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两人独处
    听着顾南的回答,秦淮垂眸想了想,而后抬眼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秦逸阳,侧过头对顾南说道:“行,我先上楼去看看哈勃医生,你们俩好好聊聊。”

    说罢,秦淮看了看顾南,然后转过头看了眼秦逸阳,眼睛微眯,神色微黯,脸上表情耐人寻味。

    秦逸阳听秦淮这么一说,看着面前看向自己的秦淮,眉头一挑,而后微微颔首示意自己答应下来了,紧接着依旧是沉默不语。

    顾南闻言也点了点头,对着秦淮出声回道:“好的,义父您去吧。”

    秦淮见状,站起身来朝着楼梯走去,在一旁候着的秘书朝秦逸阳和顾南二人躬了躬身示意,然后紧随其后。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去到了哈勃的研究室。

    楼下的秦逸阳和顾南两个人相顾而坐。

    顾南一双眼暗自打量着自己面前这个气势不亚于自己的男子。眼前的人身着一袭私人订制的墨色西装,衣角干净整洁,一丝不苟。身子虽然看似是懒懒散散靠在沙发上,却动作优雅万分。下颚微扬,一只手垂着,搭在沙发上,眼睛微眯,似是在随意打量着这座宅子。衬衣的第一颗扣子微开,露出若隐若现的锁骨,皮肤白皙,面容俊朗,一双墨色的深眸令人一望便忍不住沉迷其中,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种低调但也不可小觑的气息。

    而另一旁的秦逸阳则也是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顾南。

    约莫是近来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眼前的顾南脸上微微泛着些病态的白,一双黑色的眼眸略有些迷蒙,似是还未被打磨彻底的墨玉,随有着吸引人目光的姿色却略有些不清澈。浓密的睫毛轻轻地眨动,眼窝微陷,使得他原本就恰到好处的五官此时越发的立体,但却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更吸引人将目光放在他俊秀的脸上。鼻子高挺,一张薄唇有着淡淡的红色,整个人有着一种令人明知不可接近却还是忍不住靠近他的迷人气息。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打量着对方,谁也没有开口先说话。

    似是在比拼谁的耐心更加不足,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客厅里一直安安静静,弥漫着一股令人觉得尴尬的氛围。但两个容貌极佳、身材也是上好的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即使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在那,也是一副令人赏心悦目忍不住沉溺其中的场景。

    就这么沉默了良久,顾南和秦逸阳两人竟同时开了口。

    “你……”

    见对方和自己同样也开口了,两人皆是一愣,而后看着对方淡淡一笑,又同时说出了同样一句话。

    “你先说……”

    场景一度十分尴尬,又是片刻的沉默,而后秦逸阳率先开了口。

    “你应该是比我年长,你先说吧。”

    秦逸阳回忆着,印象中顾南是要比自己年长一些,正好借这个让他先说话。

    顾南闻言顿了顿,而后微微颔首,对秦逸阳开口问道:“那个……你应该也知道,我出了些状况,有些事情好像记不太清楚了,不知道……我要怎么称呼你?”

    秦逸阳正了正自己的身子,抬手拿过面前茶几上的一只茶杯,放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将茶杯放下。

    听到顾南这么一问,秦逸阳不由得一愣,而后看着眼前的顾南,出声回应道:“我叫秦逸阳,你随意。”

    闻言,顾南眉头一挑,对着秦逸阳回道:“嗯……那我就叫你阿阳?阿阳,我是秦易湛。”

    听到顾南介绍他的名字时,秦逸阳的心情十分复杂。虽然之前听秦淮说过顾南已经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但亲耳听到这些话从他口里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秦逸阳总有一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

    曾经耳闻的顾氏总裁,年轻俊秀,是他们这一代有名的成功人士。对于顾南,其实秦逸阳的心情很复杂。

    顾南对他而言,其实也算是从小就想要超越的目标,因为父亲和顾家的那些恩怨,在他还是很小、渴望得到一直崇拜的父亲的认可的时候,他经常能看到自己的父亲翻看顾南的信息,甚至有时候,父亲还会拿自己去和他作比较。

    其实和很多人比起来,顾南是真的优秀。而正是他的优秀,又加上自家父亲和顾家的那些恩恩怨怨,自小便被父亲不够重视的秦逸阳对顾南有着一种莫名的执拗。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心理的成熟,经过不断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的秦逸阳的这种执拗虽然慢慢变淡,但在碰到顾南时,心底的那一抹复杂是不可言述的。

