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副部长的资料
    />

    秘书略有些为难。

    就这么放着顾南一个人出去,他实在是不怎么放心,要是出了什么状况,他可担当不起这个责任。

    “我说了不用就不用,我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是出门跑个步,你都还要派人跟着我的话,这算什么?是要监视我?”

    见秘书一脸犹豫不决和略带着为难的神色,顾南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

    自己跑个步身边还跟着几个大汉一起出去的话,那算怎么一回事。再说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过是区区绕着跑几圈步,能怎么样。

    秘书见顾南一脸坚持,甚至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他顿时神情一变,不再坚持,对着顾南出声说道:“那您出门的时候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就立即跟我联系。”

    见秘书没有继续说要让人跟着自己,顾南的脸色稍稍缓和,对着秘书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后,转身离开了原地,朝着楼梯走去。

    还没走远,身后的秘书又开口说道:“对了,少爷,您是先用早餐再去晨运,还是……”

    “我晚点回来再吃早餐,就这样,我出门了。”

    听到身后的秘书的问话,顾南顿了顿,随后悠悠地回道。

    “是,好的。”

    秘书闻言应道。

    顾南头也不回的下了楼,带上自己要带的东西,出了门去晨运。

    虽然知道顾南不想让人跟着,但秘书自然是不会顺从顾南的意愿,他可是为秦淮工作的人,在顾南和自己分开没多久,他便对着宅子守卫的领队打了个电话。

    “安排人暗中跟着顾南,只要看着就好,注意他都做了什么事情,不要被他发现。”

    “是。”

    接到命令的领队立即安排了人。

    将一切事物都吩咐好后,秘书则下楼去安排自己需要准备的事情。

    当秦淮抵达宅子的时候,顾南还没有从外面回来。

    一早便收到消息得知秦淮要来的秘书,吩咐下人将餐点准备好后便一直等待着秦淮的到来。

    一听到门外的车声,他便立即来到门前,打开门走了出去,来到秦淮刚停下来的车旁,为秦淮打开了车门后,候在一旁,等着秦淮下车。

    长腿一迈,下了车的秦淮整了整自己身上略有些褶皱的衣裳,扫了眼站在一旁的秘书,声音低沉,开口出声对他问道:“顾南醒了没?”

    “回boss,顾少醒了,刚出门没多久。”

    预料到自家boss一定会出声询问顾南的消息,想到顾南虽然出去了,但自己已经派人跟着,便一脸淡然地对秦淮回答道。

    “出去了?去哪了,你就让他一个人出去了?”

    听到秘书的回答,秦淮立即皱眉,原本神情淡淡的脸色顿时一变,犀利目光转到一旁的秘书身上,浑身散发着令人害怕的气息。

    感觉到到自己家boss神情不对,秘书身子一僵,立即出声对秦淮回道:“不不不……怎么会,顾少他不愿意让人跟着,不过boss您放心,我安排人暗中看着的。”

    听完秘书的交代,秦淮的脸色稍加缓和,而后又慢慢恢复淡然,对着秘书稍稍颔首,表示对他的安排的满意。

    有人跟着就行,况且自己今天来这也不是为了找顾南有什么事情,他的目的,可是来找哈勃问问有关昨天的事。

    昨天要不是因为秦逸阳在场,顾南也是醒着的,顾忌太多,他才没能好好问问哈勃,到底给顾南又注射了什么药物。

    他把顾南交给哈勃,可不是拿来给他试药的,顾南对于他而言,还是有着利用价值,自然也是占有一定分量的,要是被哈勃玩坏了,那可不行。

    想到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秦淮也不再站在车前继续和秘书僵着了,而是迈步向屋内走去,秘书紧跟在秦淮的后面。

    一边向前走,秦淮一边向秘书询问道:“哈勃医生那边有没有什么情况?”

    “一切如常。”

    听到秦淮提起哈勃,秘书也没有惊讶,反正自家boss每次询问自己的无非就是哈勃和顾南两个人的事情。

    想到哈勃那令人震惊的作息,秘书皱了皱眉,对着秦淮汇报着。

    见秘书这么回答,秦淮也不觉得惊讶,反正哈勃也就那样,除了休息便是研究。

    “那他现在还在研究室里待着?”

    想了想,秦淮接着向秘书询问道。

    “是的,哈勃医生还待着研究室里。”

    秘书闻言出声对秦淮回应道。

    听秘书这么一说,秦淮点了点头,进了屋后便径直朝楼梯走去,准备上楼去哈勃的研究室里找哈勃问问情况。

    来到研究室里,果不其然,一进门便看到哈勃还跟昨天他们离开时的一样,站在实验桌前做着实验。

    秦淮朝身旁跟着自己进来的秘书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出去,然后自己则是向哈勃所在的位置靠近。

    接到秦淮指示的秘书对着秦淮躬了躬身,而后退下,离开了研究室,站在门口等候着。

    秦淮来到哈勃身旁,看着他盯着他自己手上拿着的研究报告,出声朝哈勃询说道:“我来找你有点事。”

    哈勃正低着头在心里默默计算报告上的数据,听到秦淮说话时,他并没有立即回应,而是拿着一只笔在报告上涂涂画画,等弄好一部分之后,才眼睛盯着报告,开口对秦淮干净利落地说道:“说。”

    似是已经习惯了哈勃的态度,秦淮神情不变,接着对他出声说道:“你昨天给顾南身体里注入的到底是什么?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在这,可以告诉我了。”

    听到秦淮的话,哈勃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停下,转身面向秦淮,略有些慵懒靠在身后的实验桌上,两手随意地撑着,眼睛微眯,神情淡淡地看向秦淮,出声说道:“就是配合检验他血液的药剂罢了。”

    闻言,秦淮一脸不相信,看向哈勃的眼里满是怀疑。

    “就这么简单?对他没有其他什么作用?”

    哈勃眉头一挑。

    “就这么简单。”

    “那你查出什么了?他不会再出什么岔子了吧?”

    哈勃垂眸回忆自己刚得出来没多久的研究报告,眉头紧皱。

    用了药剂和纳米技术探测,顾南的血液似乎又恢复了正常人的水平,这让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仿佛自己之前所有的推测和实验都化为无用功。

    秦淮将哈勃的神色都看在眼里,见他眉头紧皱,心里不由得一紧,难不成顾南的身体又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