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秦逸阳的思考
    坐车回到家之后的秦淮和秦逸阳两人一前一后下车回到家中。

    一进门,秦淮便脱下外套递给站在一旁的管家,走到客厅的沙发上缓缓坐下,抬眼看了看茶几上的茶具,侧过头对一旁的管家说道:“给我烧一壶水。”

    “是。”一旁的管家一手捧着秦淮的外套,一边躬身回道。

    随后对着候在一旁的仆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烧一壶水递给秦淮,自己则是拿着秦淮的衣服,退到一旁去挂好。

    秦逸阳这时候从外头走了进来,原本背靠沙发,微微闭目养神的秦淮闻声抬眼看去,见秦逸阳面色上似乎显得有些疲倦,随即出口对他说道:“你先上楼洗漱洗漱,然后再下来坐会,我有事要交代你。”

    想着今天带着秦逸阳去到了自己给顾南安排的住处,让他和顾南还有哈勃都见了面,还看到了不少东西,秦淮觉得有些事,还是得给秦逸阳提醒提醒。

    原本径直向楼梯走去的秦逸阳听到了秦淮说的话,微微一愣,随即转过身对着秦淮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转身接着走向楼梯,上了楼,回到了自己房间。

    一进入自己的房间后,秦逸阳没有立即去到衣橱拿衣服去换洗,而是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坐下,垂眸回想着今天在私宅里看到的、听到的。

    与顾南亲自见面交谈,虽然现如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顾南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顾南”,但他的谈吐和一些习惯并没有因为记忆的更改而有所改变,那些原本便具有的知识和才能还在他身上可以体现。

    这算是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秦逸阳对于顾南虽然心里的感觉复杂,但不得不承认,对于顾南这个人,他还是很欣赏的。两人也出奇地挺聊得来。

    对于秦淮的计划,秦逸阳并不知道具体内容,只了解个大概,并且自己也没有特别强烈的**去想要阻止秦淮让他不要继续针对顾家,对于秦逸阳而言,只要不损害到秦家和自己的利益,秦淮想要做什么他都并不是很在意,所以即使答应了叶欢晴要帮她寻找顾南的下落,他依旧是有许多事情瞒着没有告诉她。

    之所以一直这么时刻关注的秦淮的动态,关心着顾南的情况,是因为他不想让事情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因为他也明白,自己的父亲此时做的一些事情,并不是什么理智的选择,他想要替他把住一个度,一个在他后悔时可以随时有着挽回的余地的机会。

    毕竟秦淮是他的父亲,而他对于秦淮的情感虽然复杂,但他还是很在乎他的。所以即使表面上看起来他对于秦淮的事情、做法言听计从,毫不在乎后果和感受,但实际上关于秦淮的事情,他都有着更进一步的打算和想法,让那件事能发展得更好。

    坐在桌前想了许多,秦逸阳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好兄弟的电话。

    “喂,秦大少爷,怎么了?”令人熟悉地满是调侃的语调再次从电话那头传来。

    “跟你说一声,我今天见到顾南了。”

    秦逸阳眼眸低垂,想到自己今天的经历,他眼睛里的神色微黯,语调略有些悠长地对对方说道。

    听秦逸阳这么一说,电话那头的人顿了顿,随即音调有些上扬,语气里带着些惊奇地回道:“你找到顾南还和他单独见了面了?”

    “不是,是老头子带我去见他了。”

    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的惊诧,秦逸阳搭在书桌上的一只手微微敲打着桌面,双眼看向前方,缓缓地对对方解释道。

    “哦哟?!你家老头子居然会让你和顾南单独见面?说什么了?”

    电话另一头的人听了秦逸阳的解释后,心里的疑惑没有消散反而觉得更加惊讶,出声对秦逸阳问道。

    “嗯,我不是跟你说过,他想让顾南进公司,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让顾南先跟我熟悉熟悉,以便于以后在公司里的走动。”

    秦逸阳将秦淮的打算解释给对方听。

    “噢,对,想起来了……不过,你和顾南有说什么?他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听了秦逸阳的话,电话另一边的人恍然大悟,随后又向秦逸阳询问道。

    “他?他的确失忆了,准确的说应该是记忆被老头子安排哈勃给更改了,并且,他的身体好像有些奇怪。”

    秦逸阳想着自己今天在私宅里看到了的顾南的情况,眼眸低垂,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说道。

    “身体有些奇怪?怎么一回事?”

