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再次检查
    这头秦逸阳和秦淮周身萦绕着令人心都不由得一紧的氛围,而另一边的试验桌前顾南躺在试验桌上任由哈勃摆布。

    哈勃拿着准备好的针管扎入顾南体内,抽取了两小管的血液,然后将血样放到一旁的器皿上。

    随后哈勃拍了拍顾南,示意他起身走到另一边透明隔间里的仪器前的床上躺下,而他则是进了一旁的小隔间里,打开仪器观看显示屏上显示的数据,并将其打印成片弄了出来。

    等做完这些之后,他又让顾南回到试验桌前躺下,自己走到另一旁拿出又一种新型器材,将设备装好后,拿出自己的平板,然后让顾南脱去上衣,露出精瘦却依旧有着迷人线条的上身,将仪器一一在他上身的各个部位给戴好之后,哈勃将仪器和自己手上的平板相连接,然后打开仪器,将显示屏上的数据导入平板中,自助进行分析整理。

    将数据统计完毕之后,哈勃站在原地想了想,将顾南身上的仪器都撤掉,然后把器材摆放回原处之后,他来到自己的实验桌前,在桌上的架子上自己翻找了一会,然后从中抽出一支药剂,拿出一套崭新的注射器。

    站在一旁将哈勃的举动看在眼里的秦淮和秦逸阳,对于哈勃之前的检查行动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而当看到哈勃回到实验桌拿出药剂时,两人的脸色均是一变,心中不由得一紧。

    秦淮见状立即走上前对哈勃出声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一旁的秦逸阳紧紧盯着哈勃实验桌上的那些药剂,上面标满了各种自己看不懂的字符,似乎是用一种特殊的密码标注的名称,这应该也是哈勃的一种习惯,想必是怕别人看懂了自己的药剂,胡乱折腾吧……

    不过哈勃此时此刻的举动倒是让他和秦淮都不由得呼吸一紧。

    他要对顾南做什么?

    另一旁躺在试验桌上,已经被哈勃折腾得迷迷糊糊的顾南隐隐约约听到秦淮的问话,他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头,缓缓坐起身,眨了眨有些迷蒙的双眼,朝秦淮这边看去,两只眼睛里满是疑惑。

    手里拿着找出来的药剂,哈勃一脸淡定地将刚拆封了的注射器插入药剂里吸取些许药液,然后将药剂重新包装好,放回原处。

    对于一旁紧盯着自己动作,出声问话的秦淮,哈勃面无表情地回道:“给他做检查。”

    闻言,秦淮眉头紧皱,沉声说道:“之前做检查可没需要这一步吧?”

    哈勃眉头一挑,侧过头看向秦淮,湛蓝的眼眸微深,似大海般不可捉摸,他声音幽幽地回道:“之前的检查,可和现在的检查不一样。”

    听到哈勃的回答,秦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紧接着出声问道:“那你手上的这个是什么?”

    哈勃一听,眼角微扬,抬手扬了扬手中的注射器,语气令人有些无法捉摸地对秦淮说道:“这个?这可是个好东西。”

    说罢,哈勃便想要抬步向顾南走去,步子还没迈开,便被一旁的秦淮伸手拦住了。

    “什么好东西?它有什么作用?”

    秦淮皱着眉紧紧盯着哈勃手上的那只注射器,沉声问道。

    见状,哈勃微微凑近秦淮,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对秦淮说道:“你确定要我现在告诉你?”

    话音刚落,哈勃朝着秦逸阳和另一旁撑着桌子坐着的顾南挑了挑眉,对秦淮示意道。

    看到哈勃的表情,秦淮的眉头皱得更紧,沉吟了一会,对着哈勃问道:“这个……对身体有没有什么伤害?”

