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心里有事
    “嘀——”

    电梯门打开,顾南该出电梯了。

    角落里,靠墙而站的秦逸阳抬眸看向一旁的顾南,开口对他说道:“你到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话,就打我电话。”

    听到秦逸阳说的话,顾南抬眸看了看电梯的屏幕,果然到了自己的办公区,他侧头对秦逸阳点了点头,出声回道:“我知道了,谢谢。”

    “嗯。”

    秦逸阳淡淡地应了一声,目送着顾南走出电梯。

    顾南走出电梯,径直向自己办公室走去。

    还没到办公室门口,顾南便看到抱着一些文件站在自己门口正打算敲门的刘秘书,他挑了挑眉,站在刘秘书身后不远处,开口喊道:“刘秘书?”

    抱着整理出来的需要顾南处理的文件,刘秘书站在顾南办公室门口,正要抬起手敲门便听到身后那熟悉的声音。

    他立即转身,看到了自己身后的顾南,迈步走上前,躬身回道:“少爷,您回来了。”

    “嗯。”

    顾南点了点头,出声应道。

    打了招呼之后,刘秘书立即抬了抬手里的文件,向顾南示意道:“对了,这些是您需要处理的文件,我刚整理出来,您看看。”

    闻言顾南看了看他手上的那一沓文件,点了点头,一边向办公室走去,一边开口对他说道:“嗯,你放进来吧。”

    刘秘书点了点头,跟着顾南走进办公室,把文件放在桌上后,在顾南的示意下,又转身出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的顾南心情依旧很是烦闷,不过他也没再纠结很久,在椅子上坐着发了会呆后便回过神来,开始翻看处理起刘秘书放下的那一沓文件。

    另一边的秦逸阳,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没多久,他便接到了秦淮打来的电话,转身离开办公室,去到了秦淮那边。

    “咚咚咚——”

    秦淮的办公室门被敲响。

    听到声响的秦淮抬眸看向门口,出声应道:“请进。”

    门外站着敲门的正是刚刚跟秦淮结束通话的秦逸阳。

    听到秦淮的声音,秦逸阳推门而入,径直走到秦淮对面的椅子前。

    “坐吧。”

    秦淮看了看站在自己眼前的秦逸阳,开口对他说道。

    秦逸阳闻言点了点头,拉开椅子坐下。

    “父亲找我是有什么事?”

    秦淮身子微微向后靠去,双手交叉轻轻搭在自己的腹部,眼睛微微眯起,一双深邃的眼眸就这么看向坐在自己对面开口说话的秦逸阳。

    “你中午约着顾南一起出去吃饭了?”

    听到秦淮这么一问,秦逸阳并没有惊讶秦淮会知道自己约顾南吃中餐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刘秘书给秦淮通了信了。

    “嗯,怎么?”

    秦淮的问话并没有让秦逸阳面色有什么改变,他神情淡然地随意地出声回道。

    “没什么,只不过好奇你什么时候和他关系那么好了。”

    秦淮也没有直接向秦逸阳询问他到底和顾南说了些什么。

    “不是父亲你让我在公司多照顾照顾他?他今天第一天来到公司,我请他吃顿饭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听见秦淮的问话,秦逸阳眉头一挑,开口对秦淮回答道。

    “当然没什么问题,我只不过是好奇,你们俩在一起,都能聊些什么呢?”

    秦淮慢慢坐起身,一只手搭在办公桌上,另一只手支着自己的下巴,脑袋微微倾斜,神态慵懒地看向秦逸阳,对他出声问道。

    “能聊什么?无非是公司还有行业里的一些事情罢了,我与他之间,不也就只有这些东西可以扯一扯了?”

    听着秦淮的询问,秦逸阳倒着身子向身后的座椅靠去,搭在扶手上的手轻轻敲打着,一脸淡然。

    秦逸阳的回答没有让秦淮有什么脸色变化,不过搭在办公桌上的那只手同秦逸阳一样,缓缓地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不得不说父子俩这一点上着实相像,两人都爱在自己思考问题的时候,手指不断敲打着,似是在给自己带节奏……

    “嗯……”

    秦淮轻轻应了一声,算是回应秦逸阳的回答。

    随即办公室陷入了片刻的沉默,过了一会儿,秦逸阳出声打破了这片平静。

    “父亲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如果没有,我就先下去处理文件了,毕竟今早才开了例会,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处理。”

    一听到秦逸阳提起今天的例会,秦淮的脸色微微一沉,想到没有到场的叶欢晴,和介绍顾南时下面那群人那诡异的脸色。

    秦淮开口对秦逸阳说道:“今天的例会你也看到了,有没有什么想法。”

    秦淮的话让原本准备起身离开的秦逸阳身子一顿,回想起会议上的那些神色,秦逸阳的眼眸一暗,低声对秦淮回道:“底下人的神情想必父亲您也看到了,他们应该是对顾南的身份感到奇怪罢了,不过父亲您今天在会议上的举动,有些不太理智,让人觉得您有一种……”

    “噢?”