    电话那头的人听秦逸阳这么一说,立即好奇地出声问道。

    “具体怎么一回事……我还没有看到哈勃的检测结果,并不知道他身体的具体情况,不过看哈勃对他的态度,我感觉……他身体出了问题,不过说不上到底是好还是坏。”

    秦逸阳回想着自己今天在和秦淮一起在哈勃研究室待着的时候,他一直默默观察着秦淮和哈勃,当然还有被检查的顾南。他看到了秦淮对待哈勃的态度,也将哈勃望向顾南时那双发亮的眼睛给看在眼里。一想到哈勃看向顾南的那双眼睛,他就不由得鸡皮疙瘩直冒。

    哈勃的那个眼神,不像是在看一个病人,而是仿佛正面对着一向新奇的研究产物,那对待顾南身体状况时认真的态度,令秦逸阳忍不住皱眉沉思。

    到底这顾南身上,除了记忆被更改之外,还出了什么状况呢?

    为什么哈勃会要不断地想要察看顾南的血液,采集分析顾南的血样,难不成顾南体内有什么异常……

    秦逸阳皱着眉头思考着,脑海里的疑惑实在是太多了。

    “知道有问题就多注意注意,你不是也说了,老头子不是要把顾南放在公司里?到时候你和他接触的机会也就多了起来,那时候慢慢观察,总能发现些什么。”

    听了秦逸阳说的话,电话那头的人想了想,对秦逸阳回道。

    闻言,秦逸阳也觉得有道理,自己现在这么瞎想也想不出个什么出来,只有等之后有机会了,再慢慢察看吧。

    想通了之后,秦逸阳的眉头稍稍松开了些,神情也有些舒缓,语气淡淡地对对方回应道:“嗯,我知道了。”

    “那么……你打电话来给我,该不会就是跟我说这些?”

    见电话那边的秦逸阳听了自己说的之后应该是想通了,他又接着问道。

    “嗯,不只是这样,我想告诉你,之前让你安排在顾南住的那附近监视的人都撤了吧,已经不需要了。在继续待在那,要是被发现了也不好。”

    秦逸阳将自己想要说的告诉了对方。

    电话那边的人听秦逸阳这么一说,想到如今反正秦逸阳已经和顾南见过面了,基本情况也知道了个大概,安排在那边的人也没什么意义了,于是出声回道:“行,我知道了,我会安排下去的。”

    随后,两人没再多聊,秦逸阳挂断了电话。

    接着在书桌前坐了会后,秦逸阳起身去到衣橱前,打开柜子拿出一套衣物,转身进入了浴室。

    过了一会,浴室门打开,水雾弥漫,身着一身休闲装的秦逸阳从浴室里走出,一只手拿着毛巾盖在头上擦拭着**的碎发,水珠从额头沿着略显凌厉的五官,从眼睛滑过鼻子,沿着下巴滴落在清晰可见的锁骨上,随后滑入衣服中。

    拿着毛巾将头发擦到半湿,秦逸阳将毛巾扔到一旁的架子上,拿过桌上的手机,转身出了房门,走下楼梯,来到客厅。

    楼下,待秦逸阳上楼没多久后,仆人便将秦淮要的一壶开水端到了他的面前,在桌上放下,随即便退到一旁。

    秦淮起身去到洗手间净了净手,然后回到沙发前坐下,拿起壶子旁准备的冰毛巾包住手把,用开水把所有的茶具都冲洗一遍,然后用独特的手法把茶叶放到茶壶里,抬手举止之间,令人一看便知他是一个深谙茶道的人。

    将茶叶放好之后,秦淮将热水倒入壶中,水与茶叶接触的那一瞬间,茶叶仿佛也开始苏醒。

    迅速将头泡茶的茶汤倒出后,秦淮又将沸水倒入壶中,倒水的过程中,高提水壶,让水直泻而下,接着利用手腕的力道,上下提拉注水,反复三次,让茶叶在水中翻动,姿态优雅。

    然后利用茶盖拂去茶末儿,把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去掉,盖上壶盖,用沸水遍浇壶身,保存茶壶里茶叶冲泡出来的香气。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秦淮将壶中的茶水倒入公道杯中,然后将公道杯里的茶水倒入到自己要喝的茶杯里,茶倒七分满,端起自己的茶杯,放到鼻前,轻轻嗅了嗅,茶香弥漫,令人心旷神怡。

    秦淮闻着茶香,看着眼前的茶水,满意地点了点头,将茶杯放到自己的嘴前,慢慢品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