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愁绪
    听到刘秘书的肯定回答,秦淮抬起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睛微眯地看着前方,眉头微微皱起,过了一会,秦淮出声对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刘秘书开口说道:“行了,我都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是。”

    刘秘书闻言对着秦淮躬了躬身,而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将门轻轻关上。

    办公室里就留下秦淮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眼眸幽深地看着不远处的一点,薄唇轻抿,就这么安静地思考着。

    叶欢晴和顾南就这么见面了,见到了如今的顾南后,叶欢晴会有什么反应?

    惊讶?伤心?痛苦?怅惘?

    她又会有什么样的打算呢?

    叶欢晴来公司的目的,秦淮心里多多少少能猜到个大概,无非就是想要从自己这找到顾南,那么如今让她就这么“凑巧”地和顾南相遇了,她又会怎么样呢?

    秦淮将下巴上的手放下,站起身来走到身后的落地窗前,看着玻璃外阳光笼罩的世界,秦淮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迷茫,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看着眼前的的高楼林立,阳光普照,万里无云的好天气,秦淮眼神幽幽,默默思考着,脑海里不由得就这么回想起从顾南被带到自己身边,到将哈勃请来,再到现在,在自己周身发生的这些点点滴滴。

    不知道为何,秦淮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子怅然,眼底原本消散的迷惘再次浮现,并且越发浓郁。

    自己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将顾南的记忆更改,让他去和顾家作对,破坏顾家的事业,弄垮顾家的公司,然后呢?

    看着顾父和陈敏家痛苦,叶欢晴难受,然后呢?

    他能从中得到什么?

    他的心里会浮现出自己想象中的快感吗?

    窗外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逐渐变得阴暗,似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沉重,就如同秦淮此刻的心情,沉闷,不知所措,迷惘……

    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秦淮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一种全凭心情而言去作为。

    当他心里的那个郁结突然冒出时,他就恨不能得让顾家,让顾父和陈敏家不好过,让顾南痛苦,就当做自己拿来发泄的一个口子,仿佛看到他们不快乐,自己就能高兴一般。

    但其实这么久以来,事实证明,自己也并没有多快乐。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再怎么不舍,再怎么不愿意放下,那些过去了的东西,无论是感情还是人,都回不来了。

    即使强硬的掰扯,硬生生拉回到身边,也没了当初的那个感觉了。

    都变了……不论是他自己也好,还是印象中的那个人也好,他们都变了,不论是心还是人,都变得没有了当初的那股子纯净的感情了,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一股不甘在作祟,让他迟迟不能放下,迟迟看不开,迟迟不愿去面对那个残酷的真相。

    秦淮的眼里浮现出一丝丝悲凉,嘴角勾起一抹惨淡的弧度,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种颓然的气息,令人忍不住觉得心疼。

    窗外的的乌云越聚越多,天色慢慢暗了下来,闪电一晃而过,紧随其后的便是“轰隆隆”的雷鸣。

    要下雨了……

    将窗外的景色尽收眼底,秦淮的心里滑过一丝了然,一股叹息从他的口里就这么钻出。

    也不怪他突然想这么多,可能是叶欢晴和顾南的突然见面,让他也有些措手不及吧。

    毕竟将叶欢晴安排在公司,把顾南也放到公司里,不就是为了看到他们俩相遇时的场景吗……

    不过可惜了,自己没能亲眼看到,想必那个场面,一定……很心痛吧。

    将从前的一切都忘记,两人时隔这么久再相见,心爱的人看向自己的眼里的陌生对自己而言,该是多么残忍的伤害。

    就如同当初自己从纽约打拼出一番天地再次回到京都,却看到陈敏家忘却和自己曾经的那些甜蜜,就那么一脸幸福地窝在顾父怀里,将自己隔绝在外时,那一刻心脏传来的刺痛,是自己即使时隔这么多年再次想起来,也还是那般清晰,那般痛苦。

    秦淮的眉头紧皱,看着窗外开始淅淅沥沥下起的雨滴,阴暗的天空就如同他沉重的心情,那么压抑,那么灰暗,那么……令人觉得心寒。

    此时的秦淮,是迷茫的,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他突然有一种不知道这样子做下去对自己而言有什么意义的迷惘。

    心里满是烦闷,一股郁气紧紧缠绕在心间无法得到疏解,秦淮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继续下去,就在这一刻,就在这一秒……

    他……要就这么放弃吗?就让一切到此结束了吗?

    秦淮的心里没有准确的答案,但他并不想就这样到此为止。

    顺其自然吧……先就这样。

    秦淮叹了口气,不再看着窗外的雨景,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身子向后一倒,窝在舒适的座椅里,两眼缓缓闭上,思绪慢慢放空。

    另一边的秦逸阳办公室里,顾南离开后,徒留秦逸阳和叶欢晴两人面面相觑。

    顾南不在,叶欢晴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

    秦逸阳看着叶欢晴一脸狼狈的模样,抽出桌上的纸巾递到叶欢晴面前。

    接过秦逸阳递来的纸巾,叶欢晴将自己稍微收拾了一番,然后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吐出一口浊气,转过身子面对坐在自己眼前的秦逸阳,正色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阿南会是公司的副总,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父亲到底想干什么?还有……你知道这件事多久了?”

