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顾南的思虑
    谁都希望自己能健健康康,病恹恹的,做什么都是一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是任何人都不喜的。

    顾南眉眼带笑,本就容光焕发的他此时更加耀眼。

    秦淮将顾南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垂下自己微黯的眼眸,掩去自己那莫名的神色,对于顾南的喜悦,他无动于衷。

    顾南高兴了一会,眼角扫到秦淮那有些平静过头的模样,自己高扬的情绪也慢慢缓和下来,微微斜着头看着秦淮,眼里满是疑惑地问道:“义父……既然我身体没什么事情,那为什么您好像有些苦恼?”

    听到顾南的问话,秦淮顿了顿,抬眼看向顾南,声音略有些低沉地对他说道:“没有,我不是因为你的事,别多想,你身体好我自然高兴,我是在想公司的事情……”

    顾南听完秦淮的回答,眉头一挑,紧接着问道:“公司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秦淮摇了摇头,脑子飞速运转着。

    既然顾南现在身体还不错,那就还是按照原计划接着办吧,至于中途要是再有什么事……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顾南一直都在自己的监视范围之内,应该也出不了什么乱子。

    暂时将哈勃带来的烦恼放在一边,想到自己的计划马上就可以实施,让顾南进公司的事情也可以加快进程了,因为他之前的身体缘故,这件事情已经拖了很久了,他差点都快忘了……

    想明白的秦淮微微皱起的眉头缓缓松开,抬眸看向顾南接着说道:“公司的事……跟你说了你暂时也不太懂,正好你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我会安排让你尽快到公司里来,到时候等你熟悉了,我也好多跟你谈谈,问问你。”

    听到秦淮说要让自己尽快进公司,顾南的内心毫无波澜,眼其实他也不懂为什么秦淮执意要让自己进公司去做事,对付顾家,并不是只有进公司才能做得到。

    甚至相反,在他看来,他有其他更多的方法去对付顾家……

    不过一想到顾家,顾南不禁想起自己先前看到的那些照片,自己和顾家少爷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这件事,自己一直拖着没有机会询问秦淮,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

    顾南抬头看向秦淮,想要对他开口询问有关那些婚礼照片的事情,他想知道自己和顾家少爷、还有顾家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过正当自己要开口时,他又不禁顿住,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

    之所以欲言又止,是因为顾南突然想起秦淮对于顾家好像有一种莫名的“痛恨”,自己对于顾家的一些记忆虽然印在脑海里,但仿佛其他的一些情感都是由秦淮给他灌输的,虽然他很信任秦淮,但从秦淮对顾家有着复杂的情感这一点,他不得不考虑多一些。

    当自己把发现的照片的诡异之处告诉秦淮的话,他会不会因为个人情感而隐瞒自己一些事情?

    会不会,其实秦淮说的一些事,也是有出入的?

    在他看来,现在有好几处地方都令他有些疑惑,但却没能找到人来帮自己解答,整天待在这个房子里,感觉自从自己苏醒之后,周围都没什么其他人。

    每天看到的都是这个房子里的保镖,仆人,秘书,还有秦淮和哈勃医生。

    感觉自己苏醒之前,或者说是没的病之前,他似乎都不记得自己拥有什么朋友圈了,甚至连之前的记忆,都很是模糊……

    想到这,顾南不禁皱紧了自己的眉头,薄唇轻轻抿住,眼神幽深。

    突然,他脑子灵光一闪……

    对了,昨天自己还认识了一个人,是秦淮的儿子,秦逸阳。

    自己有注意到,似乎秦逸阳和秦淮的关系并不怎么亲昵,反而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若不是两人那神似的面容,当他们两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互相散发出来的气场,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这两个人好似不像父子,而是一对陌生人……

    两父子之间的异样,顾南都看在眼里,但他并没有愚蠢到去出声询问或是对他们有什么指指点点。

    记得后来当秦淮离开之后,自己还和秦逸阳聊了不长时间,两个人可以说是志趣相投,聊的甚是愉快。

    想到自己眼下这么纠结的一件事情,顾南回想起昨天和秦逸阳见面时,他似乎还问过自己记不记得以前的事情……想到这里,顾南不由得眼睛一亮,虽然秦逸阳当时问的时候,自己没怎么反应过来,不过现在转念一想,既然秦逸阳会问出那样的话,那么对于自己之前的事情,他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呢?