    更何况现在的顾南虽然还是顾南,但也可以说,他已经不是那个顾南了,他现在……是秦易湛。

    对于这个名字,秦逸阳其实还是很排斥的。

    或者说他不是排斥这个名字,他从心里抗拒的,是顾南和他用同一个姓氏。

    但对于自家老头子的计划和打算,他只能暗中调查和揣摩老头子的心思,要想阻止他,这对于秦逸阳来说,暂时还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

    短短片刻,秦逸阳就在脑海里思考了许多事情。

    快速地回过神来之后,秦逸阳朝着顾南点了点头,眼睛环顾了四周,估摸着在他们两人周围,在哪些角落,有多少人在默默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在秦逸阳的心里,他知道自家老头子一向是个爱将事情考虑周全的人,他可不相信老头子会这么放任自己跟顾南两个人单独交谈,这暗地里一定有着不少人在看着,甚至在记录着自己和顾南的一举一动。

    想到这,秦逸阳眼眸微垂,慢慢挪动自己坐在沙发上的位置,朝着顾南靠近,然后声音略低地对他说道:“你说你出了点状况……具体是什么事情你清楚吗?对于你自己之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你就没有什么觉得疑惑的地方?”

    对于秦逸阳的问话,顾南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迷茫。

    秦逸阳为什么要这么问自己?他不应该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吗?难不成……他也不知道什么?

    顾南眉头微皱,看向秦逸阳的那双黑眸带着些迷惘和不解,学着秦逸阳,他也低声回道:“为什么要这么问?你难道不知道我身上发生过什么吗?”

    看着顾南一脸疑惑的样子,秦逸阳摇了摇头,出声回道:“对于你的状况,我并不清楚。”

    顾南看了看秦逸阳的表情,不似在说谎,他不由得将眉头皱的更紧,过了一会,他接着问道:“其实我身上具体发生过什么我也记不清楚了,有许多事情都是义父告诉我的,我以为你也知道……”

    秦逸阳听了顾南的回答,眉头一挑,而后暗自打量着顾南的神情,他的眼眸不禁越发的深沉。

    果然,顾南的记忆是被自家老头子更改了,但是老头子改掉顾南的记忆到底是要干什么呢?只是要看到顾南去毁掉顾氏公司这么简单?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打算……

    秦逸阳皱着眉思考着,顾南也一声不吭,一时间,客厅又陷入一片静默之中。

    由于知道在他们俩周围肯定有着不少的眼线,秦逸阳也没敢在多问,想了想,没想出个什么东西出来,随后他便也不再纠结,有什么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看来,秦淮的计划还没有正式开始,等他开始了,自然就会露出马脚,到时候再去想要怎么办吧。

    想通了之后,秦逸阳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抬眼看向一旁也在皱眉沉思的顾南,出声对他说道:“好了,你暂时也别想那么多了,我就随便问问。”

    沉思中的顾南被秦逸阳出声打断,他顿时回过神来,看着秦逸阳神色淡淡,恢复之前那般随性的模样,听着他说的话,他愣了愣,而后点了点头。

    秦逸阳对着自己眼前的顾南说道:“关于你去公司的事情,父亲早已经跟我说过了,我也安排的差不多了,你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我提,或者……找父亲也行。”

    听到秦逸阳这么一说,顾南也没在纠结之前的事情,朝着秦逸阳点了点头,出声回道:“好的,麻烦你了。”

    秦逸阳闻言摇了摇头,不甚在意地开口回道:“不用客气。对了,这是我的手机号,有什么事情,你打电话找我便是。”

    秦逸阳随即想到,有些事情,可以到时候找机会单独约顾南出来聊,于是便把自己的电话给了顾南。

    见状,顾南毫不犹豫地和秦逸阳交换了电话。

    做完手上的事情,秦逸阳想了想,又接着对顾南问道:“你现在的身体……你看起来好像刚大病了一场,是怎么了?”

    听秦逸阳这么一问,顾南微微扬了扬手,挥了挥,随意地回道:“前几天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发高烧,一直反复着,听秘书说我昏睡了好几天,这不,刚醒来没多久。”

    听顾南这么一说,秦逸阳的脑子不禁又开始运转了起来。

    前几天……看来自己可能没猜错,秦淮对叶欢晴职位的突然调动,很有可能和顾南的身体状况发生意外有关。

    但是这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秦逸阳不禁又皱起了眉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