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疲惫和烦闷
    叶欢晴一边喝着水,一边躺在沙发上就这么思考着。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夜已入深。

    做完手里的事情之后,黄伯打了个哈欠,双眼惺忪,泪眼朦胧,迈着步子正准备回到自己房间休息,路经客厅,发现灯还亮着。

    黄伯皱了皱眉,脑袋微斜,心里有着些许疑惑。

    难道仆人们做事不仔细,忘记关掉客厅的灯了?

    不会吧……

    黄伯迈着步子缓缓向客厅走去,走近了门一看,还有几个仆人正在客厅附近,他皱着眉低声问道:“怎么回事,这么晚了客厅还亮着灯?你们不是已经把事情都做完了?”

    看到黄伯走近的两个仆人立即躬身向他问好,在听到他的质问后,两个人都是一惊,立即弯着身子,头微微垂下,看向黄伯的眼神里满是慌张,想到客厅里还有叶欢晴,两个人也不敢大声说话,低声对黄伯回道:“回……回黄管家,不是我们不关,是……是少夫人还在客厅里。”

    听到两个人这么一说,本来皱着眉头的黄伯不由得一愣,随即对着两人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听到黄伯没有要怪罪自己的意思,两个人立即退到一旁。

    黄伯也没再管两人的反应,侧身向客厅里走去。

    进了客厅,果不其然发现叶欢晴正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双眼微眯,似梦似醒的模样。

    黄伯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随即立即走上前,来到叶欢晴的身边,伸出手轻轻摇了摇叶欢晴的身子,柔声说道:“少夫人,累了就上楼洗漱歇息吧,别待着这,等会着凉了就不好了。”

    “嗯?嗯……”

    叶欢晴有些犯迷糊,她今天一天实在是觉得太累了,躺在舒适的沙发上想事情,想着想着便眼皮子打架,禁不住困意,缓缓闭上眼睛睡了过去了。

    被黄伯这么一唤醒,她一时间还有些迷糊,懒洋洋地从沙发上软软地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伸手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声音里带着些缱绻。

    一双迷蒙的双眼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黄伯,略有些嘶哑带着点娇柔的声音从红唇里滑出。

    “嗯……我知道了,黄伯您也早点休息,我这就上楼去。”

    黄伯见叶欢晴一副有些不太清醒的模样,对她有些不放心,怕自己一离开后,她又禁不住困意倒在沙发上,到时候在沙发上将就一夜,感冒了可就不好了。

    于是黄伯对着叶欢晴出声说道:“好,我知道了,那你现在就上楼歇息去吧,我看着你上去了我再回房间。”

    “没事,您不用管我,您啊,早点去休息吧,不早了,我一会儿就上去了。”

    叶欢晴伸了个懒腰,稍稍清醒过来,抬眼看着自己面前一脸关心的黄伯,朝着他甜甜地一笑。

    黄伯站在原地又好好打量了叶欢晴一番,见她好像差不多已经清醒过来了,也就不再跟她继续唠叨,对着叶欢晴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好,那我就先回房间了,少夫人你也赶紧上楼去吧。”

    叶欢晴闻言,对着黄伯轻轻颔首,看向黄伯的眼里带着笑。

    听着黄伯的唠叨,叶欢晴的心里其实暖暖的。

    这么长的时间里,她就这么一个人生活在洛杉矶这边,虽然有着孙小小和苏白牧他们,但他们也不可能无时无刻地关照自己,帮助自己。

    每当自己回到别院里,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她的心里满是失落和心酸。

    但黄伯每一次都好似完全能够理解自己心里的苦楚,把自己当做他的孙女一般细心照顾着,每当自己累得不行,在看到黄伯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时,她的心里就不由得觉得暖暖的,很舒服。

    黄伯对着叶欢晴示意后,便转身离开了客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而叶欢晴也正如同自己跟黄伯说的,在客厅里没待多久便转身上了楼,而在她离开后不久,楼下的仆人便将客厅收拾完后,熄了灯。

    上楼后的叶欢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床上坐下,拿出自己的手机,发现上面居然有好几个未接和几条消息。

    她打开手机页面,看了看未接电话,没有立即拨回去,而是接着翻看了会信息。

    原来是安排下去的人把查到的资料发给自己了。

    看着手里的信息,叶欢晴的眼神幽幽,纤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拉了几下后便退出了信息界面,垂眸想了想,叶欢晴又打开的通话页面,看着手机上的不同的几个未接电话,叶欢晴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回了。