    这么一想,顾南更加打消了现在就出声询问秦淮有关那些照片的事情。

    他想……或许秦逸阳知道些什么事情,甚至相比秦淮而言,自己可能能从秦逸阳那里得到更多的消息。

    想通了的顾南顿时舒展了自己紧皱的眉头,又恢复之前那副心情愉悦的模样。

    一旁的秦淮正在想事情,恰好错过,没有看到顾南的纠结和欲言又止,不知道顾南那些复杂的心理活动和猜忌,也就此错过了更早一步知晓顾南察觉出不对劲,错过了给他巩固记忆的好时机。

    秦淮过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对顾南说过话后并没有立即得到他的回忆,本来说完话后思绪有些飘散的他一下子反应过来,抬眼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沙发上似乎是在走神的顾南,眉头一挑,出声对顾南喊道:“阿湛,阿湛?”

    听到秦淮的叫唤,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顾南顿时回过神来,身子顿了顿,随即看向秦淮对他说道:“嗯?义父……”

    “在想什么呢?跟你说话你都没反应,没听见?”

    秦淮用那双暗如深潭般的眼眸看向顾南,神色莫名。

    顾南闻言身子不由得一僵,然后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一头黑色碎发懒懒散散地垂落在他的头顶,嘴角微微上扬,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秦淮出声说道:“抱歉啊,义父,一不小心走神了,不过您说的我都听见了,我知道了,只要您那边安排好,我这边没什么问题,只是您答应的要给我看看公司资料的事……”

    听到顾南的回答,秦淮原本在思考问题,习惯性地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沙发的动作一顿,而后立即对顾南开口回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尽快安排人整理好发给你的。”

    “好的,那我这边就没什么问题了。”

    见秦淮对自己的要求予以回应,顾南对他点了点头。

    “反正我今天来也就是问问哈勃医生你的检查情况,顺便看看你的状态,既然结果已经知道了,你身体状况也不错。公司那边我还得去一趟,就不在这里多陪你了,你有什么事,就吩咐秘书去做,实在不行,就给我打电话。”

    秦淮见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自己在这也没什么停留下去的必要了,想了想,对顾南出声说道。

    听到秦淮这么一说,顾南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好的,您放心吧,我这没什么事。公司那边要紧,您赶紧过去吧。”

    见状,秦淮朝着顾南微微颔首,而后站起身,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秘书,剑眉一扬,对他使了个眼色,而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一直注意着秦淮的秘书自然接收到了秦淮的示意,他朝着坐在沙发上的顾南躬了躬身,开口说道:“少爷,您有什么安排就跟我说,我先退下了,去送送boss……”

    顾南闻言一脸了然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而后抬手朝着秘书扬了扬,示意他离开便是。

    见状,秘书对着顾南颔首示意,而后转身快步跟上走在前面的秦淮一同出了宅子。

    出了门后的秦淮并没有立即离开,站在门口等待着。

    听到身后的动静之后,秦淮转身看向疾步向自己走来的秘书,皱了皱眉头,然后等他站定后,看着他对他说道:“等到我安排好他去公司之后,你继续跟在他身边给他当助理,我要知道他的行程还有每天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明白?”

    听到秦淮的吩咐,秘书也没有显露丝毫的诧异和不满,只是立即点头应声回应道:“好的,boss,请您放心,我会按您说的去做的。”

    秦淮见状神情淡淡地点了点头,而后转身上了早就停在在门口一旁等候着的车,吩咐司机将车往公司开后,秦淮便靠在座椅上,眼睛微微合上,开始闭目养神。

    宅子门口的秘书目送秦淮离开后便转身回到了屋子里。

    对于秦淮的安排,他自然是不能说不的,不过相比较跟在秦淮身旁,虽然跟在顾南身边需要操心的事情很多,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满的。

    屋内,等秦淮和秘书都离开后,顾南也没有在客厅里继续坐着,他垂眸想了想,从沙发上起身往楼梯走去。

    他打算继续窝在书房里,说不定今天再翻翻近来的一些消息和资料以后,自己又能知道或者发现什么东西。

    至于自己先前想要找秦逸阳询问关于照片的打算,他想了想,先不急,等自己到了公司之后,和他碰面的机会多的是,找他问那件事的时机也不少。

    这样想着,顾南于是便上楼去到了书房,又打开电脑开始浏览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