    叶欢晴突突突地对秦逸阳说了一大堆,而坐在她对面的秦逸阳眼眸低垂,神色莫名,听完叶欢晴的问话后,并没有立即就开口回答叶欢晴的这些问题。

    将秦逸阳的神情看在眼里,叶欢晴也没有出声追问,只是皱着眉,一直紧紧盯着秦逸阳,一言不发。

    被叶欢晴那两道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秦逸阳过了一会才抬眸看向坐在自己对面一脸严肃的叶欢晴,顿了顿,出声说道:“我本来昨天就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的,但是,你知道的,就像你先前问我的那样,没能告诉你。”

    “那为什么你父亲要这么做?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听到秦逸阳的回答,叶欢晴沉默了一会后,紧接着开口向秦逸阳问道。

    秦逸阳稍稍垂下了自己眼眸,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叶欢晴见状,有些不太相信,皱着眉将身子稍稍向前凑近,双手支在秦逸阳的办公桌上,对着秦逸阳问道:“难道你父亲把他这么安排进公司就没和你说过?就这么突然?”

    叶欢晴的话让秦逸阳身子一顿,随后秦逸阳挪了挪身子,向身后的椅子里靠了靠,抬眸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叶欢晴,神情慵懒。

    “我是有提前知道,但也没提前多久。”

    “那你知道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听到秦逸阳的回答,叶欢晴略有些激动地立即出声问道。

    秦逸阳看着自己对面的叶欢晴那神情激动的模样,面色淡淡,冷冷地开口说道:“我说了,我也没有提前多久知道。至于没有立即告诉你,我想,对于这种安排,我还是得做一些准备的吧。再说了,就算我立即告诉你了,你又能怎么样?你还能阻止我家老头子不这么做?我都没有的能力你能做得到?”

    秦逸阳冷冰冰地言语直直地扎进了叶欢晴的心中,叶欢晴被惊得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秦逸阳说的话。

    “我……”

    “嗯?”

    秦逸阳看着叶欢晴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语调轻扬。

    “你什么?你能做好心理准备?在公司碰到他的时候不像今天这样狼狈?你怕是做不到吧,这样的顾南,无论什么时候遇见,你都无法面对的吧?”

    “我……”

    秦逸阳的话让叶欢晴根本无法反驳,想要说什么却又无从开口。

    就正如秦逸阳所说的,面对顾南,自己无论做什么样的心理准备都是于事无补,她做不到冷静自持,她……她那么想他,能放下他们的孩子独自一人在这边坚持这么久,都是靠着对顾南的那一股执念才坚持下来的,让她再次见到他,她怎么可能能够冷静得下来。

    “所以呢,我昨晚打电话给你原本也是想跟你提个醒,毕竟昨天在例会上宣布了顾南担任副总的事情,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你一声,让你起码事先知道……多多少少心里能有些准备,谁知道你没有接电话,然后就这么错开了。”

    将叶欢晴的神情表现都看在眼里,秦逸阳一脸意料之中,耸了耸肩,对着叶欢晴接着说道。

    听到秦逸阳说的话,叶欢晴沮丧地低下了头颅。

    秦逸阳看着叶欢晴一脸难受的模样,沉默了一会,出声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顾南你已经见到了,但他这样……你……”

    “我……我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顾南的出现实在是太突然了,让叶欢晴措手不及。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秦淮的公司里与顾南见面。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顾南刚刚看着她的那双满是陌生的眼神还有那冷淡的语气,心里满是酸涩,压根没有其他什么心情去思考该怎么做。

    “你……我看你还是把心情收拾收拾吧,顾南你也见到了,他可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就算再怎么难受都没有什么用,还是想想该拿他怎么办吧。”

    看着眼前的叶欢晴听到自己的问话后的那一脸迷茫,秦逸阳叹了叹气,对着叶欢晴出声说道。

    秦逸阳的话没能让叶欢晴振作,但她还是强撑着打起精神,对着秦逸阳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的。”

    秦逸阳看了看叶欢晴,知道自己就这么几句话也不能让叶欢晴怎么样,于是也没再多说什么,低下头将叶欢晴带来的文件翻了翻,确认了一下里面没有什么错误后,拿起一旁自己的钢笔打开之后在上面签了字,随后递给了叶欢晴。

    “那就先这样,喏,这是你带来的文件,没什么事了,你就先回去吧。”

    叶欢晴伸手接过秦逸阳递过来的文件,听着他说的话,沉默了会,随后对着秦逸阳点了点头,站起身离开了秦逸阳的办公室。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