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陈敏家发病
    商量好之后,陈敏家也不再开口多说,静静地用完餐后,离开了餐厅去找保姆和顾茴。

    顾父将手里的报纸看完,手上杯子里的咖啡也差不多见底了,慢悠悠地将杯子轻放在餐桌上,伸手将报纸叠好然后放在桌上,顺手拿过桌上的餐巾擦了擦嘴角,然后站起身,离开了餐厅。

    出了餐厅,看到守在门口的仆人,顾父随口出声问道:“夫人和小少爷呢?”

    在门口候着的仆人看到了顾父走出来,立即朝顾父躬了躬身,听到顾父的询问,微微弯曲的身子一顿,随即立刻开口回道:“回老爷,夫人带着小少爷在花园里。”

    闻言顾父点了点头,然后径直向前走去。他没有去找陈敏家和顾茴,而是转身向楼梯走去,上了楼去到了书房。

    在书房里坐定,顾父拿起手机给徐林打了个电话,让他今天过来一趟。

    接到顾父电话的徐林正在公司里待着,听到顾父的吩咐,徐林也没让顾父等多久,结束了和顾父的通话后便跟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声,离开公司去往顾宅。

    书房里的顾父挂了徐林的电话,想着他应该不会那么快便过来,顾父沉眸思考了一会,起身出了书房下了楼。

    楼下,陈敏家带着用过早餐的顾茴在花园里走了走,散散步,在花房里玩了会后便抱着顾茴回到房子里。

    刚走进房子,正抱着顾茴往客厅走的陈敏家抬眼便看到从楼上下来的顾父,出声问道:“忙完了?跟徐林说了没?”

    “嗯,说了,他晚点就过来。”

    顾父走下楼,听到陈敏家的询问,点了点头随口应道。

    顾父走到陈敏家身旁,伸出手一把抱过顾茴,将他搂在怀里,然后和陈敏家三人一同走进了客厅,来到沙发前坐下。

    抬手将怀里的顾茴轻轻放在地毯上,随他自己自由活动,顾父背靠着沙发,两眼微眯,神态慵懒。

    陈敏家跟着在顾父身旁坐下,侧着身子面对顾父,时而注意着一旁的顾茴,皱着眉想着去洛杉矶的事情,她开口对顾父说道:“你说……这次去洛杉矶,咱们到时候是直接去找阿南,还是又去找秦淮?他那里……咱们要怎么办才好?”

    听着耳旁传来的陈敏家那满含担忧的声音,顾父微微皱起眉头,抬眼看向陈敏家,伸手将她揽到怀里,拍了拍她肩膀说道:“别担心,我会安排好的,这一次,不会就这么算了……阿南那边,我一定会查清楚秦淮到底做了什么,我会把阿南带回来的。”

    想着自己心中的那些打算,顾父的眼里闪过一丝坚定。

    前几天,自己刚收到消息,秦淮那边早就暗地里将世界有名的“鬼医”哈勃给请到了洛杉矶,虽然秦淮干的这件事很隐秘,自己的人也是过了很久才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才查到这件事情,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但对于现在没有什么有用消息的他而言,为时也不算太晚。想必顾南身上的情况肯定和哈勃有关,秦淮那边不好下手,自己可以想办法从哈勃这边入手,说不定可以得到什么消息。

    虽然这件事也有一定的难度,但仔细想来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由于收到消息才没多久,叶欢晴便打电话告诉了自己她在秦淮公司里碰到顾南的事情,太多繁杂的事情交错在一起,一时间他差点都把这件事给忘了,刚刚在书房里仔细考量去洛杉矶的事宜的时候才突然想起,看来自己还得派人想办法联系上这个哈勃医生。

    一边出声安抚着陈敏家,一边沉着眼眸深思的顾父开口说完话后便陷入沉默。

    听着顾父对自己的保证,陈敏家紧紧皱着的眉头却没有舒展开来。

    陈敏家长叹了口气,靠在顾父的怀里,抬眸看着不远处在地毯上爬来爬去的顾茴,那圆滚滚的身子,一扭一扭的小屁股,时不时传来银铃般的嬉戏声,陈敏家的眼里不禁溢满丝丝柔意和淡淡的忧伤,满含着无限怅然的声音从她的口里滑出。

    “你总让我不要担心,不要担心,但阿南的事情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一点进展都没有,你让我怎么能不担心?阿茴一眨眼都这么大了,欢晴为了阿南的事情一个人在洛杉矶那边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咱们家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像从前那样圆圆满满,快快乐乐的生活……”

    看着眼前自顾自玩闹的顾茴,陈敏家的眼里有着淡淡的忧伤,这个家因为有了顾茴而变得热闹,却又因为没有顾南和叶欢晴而显得空缺。她所求的不高,只不过是想一家人和和满满地待在一起,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就好,为什么她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都不能实现?