    哈勃听到秦淮的问话,再次恢复冷脸的他神情淡淡地出声回道:“没什么伤害,只不过算是一种检测药剂罢了。”

    见哈勃这么一说,秦淮想了想,也不再阻拦哈勃,移开了自己阻挡哈勃前行的身子,站回了自己原本待着的地方,沉默不语地盯着哈勃的一举一动。

    一旁的秦逸阳将哈勃和秦淮的神情一一看在眼里,没有听到哈勃对秦淮说了什么,秦逸阳不由得皱了皱眉,盯着哈勃手上的那只注射器,眼神微黯,心里暗自揣摩了起来。

    哈勃手里的那只药剂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给顾南检查个身体还需要注射药物?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到底还瞒着自己做了些什么事情……

    秦逸阳垂眸想了想,脑海里蹦出来了一大堆疑问却一时间得不到任何解答。

    知道自己这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秦逸阳也没纠结多久,立即抬起眼眸盯着眼前的哈勃的举动,看着他拿着注射器走向顾南,秦逸阳不由得抿住了唇,眼底的神色越发的幽深。

    一旁坐在试验桌上的顾南将秦淮和哈勃的交谈看在眼里,但他其实没听见多少,眼睁睁看着哈勃对秦淮轻声说了什么之后,秦淮便停止了对哈勃的阻止。

    皱着眉盯着拿着注射器走向自己的哈勃,顾南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有些瘆得慌,一身鸡皮疙瘩直冒。

    他看着就这么走向自己的哈勃,心里不由得打鼓,有一种莫名想要退后,远离哈勃的冲动。

    越想脑子越乱,顾南皱着眉看向秦淮和秦逸阳,眼里满是疑惑和不解,甚至隐隐约约带着些许恐慌。

    将顾南的神色看在眼里,秦淮的眼眸沉了沉,随后脸色稍缓,带着些许安抚地对顾南说道:“别怕,哈勃只是在给你做个检查,看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顾南闻言,看着灯光照耀下,发着光的针尖,面色有些泛白,对着秦淮说道:“检查身体……需要注射这个东西?”

    哈勃淡淡地回道:“这是我研制的一种药剂,专门用来检测你的血液的,放心,对你的身体没什么伤害。”

    听到哈勃医生这么说,顾南虽然觉得疑惑,但还是慢慢放下心来,也没再纠结,按照哈勃的指示侧过身子,将一边的臂膀对着哈勃,然后任由他拿着注射器扎入自己的肌肉,将药液打入自己的体内。

    药液刚进入体内时,顾南还没什么感觉,慢慢的,他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脑袋也有些晕晕乎乎,眼里闪过一丝惊奇,随后便禁不住药物的作用,身子慢慢倒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哈勃见顾南睡了过去之后,随手摁下了自己手上早就准备好了的计时器,然后转身。

    另一边的秦淮和秦逸阳将顾南的反应看在眼里,见他倒下后,秦淮和秦逸阳立即走上前,来到试验桌前,看着躺在桌上睡过去的顾南,秦淮皱着眉对哈勃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哈勃给顾南注射完药物后便转身离开,淡定地将用完的注射器扔入一旁的处理箱中,听到秦淮那略有些急切地问话,哈勃面无表情地回道:“睡过去了而已,慌什么。”

    秦淮看着哈勃那一脸淡然的模样,他脸上紧皱的眉头就没能松开过。

    “为什么会睡过去?你不是说这药物对他身体没什么伤害?”

    也不怪秦淮这么着急顾南的身体,对于他而言,顾南可是他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知道哈勃对于顾南的身体感兴趣的很。这要是让哈勃把顾南玩出个什么事来,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急什么,只不过是睡了过去,又没什么大碍,药物里掺杂了些安眠的成分,人在休眠时,药物才能极致地发挥作用。”

    扔掉注射器的哈勃头也不回地朝着自己的实验桌走去,把桌上的东西整理了一番,然后拿出自己先前摁下的计时器摆在桌上,便不再理会另一旁的人,又开始倒腾自己的研究。

    他一下子拿出试管和药液,多种化学物质之间发生反应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处理好药物之后,他又转移战场,对刚刚采集了的顾南的血样进行分析化验,然后采取了几滴血液制作成玻片,分开整理好之后,他再次来到显微镜前,低下头继续观察之前放在上面还没有观察完的玻片。

    记录完自己需要的数据之后,哈勃将新制的玻片替换了台上的那个玻片,再次进行观察分析,手也没有停歇地一直在记录着数据。

    站在顾南身旁的秦逸阳和秦淮父子俩一时间有些无措,不知道要干什么好。

    对于哈勃的无视,秦淮的心里是又恼怒又无奈。只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然后静静等待着。

    而另一旁的秦逸阳,对于自己父亲的态度,他也有些捉摸不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