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状况百出
    秦逸阳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便看到秦淮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品着茶。

    慢慢走近,看着茶几上摆放的那些器具,秦逸阳眉头一挑。

    不用想便知道自家老头子又在倒腾茶道了。

    正在品茶的秦淮听到动静,一手拿着茶杯,一边转头看向秦逸阳来的方向。

    看到洗了澡换了身衣服的秦逸阳,秦淮开口对秦逸阳说道:“坐。”

    说罢,秦淮拿起眼前的茶杯给秦逸阳倒了一杯自己泡的茶,然后将杯子缓缓推到秦逸阳面前的桌上。

    闻言,秦逸阳点了点,然后在秦淮身旁坐下,看着桌前的茶,他顺手拿过,放到嘴边吹了吹,然后品了品。

    看着秦逸阳拿起自己泡的茶喝着,秦淮神情淡淡地端着茶杯,语调平缓地对秦逸阳交代道:“今天的事情,什么该说什么该做你应该不用我再多说吧。”

    一边品着秦淮泡的茶,耳边传来秦淮说的话,秦逸阳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脸上的神色不变,而后开口回道:“嗯。”

    秦淮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客厅里顿时静了下来,只能依稀听到茶杯碰盏,茶水倒入杯中的水声。父子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喝着茶,却也不做任何交谈。

    过了没多久,秦逸阳忍受不了这略有些尴尬的氛围,本就对茶没什么特别感觉的他伸手将茶杯放下,稍稍拦住杯口,将茶杯往离秦淮的稍远处一放,然后侧过身子,正对秦淮说道:“父亲,我先上楼休息了,您也早点休息。”

    秦淮将秦逸阳的动作看在眼里,神色微黯,不过转眼即逝,眼眸微垂,朝着秦逸阳微微颔首,对他示意道:“嗯,去吧。”

    秦逸阳闻言站起身,朝秦淮微微躬了躬身,随后转身向楼梯走去,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徒留下秦淮一人坐在客厅,一手端着茶杯,一双眼就那么看着秦逸阳离开的背影,神色微黯,端着的茶水清香四溢,但他怎么都没有想要喝下去的念头。

    过了好一会儿,已经看不见秦逸阳的背影了,秦淮慢慢转过头,眼底的神色幽深。

    将手上的茶杯在桌上放下,秦淮在客厅里没坐多久便也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客厅的茶几上,两盏茶就那么静静地摆着,一只茶杯里还冒着丝丝的热气,另一只,早已凉透。

    顾家别院里,从公司下了班回到家的叶欢晴,将外套挂在衣架上,换了鞋,走进房子内,来到沙发前,将手里的包一扔,肆无忌惮地倒在沙发上,望着头顶上的复式吊灯,双眼迷蒙,思绪纷飞。

    初到策划部便被安排接手一个大单子,身上肩负的压力可想而知,对于要进行交接碰面的公司一知半解的叶欢晴,既要面对来自工作上的压力,还要平复周围对自己空降而感到不满的部员们带来的压力。

    虽然表面上看着一个个都好似很平易近人的样子,若不是今天在茶水间打水时听到了几个人的谈话,她怕是也会被蒙在鼓里,以为他们一个个好相处的很。

    刚抱着东西从秘书部来到策划部的叶欢晴,放好东西便被部长叫去了谈话,对话结束后,她安排了顾家的人给自己查些资料便于她工作的跟进,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歇息,整理物品。

    忙活了一阵子之后,觉得口渴,打开水杯,却发现里面没水了。

    叶欢晴轻轻敲了敲身旁的伙伴的隔板,面带微笑地出声问道:“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你工作了,我想问下咱们部门的茶水间是在?”

    坐在叶欢晴身旁的是一个戴着圆框眼镜,身材娇小的女生,长相较为甜美,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一张樱唇微微嘟起,额头上搭着整齐的刘海,一双杏眼水灵水灵的,看起来十分讨喜。

    不过这个女生的性格好像有些内向,被叶欢晴突如其来的打招呼吓了一跳,身子一颤,看着叶欢晴的那双眼睛微微瞪大,红唇微张,然后吞吞吐吐地对叶欢晴回道:“啊,噢,这个……在那边。”

    说罢,伸手给叶欢晴指了一个方向。

    看到眼前人的可爱反应,叶欢晴嘴角微扬,安抚性地对着女生笑了笑,柔声对她说道:“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谢谢啦。”

    说完朝她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水杯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向女生指着的方向走去。

