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苏醒
    正拿着润湿的手巾给叶欢晴擦拭额头的仆人,听到了房门被人打开的动静,侧头向门口看去,一见的黄伯走了进来,她立即停下手中的动作,拿着湿毛巾站起身来,朝着黄伯躬身示意。

    “黄管家。”

    “嗯。”

    黄伯对着仆人微微颔首。

    “夫人已经退烧了?”

    黄伯抬眸仔细打量着床上叶欢晴的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脸上那明显的潮红已经消退,额头上搭着的头发有些**的,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退烧了。

    “是。”

    听到黄伯的询问,仆人头颅轻轻低下,对他回道。

    “嗯,好,你帮夫人擦擦汗,等夫人醒了就来跟我说一声。”

    黄伯闻言对着仆人点了点头,随后跟她交代了两句。

    “是。”

    仆人出声应下了黄伯的吩咐。

    黄伯也没在房间里待多久,知道了叶欢晴退了烧之后,他便转身出了房间,去楼下安排事情。

    留下仆人在房间里继续给叶欢晴擦拭身子,然后动作轻巧地收拾整理房间。

    她将手上的盆里的水倒掉,把毛巾晾上,而后收拾了房间内的一些杂物,扔进了垃圾桶里,看了眼床上还在熟睡的叶欢晴,提着垃圾转身出了门。

    “啪嗒——”房门被关上。

    床上躺着的叶欢晴睫毛轻轻颤动,搭在一旁的手指也抖了抖,没过多久便睁开了眼睛。一双眼里泛着水光,晶莹剔亮,猫眼动了动,抬手揉了揉自己有些胀痛的太阳穴,柳眉微微皱起,鼻子耸了耸,红唇微张。

    叶欢晴因为睡了太久而有些迟缓的脑子慢慢清醒起来,想起自己之前是发高烧了,没有感觉到一身黏糊糊的,却触碰到有些湿润的枕头,她抬起手在自己额头上探了探。

    退烧了……

    吐了口浊气,叶欢晴伸手拿过一旁的枕头垫在身后,然后用两只手撑着床,支着有些虚软无力的身子,缓缓坐起身来。

    抬眸看到一旁的床头柜上有一杯水,似乎是自己睡着之前黄伯端上来给自己喝的那杯,叶欢晴抿了抿有些干裂的嘴唇,伸手将水杯拿过,放到嘴边抿了抿,而后一口喝下。微凉的清水浸润干裂的嘴唇滑入有些冒火的喉咙,带来一丝丝清爽和舒适,叶欢晴眯了眯眼,将水杯放下。

    背靠着枕头在床上躺着坐了会,感觉一身力气稍稍回归,叶欢晴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准备下床。

    而就在时,她房间的门被突然打开,先前那个被黄伯安排照顾她的仆人走了进来。

    推门走进来的仆人将门带上,转身走了几步,抬眸便看到正准备下床的叶欢晴,她心里一震,随即立马走上前,动身要去扶着叶欢晴。

    “夫人您醒了……”

    听到动静的叶欢晴停住动作侧头看去,只见是一个女仆人走了进来,听见仆人的话,她轻轻点了点。

    “嗯……”

    “您需要做什么吗?我帮您……”

    仆人闻言扶着叶欢晴站起来,然后躬身问道。

    叶欢晴摇了摇头,向仆人摆了摆手。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这也没什么事情了,你就先下去吧。”

    “是。”

    见叶欢晴拒绝,仆人也没再多说什么,顺从地朝叶欢晴颔首示意,随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待仆人离开后,叶欢晴觉得自己这一身衣服穿在身上不太舒服,虽然身上没有黏糊糊的,但想必是有人替自己擦过了出了汗的身子。

    她起身来到衣橱面前,拿出一身换洗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而听到叶欢晴吩咐离开房间的仆人下了楼便去找到黄伯。

    楼下,黄伯正在厨房吩咐着下人准备一些吃的。

    突然,他背后传来一身呼喊。

    “黄管家……”

    闻声,黄伯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安排照顾叶欢晴的那个女仆人。

    想到自己之前的吩咐,他挑眉一问:“夫人醒了?”

    “是。”

    仆人闻言躬身回道。

    “行,我知道了,你去干你自己的事情吧。”

    见状,黄伯点了点头,朝仆人挥了挥手,交代道。

    “是。”

    仆人听到了黄伯的话,朝他躬了躬身,转身离开了原地。

    这边的黄伯将手上的事情交代完毕之后,转身便向楼上走去。

    上楼后的黄伯径直向叶欢晴的房间走去,来到门前,他抬手敲了敲门。

    “咚咚咚——”

    房里的叶欢晴刚从浴室里洗了澡出来没多久,坐在沙发上,抬着一只手擦拭着**的头发,眼眸低垂,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滴滴水珠,眼里水光洌滟,窗外天色微暗,屋内微黄的灯光照在她身上,宽松舒适的睡衣下白皙的肌肤如玉。

