对他微微颔首,而后领班带着一群服务员退了出去。

    秦逸阳和叶欢晴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各自抬手拿过自己面前的餐具,开始用餐。

    待吃得八分饱后,两人几乎是同时放下手上的餐具,擦了擦嘴之后,抬眸看向对方。

    叶欢晴率先开口对秦逸阳说道:“用完餐了,来谈谈正事吧。”

    秦逸阳闻言挑了挑眉,心中暗道:终于来了。

    神情淡淡,嘴角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弧度,秦逸阳对着叶欢晴开口说道:“说吧,约我出来吃饭,有什么要问我的?我想,我该和你说的都已经说的差不多了。”

    听到秦逸阳这么一说,叶欢晴摇了摇头。

    “不,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我希望你能把那些事情告诉我,因为这些对我而言很重要,我知道你一定明白顾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在秦淮身边,你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但我也明白,你之所以不告诉我是有你自己的考虑,但原谅我还是想要向你询问……”

    “你也说了,我不告诉你是有我自己的理由,既然这样,你又何必还来找我多问呢?知道我不会告诉你,说这么多,浪费时间,又有什么意义。”

    秦逸阳面无表情地对着叶欢晴回道。

    “秦逸阳,我知道你是顾忌你父亲那边,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你父亲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对于你们秦家而言根本没有什么意义,我虽然不懂为什么他要把阿南安排到公司里,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我能想到他是在想方设法对付顾家,可是就算搞垮了顾家,他又能得到什么?他想要的那些东西早就已经是不属于他的,一直这么耿耿于怀不愿放下,难不成就不怕最后逼得非得弄个鱼死网破才肯罢休?”

    听了秦逸阳的回答,叶欢晴皱着眉头将自己想说的都一一跟秦逸阳说了出来。

    “我想你也应该有考虑过要阻止他吧?秦家做到现在,不仅有你父亲的心血在里面,还有你母亲和你的努力,难不成你想就这么看着,任由你父亲去这么糟蹋?就为了他那一己私欲?我们可是早就说好了要好好合作,既然是合作,那么对于合作双方而言,彼此之间应有的信任还是要有的吧?你一次次隐瞒我那么多的消息,我都没有多说,因为我也明白你的苦衷,但既然已经让我见到顾南了,那么我想这么久了,我身边的一些事你多多少少也看在眼里,我希望你也能明白我的不易……所以,你还知道些什么,能多说的,就都告诉我吧。”

    秦逸阳就这么沉默不语,不做声地将叶欢晴的话一一听了进去,沉下眸子,没有对她说的做出回应。

    叶欢晴说的没错,秦家有现在的地位,不仅仅是秦淮一个人的拼搏打下来的,自己母亲也投入了不少心血,还有他自己……

    他当然不会就这么放任秦淮这样乱来下去,所以对于秦淮的动作他都一直暗地里在监视着,稍有不对劲他便会采取行动。

    至于叶欢晴……他也知道她的不容易。但……唉,还是告诉她一些事吧,反正如今顾南已经被带到明面上了,看顾南那样子,他自己心里也存了不少疑惑,想必迟早会和叶欢晴对上,自己就先跟叶欢晴说一些事,应该影响也不大,老头子那边那么安排,应该也有考虑到这一点……

    秦逸阳垂眸想了一会,然后微微抬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叶欢晴,缓缓开口说道:“我的确瞒了你一些事,今天也可以告诉你一些事,虽然不多,但我想也够了……”

    叶欢晴一听,见秦逸阳好似被自己的话说服了,愿意告诉自己一些事,顿时眼睛一亮,一脸认真地看着秦逸阳,点了点头,静静地等待着,用眼神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看到坐在自己对面听到自己说的话后一脸激动的叶欢晴,秦逸阳垂眸,抬手拿起面前桌上的茶杯递到自己嘴边,抿了抿,而后低眉看着手里的茶杯,对叶欢晴悠悠地说道:“哈勃医生的名号你知道吗?”

    “哈勃?”听到秦逸阳的话,叶欢晴皱了皱眉,垂眸思考,过了一会,突然抬头瞪大眼睛看着秦逸阳,出声问道,“就是那个‘鬼医’哈勃吗?”

    秦逸阳将叶欢晴的惊讶看在眼里,一脸淡然地对着叶欢晴轻轻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对,就是他。”

    叶欢晴皱着眉沉思,秦逸阳突然向自己问这个哈勃干什么,难不成……阿南的身体跟哈勃有关?

    “是不是阿南之所以会是现在这样是你父亲让哈勃对他动了什么手脚?”

    想通了的叶欢晴皱着眉头看向秦逸阳,对着他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