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七章纳米技术
    看着来到自己身旁的哈勃医生,想到自己之所以昏睡过去便是因为他在自己身上注入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药剂。

    顾南皱了皱眉头,动了动自己有些发酸的脖子,然后对哈勃说道:“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是刚醒来的时候身体觉得有些酸痛,感觉没什么力气,不过现在似乎好多了。”

    听了顾南的回答,哈勃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顾南面前,伸手在他身上的某几个部位按了按,开口对他问道:“这里什么感觉?这儿呢?我的按压会不会让你觉得疼?”

    随着哈勃在自己身上摁压,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反应,听到哈勃的问话,顾南摇头回道:“不痛,没什么感觉。”

    哈勃一边听着顾南的回答,一边观察着随着自己的手的移动和按压,顾南的神情变化以及他身体的一些下意识的小动作。

    接连问了好几个部位,顾南都回答没什么问题,哈勃想了想,对顾南出声示意道:“来,你再躺下,身子微微侧着,保持这个姿势先别乱动。”

    顾南没有多说什么,乖乖地按照着哈勃的吩咐做着。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撑着桌子,侧身躺在试验桌上,眼睛看着前方,微微出神。

    对着顾南吩咐完需要他做的事情之后,哈勃转身走到一边,拿出一套微型检测装置,仪器被收纳得很好,看上去跟新的一样,不染一丝尘埃。

    一旁的秦淮看着哈勃的动作,望着他手里的那套设备,看着那精致小巧的模样,他有些好奇地对哈勃出声问道:“哈勃,你手上这是什么东西?你这是要?”

    “纳米技术听说过没?”

    正站在躺在试验桌前倒腾手上的物什的哈勃听到秦淮这么一问,挑了挑眉,开口回道。

    纳米技术?

    听到哈勃的回答,秦淮倒是没什么很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出声应道:“嗯,知道。”

    而站在不远处的秦逸阳则是眼睛一亮。

    美国最新研制出的可以探测人体血液,清除血管里的杂物的纳米机器人?

    秦逸阳一下子来了兴趣,也不再站在远处,迈步向哈勃这边靠近。

    哈勃拿出装置里的小导管和注射器,出声问了秦淮话后便不再开口说话,全心全意地专注于眼前手上的工作。

    哈勃给自己白皙又修长的双手套上特制的手套,然后伸手拿着已经安装好的物什摆放好位置,一手拿着双氧水喷雾,一手掀开试验桌上躺着的顾南的后背。

    顾南光滑的肌肤露出,因为突然被人掀开衣服,而内心紧张,肌肉紧绷。被掀开的衣服下裸露出流畅的线条。

    哈勃抬手按了按顾南紧绷的肌肉,皱了皱眉,沉声说道:“别紧张,放轻松点,没什么事。”

    “嗯……”

    闻言,顾南一顿,随即应道。

    他只不过是不习惯这么被人靠近和触摸,让他总有一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

    想到哈勃也是为了给自己检查身体,顾南不禁深呼吸,吐了口浊气,随即慢慢放松身体。

    哈勃将顾南的反应看在眼里,伸手又按了按顾南那已经慢慢放松的身体,找到自己要下手的部位,拿着双氧水喷雾对着自己看准的地方喷了喷。

    肌肤与双氧水相接触,冰冰凉凉的感觉顿时扩散开来,顾南的身体不由得又是一紧,哈勃见状在他后背上拍了拍,揉了揉,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拿过一旁的注射器对准自己手下的位置,一针扎了下去。

    冰凉的针尖穿破皮肤进入血管,哈勃一边抬手在针旁按压,一边缓缓的将注射器里的东西打入顾南的体内。

    将针管拔出,哈勃在针孔上粘贴了特制的创贴,而后坐到一旁,开始观察一旁的仪器上,显示屏里展现出来的画面。

    站在一旁看着哈勃动作的秦淮和秦逸阳见状,都围到哈勃身旁,两人也紧紧盯着显示屏,观察着上面的变化。

    显示屏上一片红色,血液流动,各种细胞和液体清晰可见。

    哈勃仔细观察记录着自己看到的东西,过了一会,收集完自己需要的资料之后,他站起身来到顾南身旁,撕开贴好的创贴,利用一种仪器将打入顾南体内的纳米机器人吸引出来。

    将纳米机器人收集好重新放回自己的装置里后,哈勃拿着整理完的装置站起身离开了顾南身旁,将装置收好后,然后拿着资料来到实验桌,开口对秦淮三人说道:“好了,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几个就可以离开了,检查结果我晚点给你们。”

    闻言,秦淮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一旁还侧躺的顾南,出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还能起来吗?”

