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态度异常
    秦逸阳看着秦淮对于哈勃的态度,心里满是惊奇。

    对于秦淮的脾气,秦逸阳可以说是再了解不过了,哈勃对待自家老头子的态度,他也是看在眼里,令自己震惊的是,秦淮对于哈勃的无限容忍。

    秦逸阳微微垂眸,眼底的神色微黯。

    从秦淮对待哈勃的态度便可以看出,哈勃在秦淮的计划中起着不小的作用,而就目前而言,哈勃还有着不小的利用价值,不然,就凭秦淮的脾气,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忽视、冷嘲,却没有对哈勃发任何脾气,而是一次次的容忍。

    看来秦淮对于自己的计划抱着很大的期许,他应该是打定主意了要去折腾顾家。

    想到这,秦逸阳的眼神越发幽深。

    其实对他而言,顾家怎么样他并不是很在乎,他只是不理解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一直紧紧揪着过去的那些事情不愿放手。

    自己父亲和顾家的那些事,他虽然知道的不透彻,但也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其实大致上也就是为了一个女人的事情罢了,或许是自己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爱过一个人,所以不懂他的感受?

    但……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已经无法再去挽回,不可能再回到从前,又何必这么耿耿于怀呢。

    从始至终看来,将一切一直放不下,看不开的,似乎都只有自己父亲一人罢了。

    秦逸阳皱着眉头,脑海里的思绪万千。

    秦淮站在秦逸阳身旁,看着对面试验桌上躺着的顾南,眼神微黯。

    碍于待在自己身边的秦逸阳的存在,秦淮不能向哈勃询问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对于哈勃行为的疑虑迟迟无法得到疏解,秦淮的眉头紧皱。

    哈勃到底给顾南又注入了什么药物……

    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只不过是检验药剂罢了?

    秦淮的眼睑微微低下,稍稍掩去自己眼底的怀疑和好奇。

    看来到时候得找个机会再和哈勃好好聊聊,这顾南对自己而言可是有大用处,万万不能给哈勃当“小白鼠”似的就这么玩坏了。

    由于秦淮和秦逸阳都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而顾南则是被注入药物之后便安安静静地躺在试验桌上没了动静,整个研究室里,只能听到哈勃倒腾他手上的研究,化学药物之间发生反应而有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过了好一阵子,试验桌上的顾南有了动静。

    桌上躺着的顾南,额头上微微冒着些细汗,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一双剑眉稍稍抽动随后皱起,高挺的鼻子也有着些许耸动,微张的薄唇轻轻抿住,随后眼睑缓缓打开,一双黝黑的深眸里透着些许迷蒙,眼睛里泛着点点水光,在研究室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明亮,令人一眼望去便忍不住沉溺其中。

    躺了会的顾南觉得一身有些酸痛,微微抬起手臂挡住眼前天花板上略有些刺眼的光芒,黑色的碎发沾着些许汗珠,略有些凌乱地散落在顾南的额头,他的眉头紧皱,眨了眨眼,回想起自己昏睡前的场景。

    想到自己是被哈勃在身上扎了一针之后便觉得浑身乏力,随后没多久便忍受不住困意而睡了过去。

    待眼睛适应了灯光的照耀,顾南放下了挡在眼前的手臂,眨了眨眼,发现自己依旧躺在先前的试验桌上。

    伸手揉了揉觉得有些晕的脑袋,顾南放下手,撑着桌子缓缓地坐了起来,手臂不小心碰撞到桌子上的一个小卡槽,和冰凉的铁片撞击,发出了“咚”的一声,虽然不大,但还是被人注意到了。

    眼睛一直盯着顾南那边,但思绪却不断纷飞的秦淮,听到了这一动静,稍加回过神来,眼睛一对焦后便看到了试图坐起来的顾南。

    见状,秦淮立即出声道:“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听到秦淮的问话,一旁发呆的秦逸阳也回过神来,顺着秦淮的目光一同看向了不远处试验桌上的顾南。

    看到试图用手撑着坐起来,好似浑身有些乏力的顾南,秦逸阳的眉头一挑,不过什么话都没有说。

    一旁背对着秦淮几人捯饬自己的试验的哈勃也听到了背后的动静,不过并没有立即转身去察看顾南的状况,而是将需要加入的药液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滴加到手中的试管里,继续尝试着自己的实验。