    自己的儿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将自己一家人都忘却,认作他人为义父,对家人冷言相向,而自己的儿媳妇为了找回儿子而一个人独自漂泊异国,历经艰辛,一个人拼搏。

    陈敏家想得越多,心里越发的难受,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犯过的头痛又一次冒了出来。

    突然袭来的疼痛让陈敏家原本轻轻靠在顾父怀里的身子一抽,本就未曾松开的眉头皱的更紧,两只手紧紧握着,试图将头痛自己挺过去。

    抱着陈敏家的顾父原本正陷入自己的思绪里,突然感觉到自己怀里的陈敏家身子一僵,搭在她腰上的手清楚的感受到陈敏家微微颤抖的身子,顾父立即清醒过来,低头便看到陈敏家一脸痛苦的模样。

    顾父顿时脸色一变,心中大惊,伸手将陈敏家的身子缓缓扶起来,在自己怀里给她换了个姿势,方便自己更好的观察她的神情,随后顾父沉声对陈敏家呼唤道:“阿敏……阿敏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

    头痛欲裂的陈敏家听到了耳旁顾父那满含紧张和关切的声音,嘴唇微微颤动,轻声对顾父回道:“老……老顾,我头……我头又痛了……”

    紧紧抱着陈敏家的顾父看到陈敏家的神态,将自己的脑袋凑近,听见了陈敏家说的话,顿时心情更加沉重,他一边将手伸到陈敏家的额头两旁轻轻按压,一边低声对怀里的陈敏家安抚道:“好,我知道了,没事,别怕,我去把医生叫来,没事的……”

    对着怀里的陈敏家把话说完后,顾父立即抬眸看向站在一旁有些惊慌失措的仆人,冷着一张脸,沉声对他们吩咐道:“去把王医生请来,快点。”

    “是……”

    看到沙发上陈敏家的状态,仆人早就被吓得忘了要做什么,听到顾父冰冷的吩咐,立即吓得点头应道,随即转身按照吩咐去通知家庭医生赶紧过来。

    对仆人吩咐完毕后,顾父将怀里的陈敏家一把抱起,从沙发上站起身,转身便要抱着陈敏家上楼。

    而顾父怀里的陈敏家疼得身子不住的颤抖,却没忘了还在一旁玩耍的顾茴,颤颤巍巍地对顾父交代道:“阿……阿茴……”

    闻言,顾父的身子一顿,抬眸看向一旁地毯上的顾茴。

    此时的顾茴正好奇地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顾父和陈敏家这边的慌忙景象,两只大眼里满是不谙世事的纯澈,对于这边发生的事情,他并不理解,也不知道陈敏家这边有多么难受和痛苦,他只是好像感受到了周围紧张的氛围,停下了自己嬉闹的动作,就那么张着自己那一双大大的眼睛,时不时眨巴两下,微微歪着脑袋看着这边,一动不动。

    看着顾茴那可爱模样,顾父却没什么心情去理会逗弄,沉声对着躬身站在一旁的保姆吩咐道:“好好照顾小少爷。”

    “是,老爷。”

    保姆闻声点了点,知道陈敏家那边情况紧急,保姆也没有说什么废话,赶紧出声回道。

    交代这些琐事之后,顾父抱着怀里的陈敏家匆匆上了楼,刚把陈敏家放到床上后,家庭医生便匆匆忙忙从没有关紧的房门里走了进来。

    “老爷……”

    王医生看到了顾父,正出声跟他打招呼,还没说完便被紧张陈敏家的情况的顾父急忙开口打断。

    “王医生,你赶紧过来给阿敏看看,她突然一下子又头疼了。”

    “是。”

    闻言,王医生也不再废话,绕过顾父来到床边,在陈敏家的身旁坐下,抬手翻了翻陈敏家的眼皮,仔细观察了她的神色,随后伸手在陈敏家露在床边的的手腕上探了探脉象。

    两根修长的手指在陈敏家的手腕上不断移动、按压,探查着陈敏家的脉象。过了一会,王医生将陈敏家的手移回到她的身旁,拉过被子给她好好盖上。

    一旁一直看着王医生的动作的顾父见状立即出声问道:“怎么样王医生?这是怎么了?怎么就突然头疼了?”

    “老爷,夫人这是忧心成疾,气血攻心,大脑突发性的充血引起的头痛,来的快也去的快,问题不是很大,但主要还是重在一个休养的问题,看夫人这样子,应该是有什么事情一直堵在她心里,心病……非药石可以医治的。”

    王医生听到顾父的问话,侧过身子对他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