    试验桌上躺着的顾南闻声一手支着桌子,缓缓坐起身来,对着秦淮开口回道:“我没事,咱们出去吧。”

    抬眼仔细打量了会顾南,见他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大碍,点了点头,看了眼身旁的秦逸阳,示意他跟着来,随后转身离开了研究室。

    顾南离开试验桌,秦逸阳抬手扶了扶顾南。

    顾南转头看向秦逸阳,朝他微微颔首,出声说道:“谢谢。”

    然后两人一同离开了研究室。

    留下哈勃一人继续待在研究室里整理分析刚刚获得的资料。

    离开研究室的秦淮又带着秦逸阳和顾南回到了客厅,三人在沙发上坐下后,秦淮便看向顾南,出声对顾南询问道:“刚才在研究室里,哈勃医生往你身上注入药物之后,你实话说,真的没有哪里不适?”

    听秦淮这么一问,顾南顿时有些不解。

    为什么要这么问?自己有什么感觉不是在哈勃医生问起的时候已经回答过了吗?

    他的确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只不过觉得身体有些酸痛,就好像跟人打了一架似的。

    但很神奇的是,自己没多久就感觉身体已经复原了。

    这样看来自己的身体应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想必哈勃医生那里的检查结果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自己可以安安心心地考虑公司的事情。

    一想到公司,顾南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问秦淮要过公司的资料,立即抬眸看向秦淮,对他说道:“对了,义父,既然您要我去公司里帮忙,但我现在对公司里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您看这……”

    突然听到顾南说的话,秦淮微微一愣,随即垂眸想了想,暂时没有立即回答顾南的问题。

    对于顾南的情况,秦淮其实心里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自己公司的具体情况到底要不要告诉顾南,这对于他而言还是需要有所顾忌。

    想了会,秦淮开口对顾南说道:“这些事,我晚点让人整理整理然后发给你,你好好看看,然后等到了公司有什么不懂的或者有疑问的地方,你就去问问逸阳,或者找我也行。”

    说罢,秦淮看向秦逸阳。

    原本正默默坐在一旁,沉浸在研究室里的那些物什而思绪飘飞的秦逸阳突然被秦淮给点到名字,顿时回过神来,微微一愣。

    “嗯?”

    秦淮见秦逸阳这副模样,微微皱了皱眉头,语调微扬。

    “噢,是,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就好。”

    秦逸阳回想了会隐隐约约听到的秦淮对顾南说的话,然后看向顾南,对他说道。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顾南点了点头,对秦逸阳回应道。

    “行,那就先这样吧,天也不早了,你在这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我带逸阳先回去了。”

    见需要安排的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想着今天这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去找哈勃好好谈谈,秦淮皱着眉站起身,对着顾南开口说道。

    “嗯,好,那你们慢走。”

    闻言,看到秦淮的动作后,顾南立即也站起身,朝着秦淮点了点头,出声应道。

    一旁的秦逸阳见秦淮打算离开了,想了想自己今天也算是收获了不少东西,背着秦淮,秦逸阳看了看顾南,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移开了视线。

    秦逸阳也站起身跟着秦淮离开了。

    出了宅子的秦淮坐上司机的车,待秦逸阳也上了车之后,秦淮便吩咐司机开车回家。

    两人都先后离开了客厅,徒留顾南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茶几上热气袅袅的茶杯,愣愣地出着神。

    突然,顾南想起自己还没有向秦淮询问今天看到的那些顾氏夫妻的婚礼照,一下子站起身来,两眼不由得瞪大,抬手捶了捶自己的头。

    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呢……

    这个顾少爷到底跟自己有着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和自己长得那么相像?

    这个顾家少爷到底又去了哪里?

    还有自己和顾家之间的那莫名的仇恨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秦淮说自己父母的离世是顾家搞的鬼,那么究竟这一切到底有什么联系?

    一连串的疑问在顾南的脑海里展开。

    到底要不要再打电话去询问一下秦淮,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顾南垂眸想了想,还是算了。

    之后等有机会再和秦淮单独好好谈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