    听到秦逸阳的话,秦淮不由得回想起自己今天在例会上的态度,而后接着开口向秦逸阳问道:“我怎么了。”

    秦逸阳抬眸看向询问自己的秦淮,对他悠悠说道:“在底下那群人的表现让顾南感到不适的时候,您用气势去镇压,并且说的那些话,会让一些想得比较多的人察觉到什么。”

    秦逸阳的话让秦淮皱了皱眉,“他们?察觉到什么?难不成他们还敢直接问顾南的身份?”

    “父亲,”秦逸阳出声打断秦淮的话,“您心里知道的。”

    闻言,秦淮的眼眸低垂,陷入了沉默。

    没错,他今天在会议上的举动是有些冲动,一味地去压制,反而会让一些人越发地好奇,想要去探寻,但又碍于自己的情面,不敢有什么动作。

    但正是因为这一份好奇心,有时候往往会带来许多出乎意料的事情的发生。

    不过这些人的反应也算是让他意识到自己之前忽视的一个关键点,正好可以借机改正自己的错误。

    就算他们好奇顾南的身份,想要做些什么,自己也不会放在眼里,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在计划还没有好好顺利进行时,他需要尽力去避免那些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如此,看来他得派些人好好看着那些人的小动作,别因为一时疏忽,埋下什么引子,到时候梁成大错可就不好了。

    这样想着,秦淮稍稍皱紧的眉头顿时一松,开口对秦逸回道:“行了,这事不用你操心,我心里有数。”

    “嗯,好。”

    听到秦淮说的话,秦逸阳出声应下了。

    自己不过是出言提醒一下,至于该怎么做,秦淮要怎么做,那都是他的事情,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关系。

    经过和秦逸阳这么一聊,秦淮的心里开始揣着些事了,于是也没什么心情继续和秦逸阳探讨些什么,该问的,该说的,两个人都已经聊得差不多了。

    秦淮抬眸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神情淡淡的秦逸阳,皱了皱眉,对他开口说道:“行了,你要忙就去忙你的吧,我这么没什么了,有事再叫你。”

    “是,那父亲,我就先回办公室去了。”

    听到秦淮的话,秦逸阳立即出声回道。

    “嗯。”

    秦淮微微颔首,对秦逸阳示意道。

    见状,秦逸阳站起身来,转身向门口走去,离开了秦淮的办公室,径直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另一边的顾家别院,叶欢晴的休息室里。

    在医生的治疗下,叶欢晴已经慢慢退烧了。

    躺在床上的叶欢晴,满头大汗,头发湿哒哒地搭在额头上,一双柳眉微微皱着,两只明亮的眼睛此时被掩盖住,又长又翘的睫毛轻轻搭着,在灯光的照耀下,投下一片阴影。原本泛着潮红的两颊此时已经褪去了红色,红得似血般的嘴唇也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房间里,医生看着最后一滴药水从管中滴落,起身走到叶欢晴身旁,替她将针从手上拔了出来,贴上药贴,然后将注射器和药瓶什么的都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看着站在一旁的女仆人,他出声说道:“去打点水,用湿毛巾给夫人擦擦。”

    听到医生的吩咐,女仆人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一旁的洗漱间,拿着一个盆子打了些温水,拿了一块毛巾,然后端着盆子来到床边,给床上躺着的叶欢晴擦拭着身子。

    医生见状也没再开口多说什么,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他拿着自己的医疗箱转身离开了叶欢晴的房间。

    刚走出房间,医生便碰上了从楼下走上来的黄伯。

    “黄管家。”

    医生朝着黄伯点了点头,开口唤道。

    闻声,黄伯也对医生微微颔首,出声说道:“医生这是……夫人的药水打完了?”

    “嗯,我的任务完成了,我就先离开了。”

    医生开口对黄伯回道。

    “好,那您慢走,我派人送送您?”

    黄伯闻言点头应道。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开车过来的,我就先离开了。”

    医生听到黄伯的话,立即摇了摇头,对黄伯说道。

    “那……既然这样,那您慢走,我也就不送您了。”

    黄伯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目送着医生离开后,他转身去到了叶欢晴的房间。

    推门而入,黄伯便看到之前安排照顾叶欢晴的仆人正拿着湿毛巾给叶欢晴擦着额头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