    听到门口的动静,叶欢晴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开口说道:“请进。”

    门外的黄伯闻声推门而入,走进房间,抬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叶欢晴,迈步走近叶欢晴,满脸慈爱地向她开口问道:“夫人,你醒了,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黄伯的声音在叶欢晴的前方响起,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眸看去,看到黄伯一脸关怀地问候自己,叶欢晴嘴角微扬,眼里带笑地对黄伯说道:“黄伯,我没事,好很多了。”

    “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黄伯听到叶欢晴的话,笑着点了点头,“夫人饿了吧,睡了一天了,还没怎么吃东西呢。”

    听到黄伯这么一问,叶欢晴抬起一只手摸了摸自己有些空荡荡的肚子,丝丝饿意传来,砸吧砸吧了自己的嘴,叶欢晴朝着黄伯点头应道:“是有点饿了……”

    “诶,那夫人你先收拾收拾,我已经在楼下安排人给你准备了些吃的,你是打算在房里吃,我给你端上来,还是……”

    黄伯听到叶欢晴说饿了,眼里满是笑意。

    “不用那么麻烦了,在房里躺了一天了,我下去吃好了。”

    叶欢晴听到黄伯说的话,摇了摇头,然后柔柔地回道。

    “诶……好。”

    闻言,黄伯点了点头,出声应道。

    “嗯……那黄伯您先下去吧,我等会就下来。”

    叶欢晴继续抬起手,拿着毛巾继续擦着头发,眼眸低垂。

    “是。”

    黄伯听到叶欢晴的吩咐后,也没再说什么,朝叶欢晴微微颔首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的叶欢晴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脑海里开始想着事情。

    自己这几天为了在秦淮公司里的一些琐事,每天都忙到很晚才睡,第二天一大早又起来去上班,有时候还因为有些睡过头,早餐都没怎么吃便匆匆离开。

    公司里虽然没什么人刻意刁难她,但接手了那个策划案后,她一直尽心尽力地在修改、完善。为此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开会、商讨、修改、再商讨……

    好在被安排到她组里的人没几个有什么坏心眼的,大家相处都还算愉快,毕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都在为了同一个目的而奋斗着,所以叶欢晴也只需要用心去更改策划案,暂时不需要和什么人去勾心斗角,虽然仅仅是这样,也让她累出病来了。

    按道理来说,她进入秦淮的公司,只需要一心一意地去思考怎么从秦淮的手里获得更多顾南的消息,可从她进入秦淮的公司到现在为止,她什么消息都没有得到,反而一直为着能在秦淮的公司里好好待下去不断做着许多杂事。

    一边心里着急想要得到消息,一边又不得不处理好自己手头上的工作,还要时不时面对公司里的一些人的冷眼嘲讽,每天心里都十分压抑,但她却没有人去诉说。

    虽然她有着孙小小这个死党,但是她并不想过多去打扰她,因为她也知道,孙小小有着自己的生活,她不想因为这些事情去打扰她,虽然她知道只要自己跟孙小,她一定会尽力去帮助自己,开导自己。但这么久以来,孙小小已经帮了自己很多了,即使在关于顾南的事情上,她并不能帮到自己什么,但是没有顾南的这些孤单的日子里,有她的陪伴让自己好过了很多。

    这一次累到生病高烧,叶欢晴想了很多。

    自己现在做的一些事情,看起来都是虚无缥缈,跟探查顾南消息没有什么关系,但她不能太过心急。

    自打知道顾南在秦淮手上,这么久了,她都没能得到一点消息,她当然知道这都是秦淮故意不让自己知道,但她也只有继续坚持在这个公司里待下去,因为这样至少自己还是能为得到顾南消息而做些努力,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整日待在家里,守着顾家那边的消息,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知道。

    在秦淮的公司里这么待在,她的心里好歹还能好受一点,起码她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做不了。

    她想,说不定她能从这里得到什么消息也不一定……

    原本**的头发已经被叶欢晴擦得干得差不多了,“咕噜噜——”的声音响起,叶欢晴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摸了摸因为饥饿而响起来的肚子,她将手上的毛巾放到一边,长发飘飘扬扬散落在身后,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坚定。

    叶欢晴起身出了房门,下了楼。

    楼下,听从叶欢晴安排的黄伯从她房里出来下楼后,便来到厨房里安排人准备一些清淡的食物,亲自来到炉子前看了看之前吩咐厨房里熬的清粥,闻了闻锅里的粥香,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吩咐厨房细心准备着,等着叶欢晴从楼上下来。

    下楼后的叶欢晴闻着香味来到了餐厅,桌上摆满了黄伯安排的刚端上来的餐点。

    餐桌上,一碗清粥,几碟精致爽口的小菜,还有一碗排骨汤。

    闻着香味,叶欢晴抬手摸了摸自己满是饿意的肚子,径直走到餐桌旁坐下。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