    秦淮看到了苏醒的顾南,起身走到他的面前,想试着观察询问询问顾南有没有什么异常。

    对于哈勃的药物到底会在顾南身上发生什么作用,他是又担心又好奇。

    撑着自己坐起身来的顾南听到秦淮的问候后,抬眼看向正向自己走来的秦淮,感受着自己身体的状况,他对着秦淮摇了摇头,出声说道:“义父不用担心,我没什么事,就是觉得身体有些酸痛,好像没什么力气。”

    顾南的一坐起身来,背后的衣裳被汗水打湿的,印出一片片的花印。

    听了顾南的回答,秦淮的双眼紧紧盯着顾南的面容,仔细打量着眼前刚苏醒过来的人儿。

    脸颊略有些红晕,双眼虽然泛着些许迷蒙令人看不透彻,但应该是刚睡醒的缘故,支着桌子的手略有些颤抖,看来身体有些乏力,不过整个人气色还算好,总体上看起来还不错,应该就像顾南自己说的那样,没什么大碍。

    见状,之前因为害怕哈勃瞒着自己对顾南做什么不利的事情,担忧自己的计划会因为顾南的身体的异变而受到影响,秦淮那颗略有些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些。

    “没事就好,有哪里不舒服就一定要说,千万别瞒着,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秦淮对着坐起身的顾南叮嘱道。

    一旁不远处,并没有跟着秦淮走上前的秦逸阳默默地听着秦淮对顾南的问候,由于秦淮背对着自己,秦逸阳并没有看到秦淮的神色,只是通过顾南和秦淮的交谈,还有对顾南的观察,大致了解着情况。

    另一边的哈勃,沉心研究着自己手上的实验。

    他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他就是想通过利用顾南较常人而言有些特殊的体质,特别是因为之前的药物让顾南的身体体质发生了异变之后,他对于顾南现在的身体状况,他的血液样本,可是出奇地感兴趣。

    甚至对于顾南这个人,若不是有些拘束于秦淮,他都想好好研究研究现在的顾南。

    满眼兴奋地研究着手里采集的顾南的血样,哈勃一时间有些停不下来。

    自打顾南苏醒便在顾南身旁待了好一会儿的秦淮,过了一下才发现,虽然这边的顾南苏醒了,可哈勃那边却没有什么反应。

    注意到这一点的秦淮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转过身看向对面的哈勃,看着他在实验桌前忙来忙去,不亦乐乎,丝毫不在意顾南这边的情况,不由得,秦淮皱起了眉头。

    秦淮的脸色微沉,眼里满是不解。

    药物不是哈勃一脸兴奋地注入顾南身体里的吗?

    怎么现在哈勃反而对于顾南的情况一点都不好奇,一个劲地在折腾那边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对于用了新药物之后的顾南的身体状况更加注重吗?

    秦淮想了想,对于哈勃的想法,他实在是想不出个所以然了。

    过了一会才出声对着那边的哈勃开口问道:“哈勃医生,他醒来了,你不给他检查检查?”

    实验桌前的哈勃正在提取些许先前采集到的顾南的血样,加入自己研制的药物,然后制成玻片观察细胞分子含量的变化。

    突然听到秦淮的问话,低头看着眼前显微镜里的细胞的哈勃头也不抬地开口回道:“他不是说了没什么事情吗?先等会,别急,等我忙完。”

    听哈勃这么一说,秦淮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等他忙完?

    熟知哈勃脾性的秦淮听到他给自己这么一句回答时,眉头皱的更紧了。

    哈勃可是一旦沉浸研究里便不可自拔的人,要想等他忙完,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这要是他那边的研究一直没结果,或者他又沉浸到什么新的发现里面去了,折腾个没完没了,那这边的顾南怎么办……

    秦淮想了想,不能这么任由哈勃沉心于那边的研究,于是他迈步走向哈勃,站在他身旁对他说道:“你还是停下来去给他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呢?”

    哈勃垂眸看着眼前的显微镜里的景色,知道秦淮走到自己身旁,他的动作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听到身旁秦淮这么一说,哈勃的眉头一挑,抬眼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秦淮,一双湛蓝的眸子似大海般深沉,有着独特韵味的脸蛋上五官立体,眼窝微陷,看着秦淮的眼眸深邃。

    顿了顿,哈勃出声回道:“也行。”

    于是转身向试验桌那边的顾南走去。

    来到顾南身边,哈勃眼睛微眯,看着面前的顾南,他神色淡淡地出声问道:“感觉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