    于是叶欢晴将手机往床上一扔,起身来到衣橱,拿了身衣服便进了浴室。

    在她刚进了浴室没多久,床上的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亮起来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秦逸阳”的名字。

    然而浴室里水声哗啦哗啦的响着,在公司时将手机调成震动,回家后忘记关闭的叶欢晴便这么错过了电话。

    床上的手机“呲——呲——”地震了一会儿,而后便恢复平静。

    “啪嗒——咔吱——”

    浴室门打开,热气和水雾顺着门一路向外曼延,叶欢晴顶着一头被毛巾稍稍包裹着的湿漉漉的头发,面带潮红的从浴室里走出。

    姣好的身材被丝滑的睡裙遮掩着,头发上滴落的水珠经过诱人的锁骨一路下滑,带出一道令人遐想的弧线。下颚微扬,露出那白皙的天鹅颈的美好弧度,一张红唇微微抿着,泛红的脸上带着些水汽,睫毛轻颤,点点水珠挂在其上,一双圆眼此时在水雾的弥漫中带着些迷离,令人一望便不禁深陷其中,柳眉稍稍皱着,叶欢晴赤脚从浴室里走出,涂着赤红的指甲油的脚趾,那鲜艳的红与肌肤的白交相辉映,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得显得叶欢晴的肌肤洁白如玉,一触丝滑。

    叶欢晴一边抬手拿着毛巾擦拭着自己**的长发,一边向床边走去。

    来到床边坐下,眼角扫到手机上的信息灯不断地闪烁着,叶欢晴眉头一挑,一只手继续擦拭头发,另一只手放下拿起床上的手机,打开屏幕便看到上面的未接电话。

    仔细一看时间,恰好是自己在洗漱的时候打来的。

    叶欢晴将自己的手机关闭震动,恢复正常状态,然后看了看打来的“秦逸阳”的电话,她眼神黯了黯,不由得想起之前与秦逸阳谈话的不欢而散,皱了皱眉。

    这个点,秦逸阳打电话给自己是什么事情?

    想了想,叶欢晴将电话拨了回去。

    “嘀——嘀——”

    电话响了两声后便被接通,低哑却饱含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喂?”

    电话接通后,听到对方的回应,叶欢晴也没有拐弯抹角,就这么直接出声问道:“你之前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电话另一头的秦逸阳听到叶欢晴的问话,顿了顿,然后回想起自己起先想要打电话告诉叶欢晴今天看到顾南的事情,仔细斟酌了之后,他又决定还是瞒着叶欢晴,反正过不了多久她便要和顾南见面了。

    于是秦逸阳语气淡淡地对着电话说道:“没什么,就是听说你今天就到策划部去了,问问你怎么样,有没有出什么事情。”

    听秦逸阳这么一问,叶欢晴也没有怀疑什么,想了想自己今天一天的经历,不顾还是半湿的长发,就这么倒在了床上,还滴着水珠的长发肆意地散落着,在被子上印出道道水迹。

    叶欢晴眼睛微微眯起,看上去好像闭上了,却又留了一丝缝隙。倒在床上的她悠悠地对秦逸阳说道:“没什么大事。”

    “嗯……”

    听到叶欢晴的回答,秦逸阳的眼眸稍稍低垂,一时间不知道再开口说些什么,电话的两头顿时都有些安静,只能依稀听见对方的呼吸声。两个各怀心思的人皆是沉默不语,空气中弥漫着些许尴尬。

    过了一会儿,叶欢晴回过神,出声打破了这片平静。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你该不会就只是问我这个吧?我们之间……好像不需要关心这种事情。”

    秦逸阳的眼神微黯,语气不变地回道:“我问你调换部门的情况也是为了更好的了解和猜测我家老头子的想法,难道你知道了他为什么要把你调离了?”

    见秦逸阳这么一问,叶欢晴不由得一顿,而后出声回道:“不知道……你知道了?”

    闻言,秦逸阳一愣,随即开口说道:“我还没想明白,所以这才打电话问问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不是?”

    听完秦逸阳的话,叶欢晴原本有些被吊起来的心又这么缓缓沉了下去,面色有些烦闷,语气带着些许不耐地回道:“既然如此,那没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

    电话那头的秦逸阳听出了叶欢晴语气里淡淡的不高兴,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这样,两个人之间的通话草草开始,又草草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