    叶欢晴没有看到的是,在她转过身之后,原本娇娇弱弱,好似被叶欢晴突然一下的动作给惊到的可爱女子脸色一变,原本有些泛白的面容此时面色红润,整个人脸色的震惊和有些害怕的模样不复存在,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她的眼眸轻垂,嘴角勾起一抹令人莫测的微笑。缓缓低下头,继续忙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另一边,得到身旁人的指示的叶欢晴顺着女子指引的方向,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滑动着手机,低头察看着手机上的消息。

    来到茶水间门口,叶欢晴由于低着头没有看见前方有人,径直向前走着。

    而对面迎面走来一个身材高挑,容貌艳丽,身姿妖娆,穿着一身线下最新款的迪奥套装的女子,戴着卡地亚限量版手链的一只玉手微抬,另一只手正端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侧着头正跟身旁的人有说有笑的,似是身旁的人正在夸赞她的着装,让她面若桃花,笑得格外灿烂,伸手正给身旁的人介绍自己手上新买的饰品。

    两人都太过专注于自己眼前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自己对面迎面走来的人,顿时就这么迎面相撞。由于冲击,女子手上端着的滚烫的咖啡就这么倒在了她自己的身上,一时间,茶水间顿时安静下来,只听见女子的惊呼声。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对上,眼里满是对这突然发生的事件而感到震惊。

    霎时,女子的脸色顿时一沉,看着自己崭新的套装上那一大片的咖啡印子,炙热地温度透过衣料穿到她的肌肤上,不用想,就这刚泡好的咖啡的温度,自己的皮肤一定被烫到了。

    “你怎么走路的啊,都不会张眼看人的吗?你看看你,把咱们副部长弄成什么样了?!”

    还没等满脸阴沉的女子发火,站在她身旁原本正一脸谄媚不停讨好被叶欢晴撞上的女子的另一个女子打量了自己身旁的女子,然后看了看站在对面的叶欢晴,琢磨了会她的身上的着装,看不出是什么品牌的衣服,以为叶欢晴只不过是个小职员,于是立即出声对叶欢晴呵斥道。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

    叶欢晴虽然知道这件事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但她还是礼貌地躬身向女子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你知道咱们副部长身上这一套衣服多少钱吗?被你这么一折腾,这衣服还能要吗?你赔得起吗你?”

    出声呵斥叶欢晴的女子看到叶欢晴一副歉疚的模样,眼角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面色阴沉,整个人散发着阴郁气息的副部长,心里一颤,随即狐假虎威地接着对叶欢晴出声叫喊道。

    “那个……实在是不好意思,您这衣服多少钱,我赔给您……”

    叶欢晴眼眸低垂,稍稍掩去自己眼底的神色,面上满是歉意,没有理会站在女子身旁对自己大吼大叫的人,看向与自己相撞而弄坏衣服的女子,有礼貌地出声问道。

    被称作副部长的女子面色并不好看,自己刚从外地开会回来,新买的衣服就这么被弄坏了,换谁心里都会怒气满满,看着眼前认错态度良好的叶欢晴,她那想要朝她发脾气破口大骂,却又不得不维持自己的形象。一时间,整张脸的神情显得扭曲。

    叶欢晴将自己对面的“副部长”的神色看在眼里,有些不太明白对方的意思。

    自己已经道歉了,并表示愿意再赔她一套,怎么她好像还是一副不太高兴,甚至有些气得面容扭曲,不至于吧……

    对于叶欢晴而言,这些所谓的名牌衣服在她看来其实和大众一点的小牌子的衣服差不多,虽然她的衣服和首饰什么的都是自家人亲手设计,都是私人订制的,在外并不能购买,但对她而言,衣服嘛……只要穿着舒服,看起来过得去就可以了,她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站在叶欢晴对面的“副部长”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烦闷的心情,垂眸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咖啡印子,心情越发糟糕,但想着就算对对面的叶欢晴发脾气,也无法挽回自己身上的这套衣服了,心中满是无奈和烦闷,没有像身旁的女子那般揪着要叶欢晴赔偿,抬眼看着叶欢晴那张让她觉得陌生的面孔,皱着眉端着架子出声问道:“你在哪个部门的,怎么在这里?做事毛毛躁躁的,这怎么行?”

    叶欢晴见状,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满脸歉意地看向对面的女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光顾着看手机上的消息去了,我是刚转到策划部的一名职员,我叫叶欢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